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一章 魅惑之狐

作者:打眼书名:仙宫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19/09/08 10:02:56字数:3760

“那妖女的幻境十分厉害,我方才进来的时候,也着了她的道儿,或许是我缥缈宗所修炼功法与你不同,我醒来的要早一些。我刚醒来没走几步阶梯,就看到叶天你站在此处对着那塔壁自言自语。那女妖生得妖艳妩媚,看来连你未能免俗。”唐芸笙说到最后几句,语气变得娇嗔起来。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你如何想是你的事情,在下不予辩解。”叶天瞥了唐芸笙一眼,淡淡地道。

正在二人交谈之时,那乾坤塔从外部又传来一阵颤动,好似墙壁受到了外力所击。

叶天脸色顿时一变,那南宫世家的人既然能破开塔门两次,定然还能再破开第三次,外面的姜戊之跟南宫世家若是全部进入这乾坤塔内,那就大事不妙了,现在他跟唐芸笙只能赶紧找到那通往第二层的通道,迅速离开此地为妙。

二人心领神会的互看了一眼,开始顺手循着这塔壁,将每个砖块逐个检查。

“叶天,在这!”唐芸笙语气藏不住其欣喜之色,只见她手所触及地方的砖块,是一处机关,唐芸笙用力一按,伴随着“轰隆隆的响声”,墙边一道墙壁被打开,形成了一条通往第二层的通道。

就在二人刚刚找到这二层通道之时,一声巨大的爆炸之声传来,乾坤塔再次被外力打开,这次的破口远比先前的要大,外界的光亮顿时照进塔内。

“快走!”叶天对着唐芸笙催促道,二人连忙一前一后进到那通道之内,那通道之门立刻消于无形之中。

“我看你还能跑到哪去?叶天!给老夫滚出来受死!”

塔门的破开之处,首先冲进来的正是那修炼魔功的太极宗掌门姜戊之。

此番行动居然耽搁了如此之久,不禁令他怒火中烧。

只因他这魔功时效有限,方才耗费了大量时间才破开这乾坤塔的塔门,竟然被一名不知从何处而来的陌生女子给捷足先登了。

而姜戊之身后的南宫启明更是一脸郁闷之色刻在脸上,一波三折,这乾坤塔竟然反反复复破了三次,这才真正进入到这乾坤塔内。

如若不是符篆与灵石充足,此番怕是要无功而返了。

而那太极宗的掌门姜戊之修炼的不知是什么魔功,修为暴增,隐有元婴境界的实力,此行南宫世家原本计划周全,不想最后都为别人做了嫁衣,怎能不令他黯然神伤?

不过方才那姜戊之喊的名字分明是叶天,正是第一个进入乾坤塔,被那姜戊之追杀之人。

南宫启明的脑海中不由想起当年被灭掉的叶家,想不到竟然还有漏网之鱼。如若能擒住叶天,出了苍梧秘境后让他带自己寻找到叶家遗藏,那南宫世家家主的位置,就唾手可得了。

想到此,南宫启明耸然动容,立刻来了精神。正当他想与姜戊之交流之时,眼神却突然浑浊起来,一脸茫然地望着墙壁。

那些跟随他的一众南宫世家的弟子,也都如同南宫启明一样,陷入一脸茫然,如同丢了魂魄一般,口中开始说着胡言乱语。

“仙子怎么一人在此?让小生来陪陪仙子一述衷肠吧。”

“这灵茶香气扑鼻,在下定当一饮而尽!”

姜戊之看着周围众人的异象,心有不满,却是懒得理会,他这会儿只需随意出手,就能把这一帮人屠杀殆尽,不过刚才那南宫启明助他破开这乾坤塔,这群南宫世家的人留着兴许还另有作用。

刚进来之时,他看到远处的塔壁之处闪过一道身影,那人定是叶天无疑,他疾步走过去,开始对着墙壁仔细搜查起来。

可摸索一番,这墙壁竟然没有任何痕迹。姜戊之扭过头看着南宫世家的一众弟子的痴态,他们显然是中了幻境之术,自己如若不是动用了这魔功,恐怕也难逃这幻境之术。

“原来你修炼了魔功,怪不得中不了本宫的幻境之术。”正在此时,姜戊之头顶传来女子说话之声,那女子说话声音冰冷,响彻塔内。

“呵呵,竟然使用这种逆天之法,硬生生把境界提升至结丹巅峰之上,果真是好大的手笔啊,不过你就不担心这魔功反噬的后果吗?啧啧,看来你所追之人,跟你仇深似海啊!”女妖看着姜戊之,就如同欣赏一件玩物一般,对他的魔功评头论足。

“哪里来的妖魔鬼怪,敢在老夫面前装神弄鬼,看我不把你这乾坤塔拆个七零八落!”姜戊之听了那女子的话后,登时勃然大怒,此时的他心智被魔功所腐蚀,十分容易被激怒。

姜戊之对着塔内的墙壁一通乱打,那女子的声音也是戛然而止,宣泄完自己的怒火之后,姜戊之继续在叶天消失的地方继续搜寻。旋即“咔嚓”一声,整整一面墙壁竟然被他推开了,形成一条通道,那正是通往第二层的道路。

“一帮废物。”姜戊之回头看了一眼一个个被迷得神魂颠倒,丑态百出的南宫世家众人,露出鄙夷的目光,然后就径直走入了那通道之中。

……

叶天跟随着唐芸笙行走了不足百步,忽然眼前光亮一闪,周围所有的环境顿时天旋地转起来。

眨眼的功夫,原本还在隧道中的二人,不知何时就已经来到了一间屋子内。

只见屋子四周的墙壁都是用红漆及银殊桐油髹饰的,正前方是一扇鎏金色的大红门,上面有粘金沥粉的双喜字,房门前还吊着一盏双喜字大灯笼。

而叶天正和唐芸笙对坐在屋内的床上,身后是绣鳳鸾的大红被祳,堆满床前。

雪白色的夏帐上挂着龙凤呈祥的红色罗纱双层斗帐,四角挂着香袋,全屋的箱笼框桌都贴上了大喜剪纸,周围所有的家具设施都披上了一层红绸,几盏红烛红烛把新房照得如梦般香艳。

身前的唐芸笙穿着绣凤的大红美裙,身披魅红薄纱。庄重精致的凤冠之下,披着一张红色的盖头帕,遮掩住她的玉容。

叶天的手旁,还放着一双红纸裹着的筷子,对面的唐芸笙隔着红盖头,半天不曾言语,只是身子在不停颤抖着。

“唐姑娘,看来我们还没有走出这幻境。”叶天扫视了一下周围,有些无奈地说道。

这洞房花烛显然又是那女妖所制造的幻境,仅仅凭着一个墙上的砖块,就能开启暗门,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

唐芸笙听了叶天的话,却是只字未回,似乎害怕红盖头落下,将头缓缓低了下去。忽然她猛地一抬头,一把抓住了叶天的手,将那双裹着红纸的筷子按在叶天手中。

当唐芸笙的双手触碰到自己掌心,叶天一时间竟然觉得有些恍惚,双手好像不受自己控制一般,随着唐芸笙的手被拉了过去。

那双裹着红纸的筷子一把将唐芸笙面上的红盖头挑了下来,一阵粉香向他的鼻端扑面而来。

唐芸笙长长的秀发向后挽出一个优雅的髻,庄重精致的凤冠更加彰显出她的花容月貌,宛若出水芙蓉。

“叶天,我美吗?”唐芸笙娇羞地问道,声音细若蚊鸣,脸颊上已是一片嫣红。

回过神来的叶天连忙将手从唐芸笙手中抽了回来,从床边站了起来,抚平心绪。

“叶天,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幻境,但我就是不想清醒过来了,如若这是真的,我就是死了也心甘情愿。我不知道你为何总是要躲着我,或许你身有要事,不愿意带上我。但我这一生一世都会等着你的,无论你在哪儿,无论多久,我就是要让你知道,我会一直等着你,等着你不再躲我,等着你处理完一切事情,等着你心里能装得下我,等着今日的梦变成真的。”唐芸笙情不自禁地挨近了叶天,眼中泪水盈盈,对着他吐露衷肠。

叶天闻罢依旧站着一动未动,面上古井无波,内心却隐隐有所触动。

唐芸笙说得情真意切,但朝华易逝,红颜易老,二世为人,百岁之龄的自己,原本只想一心修道成仙,不会再沾染红尘了,怎料这唐芸笙当真是自己这一世逃不掉也躲不过的桃花劫。

想到劫难,叶天的心绪猛地平复过来,看到周围景象,不由想到这女妖布下如此场景,目的就是为了扰乱他与唐芸笙的心神,然后趁虚而入。

这女妖修为未知,但其幻术用得精妙无双,所图不明,不妨将计就计,伺机出手。

叶天在床前踱步徘徊几个来回,突然坐在唐芸笙身前,握住她柔软纤细的手,唐芸笙身子猛然一颤,掌心的温热立刻传了出来。

“唐姑娘,你的情意我怎能不懂,只是我身负血海深仇,岂能带你一同涉险?”叶天神色颇为凝重,略带忧伤地说道。

那唐芸笙听了叶天的话,原本就明亮清澈的双眸更加闪亮,呼吸的气息不由得加快了起来,身子猛然前倾,撞入叶天的怀中,双臂在叶天的后背紧紧扣住,唯恐他再逃离而去。

“叶天,我什么都不怕,无论是南宫世家还是无日宗,我都愿意陪你闯,只求你做什么事情都要带上我,你若是出了什么事情,我岂能独活?”唐芸笙与叶天四目对视,为之怦然一动,坚定地道。

叶天抬手捂住了唐芸笙的樱唇,示意她不要再说了,随后两人头部的距离靠得越来越近,唐芸笙的美眸柔情似水,不由自主地将头向叶天凑了过去。

忽然叶天眉目一紧,头部向旁边一让,早已隐藏在袖口的青诀冲云剑“嗖”的一声飞了出去,唐芸笙身后立刻传来一声女子的惨叫声。

就见女妖被青诀冲云剑击中,立刻显形,竟然是一只九尾狐狸。

九尾狐狸一死,周围的幻境顿时烟消云散,二人依旧在乾坤塔内,不远处有一道石门大开着。唐芸笙怔怔地看着脚下死去的九尾狐狸,身子一颤一颤地抽泣起来。

“叶天,你方才说的可都是假话,就是为了引出这狐妖?”唐芸笙哭得梨花带雨。

“这狐妖擅长幻术,诡计多端,恐怕她是想夺你舍来逃离这乾坤塔,我只能将计就计,事出无奈才出此下策,还望唐姑娘恕罪。”叶天拱手说道。

“你!你为何要如此绝情!”唐芸笙不禁心如刀割,声如杜鹃啼血。

叶天仿佛置若罔闻,将那九尾灵狐剥皮取丹之后,背过身不再理会唐芸笙,任由她在原地哭了许久,直到她心绪平复下去,二人才朝着那大门之处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