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 冲出城门

作者:打眼书名:仙宫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19/08/12 10:03:26字数:16

那十余只三尺大小的黄褐色巨蚁迅速追来,途中那些碍事的凡夫俗子,立刻就被巨蚁的触角分割成几段,接着全身的血肉被分食得一干二净。

“哈哈,先前无日宗在上清教偷袭燕国各大宗门,如今燕国正要跟苍岳开战,那太极宗乃是燕国供奉的宗门,这会儿修为高深之人尽在北地,怎会有空顾及我兄弟二人?”胡茬大汉手中的铁链一甩,势大力沉地抽打在城门上。

“砰!”的一声,城门猛然发出巨响,接着那些守在城门后的士卒,全部被一股巨力震得倒飞出去。

“噗!”

士卒们口吐鲜血,两眼一黑,双臂瘫垂地昏死过去。

几乎就要关闭的城门,在胡茬大汉的一击之下,立刻增大了一尺空隙,紧接着胡茬大汉一抖手中的铁链,随着“哗哗”的撞击声,胡茬大汉已然来到城门外。

“喝!”头戴金冠的太极宗弟子怒目圆睁,猛地低喝一声。

只见他手中长剑上的阴阳太极图猛然急速旋转起来,接着就见长剑突然一分为二,然后化为两道虹光,一白一黑,分别向胡茬大汉和麻子脸道人攻去。

“雕虫小技。”胡茬大汉冷冷一笑,手腕轻轻那么一抖。

“咣当!”

突然一声巨响,竟是胡茬大汉手中铁链,迎着那抹白光势大力沉地撞了上去,直接将那么白光抽地倒飞出去,巨大的力道使其重重地钻入泥土之中。

“嘿嘿!”

麻子脸道人面带嘻笑,冲着手中的葫芦轻轻一拍,那些黄褐色的巨蚁一下子扑在了黑光之上。

“咯嘣咯嘣!”

那道黑光竟这般被群蚁噬咬,片刻后消失不见。

“呔,尔等竟敢坏我法剑,今日我就替宗门,铲除你们两个贼人。”头戴金冠的太极宗弟子手中突然多出一张黄符纸,上面画着一道雷霆闪电,并且写有晦涩难懂的字符。

见到此符,胡茬大汉双眸猛地一缩,急匆匆地收走了铁链法器。

少许,只见天空中的颜色不断变化,霎时变得黑压压的一片。乌云密布,云涌翻动,电光闪烁,巨大的气势压得城内的凡夫俗子全都扑倒在地,就连那城墙上守卫的士卒,亦是脚下虚浮,站立不稳。

“霹雳符!”

麻子脸道人神情一变,立刻手指掐诀,就见那三尺大小的黄褐色巨蚁,立即跳跃而起,纷纷扑在麻子脸道人身上,形成一个黄褐色的光球将他保护起来。

“轰!”

雷霆落下,势大力沉地劈在了麻子脸道人身上的光球上,就见那些三尺大小的黄褐色巨蚁瞬间消失,化作颗粒细沙回到了麻子脸道人手中的葫芦里。

同一时刻,胡茬大汉高抬头颅,双目瞪圆,只见一道光芒自其双眼中射出,迎着落下雷电直冲而起。堪比筑基巅峰一击的霹雳符,竟被二人这般化解掉了。

太极门弟子与胡茬大汉、麻子脸道人二人斗法之际,城墙上所有的士卒都噤若寒蝉,城下百姓纷纷匍匐在地,不敢动弹半分,唯有叶天趁乱逃离此地。

当他的身影越来越小,直至消失,胡茬大汉的眼中不禁闪过一抹凶光。

“大哥。”麻子脸道人来到胡茬大汉身边,手中的葫芦猛然朝着前方的太极宗弟子喷出一片黑雾,天空顿时响起一片“嗡嗡”的吵闹声。

原来这一片黑雾并非先前砂粒,而是一个个细小到看不清明,甲壳犹如黑铁锃亮,翅膀宛若透明光泽的蚂蚁,正向头戴金冠的太极宗弟子冲击而去。

“蚀骨灵蚁!”头戴金冠的太极宗弟子惊呼一声,脸色瞬间惨白。

“诸位,在下术法浅薄,争不过这蚀骨灵蚁。”头戴金冠的太极宗弟子幽幽一叹,顾不上无双城的百姓和士卒,取出两道符篆贴在身上,转身就跑。

“哈哈!”麻子脸道人仰天大笑,招手将蚀骨灵蚁收了回来。

“那小子速度不慢,咱们快走。”胡茬大汉看向东方,在身上贴了两张神行符,急速追了上去。

“以我们二人的实力,还需要借助神行符?”麻子脸道人虽然不解,却是有样学样。

二人的速度,登时加快了几分。

就这般,胡茬大汉与麻子脸道人每走五十里就停下来感应一番,确定对方的方位没有变化,就立刻追赶上去。

到了响午,两人已是气喘吁吁,大汗淋漓。

“大哥,这都追出去二百多里了,那小子长了四条腿不成?他就不需要时间恢复灵力?”麻子脸道人已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看着身上的两张符篆破裂,满脸肉疼。

这已经是第六张神行符了。

足足一上午的时间都在不停追赶,尽管有神行符相助,麻子脸道人依然感觉自己的灵力就要枯竭了。

“那人不远了,咱们先休息一下。”胡茬大汉感受到不再往南移动的方位,心里一下也轻松许多。

小子,看你还能跑多快!

胡茬大汉眼光中陡然露出杀气,然后盘膝坐下恢复先前消耗的灵力。

南方五十里,一处僻静的山谷中。叶天缓缓地睁开眼睛,目光自储物袋中扫过,一瓶元气丹已经出现在手中。

“上午行进了二百多里,饶是无双城有人追赶,怕是也抵不住灵力的消耗。”叶天略作沉吟,打开玉瓶,服用里面最后一颗元气丹。

丹药入口,立刻化为一股暖流涌入五脏六腑,四肢百骸。

由于长时间奔逃,倍感疲劳的筋骨肌肉,在这股暖流下瞬间恢复如初,直至这股暖流汇聚于丹田,叶天立即感觉到失去的灵力恢复了一大半。

叶天目光闪烁,立刻抹除了周围痕迹,继续向南而去。

正当响午,天色极为闷热,尤其是此地的山峰皆是荒废之地,不曾生长一颗树木。

叶天没走多远,已是汗水涔涔。而在后方五十里外,还在恢复灵力的胡茬大汉蓦地睁开眼,整张脸上的胡子根根而立,足见其当时心境是如何怒火中烧了。

“大哥,怎么了?”麻子脸道人察觉了胡茬大汉的异样,当即开口问道。

“还能怎地,不就是那个臭小子,竟然又开始跑了!”胡茬大汉猛然起身,双目瞪如铜铃。

“走!”

胡茬大汉深吸口气,手一挥,又在自己身上贴了两张符篆。

尽管麻子脸道人心疼神行符,同样还是给自己贴了两张,紧随在胡茬大汉身后,一路向着南边追去。

此次,胡茬大汉的速度明显快了许多。

麻子脸道人一路拼尽全力,始终还是落下了点距离,眼看着胡茬大汉就要甩下他一个人追去,麻子脸道人心中更加焦急。

听闻那小子不过筑基巅峰修为,算不得多强,万一对方直接死在了大哥手中,储物袋里的宝贝,只怕就与自己无缘了。

想到此,他怎能不急?

“二弟,此次我们不能再让他跑了,故而我打算先追上去,困住这小子。你切记紧跟而来,宝物灵石自有你一份。”正当麻子脸道人打算拼命追赶,却听到前方胡茬大汉的声音飘落入耳。

麻子脸道人闻言,终于松了一口气。

为了不被落下太多距离,麻子脸道人立刻摸起腰间的葫芦,轻轻一拍,就见一粒深褐色的砂粒飘空而起。

麻子脸道人张口将其吞下,紧接着就见他身上泛起一丝褐色的光芒,一闪而逝。

“噼里啪啦!”

一阵骨骼异响,却见麻子脸道人不足六尺的身体,猛地增长起来,只见他全身肌肉高高耸起,皮肤变成了褐色,看起来就像是涂了一层泥。

麻子脸道人熟悉一下身体的变化,紧接着速度一提,向前疾驰而去。

天色将歇未歇之际。

夕阳西下,逗留在天空的云朵变得火红一片,犹如火烧云一般美丽。

叶天又奔逃了一个下午,灵力已然消耗了大半。

直至他的视野中出现了一座小镇,脚下的步子方才慢了几分,可就在此时,后背猛地传来破空的声。

事情有些太过突然,当叶天发现胡茬大汉闪现之时,已经来不及躲闪了。

就见那根粗壮的铁链猛地一卷,宛若一条长蛇直接扑向叶天的腰间,巨大的锁链呼啸而过,发出“哗哗”的声音,最终势大力沉地撞在叶天的身上。

“砰!”

一声巨响,叶天整个人倒飞出去,陷在了一座土山之中。

“咦?”

胡茬壮汉似乎有些无法置信,目光落在叶天身上,就看见他的胸前不知何时多出的一块儿龟壳。

这龟壳看似平平无奇,甚至还有些丑陋,可是却能把这小子的前胸完全护住,抵挡住自己的全力一击,端是一件不可多得的法器,这小子手里定然有不少好东西。

“想不到,你还有这等防御法器。”胡茬大汉冷笑一声,仿佛这已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叶天从深土中爬了出来,目光警惕地看向胡茬大汉,认出对方正是今日在无双城南门与太极宗弟子激战中的一人,而且显然跟了自己一路。

刚才胡茬大汉能够一击而中,并且还是出其不意,想必已然在暗中埋伏了许久。

叶天剑眉微蹙,从始至终,自己竟然没有一点察觉!

看来,自己还是太过大意了。

不过这胡茬大汉是从何时开始跟踪自己的,又是为何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