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七章 三元覆天阵

作者:打眼书名:仙宫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19/10/06 10:03:31字数:16

“叶道友,时辰已到,眼下两军交战一触即发,还望叶道友能够信守承诺,出手助我苍岳以及无日宗一臂之力。”

无日宗宗主踏门而入,语气如往常般平静,旋即目光扫过叶天,淡淡一笑,却是饱含深意,好似看穿了叶天的心思一般。

“宗主尽管放心,在下既然已经答应出手相助,定不会食言。”叶天拱手回道。

这无日宗宗主向来老谋深算,岂会对一介外人完全信服?眼下自己身处苍岳大营,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只要出了这大营,到了战阵之上,自然会有逃走的契机,任凭那无日宗宗主修为如何了得,也无法在万人战阵上顾及周全。

何况自己还有一个最大的依仗,就是需要死者来催动的《生死簿》。两军交战之地,伏尸百万,血流千里,定然会给《生死簿》吸引来无数的灵力。

“事不宜迟,叶道友,这边请。”无日宗宗主掀开帐篷的门帘,郑重其事地道。

叶天跟随无日宗宗主出了帐篷,原本在外站岗放哨的士兵少了许多,此时阴云密布,夜空之中万里无星,只有苍岳大营跟远处燕国大营的火把闪着光亮。

一阵冷风吹过,营中的大旗随风招展,一片肃杀之气。

二人腾空而起,飞至两军对垒的上空,放眼望去,四下里人山人海,剑拔弩张。

沉闷的号角声在夜幕中响起,厚重的擂鼓声紧随而至,双方的脚步声与马蹄声混杂在一起,让大地都随之颤动。

被点燃的火箭如同细雨一般稠密,从两边的阵中相互射出,很快两军先锋就短兵相接,一时间杀喊震天。

那无日宗宗主见状,在空中随手一划,一道无形的屏障就挡在了苍岳军队的头顶,那些射来的火箭撞上那屏障,纷纷失去了冲力,倒在那屏障之上。

无日宗宗主顺势再抬手一托,只见那道屏障顿时一消,化成一股劲风,将那些火箭倒射回去,燕国阵中立刻响起一片哀嚎声来。

叶天站在空中,见脚下的众人厮杀成一团,身旁的无日宗宗主在方才出手过后,也不再做任何动作,而是目光深邃地看向远处,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很快,就有三人从前方阵营飞来,皆是结丹期的修士,显然是燕国那边请来助阵的修道之人。

不过这无日宗宗主已有元婴之境,天底下能够与之相抗衡的门派,也唯有凌天宗了。这三位结丹期的修士,少说也是门派长老甚至是一派掌门之尊,今日却是要葬身于此了。

其中一人刚一出现,立刻祭出一柄飞剑,迎风暴涨成一柄数十尺长的巨剑,悬浮在此人身边,剑身嗡鸣,有若龙吟,直指无日宗宗主。

他右侧的女子身穿淡黄罗衫,风韵犹存,手中拿着一枚玉如意,其上宝光闪烁,灵力浓郁,顷刻间化作了十余尺长,然后悬浮在此女的身边,纹丝不动,似乎是在等待着某种命令。

最后一人双耳招风,取出一件血玉雕琢的精美貔貅,其上一对血色眼睛炯炯有神,四蹄之处隐现火光,活灵活现,仿若随时都能活过来。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同时化为三道流光出现在无日宗宗主之外的三个方向。

“三元覆天阵!”

同一时间,三人立刻祭出法宝,其中数十尺长的巨剑悬浮在无日宗宗主的正南方,十余尺长的玉如意落在了东北方,而那只是血玉雕琢的貔貅出现在西北方,三件法宝形成夹击之势,瞬间将无日宗宗主困于其中。

“困!”

其中那名双耳招风之人,立刻一掌打在血玉貔貅之上,顿时狂风大作,吹得方圆数里沙尘飞扬,那些还在交战的士兵立即就被大风刮得乱作一团,手中的兵刃只能通过分辨身上的衣服,捅入敌人的身体。

“吼”

忽然间飞沙之中一声嘶吼,紧接着一股强大的威压猛然从天上而降,三元覆天阵之下覆盖的方圆数里的苍岳士兵,全部在这股磅礴的气势之下,匍匐在地,瑟瑟发抖。

一头赤红色的貔貅,踏着火红色的火焰,自西北方向冲进了三元覆天阵之内,高达数丈的身躯直接冲着无日宗宗主奔跑而去,燃烧着火焰的前爪,奋力地拍向无日宗宗主。

“三分万物,三元归一!”

与此同时,外面掌控三元覆天阵的三名结丹期修士,齐声大喝,手中的灵力分别涌入三件法宝之内,就见整个三元覆天阵陡然旋转起来,八个方向瞬间开始互换方位。

三元覆天阵之内的血玉貔貅,仿佛也受到了影响,它的声音忽而出现在西北,忽而出现在正东。虽然血玉貔貅每次出现的方位有所不同,不过它与无日宗宗主的距离,始终在慢慢拉近。

这三元覆天阵就像一方独立的小天地,而且是特意为血玉貔貅而建的,以至于它到了无日宗宗主身后一抓拍下之时,无日宗宗主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足有丈许大的脚印,直接踩在了无日宗宗主的头顶,狂暴的灵力自三元覆天阵内逸散出来,瞬间就让三元覆天阵周围的苍岳士兵死伤了千百人。

只是血玉貔貅逸散出来的些许灵力,就已经有如此强大的威力,可见血玉貔貅的实力已然不是三名结丹期修士的合力一击,而是不断递增,单是血玉貔貅刚才那一击至少也有结丹期巅峰的威力。

此等威力听起来颇为强大,然而对于已经达到元婴期修为的无日宗宗主而言,却无异于蚍蜉撼树。

若是结丹算得上一名修士真正地踏入修道之路,那么元婴就是这名修士真正地走向长生之路。结丹期是普通修士的分水岭,元婴期则是仙凡之别。

三元覆天阵威力非凡,三名结丹期修士就能发挥出结丹巅峰的一击,不过无日宗宗主对此却嗤之以鼻,这些燕国修仙者的实力,实在是徒有虚名。

血玉貔貅的那一击落在无日宗宗主头顶,随着一股强大的灵力逸散而出,火红色的霞光照射得整个三元覆天阵之内火红一片,而在红色的火焰之中,无日宗宗主含笑而立,而在他头顶的血玉貔貅却是节节崩裂。

高达数丈的血玉貔貅口中发出一道悲鸣,化作红色的光点,消散在三元覆天阵中。

与此同时,控制着三元覆天阵的三名结丹期修士,其中掌控法宝血玉貔貅的双耳招风之人猛然喷出一口鲜血,就见他手中的血玉貔貅瞬间变得黯淡无光,毫无灵性,散发出一股暮年之气,其上更是布满了数百道裂纹。

“去!”

另外两人见到那人受伤,三元覆天阵更是即将崩溃,立刻手中法诀一变,同时冲着面前的飞剑、玉如意虚空一指,两件法宝瞬间化作两道流光冲向了无日宗宗主。

巨剑落下,直接斩向无日宗宗主的眉心。

玉如意飞落,犹如一柄巨锤冲着无日宗宗主的天灵盖轰然砸下去,二者一起产生的巨大的灵压,直接将无日宗宗主百丈范围内的士兵,不分苍岳还是燕国阵营,尽数震死。

无日宗宗主微眯着眼,抬手冲着天空中飞落而下的玉如意一抓,就见一只足有数丈大的灵力巨手直接拿起玉如意,迎着头顶的飞剑砸了过去。

“轰!”

一声巨响,巨剑化为一柄黯淡的小剑倒飞回去,反而那玉如意轰然碎裂,成了点点晶莹如玉的碎片散落在无日宗宗主周身。

也不见无日宗宗主有任何复杂的动作,随手那么一抓,三枚晶莹的碎片落入手中,屈指轻轻一弹,三道晶莹的流光瞬间冲向了分布在周边的三人,直接击碎了那柄飞剑和血玉貔貅,最终洞穿了三人的眉心。

三名结丹期修士哪怕布下三元覆天阵也未能困住无日宗宗主,而且还被他一招破了阵法毁掉法宝,最后只是用了三枚法宝碎片,就轻易地斩杀了三人。

叶天将其看在眼中,心里顿起波澜,不知是因为元婴境界威力巨大,还是那无日宗宗主手段惊人。

叶天自从修炼了《诛仙剑诀》,自负此绝学一招破万法,出手快准狠,灵力所致,先破其法器法宝,再诛杀其人。

可这无日宗宗主今日出手,手段如出一辙,但却显得如此轻描淡写,闲庭信步一般,二者其中差距,已然判若云泥!

从炼气到筑基,再到结成金丹,如若一个人天资足够,入得一个好宗门,拜得一位良师或是门派内有优秀的传功长老,达到结丹期不过是勤学苦练及消耗时日的问题。

而元婴期则是多少结丹期修士求而不得难以逾越的天堑,仅是结出金丹的品级,就已经让多少修士此生无望了。强如凌天宗掌教真人,也在结丹巅峰耗费了无数时光,至今不能突破。

相对先前筑基到结丹的变化,皆为量变,叶天曾经屡次依靠自身谋略或是法宝符篆来战胜修为强过自己之人。

结丹期到元婴期,则是强大的质变,体内结成的元婴的灵力对比起金丹,可谓是翻天覆地之变。元婴期修士的随手一击,就已经能跟结丹巅峰的全力一击相媲美。

而结丹期的修士想要杀元婴期的修士,无异于痴人说梦,即便是拥有天地罕见的强悍法宝,也是难如登天。

也无怪乎这无日宗宗主根本不想动手杀掉自己,而是想方设法地拉拢到其麾下,因为自己结丹期的修为,在其眼中丝毫起不到任何威胁。

今夜战场上的亡者众多,不知那《生死簿》能够给自己引来多少灵力,自己若与无日宗宗主背水一战又有多少胜算?真到了万不得已之际,还要使用在第二处叶家遗藏中所学的神通时光凝滞来扭转局面。

想到此,叶天先前结成了七品金丹的苦闷之感,再次涌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