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九章 天魔化血大法

作者:打眼书名:仙宫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19/09/07 17:02:30字数:6289

等到阴雷子爆炸的余波散去,露出了马脸男子破败不堪的尸体,他的半张脸已经被阴煞之气侵蚀掉了,身上更有多处地方露出了白色的骨骼,而且还在持续被阴煞之气侵蚀着。

不过几个呼吸的工夫,马脸男子所在的位置最终只剩下一个储物袋。

随着马脸男子身陨,青色小剑上的黑色血液终于失去了控制,缓缓地滑落在地。叶天看到此幕,心中终于松了口气,看来只有杀了施法之人,才能解除黑色血液中附带的诅咒之力。

这种诅咒之力不仅可以使马脸男子暂且抵御住青诀冲云剑的攻击,而且还能让血液含有某种特殊的力量,已然与邪道修士如出一辙。

姜戊之目露凶芒,死死地盯着叶天,尔后手中同时出现了一白一黑两个小球,正是太极宗的阴雷子和阳雷子。

阳雷子“嗖”的一下,直奔叶天而来。

看到迅速飞来的阳雷子,叶天调转方向立刻就走,他可不想白白死在姜戊之的阴阳雷子之下。

只不过他刚逃出数十丈的距离,站在原地的姜戊之一个顿足消失无影,还未等叶天反应过来,就已经居高临下地拦住了他的去路。

“真是想不到,曾经不过是上清教拉来的一位筑基期的散修,如今竟然可以逼迫老夫施展天魔化血大法,叶天,你小子可以死而无憾了!”

姜戊之出现在叶天面前,身形暴涨,将身上的衣物都撑破开,只见他猛然伸出一只黑漆如墨的手臂,朝着叶天挥劈而去。

叶天立刻止住身形,那镇岳龟山图瞬间涨大成一人之高,挡在了叶天身前。

“轰!”

姜戊之黑漆如墨的手臂落在镇岳龟山图之上,随着一声巨响,镇岳龟山图瞬间倒飞回去,落在叶天身上好似万钧重力突然压下来,叶天只觉舌下一甜,一口鲜血就吐了出来。

与此同时,镇岳龟山图化作了巴掌大小的龟壳,落在了叶天的心口,那上面一直缭绕的绿色光芒瞬间变得黯淡起来。

叶天收起镇岳龟山图,感受到身体各处传来的疼痛,目光微冷。叶天很清楚,若不是《九转引星先天诀》强化了自身的经脉、皮肤及骨骼,恐怕刚才万钧重力猛然压下,饶是侥幸不死,自己也会受到重创。

深呼一口气,叶天再次祭出了青诀冲云剑。

先前动用过一次《诛仙剑诀》里面记载的一套无名剑阵,叶天深知剑阵所需灵力甚大,几乎可以耗尽他的全部灵力,故而不到生死关头,他是不会轻易使用无名剑阵的。

青诀冲云剑先是一分为三,瞬间化作三道青色流光从不同方向对姜戊之发动攻击,同一时间,叶天自储物袋之中摸出几张符篆,虽然他知道这些符篆的威力不会对姜戊之造成危害,不过有了它们,也让叶天对抵御阴阳雷子有些一些底气。

分成三道的青诀冲云剑,瞬间已经到了姜戊之的身前,也不见他拿出任何法宝,只是用双臂冲着三道青色小剑猛然拍打过去。

啪!

其中一道青色小剑立刻倒飞回去,另外两道青色小剑同样落得这种下场。叶天看着这一幕,非常清楚每一道青色小剑的全力一击,其实都达到了中品法宝的威力。

即便如此,对于现在的姜戊之而言根本毫无作用,他那双手仿佛可以无坚不摧!

见到三道青色小剑全部倒射回去,叶天迅速指诀变化,三道青色小剑立刻合而为一,一百零八根撼灵神木炼制的青诀冲云剑,组合在一起威力最强,叶天打算用最强一击,来破除姜戊之的防御。

随着灵力涌动,悬浮在叶天身前的青诀冲云剑震颤不已,其上青光若隐若现,锋利的剑刃散发出一阵滔天的杀气。

叶天眉宇间的杀气逐渐增多,普通修士若是在此看上一眼,就会认为叶天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杀人魔头,他身上的杀气几乎犹如实质化,散发着淡红色的血雾。

“斩!”

随着叶天声音落下,青诀冲云剑“嗡”的一下冲向了姜戊之。

面对气势攀升了不止一倍的青诀冲云剑,姜戊之眼中露出一抹贪婪之色,趁着这个机会,索性试一下天魔化血大法后的肉身究竟有多强。

一只黑色的手臂忽然探出,姜戊之顺势抓住了疾驰而来的青诀冲云剑,黑色的手指捏住青诀冲云剑的瞬间,一道无形的剑气直接划破了他的手指。

姜戊之目光闪烁不定,心中暗自感叹,不曾想天魔化血大法施展后第一次受伤竟是由于这小小的青诀冲云剑!

下一瞬间,被他手指捏住的青诀冲云剑陡然化为一百零八道青色小剑,围绕在姜戊之身上的各个穴位,直接刺了下去。

与此同时,姜戊之的身上突然浮现出一层黑色的光罩,一百零八柄青色小剑落在这层光罩上,犹如石沉大海一般。一股强大的吸力自光罩上传来,青诀冲云剑就此失去控制。

“雕虫小技,也敢在老夫面前献丑,还给你!”姜戊之大笑了两声,一挥手卷起所有的青诀冲云剑,甩手扔向了叶天。

哪怕叶天的身体强度可以勉强抗下万钧之力,然而想要挡住一百零八柄青色小剑,却是一件异常危险之事。

面对一百零八柄来势汹汹的青色小剑,叶天迅速移动方位,避过所有攻击之后,手中法诀立刻变幻,待青诀冲云剑冲出不远之后,方才重新飞回到了他的手中。

叶天刚刚收起青诀冲云剑,那姜戊之立刻闪现在叶天的身边,一只手轻轻朝着叶天一划,一道黑色的光芒瞬间闪过,躲避不及的叶天肩膀上已经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

叶天强忍着肩膀上的剧痛,挥拳直接打在了姜戊之的胸口,“砰”的一声,产生的反作用力立刻使叶天倒飞出去,姜戊之身形一晃,仅仅倒退了一步!

此时叶天深吸口气,根本不敢多作停留。先前的几次施法已然让他的灵力消耗殆尽了,故而他一边逃亡,一边取出灵石恢复灵力。

经过几番交手,叶天清楚姜戊之的实力已在结丹巅峰之上,只是还未到元婴境界,若是一直与其纠缠下去,即使拼着自身受损用上时光凝滞,以及《生死簿》积蓄的灵力,恐怕也很难将其斩杀。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叶天只能先想法办法逃离,直到耗尽姜戊之天魔化血大法的时限,方才有机会反杀。

看到叶天从自己手中溜走,姜戊之的脸色变得狰狞起来,只见他双臂上的黑色渐渐褪去,暂且恢复到了先前的状态,以保留实力。

由于受到天魔化血大法的轻度反噬,姜戊之顿时感觉浑身酸软,几乎难以站立,直至数息过后,他看了眼叶天逃离的方向,手中多出一枚阴雷子和一枚阳雷子,又追了上去。

二人一逃一追。

姜戊之手中的阴雷子和阳雷子仿佛用之不尽,只要叶天稍作停顿,就是一枚阳雷子袭来,尽管那镇岳龟山图可以挡住阳雷子的爆炸,不过如此一来,镇岳龟山图也会一同受损,有些得不偿失。

何况,叶天并不知姜戊之的手中究竟有多少阴阳雷子,只能趁机诱使他多消耗一些。

不过姜戊之一向老谋深算,阴雷子和阳雷子皆是太极宗独有之物,自然也知道它们炼制不易,珍贵程度更不用多说,故而把握不大时,绝不会轻易浪费。

叶天疾速奔逃,灵力消耗得极快,不过还好他有足够的灵石,可以勉强支撑着。

紧追不舍的姜戊之,看到自己逐渐和叶天拉近了距离,直接丢出一枚阳雷子,与此同时天魔化血大法再次施展出来,原本灵力近乎枯竭的他,瞬间修为攀升而起,一举跃升到了元婴之境。

“轰!”

阳雷子在叶天的身后爆炸,产生剧烈的空气波,险些让叶天一不小心自空中摔落,而正是这股爆炸的影响,叶天偶然看到了东方立着一处高塔,于是立刻冲高塔的方向飞去。

一直紧随其后的姜戊之,看到高塔出现,遁速瞬间也加快了许多。

“长老,这乾坤塔当真如此玄妙,那苍梧真是得是何等境界,才能用一座塔来圈养妖兽灵宠。”高塔之下,一名南宫世家的弟子由衷的发出感慨。

只不过这乾坤塔的塔门被阵法所封印,他们无法进入其中一探究竟。

“事不宜迟,尔等速速助本长老破开此门!”南宫启明冷哼一声道。

“得令!”

众弟子立刻领命,按照南宫启明的要求将自身灵力全都灌输进南宫启明体内,而在南宫启明手中则捏着一道符箓,那符篆上画着古怪的鲜红符号,竟是一张元婴期的符箓!

自从进入这苍梧秘境之后,南宫启明就尽显严厉之相,要求众人必须听从其指挥,不住呢擅自行动去搜寻其他与这乾坤塔无关的东西。

南宫世家的众人可谓是一路披星戴月,进了这苍梧秘境就直奔这乾坤塔而来,尽管南宫启明先前记载下来了一些地图,不过此中阵法让所有地方不停地变化着方位,故而多少还是出了一些误差,绕了些许弯路,不然他提前两日就可以赶到此处。

南宫启明拿着那张元婴期的符篆,口中小声念叨着什么,体内的灵力源源不断的从丹田处向外涌出,紧双眼猛然睁开。

“破!”

南宫启明大喝一声,那符篆被他一指贴到了塔门之上,两者刚一接触,灵力立刻剧烈的涌动起来,原本紧闭的塔门此时应声而开。

看见塔门开启,南宫启明一改先前的狠厉之色,嘴角扬起笑意,这南宫世家家主专门给自己此行准备的符箓,果然派上了用场。

“我等原地休息,等到体内灵力充沛,再进入这乾坤塔中。”南宫启明正准备盘膝而坐,一弟子忙不迭地来到了他的跟前。

“长老你看,那边好像有人赶来。”其中一人罢摇手一指,只见数百丈外,一名衣衫有些破烂的修士正往朝着这边飞奔而来,其身后跟着一道身材高大的影子,看不清楚是人是妖。

南宫启明面露怒容,因为他利用符篆开启塔门,体内灵力早已消耗殆尽,不仅如此,方才为了驱使这元婴期的符篆,身后的数十名弟子也都将所有的灵力从他身上灌输过去。

如若不是如此,恐怕南宫启明方才连那张元婴期的符箓都无法使用,这就是结丹期与元婴期的天壤之别。

现在大门刚被自己打开,就有人朝此赶来,显然是有所图谋,他们岂不是将良机拱手相送了?正是趁你病要你命,原本他南宫世家人多势众,根本不把这秘境中的任何一派放在眼里,可此时众人体内灵力早已枯竭,还未恢复,如何与这二人相斗。

那来人越来越近,不过看那跑在前面之人的模样,倒不像是刻意来此进塔的,倒是像正在疯狂的逃命。

南宫启明目光凝重,眼下他们众人的灵力已经枯竭,可是来人并不知情。自己只需开口道出南宫世家的名号,再加上他们人多势众,对方不知深浅,定是不敢胡乱造次。

“来者何人,这处地方已经被我南宫世家捷足先登,识相的话就速速自行离去。”南宫启明中气十足地呐喊一句,不过对方似乎并未听到一般,不闻不问,依旧不待停顿向此地赶来。

南宫启明的脸色一阵红白变化,他为此事已经筹备了许多年,如今塔门开启,谁也别想坏了他的好事。

“好言相劝,还是不知退让,那就休怪我等无情了!”南宫启明厉声喊道。

不过叶天这边确是有苦难言,如今当真是前有狼后有虎,那姜戊之步步紧逼,其速度比他还要快上好几分,叶天一旦停顿下来,立马就会被追上。

不过当叶天看到南宫世家众人,心中顿时明了,原来这一群南宫世家的子弟早就赶到这乾坤塔,怪不得这一路上都没碰到他们。

叶天来不及多想,因为他手中的神行符已经失去了起初的灵光,变得黯淡下来,这符箓眼看就要灰飞烟灭了。

故而叶天的速度较之前又慢了三分,身后穷追不舍的姜戊之看在眼里,目中立刻露出一抹喜色。

“老夫看你还能逃到哪儿去!”此时,姜戊之的面容已经变得扭曲,似乎这魔功对本体的心智也会造成不小的影响,他现在的模样哪里像是修士,倒像一只茹毛饮血的野兽。

让叶天诧异不已的是,此人修炼的魔功不但令修为大增,而且还能坚持这么久。

南宫启明见对方丝毫不听劝阻,脸色为之一变,手中立刻多了一枚上品灵石,用来恢复自身所损失的灵力。

来人如此举动,显然是不会听他所言了,若不是方才开启塔门耗费太多灵力,他又何必理会这二人,直接进入这乾坤塔就是了。

然而现在他的状态不佳,贸然进入塔中,谁又知道又会遇上什么样的危险。

那两人越来越近,甚至连那身后之人都看的清楚了,那身后那人服饰,穿的似乎是太极宗之人,只是不知使用了什么邪恶的功法,身体变得如此巨大。

南宫启明用神识探知了一下其境界,顿时骇然失色,神识居然完全感知不到对方的修为,难不成来者是名元婴期修为的高手?

转眼间,叶天已来到乾坤塔前,南宫启明正欲上前挡他去路,再用言语拖延一番时间,待他体内灵力恢复,就直接将其击杀,至于后面的这位元婴期修士还是另作打算吧!

这迎面而来的青年修士,突然将浑身的灵力散出,速度陡然变快了许多,竟然一个箭步跃进了塔门之内,南宫启明尚且来不及反应,那人身手迅捷,进门之时还随手把塔门给关上了。

“混账东西!你……给老夫滚出来!”南宫启明不停地砸着门,气急败坏地骂道。

南宫启明刚刚开启这塔门,就突生变故,被人捷足先登,他拼着用了一张从家主手里得来的元婴期符箓,才把这塔门打开。自己苦心积虑地筹备了二十年,就是为了进入乾坤塔的这一天,竟然被这不知道从何处冒出来的臭小子抢先一步,是可忍孰不可忍!

“速速将门给老夫打开!耽误了老夫的要事,你们全都要死!”姜戊之双目猩红,冲着南宫世家的一众弟子厉声道。

姜戊之眼见叶天似乎力有不逮,灵力恐怕所剩不多,狰狞了脸上露出笑容,说不出的诡异,却不曾想这乾坤塔塔门刚好开启,叶天更是趁势直接进了乾坤塔内。

“阁下是太极宗的门人吧?在下乃南宫世家的长老南宫启明,敢问阁下高姓大名。”南宫启明将面上的不满之色掩盖下去,不卑不亢的向姜戊之打起招呼来。

南宫启明在南宫世家也算是老资历,正可谓是人老成精,他深知眼前这名太极宗的门人本来就修为不低,而且还修炼了某种魔功,此时的修为很可能已经到了元婴境界。

“老夫管你是谁!速速将塔门给我打开,不然老夫将你们这一众南宫杂碎斩杀殆尽!”姜戊之如欲喷火地瞪着塔门,冷冷地道。

一众南宫弟子顿时面色一沉,此人竟然如此狂傲,跟南宫世家说这样的话,真是好大的口气。

“哪来的狗东西,竟敢如此猖狂放肆,凭你太极宗,给我南宫世家提鞋都不配。”南宫启明身旁一名弟子上前一步,指着姜戊之怒斥道。

不过那名弟子话音刚刚落下,姜戊之的身影已经飞掠过去,那弟子瞬间就被撕成了碎片。

南宫启明额上的冷汗涔涔而落,已然看清了老者的实力。

此人修炼的魔功助其修为暴涨,虽然未到元婴期,但也达到了结丹巅峰之上,唯有元婴期修为的高手才能将其击败。否则哪怕在场众人联手,拼得伤亡惨重,也未必能胜过此人。

眼下众弟子都被刚才那人的一击弄得恐慌不已,南宫启明眼珠一转,计策立刻涌上心头,这太极宗的人修为强大,如今何不与其合作,利用此人接近元婴期的境界,再次催动符箓将他们打开。

“还请这位道友稍安勿躁,你刚才所追之人可是你的仇人?这塔门也不是我等想开就能开的,虽然我有法子可以打开这塔门,不过需要借助道友之力,道友若是愿意听,在下就将这办法给道友详细道来。”南宫启明拱了拱手,深怕一个不慎就惹恼了对方。

至于那名死去的南宫家的弟子,此刻早已无人问津。

“莫要墨迹,有话就给老夫速速道来!”姜戊之立刻露出不耐烦的神色,这魔功持续时间有限,他的耐心在追杀叶天的时候似乎已经用光,虎目一瞪,对这脸上两道疤痕的南宫启明并无多少好感。

“我手里有一道元婴期的符箓,阁下只需将灵力注入其中,然后贴在这塔门之上,这塔门自然会被炸开!届时阁下就可进入手刃仇敌,岂不快哉?”

“好,你若是敢骗老夫,老夫定将你们碎尸万段!”姜戊之始终面色阴沉,全然不把这一众南宫弟子的性命放在眼里,加上其脸上还沾有不少的鲜血,显得面目十分的狰狞,其目光所及之处,所有人都垂下了头,不敢与其对视分毫。

一众南宫弟子见南宫启明都服软了,一个个噤若寒蝉,生怕什么事情惹恼了这个魔头,被其撕得粉身碎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