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 小镇

作者:打眼书名:仙宫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19/08/13 10:02:55字数:3463

夜幕降临,叶天并没有着急进入小镇。

经历了刚才的事,也让他明白,所行计划并非没有纰漏可寻,为了不让自己再次陷入困境,叶天在小镇外面找了个僻静之所,开始恢复灵力。

在此期间,叶天搜查了一下麻子脸道人的储物袋。

麻子脸道人虽有筑基巅峰修为,却是穷得可怜,储物袋中除了两颗灵石,就剩下些许银票和一本破书,而且书名也被人撕去了一半,上面就只有‘虫’‘灵’两个残缺的字体,别的部分都被撕掉了。

不仅如此,整本书也极为不完整,只有前面一半的内容,里面的内容更是缺角少页,仿佛这本书就是别有用心之下去撕碎的。

叶天通过仔细辨别,大致能够看出来里面的部分内容,好像是一本豢养灵虫的书籍。

只不过,其中大部分记载豢养灵虫的方法都已经没了,余下的一些也只能简单的控制灵虫。如此一来,叶天才算明白,当初麻子脸道人为何能招出蚀骨灵蚁来。

叶天想到那只黄褐色的葫芦,忍不住拿到眼前。

他不敢贸然打开,上次蚀骨灵蚁的出现,尚且给他带来不小的震撼,那位太极宗的弟子看到蚀骨灵蚁更是当场就被吓跑了。

为了委托起见,叶天先是记下这部破书中记载的驱虫之法,暗自尝试了多次才算放心下来。

叶天一掐指诀,口中念念有词。

只见那黄褐色的葫芦口突然打开,从中涌出一片密密麻麻的黑色细影,“嗡嗡”一片作响。

“蚀骨灵蚁!”

叶天看到这群蚀骨灵蚁,心中一凛,不过很快他就傻眼了。

只见蚀骨灵蚁在空中停留了不到一息的功夫,突然掉转方向朝着叶天扑过去,眼前出现的一片黑甲亮光,使得叶天顿时神情大变,一时间竟把熟记的驱虫咒语给忘了。

“嗡嗡嗡!”

蚀骨灵蚁拍打着透明的翅膀,迅速地扑向了叶天。

情急之下,叶天立刻自储物袋中摸出两张符篆拍在身上,一层淡金色的光罩和一层土黄色的光罩,一齐将叶天护在其中。与此同时,叶天不敢有任何侥幸心理,立刻翻开那本破书将驱使之法快速扫过一眼。

确定驱使之法熟记无误,叶天方才松了口气。

虽然他的速度已经够快,几乎还没用到一个呼吸,然而先前护住他那张淡金色的光罩已经彻底消散,余下的那张土黄色的光罩在蚀骨灵蚁噬咬之下,已然岌岌可危。

“疾!”

叶天迅速念动法诀,只见黄褐色的葫芦突然泛起一阵亮光。

同一时刻,那些刚刚噬咬完土黄色光罩的蚀骨灵蚁,似是受到了一种不可抗拒的召唤,纷纷飞回了黄褐色的葫芦之中。

“呼,还好手里留下了金刚护体符和土之聚灵护身符,不然刚才恐怕就要死于自己的好奇心了。”叶天不免有些心有余悸,后心的汗水不觉一层层地滴了下来。

旋即他的目光落在了手中的黄褐色葫芦上。

此物看起来不算什么宝物,不过却能用来豢养灵虫,足以说明它不是一个普通的葫芦,否则的话,麻子脸道人为何对它颇为依仗?此物绝不是一般筑基期修士,随随便便可以祭炼出来的。

叶天目光闪烁,尚且不知这个葫芦究竟有何特殊,只能暂且将之挂在腰间。

少许,他又拿出了胡茬大汉的那对骨叉。

先前叶天已经确认过,胡茬大汉的骨叉品阶要比一般的法器高上些许,只不过祭炼的方式有些歹毒。

这对骨叉,叶天如若没看错应该是前人用灵兽骨所做的法器。因为在叶家先祖留下的《五行鬼魈御罘术》中有记载,灵兽骨制作的法器,必然会有很强灵性,而且杀伤力也极为巨大。

这一点,骨叉非常符合。

叶天之所以怀疑骨叉用歹毒的方法再次祭炼,就是因为阴雷子无法对其造成重大伤害,故而才让他猜测出来这对骨叉除了灵性,还有极强的阴怨之气。

要知道,太极宗最出名的就是阳雷子和阴雷子。

尽管阴雷子不如阳雷子名声响亮,可是阴雷子才是诸多门派最为惧怕的,因为普通法器一旦沾染了阴雷子的阴煞之气,几乎就快要废了。

然而,胡茬大汉的骨叉只是略有损失。

还有《五行鬼魈御罘术》中也有提到过,用残忍的手段残害生灵和修士的意志,最终产生的阴怨之气,必会使祭炼的法器阴森如冰,触之皮冻骨寒,经脉受阻。

这对骨叉显露的特性,全都符合《五行鬼魈御罘术》的记载。

叶天收起骨叉,发现胡茬大汉的储物袋内有十块灵石、六张神行符、三张土之聚灵护身符,余下除了金银之外,竟然还有两个玉瓶,东西比麻子脸道人多了太多。

叶天将灵石,符篆和金银全部收好,方才看向面前地面摆放的两个玉瓶。

其中一个玉瓶洁白如玉,隐约透露出冰肌玉肤的光泽,光是玉质就已经非同一般。而另一个玉瓶,深紫色,看起来有些沉重和压抑。

叶天拿起深紫色的玉瓶,轻轻地摇了摇,隐约可以听到液体在流动。

叶天略作沉吟,迅速在身边布置一道简单的防御法阵,然后掐动指诀,盯着深紫色的玉瓶发出一声低喝。

“开!”

深紫色的玉瓶,应声打开。

下一刻,就见里面冒出一股深紫色烟雾,一种浓浓的腥臭味传来,其中隐约还有些阴冷。紫色烟雾刚一冒出,叶天立刻就封闭了瓶塞。

待飘出的紫色烟雾缓缓散去,叶天发觉烟雾掠过的地方,地面的花草尽数布满冰晶,变成了深紫色,就连地面上也有冰霜。

“果然不错,就是此物!”叶天目光微垂,更加断定之前的想法。

这紫色烟雾并非它物,而是那些冤死之人的精血,且每一个死去的人,至少也是炼气期的修为,甚至里面还有筑基期修士的精血。

叶天估算了一下,单是紫色玉瓶中的精血,也需要百十人方能凝聚而成,那胡茬大汉倒是害死了不少人!

尽管叶天不赞同胡茬大汉的做法,不过他还是收起了紫色玉瓶,里面的精血还有更多妙用,紧接着,叶天如法炮制打开了那个洁白如玉的瓶子。

玉瓶刚一打开,就传来一股沁人心腑的药性,叶天的目光登时为之一凝!

“这是……”

叶天立即去除防护罩,伸手拿起玉瓶放在鼻端,仔细地嗅了嗅。

“凝神丹。”叶天目中涌现欣喜之色。

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胡茬大汉的储物袋中为何一贫如洗,堂堂筑基巅峰修士,居然只剩下那么点东西,想来全部都用来换这枚凝神丹了。

凝神丹,可以提高结丹概率的珍稀丹药,对于筑基巅峰修士来说,已然算是打开了修行大道半个大门。

众所周知,修仙者千千万,能够筑基成功的已经是少之又少。

先前的上清教以及各大修仙门派,皆是如此,饶是无日宗的法王也不过是筑基巅峰修为。至于结丹期,许多人怕是想也不敢想,只能在筑基期碌碌而终。

这凝神丹,就是筑基巅峰修士的那一点希冀。

许多不敢甚至害怕突破失败的筑基巅峰修士,一旦拥有了凝神丹,必然会充满信心,尝试结丹。

唯有结丹,才算得上真正地踏入修仙一途,成为陆地神仙,寿元大增。

叶天也没想到,自己竟能在这种情况下得到一枚凝神丹,妥善地收起来后,目光看向不远处只剩下几许昏黄灯光的小镇,然后迈步走了过去。

为了避免昨夜的事再次发生,叶天到了小镇外百丈远的地方就放慢脚步。

缓步走在夜空下,望着前面几许昏黄的灯光,叶天突然觉得,长生大道,逆天而为,为得、争得就是眼前的烛火灯光,来暖怀心中的微凉。

路边的稻田中,飘来阵阵的稻香。

这个季节,许是已经到了稻子成熟的日子,叶天不禁有些好笑,自己竟然连这点时节都不记得了。熟透的稻田里,时而响起几声蛙叫,与杂草从中的虫鸣弹奏了一曲乡田。

叶天颇为享受这种感觉,更是让他想起以前在地球的时光,人生百年,可遇之人不过千,相聚之人不过百,心挂之人又有几何?

百年匆匆,待到魂消魄散时,依然挂念的人最唯一。

反而是修仙之路,坎坷未知,今时可以把酒言欢,明日就能倒戈相向。丹药,福地,天材地宝,无一不是修仙者苛求之物。

为了得到它们,为了大道长生,往往都是争得你死我活。

人性,反而在修仙者之间被无限地放大,七情六欲,无不是为了口中的长生证道,飞升成仙,其实不过一己私欲尔。

叶天漫步在田中小道,忽然发觉周围的声音全都不见了。

蛙叫,虫鸣都没了,四周寂静,毫无声息,小镇里的几许灯光尚在亮着,隐隐约约可以从空气中嗅出一股血腥味。

叶天的脸色登时为之一变,目中闪过一丝狠厉之色。

他迈开步子,几个呼吸间就已经出现在小镇,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更重了,浓郁的血腥带着阴冷的风,在小镇里面呼啸穿过。

入目之处,一片狼藉,所有人家连同老幼妇孺全都倒在血泊之中。

那几许尚且亮着的灯光,实则是小镇穷苦人家忙到深夜回家,不曾想却在准备晚饭之时死于非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