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五章 再遇唐芸笙

作者:打眼书名:仙宫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19/09/05 10:02:33字数:3468

“哪里来的宵小之辈,还不现身来见?”叶天话声一落,神识向四方扫去,周围一片寂静,却是不见有任何动静。

数息之后,一道身影从一处茂密的树丛后站了出来,那是一名方脸小眼的男子,胸前绣着太极图案的服饰,也不知在此处藏匿了多久。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若不是叶天发现的及时,这男子方才就要出手偷袭了。观其服饰,叶天知道此人是太极宗的门人,既然能藏匿在此不被他所察觉,想来修为境界定然不低。

叶天一时间也看不透此人境界,仔细观察后,才发现其身上贴了一张匿身符。

“见过这位道友,我乃太极宗传功长老马志泽,不知阁下是何门何派的弟子?”那太极宗的男子看到叶天发现了自己身的匿身符,眼光顿时一转,开口说道。

“吾不过是一介散修,并未拜入任何宗门。”叶天冷冷地道,手中紧握剑柄,杀机已现。

从叶天在地球上生下来,向来都是他抢别人的东西,今日居然有人敢抢他的东西,让他如何能不去恼火?

此次太极宗居然连传功长老都来了,想必是倾尽一派之力,进到这秘境之中的弟子定然众多。不过因为苍梧真人布下的上古阵法,所有人进入这秘境之中,都被随机传送至外围各处。

眼前的太极宗传功长老,应该跟自己一样都是孤立无援,先前他用了匿身符糊弄过去一段时间,足以说明此人修为已到了结丹中期,甚至后期的水平。

不过那又如何,叶天自从彻底炼制出青诀冲云剑,就已经有足够的把握斩杀结丹后期,哪怕结丹巅峰的修士前来,也有自信拼上一拼。

而那马志泽的想法正好跟叶天相反,方才藏匿之时他只顾着偷摘那七心花,并没有看见叶天出手斩杀金龙蟒,并不知叶天实力具体如何。

他刚才听叶天亲口所说,其不过是一介散修,又想到方才叶天专门将那金龙蟒引走很远才敢动手的谨慎模样,散修之说倒也八九不离十,心中顿生轻视之意。

不过马志泽也清楚,叶天的修为并非表面上结丹初期那般简单,否则的话,此子凭着结丹初期的修为就能斩杀金龙蟒,未免有点可怕。

“这六株七心花,我太极宗今天要定了,这苍梧秘境之中,天材地宝数不胜数,阁下还是另寻他处吧。”马志泽一脸傲气地道。

“七心花对于在下也有大用,马道友这般做,岂不是强取豪夺?”叶天眼神中冰冷之色涌现。

“臭小子,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一介散修,也敢与我太极宗作对?可是没有听过我太极宗阳雷子的威名?”马志泽说罢,脸色立刻一变,目露凶光。

这阳雷子乃是太极宗宗门秘传法宝,如果使用者修为足够,这阳雷子的威力就能比拟天雷,像一般筑基期的修士,根本无法挨住阳雷子一击。

“不敢,既然贵宗如此看中这几朵七心花,在下也只好拱手相送了,只是需要马道友留下一些东西来作为补偿。”叶天淡淡一笑道。

以叶天如今的实力,已然不需要躲避天下间的修仙门派,寻常结丹期的修士完全不是其对手。放眼整个天下,除了那几个老怪物之外,此时他谁也不怕。

“哼,就凭你一介散修,也敢找我太极宗要补偿?不过我倒是很感兴趣,你想要什么东西当补偿?”马志泽笑了,旋即与叶天对视,眼神中带着一抹嘲弄的意味。

“我要的东西,你不想给也要给,因为那东西是你的命!”

“找死!!”马志泽脸色一变,登时怒目圆睁,不过他的话音还未落下,一道黑影从他眉心洞穿而过,那马志泽就直挺挺地向后倒了下去。

“你……到底是!”

马志泽瞪着一双难以置信的眼睛看着叶天,他全然不知方才是何物,速度竟然能这般迅捷,他莫说还手,就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此丢了性命。

叶天冷冷地看着地上的尸体,不禁叹了一口气,手中指诀变化,一只蚀骨灵蚁迅速地飞到了葫芦之中。自从他在《诛仙剑诀》中修出剑心,遇事总会杀念大起,长此以往下去,恐怕不是一件好事。

修仙之人追求的是逍遥自在,长生大道,最惧怕的就是心魔,而自己还是两个人灵魂相融合,心魔更容易趁虚而入。

届时自己就不光要突破七品金丹造成的瓶颈了,还要设法根治心中的这股杀意,否则的话,此生恐怕就破丹成婴无望了。

不再多想此事,叶天摇手一挥,那马志泽腰间的储物袋就飞入他手中,注入灵力查看一番,储物袋里面倒是有不少灵石,数枚回灵丹,以及一张神行符和两张金刚护体符,尚未来得及使用,就被叶天一招所杀。

“想来这应该就是那太极宗盛产的阳雷子了,据传此物的威力不俗,但仍是需要仰仗使用者的灵力,如若使用得当,就可一击击杀掉同阶修士。”

叶天看着手中一枚白色的小圆球,把玩片刻就装进自己的储物袋中。自从他来到二重天之后夺了许多人的储物袋,各种符篆跟法器,还有灵石也是存了不少,但是真正起到作用的,却是少之又少。

找个机会,要将这些东西全部清空,变卖成灵石或者换成丹药。

随后叶天手中掐诀,摇手一指,那马志泽的尸体瞬间就被火球吞噬,眨眼间燃烧成灰烬,但他贴身穿的一件铠甲却毫发无损。

正当叶天准备拿起查看,腰间葫芦中的蚀骨灵蚁径直飞向此宝,三两口就把那件铠甲吞噬干净。

叶天不禁面露苦笑,显然自己的控虫之术还有待加强。

上偶然碰到的灵药,即便是有妖兽守护,被他杀妖夺药,尽数采摘到手。

而叶天越往腹地走去,周围的环境变化越大,他开始愈发慎重,正所谓小心驶得万年船。

正在叶天向前赶路之时,他外放的神识感知到了附近似乎有熟悉的气息,叶天心生疑惑,将隐匿之术催动到极致,悄无声息地向那道熟悉的气息靠近。

“尔等以多欺少,好不要脸!”

叶天文听到这个声音,心中一动,声音不是别人,正是缥缈宗的唐芸笙。

还记得上清教一别,云念烟因为身负重伤而死,缥缈宗陷入内乱,原本深受云念烟喜爱的唐芸笙,自然而然地遭到了门派内长老的排挤,最后被赶出山门,如今又不知为何孤身一人,前来这苍梧秘境中蹚这趟浑水。

出乎意料的是,唐芸笙不知何时也已经有了结丹初期修为,可见她曾经有过不少的奇遇。

即使如此,眼下的唐芸笙看起来却是狼狈不已,原本晶莹如玉的手臂上一片青一片紫,发髻略显凌乱,衣衫上也渗出了不少鲜血,一双美目正怒不可解地瞪着面前两名敌人。

“唐姑娘此言差矣,对付你这等大美人,我们兄弟二人岂还能要什么颜面?既然你已经被缥缈宗逐出师门,不妨现在从了我兄弟二人,咱们三人一番巫山云雨,共修那阴阳之法,逍遥自在,包你快活似神仙。”

距离唐芸笙数十步之远,一名塌鼻歪嘴的男子面带淫笑,一双眼睛正滴溜溜地在她身上扫视着,然后饥渴难耐地咽下了一口唾液。

“岭南二妖,尔等痴心妄想!我就是再次自尽,也不会受你二人欺辱!”唐芸笙玉唇轻咬,怒容满面地说道。

“大美人,莫要激动,你就是自杀,我兄弟二人也要把你做成冰尸,保存起来日日享用。你若识相的话,还是好好想想待会儿怎么伺候好我兄弟二人吧!”

“大哥,这美人难逃你我二人手掌心,我早年间得到几副逍遥极乐散,如今还剩下一副,待擒住这大美人,将这逍遥极乐散给她服下,必定妙不可言呐!”被称作老二的魔头说道此处,不禁伸出舌头轻佻地舔了一下嘴唇,露出一副垂涎欲滴的样子来。

“无耻之徒!尔敢!!!”

唐芸笙闻言全身紧绷,惊怒交迸。

若不是岭南二妖突然对她发起偷袭,她自信逃命不成问题,只不过如今的她体内灵力已近枯竭,若是真的落入他们手中,她宁愿自毁金丹,自绝于此,也不能被这岭南二妖毁了清白。

不过想到那人方才所言,自己就算自尽而亡,也要将自己做成冰尸羞辱,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老二,你我二人还没尝过结丹境界的女子味道,你我兄弟只要一同出手,就能将这大美人生擒!就算是与尸体快活一番,也是别有滋味!”

不远处的叶天瞳孔一缩,传闻已久的岭南二妖也进入秘境之中,而且妄图对唐芸笙不轨。据传他们兄弟二人各怀绝技,修炼的魔功皆是采阴补阳之术,各大门派都派出弟子前去斩杀,却始终找寻不到其踪迹。

“旁边的道友,还不速速现身来见!你我皆是正派修士,难道眼看这邪道妖人在此为非作歹吗?”唐芸笙催动体内仅剩不多的灵力,朝着叶天所藏匿的地方逃去。

突如其来的一幕,使得叶天完全没有意料到,唐芸笙竟然可以察觉到自己存在的?还是她故作玄虚,想糊弄她身前的那两人?

不过既然事已至此,叶天也觉得没必要隐藏下去。

“唐姑娘,好久不见。”叶天淡淡地说道。

唐芸笙看见来人是叶天,心头一颤,登时愣在原地,诸多情绪混杂在一起,手中的剑应声落地。而那岭南二妖见到忽然多出一人,顿时一脸阴霾地看向叶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