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 拦路之人

作者:打眼书名:仙宫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19/08/12 17:01:57字数:3158

“说起来,这一日倒是让我兄弟二人一阵好追,不过这样也好,你差不多也灵力耗尽了,如此我也能轻松杀了你。”胡茬大汉一抖手中的铁链,毫不掩饰脸上的凶狠之色。

“不知我跟这位道友到底有何仇怨,这位道要追杀我?”叶天站起身问道。

“为何?那我就多嘴一句,昨夜你杀佟掌柜之时,我兄弟二人正在楼顶观光。”胡茬大汉狞笑一声道。

叶天幡然醒悟,原来昨日拍卖行内竟然不只自己一人。

他目光深邃,大致也猜出胡茬大汉出现在拍卖行的企图,恐怕就是为了拍卖行这两日得到的灵石。只是好巧不巧,不曾想会有人捷足先登。

真是可笑!

叶天摇了摇头,满是自嘲之色,这耗费诸多灵力的脱身之法,竟然出了纰漏。

“我劝你还是乖乖地留下储物袋,如此还能给你留个全尸。”胡茬大汉的话音刚落,手中铁链立刻向叶天袭去。

转眼之间,那条铁链已然到了叶天身前,发出“哗哗”的呼啸之声,铁链似是知道叶天胸前的龟壳坚硬,突然猛地一卷,就将叶天牢牢地困于其中。

“哈哈,大哥端是厉害。”麻子脸道人身形一闪,已然追赶上来。

胡茬大汉犹自不放心,手中法诀迅速变化,就见那铁链“哗”的一抖,竟然一下子増长了数倍,变成了十余丈长,将困在里面的叶天层层环绕。

不多时,那铁链已经变成一个巨大的铁球。

而在铁球的中央,叶天已经被铁链缠绕地动弹不得。

“道爷一阵好追,不曾想你连传言中一半也不如,小子,先把你那只寻宝鼠交出来,献给我大哥,免受千刀万剐之苦。”麻子脸道人走到叶天面前,眼中露出几分轻蔑之色。

“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叶天淡淡地道。

“废话连篇,道爷看你小子是皮痒了!”麻子脸道人扬起手来,正要教训叶天之际,却是被胡茬大汉拦了下来。

“倒是说说看。”胡茬大汉阴冷地道。

“你们可知寻宝鼠是吃什么长大的?”叶天镇定自若地道。

“一介畜生罢了,还能是什么,莫不能还是金山银山?”麻子脸道人嘲弄道。

“不好!”

胡茬大汉似是想到些什么,立刻迅速向后退去。

麻子脸道人有些不解胡茬大汉的举动,然而下一刻就见铁链围成的巨球松散开来,那十余丈的铁链已然从中断成了几节,上面祭炼的符文光泽也全部尽失。

“好小子,胆敢戏耍我等!”麻子脸道人看到这一幕,顿时面色铁青。

就在此时,叶天手中法诀变幻,一柄上品法器的飞剑直接悬浮而出,瞬间化作一道虹光冲向麻子脸道人。

麻子脸道人心中惶恐,一掌拍在了腰间的黄褐色葫芦上。

那葫芦陡然间大放光芒,就见一片砂粒从中汹涌喷出,闪着黄褐色的光芒,迅速汇集在麻子脸道人身体周围,最终形成了一道深褐色的光罩,将他护在其中。

“咔!”

那柄化作虹光的飞剑纵横而过,麻子脸道人面前的深褐色的光罩,应声而破。

“不要杀……”麻子脸道人求饶的话语尚未说完,就被叶天控制的飞剑直接洞穿了脑袋,已然死得不能再死了。

叶天收起飞剑,向前夺去了麻子脸道人的黄褐色葫芦以及腰间挂着的储物袋。

胡茬大汉站在百丈之外,眼看叶天一击斩杀麻子脸道人,不由得全身一震。当他看到叶天脸色浮白,身形微微晃动,只得用脚稳扎在地上,想必已然精疲力尽了。

“道友这般耗费灵力,怕是已经所剩无几了。”胡茬大汉阴阳怪气地道。

叶天目光闪烁,没想到胡茬大汉竟会在最后关头察觉到异样,迅速躲开了。否则的话,就凭刚刚那一击,胡茬大汉即便侥幸不死也得身负重伤。

“不妨道友赠予我一些宝物,还有那憾灵树木来上个百十颗,此事我就当不曾发生过。”胡茬大汉眼见叶天不动声色,当即变得笑容可掬,一副凡事好商量的模样。

“既然想要,那就来抢。”叶天神情淡然,缓缓地道。

胡茬大汉的脸色愈发难看,迟疑地望向叶天。

试想麻子脸道人生性多疑,遇事谨慎小心,保命手段了得,不曾想却着了叶天的道儿,死得不明不白,故而胡茬大汉一时也不敢轻举妄动。

霎时之间,四周陷入了一片沉寂。

叶天倒也不犯怵,反而在不远处选了个清净之地,盘膝而坐。

胡茬大汉见此,终于无法忍下去了。

此时的优劣局势极为明显,先前这小子一招杀了麻子脸道人,想必灵力耗损颇大,若是放任其恢复灵力,怕是要多费一些力气方能拿下他了!

想明白利害关系,胡茬大汉不再犹豫,祭出了一对洁白似玉,寒光耀眼的骨叉。

“喝!”

胡茬大汉沉喝一声,那对骨叉猛然迸发出一道红光,就见它们冲天而起,化作一道流光冲向了叶天。两只骨叉颇有灵性,竟懂得左右交叉,穿梭配合。

叶天眼睛微眯,望着从天而降的骨叉,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对黑不溜秋的铁球,然后云淡风轻地抛向空中。

“轰!轰!”

接连两声猛烈爆炸,只见一片黑烟自爆炸中升起,紧接着那黑烟仿佛被赋予了生命似的,扑向飞落而下的那对骨叉,犹如附骨之蛆,甩也甩不掉。

骨叉形成的阵势一下子就被破掉,其上的光泽瞬间黯淡几分,速度也是为之一滞。叶天见此,趁机就跑,而他的身上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两张神行符。

“嗖”的一声,那对骨叉晃晃悠悠地落在了叶天先前的位置,深深地没入了地面。

“阴雷子,你和太极宗究竟是什么关系?”胡茬大汉急忙将骨叉召回,双手迅速抹去骨叉上的黑雾,然后用灵力包裹着它们扔向地面。

“滋滋!”那块地面瞬间被腐蚀出一个大洞,一股臭味飘于空中。

胡茬大汉看着失去一部分灵性的骨叉,面色极为阴沉。

太极宗虽说算不上什么大门派,也不受各大宗门待见,宗内也仅有两位结丹期修士坐镇,不过各大宗门却无人敢小觑太极宗,其主要原因就是太极宗有着独家的炼器方式。

其一就是阴雷子,据说此物要结丹期修士才能炼制出来,威力看似不强,实则里面暗藏玄机,就是那股诡异的黑雾。

黑雾也非邪炼之法而成,而是阴煞之地产生的煞气。

据传,太极宗有两处天然形成的煞气,其中之一就是制作阴雷子的阴煞之地的阴煞,另一个则是制作阳雷子的阳煞之地产生的阳煞。

阴煞与阳煞,皆是天地间最难掌控的煞气,唯有结丹期修士才能承受其侵蚀,取其祭炼法器。

至于筑基期修士,沾染些许倒也无妨,但需要尽快除之。

不过一旦被阴煞或阳煞侵入丹田,哪怕是筑基巅峰修士,也要日日忍受煞气侵蚀身体之苦,即使能够以灵力时时压制,可那煞气侵蚀的疼痛,非意志坚定者无法承受。

叶天手中的阴雷子,自然是在上清教中的太极宗弟子手里夺来的,见到胡茬大汉颇为意外的反应,叶天也觉得阴雷子使用起来是个好东西。

想那无双城的守城修士也是太极宗弟子,而且还是一位筑基巅峰修士,即便如此,在面对麻子脸道人的蚀骨灵蚁也没拿出阴雷子。由此可见,那位筑基巅峰的修士在太极宗的地位并不高,否则怎会得不到长老赐予的阴雷子呢?

“死人是不需要知道的。”叶天目光阴冷,手中法诀迅速变化,一柄飞剑瞬间化作虹光冲向了胡茬大汉。

胡茬大汉见此,心中暗呼一声“不好”。

他可是见识过叶天出手,尤其是那道洞穿麻子脸道人的飞剑,上面的气势何其强大,就连麻子脸道人引以为傲的沉砂护体,也没能挡住那柄飞剑分毫。

胡茬大汉不敢犹豫,双手快速掐动指诀,控制着那对骨叉挡在自己身前,才算松了一口气。这时,胡茬大汉突然感受到那道剑势的压迫瞬间消失,同时耳边传来熟悉的嘲笑声。

“那么害怕,还敢来抢我的东西?”叶天面带笑容,身前悬浮着一柄飞剑一动不动,胡茬大汉见此正欲发怒,就在这时,忽然听到背后传来“嗖”的一声轻响,胡茬大汉还没来得及反应,已经被一柄飞剑直接洞穿了脑袋。

胡茬大汉圆睁的双眼失去了神采,直至临死他也没有想到,叶天何时控制了第二柄飞剑,并且还已经控制着它绕到自己的身后。

那对骨叉失去灵力支持,光泽一闪从空中掉落,叶天顺手收了起来,接着又到胡茬大汉身边取走了储物袋。随手丢出个豆大般的火苗,落在胡茬大汉的尸体上,瞬间燃烧化为灰烬。

如法炮制,叶天又将麻子脸道人的尸体处理好,深呼一口气,看着前方灯火亮起的镇子,迈步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