第五百一十八章 偷袭

作者:打眼书名:仙宫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19/10/06 17:02:44字数:16

“叶道友,这下方还有不少燕国的修士,就交由你来处理。”无日宗宗主连斩三人,面容却是古井无波,对着叶天淡淡地道。

“宗主暂候片刻,在下去去就回。”叶天回应后,提剑就从空中跃了下去。

那无日宗宗主专程盯着自己,今日这个投名状已是非交不可。自己先前在上清教已经跟燕国各大门派结怨,早已成了水火不容之势,今日再帮苍岳跟无日宗出手去斩杀燕国修士,日后跟燕国各大门派恐要不死不休了。

“叶天,你这厮为虎作伥,甘当无日宗的走狗,千夫所指,死不足惜,老子恨不能将你挫骨扬灰!”叶天刚一现身,就有一名满腮虬髯的修士认出他来,上前冲着他破口大骂。

叶天丝毫没有理会,祭出青诀剑,化作一道流光冲向那名满腮虬髯的修士,还不等他反应过来,飞剑已经洞穿他的丹田,夺了他的性命。

杀了一人,叶天并未停下脚步。

他发现其中一些修士,就是在上清教遇到的几个门派中的弟子,对于这些曾经对自己喊打喊杀的门派,叶天毫不手软,手中法诀迅速变换,青诀剑瞬间冲向人群之中。

此时叶天已经是结丹巅峰,虽然只是七品金丹,不过对付这些筑基期的修士几乎不费吹灰之力,青诀剑寒芒四起,转瞬间叶天就接连斩杀了十余人。

这时众人方才发觉,哪怕他们群而攻之也不是叶天的对手,故而纷纷脚步踉跄地退到了军队的最后方,否则叶天可以将他们杀得一个不剩。

已经退居后方的无日宗宗主将一切全都看在眼里,脸上露出了满意之色,如此一来,这叶天再也无法跟燕国各大门派交好了,日后唯有加入无日宗才能立足于天下。

先前血月教教主叛变,虽然最后被成功化解,不过无日宗的整体实力也受到损伤,日后入了燕境跟那凌天宗之间少不了一场大战。这叶天的剑法惊世绝俗,如若能投入自己门下,定会成为一股强大的助力。

那无日宗宗主正在盘算着叶天,殊不知叶天也在计划着如何反戈一击。

此时大战已然到了如火如荼的阶段,地面上的士兵只要倒在地上,立刻就会被后面冲上来的士兵踩在脚下,任你拼命挣扎,最终也会惨死在敌我双方士兵的脚下。

战争是残酷的,双方的伤亡人数在急剧增加。刀兵相见,车马相撞,在这一刻,无论是苍云的士兵还是燕国的军队,他们心中只有一个信念支持着。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战场之上,容不得半点同情,若是有人对那些受伤倒地的士兵施以援手,很可能就会搭上自己的性命。

没人会顾及他人的死活,执掌燕国大军的统帅更不会有怜悯之心,因为只有赢了战争才能守卫住疆土,方能让燕国的大好河山永远屹立。

至于那些修仙门派,对于凡夫俗子的死活更加谈不上在意,只要无日宗宗主不出手,即便死再多的凡夫俗子,对他们而言也无所谓。只要燕国还在,这些修仙门派就能长远久存,凡夫俗子之死,不过十八年就能再次补充回来。

若是各大门派的修士死了,不说数百年,少说也要数十年才能恢复元气,故而凡夫俗子在他们眼中,当真犹如蝼蚁一样。

战场上,两国士兵的尸体横七竖八地倒了一地,而在叶天神识之中的《生死簿》已经将无数死者的灵力吸引过来,加上叶天刚刚亲手杀死的十余名筑基期修士与无日宗宗主斩杀的三名结丹期修士,《生死簿》上已然灵光大方。

澎湃的灵力,使得叶天终有信心与无日宗宗主出手了。

不过为了稳妥起见,叶天决定还需要再准备一二,趁着无日宗宗主不备之时,给予其一记重击。如此一来,对方为了顾全苍岳大局,绝不会轻易离开两国交战之地。

这般谋划着,叶天已经回到了无日宗宗主身旁。

“哈哈哈,叶道友此番斩杀了共十七名燕国筑基修士,为我无日宗跟苍岳将士增加了不少斗志,方才我苍岳儿郎们可是杀得燕贼片甲不留!”无日宗宗主轻轻地拍了他的肩膀,眼神中透露着欣喜之色。

无日宗宗主基本可以断定,一旦叶天离开苍岳,或者说离开无日宗,就会受到天下修仙门派的讨伐,而他区区一个七品金丹的结丹期修士,想要在天下修仙门派的讨伐中存活,可谓举步维艰。

如今的叶天得罪整个燕国的修士,可以说除了北地的无日宗,已无他的容身之地了。无日宗宗主,这才对他放下了大半的戒心。

无日宗宗主神色的种种变化,叶天全都看在眼中,尤其是在无日宗宗主放下戒心的刹那,他已经来到了无日宗宗主的身前,然后毫不犹豫地出手了!

《生死簿》吸收的灵力瞬间涌入体内,即便是经过《九转引星先天诀》扩展经脉、皮肤、筋骨的叶天,也被这股强大的灵力冲击得浑身疼痛。

不过他根本顾不上身上的疼痛,借助着这股强大的灵力,叶天使出时光凝滞这门叶家先祖留下的神通,同时将神通的范围,彻底地压缩在他和无日宗宗主周边数丈的范围。

时光凝滞的范围圈逐渐缩小,产生的作用力也更加强大。

就连元婴期的无日宗宗主,一时间也被时光凝滞困在原地,抬手掐动指诀的动作比之先前对战三名结丹期强者,慢了有十余倍,足足给叶天一息的喘息时间。

正是因为这一息的时间,叶天才有足够的时间把法诀完成,并且将《生死簿》吸收的全部灵力,尽数打入无日宗宗主的体内,其庞大的灵力直接使无日宗宗主吐出一口鲜血,脸色顿时变得惨白一片。

一击得手,叶天丝毫不敢浪费半点时间,当即化作一道遁光选中一个方向逃走。

“叶天,你敢忤逆老夫,若是再让老夫发现你,决不饶你!”

随着时光凝滞迅速消失,无日宗宗主立刻调动体内的全部灵力,压制住突然涌入体内凌乱冲撞的灵力,他的脸上带着怒气看向叶天离开的方向,含怒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战场之上。

叶天一口气足足飞出五百余里,确定这个距离无日宗宗主的神识已经察觉不到,他才敢在某处寂静无人的地方停下,随便找了个隐蔽之所,开始调理时光凝滞的反噬。

叶天在山中调理了半个月,施展时光凝滞和《生死簿》消散灵力的反噬,勉强算是恢复得差不多了。

想到先前战场上,燕国大军已经陷入颓势,三名前来助阵的结丹期高手乃是门派长老甚至一派掌门之尊,却都被无日宗宗主一招秒杀,如若不是自己偷袭得手,燕国怕是早已兵败如山倒了。

眼下情况不明,不知苍岳与无日宗的动向如何。如若苍岳战场得胜,那无日宗宗主得空来追杀自己,以他元婴期的神识范围,想来自己是难以藏匿的。

叶天当下不再停留,动身正欲向南前行之时,忽然在神识中探到有一人正在迅速飞来。

叶天迅速将自身的灵力收拢,谨小慎微地藏了起来,待那人离得近了,方才看清楚来人,正是凌天宗的刘子毅。

“刘师兄,想不到会在此处遇上你。”叶天飞掠到空中,拱手地道。

“叶道友真是缘分所至,总能不期而遇,不过叶道友何须如此客气,你既然已经恢复身份,就不必再叫称呼我为师兄。”突然遇到他人阻拦,刘子毅立刻一点脚下的天火神剑,其上瞬间火光闪烁,剑身涨大数倍有余,直指拦住前方去路的人,不过刘子毅很快认出来人是叶天,于是收起天火神剑,淡淡地笑道。

叶天听了刘子毅的话,其中颇有划清界限的意思,叶天倒是不甚在意,毕竟先前在其最危难的时候,凌天宗选择了收留自己,自己余下的感情只有是感激,怎么会有其他多余的念想。

“不知刘道友欲往何处?”叶天目光望向刘子毅去的方向,缓缓地问道。

“我接到宗门传信,需要立刻返回凌天宗。如今北方苍岳跟燕国激战正酣,并且听闻那无日宗宗主已经到了元婴之境,一出手就斩杀掉了数名结丹期高手,想来宗门应该是为了此事召集众人。何况师尊闭关已经有了一段时日,不知他是否已经出关,想到办法来应对危局。”刘子毅轻轻叹了口气,面有忧色地道。

叶天闻罢目光闪烁,看来苍岳此时并没有完全战胜燕国,想必自己那日的偷袭让苍岳大军攻击受阻,不过燕国请来的修士仅是那一役就已经被斩杀过半,元气大伤,失败早已成定局,眼下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只是那凌天宗掌教真人吴瑾瑜至今还未出关,不知等到无日宗宗主兵临城下之时,他能否突破元婴初期,达到元婴中期,与之抗衡。

“刘道友,凌天宗此次召集门下弟子,可是打算出手帮助燕国来抵御无日宗?”叶天压低了声音问道。

“师尊他老人家正在闭关,宗内事务一切都由宗门长老们说了算,不过贫道估计此事我凌天宗不会袖手旁观。原本世俗之事我凌天宗不多过问,然而这无日宗作恶多端,不乏屠城灭派之举,我凌天宗跟无日宗之间早晚必有一战,宗内长老未雨绸缪,早做打算也是一桩好事。”刘子毅双目怒火涌动,冷冷地说道。

“先前掌教真人收留我之时,就有所吩咐,日后若是与无日宗一战,我定当竭尽全力帮助凌天宗,若有用得上叶某之处,尽管开口,叶某定当在所不辞。”叶天恰如其分地说道。

“叶道友,贫道暂且不知你这段时日去了何处,当务之急你不应该去跟那无日宗争一时长短,而是另谋要事。”刘子毅一脸正色地说道。

“叶某先前被无日宗宗主所劫持,他想邀叶某入其门下,燕国跟苍岳两军对决之时,叶某才侥幸逃脱出来,并在山中调养了一段时日,对于当今天下又发生了何事,全然不知,还请刘道友告知。”叶天讲道先前之事,目中露出些许苦涩。

“实不相瞒,第三处叶家遗藏的消息不知从何处流传开来,目前已是天下尽知,遗藏位于燕国西南之处,想必已吸引无数人的窥窃,而屠灭的叶家的幕后黑手南宫世家定然不会错过此机会,叶道友若是能借此机会重创南宫世家,削弱其实力,日后报仇之时也会减轻不少阻力。”刘子毅沉吟一番,郑重地说道。

叶天闻罢面色一沉,先前自己逃出无日宗宗主的束缚,本就是要动身去寻找第三处叶家遗藏,希望可以找到突破眼前七品金丹的瓶颈之法,不想竟然出了此等大事,那叶家遗藏的消息像是有人故意放出一般,等着自己上钩。

“叶道友,那叶家遗藏的消息多半是别有用心之人散布的谣言,只怕图谋不轨。无奈贫道当下必须返回宗门,无法与你一同前行,所以叶道友此行定要多加小心,这是贫道的信物,你若是能遇上我派弟子,凭借此信物,相互照拂,想必能应对一些困难。”刘子毅话锋一转,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块雕工精细的玉石来,脸上难掩忧虑之色。

“多谢刘道友提醒,自从你我二人相识,叶某就连受你恩惠,一直无以为报,如今叶某深受祖上们荫庇,也算修炼出一身本领来,虽不敢说有通天彻地之能,但也算世间罕有,叶某此行若是侥幸得见凌天宗弟子,定当护得凌天宗弟子周全,此事过后叶某就立刻赶往凌天宗,来助刘道友一臂之力。”叶天接过玉石,拱手谢道。

“如此甚好,叶道友,既然你我二人都有要事在身,事不宜迟,咱们就此别过,来日再一叙方长。”刘子毅微微颔首,直言不讳。

尔后,二人分别往反方向飞去。

待叶天飞远,超出了其神识范围,刘子毅的笑容愈发和煦,眼神中却是流露出一丝狡猾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