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三章 自作孽不可活

作者:打眼书名:仙宫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19/09/09 10:02:19字数:4104

而在第二层的通道处,正有人正目光阴冷地看着叶天,正是那姜戊之。

原来他刚才一直藏匿在此,趁机在这段时间恢复实力,而他先前变化的身形已然恢复正常,除了一身被撑破的衣衫外,看不出有任何的异样。

姜戊之一脸阴霾地看着二人,他的魔功天魔化血大法已经完全消去,此刻魔功严重反噬,金丹受损,原本结丹中期的修为已经降到了结丹初期。

叶天察觉到姜戊之的存在,但是感觉到他身上的魔功消散,就并未急着动手。

因为两只结丹巅峰的碧血寒蟾才是当下最难对付的存在,若因为一个结丹初期的人使阵法不稳,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再者,姜戊之现在的修为似乎是遭到了凡是,只不过是一个结丹初期的修士,在这种环境之下,想要在两只碧血寒蟾之下活下去,本就是一件非常不易的事情,与其自己动手,倒不如留给两只碧血寒蟾解决掉。

除了叶天的神识感应到姜戊之的存在,正与噬骨灵蚁怒目而视的碧血寒蟾,也已经察觉到了他。

碧血寒蟾发现又进来一个人类修士,想都没想,张开口冲着姜戊之的方向,吐出一道寒冰之气。

寒冰之气飞速袭来,姜戊之显然没料到,正在和叶天、唐芸笙争斗的碧血寒蟾会突然向他下手,情急之下,立刻催动手中事先准备好的护体符箓。

一个淡金色的光罩护在他的身上,同时姜戊之疾步向一旁躲去。然而碧血寒蟾的寒冰之气何等威猛冰寒,所过之处,空气都变得凝固窒息,那始终没有消散的寒冰之气,竟然紧追着姜戊之而去。

姜戊之身上的淡金色的光罩瞬间破碎,一股寒冰之气直接击中他来不及躲闪的左手臂,冰寒宛若潮水一般瞬间朝着姜戊之身体蔓延。

“啊!!!”

姜戊之看着寒冰之气迅速蔓延到左边的肩膀,感应到整个左手和肩膀的灵力彻底被冻结,毫无任何反应,姜戊之不敢多想,右手毫不犹豫掐动法诀,一柄飞剑直接朝着左肩削了过去。

飞剑落下,姜戊之的整个左肩膀瞬间掉落在地上,其上冰冻的寒冰之气瞬间就让整个冰冻的手臂化作满地的碎冰渣。

姜戊之看都不看掉落在地上的手臂一眼,迅速取出两颗丹药吞服下去,就见他断掉的肩膀鲜血迅速被止住,原本脸色惨白的姜戊之,没多久就变得红润起来。

做完一切,姜戊之才算真正的松了口气。

不得不说,他对自己都能如此的心狠手辣,难怪对太极宗的弟子和长老的生死,根本不予理会。

显然这是一个极度自私自利的掌门,而太极宗在燕国也只是一个稍逊于凌天宗的大宗门,这姜戊之如若没有行什么卑鄙手段,以他区区结丹中期的修为,是如何能称为一派之尊的。

那魔功是不是太极宗先人所传授下来的,都是个未知数。

所以,太极宗在姜戊之的掌管之下,早已注定会走到如今的地步。

这边,失去一臂的姜戊之双目通红,满目凶光的盯着叶天,恨不得能将叶天现在就大卸八块,只不过他现在完全没有那个胆量。

因为两只碧血寒蟾,又一次的张开大口,由于寒冰之气失去一臂的姜戊之,根本不敢正面应对寒冰之气,只好借助叶天和唐芸笙的阵法形成的屏障来躲避。

如此以来,叶天和唐芸笙都能看到已经狼狈不堪的姜戊之。

“好一个道貌岸然的姜戊之,你身为太极宗掌门,一派之尊,居然恬不知耻地修炼魔功,若是被各大宗门所知晓,势必要将你太极宗荡平!”唐芸笙面色一冷道。

叶天神色淡然,手中掐诀,青诀冲云剑忽然一分为三,其中一道青色小剑径直朝着姜戊之的头部斩去。

姜戊之虽然只剩下结丹初期的境界,不过方才被逼现身的时候,就早已经考虑过叶天会出手,所以见到那青色剑芒向自己飞来,当下想都没想,直接扔出一颗阳雷子。

青色剑光一闪而逝,阳雷子与其瞬间相撞,顿时产生巨大的爆炸,叶天所维持的阵法屏障瞬间崩塌,手中的那根红色的羽毛立刻变得黯淡几分。

叶天当机立断,一招手收起地上插着的三个红色小旗帜,与此同时,另外两道青诀冲云剑直接飞落在他和唐芸笙的脚下,带着二人瞬间挪移出去十几米远。

就在此时,因为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彻底惹怒了两只碧血寒蟾,它们张口发出一声嘶吼,朝着爆炸的方向喷出一道道寒冰之气。

寒冰之气来的实在太迅疾了,姜戊之还没来不及反应,就被一股凌冽的寒冰之气彻底淹没,瞬间成了一座人形冰雕。

叶天稳定身形,立刻将三个红色小旗帜插在地上,并且分别放了一个下品灵石,接着按照唐芸笙教的方式,控制着手中的红色羽毛,迅速完成了整个阵法。

此时,刚才冲向姜戊之的青诀冲云剑顺着阳雷子的爆炸方向,躲过了两只碧血寒蟾狂暴喷出的寒冰之气,迅速倒飞回来一个旋转,然后直接冲向成了冰雕的姜戊之。

化作冰雕的姜戊之,应声而碎,地面上只留下了姜戊之的储物袋。

叶天手中法诀立刻变化,青诀冲云剑直接冲向储物袋,带着它回到阵法屏障之外,储物袋直接丢向叶天,阵法屏障瞬间消失,姜戊之的储物袋已然落在叶天的手中。

阵法屏障瞬间又开启,而在此时,先前分化而出的两道青诀冲云剑,已经冲向两只渐渐平息下来的碧血寒蟾,顺着它们张开的嘴巴直接冲了进去。

一直盘旋在空中的蚀骨灵蚁,立刻紧随着青诀冲云剑进入了碧血寒蟾的口中。叶天看着它们进入碧血寒蟾的口中,目光有些期待,然而很快他发觉,自己与青诀冲云剑和蚀骨灵蚁的感应消失不见了。

叶天的脸色阴沉的有点难看,唐芸笙见此,默不作声的沉默下来。

两只成年的碧血寒蟾,不愧是结丹巅峰的妖兽,它们不仅喷吐出来的寒冰之气比那些幼小的碧血寒蟾猛烈几倍,就连口腹之中的冰寒,也要强上许多倍。

“叶天,你这么做,恐怕根本没什么用,碧血寒蟾本来就是昆虫的克星,你的那些灵虫怕是……”唐芸笙的话说到一半,就注意到叶天阴沉的脸色,她害怕打击到叶天,于是闭口不言。

“暂时先不考虑这个问题,我们得想方设法的离开这一层才行。”叶天当然心疼蚀骨灵蚁和青诀冲云剑,不过两者与性命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蚀骨灵蚁,叶天并没有全部放出,至于青诀冲云剑,只要有足够的撼灵神木,祭炼成完整的一套青诀冲云剑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当务之急,而是要想办法活着离开这一层空间。

正当两人一筹莫展之际,通往二层的大门突然间走进了一人,此人的目光瞬间看向两只碧血寒蟾,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碧血寒蟾,苍梧真人是从何地弄来的这等奇兽。”南宫启明看着两只碧血寒潭周围死掉的无数只幼小的碧血寒蟾,目光立刻看到了躲在阵法屏障之中叶天和唐芸笙。

“那太极宗掌门姜戊之哪去了,难不成他已经进入了第三层?”南宫启明的话音尚未落下,整个人的脸色已经变得阴沉的可怕。

无论是叶天,还是唐芸笙、姜戊之,三人能够顺利进入乾坤塔,多半功劳都是南宫启明手中的灵符,而现在他每一层都落于他人之后,如此以来,乾坤塔中的灵丹妙药又能如何得到手?

而且即便是那修炼了魔攻的太极宗掌门姜戊之,修为即使已经超出了结丹巅峰,但是若是南宫世家众人一同出手,拼上一些损失,击败此人也并非难事。

不过屋漏偏逢连夜雨,每次这些麻烦之人出现,都是众人灵气散尽枯竭之时,只能捉襟见肘,受到这些人的压制。

这一切的事情来来回回,怎么能够不让南宫启明恼火,就连看向叶天和唐芸笙的目光也变得愈发的不善起来。

而在此时,南宫世家的一些弟子和长老全部进入第二层,当他们看到那两只磨盘大小的碧血寒蟾,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所有人立刻用灵力护住自身,抵御周围冰天雪地的寒冷。

“我们该怎么办?”正在恢复灵力的唐芸笙,注意到南宫世家的全部人已经进来第二层,颦媚看向叶天。

“唐姑娘,暂且先不用考虑那么多,你好好看看那些幼年碧血寒蟾的尸体之下,是不是隐约藏着什么东西,我怀疑进入第三层的地方就在那里。”叶天已经将整个空间检查一遍,唯独碧血寒蟾的老巢,还没有真正的看过。

若说进入第三层的地方在那里,最有可能的就是幼年碧血寒蟾巢穴下面,因为只有这里才是最让人容易忽略的地方。

“你说的倒是不错,不过想要接近幼年碧血寒蟾的尸体,其困难程度绝不亚于躲过两只碧血寒蟾吐出的寒冰之气下。”唐芸笙自然清楚,叶天的想法非常冒险,稍有不慎就会落得方才姜戊之的下场。

“我既然告诉你此时,那就是自有办法!”叶天面露自信,欣然一笑,目光撇向南宫世家的人。

只见他手中的法诀迅速变化,唯一剩下的青诀冲云剑突然分化成三十六道青光,瞬间冲向南宫世家的所有人。

叶天出手之时刻意控制青诀冲云剑发出巨大的声响,青诀冲云剑划破空气,发出剧烈的破空声,直接将两只碧血寒蟾的注意力全部吸引到了南宫启明的方向。

南宫启明看到三十六道青光瞬间而来,正要准备出手的他发现两只碧血寒蟾也跟着追了上来,当下急速后退,躲避到了南宫世家的几名弟子身后。

几名还没明白发生什么的南宫世家的弟子,正要出手抵挡叶天的青诀冲云剑,结果两道寒冰之气瞬息而来,他们手上的动作全部停止下来,只在原地留下了几座坚硬冰寒的冰雕。

“嗖!”

三十六道青诀冲云剑瞬间合在一起,眨眼间的功夫就已经落在冰雕之上,使其化成一片冰渣散落在地上。

南宫启明看到散落在地上的冰渣,目光立刻注意到叶天和唐芸笙身旁的一片冰渣,立即明白过来,姜戊之来到第二层的时候,遇到的情况也和自己一样,只不过他的运气不如自己好,悲惨的死在两只碧血寒蟾喷出的寒冰之气。

“一起想办法制止住两只碧血寒蟾兽,尽快比其他人先抵达第三层。”南宫启明想通第三层还没人进入,看待阵法屏障之中的叶天和唐芸笙,他的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是,长老!”

南宫世家的余下弟子虽然怕死,不过南宫启明的命令已经下达,他们这些实力地下的弟子,根本不敢反抗。因为在南宫启明结丹巅峰的实力下,他们只能唯命是从。

只见六人打头阵冲了出来,手中拿着一模一样的阵旗,同时插在了南宫世家弟子面前的一块空地上,与此同时,南宫启明甩手扔出了六颗中品灵石。

六名南宫世家的弟子见此,想都未想,立刻将灵力输送到六柄阵旗之上,顿时一道青色的防护罩挡在了他和两只碧血寒蟾之间,阻挡住又一次涌来的寒冰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