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四章 售卖神木

作者:打眼书名:仙宫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19/08/10 17:02:50字数:4226

叶天炼制好这些元阳造化丹,自是有了投石问路的资本,他又开始在这无双城内闲逛了几日,打问到了一些关于南宫世家的详细消息。

那南宫世家乃是宋国第一世家,因为宋国举国上下禁武,但南宫世家却是整个宋国内的唯一例外,可以随意习武修道。

南宫世家无论势力还是财力都极为雄厚,几乎完全把持着整个宋国内外的往来贸易,不仅富可敌国,还有用大量的修为高深的弟子,足以跟凌天宗,太极宗这样的大宗门分庭抗礼。

叶天将所有元阳造化丹装入一盒檀香木盒中,再度变换成了当日购买冰月草的模样,来到了南宫世家的店铺中。

叶天这次方才一入南宫世家的宅院门口,就被许多小厮拥簇着迎了进去。

来到了那间售卖材料的店铺,除了上次的那名小厮之外,屋内还多了一名掌柜打扮模样的中年男子。

那掌柜看见叶天进店,一见有人进店,就从柜台后方走了出来,笑嘻嘻的迎了上来。

“这位道友,在下是这儿的掌柜,听闻这位道友想要出售元阳造化丹?”掌柜平静的向叶天问道。

听了那掌柜的话,叶天低头扫视了一圈房间,眉目顿时一冷。

“这位道友还请息怒,还请上楼说话。”那掌柜打量了叶天一眼后,目光一转,神色如常的说道。

“你且将店门管上,莫要让人打扰了贵客。”那掌柜向那小厮吩咐了一声,就立刻快步跑至叶天身前,将叶天迎了上楼。

二层是存放东西的仓库,三楼则是一处宽敞的阁楼,装饰典雅,似乎是专门用来接待贵客的地方。

叶天走到屋内,随意的寻了一张木椅坐了下去。

“这位道友,还先请用灵茶,这灵茶是我南宫世家在宋国的独有之物,味道芬芳,余香不断。”那掌柜先是出去了片刻,之后将一壶热茶将呈到叶天面前,十分客气的说道。

“这位道友,目前四下无人,先前我曾听闻下属说道友买了不少炼制元阳造化丹的材料,不知可有炼制出来?”那掌柜跟叶天正对而坐,笑着问道,不过言语之中却是饱含着质疑。

叶天听了那掌柜的话淡淡一笑,从怀中将那檀香木盒拿了出来,放到那掌柜面前。

“这些是炼制好的元阳造化丹,你即是掌柜,不妨看看这些丹药能换多少颗千年的冰月草。”叶天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淡淡的说道。

那掌柜再次看了叶天一眼,将那桌上的檀香木盒接了过来,他抽开木盒,一股浓烈的灵气顿时在整个屋内弥漫开来。

“果真是元阳造化丹!”

那掌柜也算是有修为之人,见到了这元阳造化丹,也不禁赞叹了出来。

之后那掌柜从一旁的柜子中,取出一双灵木筷子来,小心翼翼的将那元阳造化丹夹了起来,放在眼前细细打量起来。

“这五颗元阳造化丹居然都是中品!”待那掌柜全部查看完毕,不由得由衷的赞叹道。

“敢问掌柜,这几颗中品元阳造化丹可以换多少颗千年冰月草。”看着那掌柜略有失态的表情,叶天轻笑了一声,问道。

“这位道友,本店所有的千年冰月草你尽可拿走,只要道友你还能炼制出来品级更高的元阳造化丹,就是让本店去南宫世家本家购置千年以上的冰月草也是可以的。”那掌柜略微思索了一番,毅然决然的咬牙说道。

叶天闻言,只是淡淡一笑。

“不必如此,这五颗元阳造化丹,能换多少千年冰月草就是多少,那些炼制丹药的其他材料,你们能赠送给我最好不过。我只有一个要求,下次我来卖丹药的时候,要见一见你们南宫世家在这里的管事之人,你就告诉他,我有更好的东西要卖给他。”。

“这位道友说的是,我这就去给您准备炼制元阳造化丹所需的所需的材料,还请稍候片刻。”那掌柜听了叶天的话,也是心中稍有不悦,感情这位炼丹师压根就没看上自己,但他也只能尴尬一笑,续而转身去准备叶天所需要的材料。

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只见那掌柜戴着一双黑色手套,将一个散露着寒气的白色木盒端了过来。

叶天看了一眼那木盒,分明是用冰晶石做的,那冰晶石本就不是什么凡品的矿石,这南宫世家看来为了这元阳造化丹,下的成本的确挺大。

不过这样一来也好,下次一定是能够牵上南宫世家这条线,那些憾灵神木就有了卖家。

“这位道友,这千年的冰月草寒气逼人,如若您不好带走,我们南宫世家能派专人将这些冰月草送到。”那掌柜一脸笑意的说道。

“不必了,这些冰月草的寒气,在下还是受得住的,”叶天接过那冰晶石做的木盒,转身就下楼离去。

叶天唯恐这南宫世家的人盯上自己,一出了宅院,就朝着人流多的地方快步离去。

这次叶天没有立刻去炼制丹药,而是在城外寻了不少可以炼丹的地方,余下的时间都是在城中随意闲逛着,就如同一个世俗之人一般。

直到距离叶天买了那些千年冰月草一月有余,他才将这些材料炼制成元阳造化丹。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叶天这次炼丹的效果远超先前,整整炼制出了十颗上品元阳造化丹。

若不是这元阳造化丹对筑基期之后的修为提升极为有限,叶天都打算好好发展一下自己的炼丹事业了。

多数炼丹的材料虽是能买到,但终究数量有限,就例如这元阳造化丹原本是市场稀缺之物,炼制一颗就能赚到不少灵石。

但是一旦叶天炼制了许多颗元阳造化丹出来,且不说丹药增多入市之后会造成价格下降,炼制所需的材料的成本也会因为消耗而水涨船高。

所以说这炼丹也并非一本万利的买卖。

不过南宫世家的口风倒是十分紧,并没有轻易将那些元阳造化丹出手,整个无双城内依旧对元阳造化丹极度稀缺。

叶天大概也清楚,这些元阳造化丹对于南宫世家这样的家族来说,绝不会轻易用来售卖的。其最大的用途是来分给那些炼气期的弟子,来提升整个家族筑基期高手的数量。

这次叶天再次进入南宫世家的宅院,受到的欢迎阵仗更胜以往,待他前脚刚一踏入店铺,那名掌柜立刻满面欢喜的迎了上来。

“这位道友,盼星星盼月亮,可是终于将您给盼来了,您要见的人就在阁楼上等着您,请您上楼说话。”那南宫世家的掌柜不等叶天说话,就立刻热情的将叶天迎上三层的阁楼。

叶天进到阁楼内的厅堂内,那名掌柜就告退了下去,屋内的正中央,就见一名身着灰袍老者在椅子上端坐。

那灰袍老者看见叶天进到房间,眼光扫视过去,叶天顿时赶到身上传来的压力,那是被神识扫过的感觉,没有想到这名灰袍老者居然是一名结丹期的强者。

叶天原本觉得南宫世家只是徒有虚名,或许是因为其富可敌国才得来此名,不想却在这里遇见了一名结丹期的强者,先前的想法跟印象顿时大为改观。

“这位想必就是那位能够炼制元阳造化丹的道友了,当真是久违了。”那灰袍老者笑着说道。

“不敢,让前辈等候多时,还请赎罪。”叶天连忙拱手回道。

“道友莫要客气,老夫不喜欢那些繁文缛节,既然你愿意直接找我,不妨直接开门见山,你除了那元阳造化丹,还有什么好物要售卖给我南宫世家。”那灰袍老者一脸正色的说道。

“憾灵神木!”叶天稍作沉吟,开口说道。

饶是这南宫世家的结丹期灰袍老者见惯了大风大浪,在听到叶天说出这几个字的手,也不禁眉宇间有些异样的变化。

那灰袍老者眉目紧锁,好似在思考着什么,一时间没有言语。

“上清教覆灭之后,天下间残存的憾灵神木少之又少,这东西在苍岳边境只能说是有价无市,周围的宗门不愿意让上清教因为这憾灵神木有了财力,故而没人购买此物,但是眼见苍岳跟燕国战士将起,这无双城乃是北方重镇,若是能够在此时出手,南宫世家定是能大赚一笔。更不用说这憾灵神木还能炼制法宝。”叶天结合先前所得到的情报,给那灰袍老者分析道。

“这位道友,你也知这憾灵神木有价无市,不然你也不会专门来寻老夫来出手此物,那就这样吧,一块成材的憾灵神五十枚上品灵石,不知道道友能卖我多少块?”那灰袍老者听了叶天的话,点了点头,缓缓开口地说道。

叶天听了那灰袍老者的话,顿时暗骂此人当真是个老狐狸,这憾灵神木可以斩杀结丹期的修士,而且天下间已经绝迹,就是卖上一百枚上品灵石也是不为过。

不过眼下也只能如此,这无双城内怕是只有这南宫世家才能出得起这价钱,而且也只有将这憾灵神木卖给南宫世家才是最为稳妥的。

因为这南宫世家要在叶天这里购买元阳造化丹的缘故,叶天倒是不怕其见财起意。

“也罢,我这里一共有八块成材的憾灵神木,此外还有这次炼制出来的十颗上品元阳造化丹,跟先前的几枚中品跟下品元阳造化丹,一共是五百枚上品灵石即可。”叶天思索了一番,开口要价道。

“五百枚上品灵石也不是不可,不过老夫还需要道友再提供十颗上品元阳造化丹,炼制的材料,包括千年的冰月草,老夫这里自会给道友准备齐全,十日后道友来这里取就是。”那灰袍老者又加了十颗元阳造化丹,一口将价格咬死。

“好,前辈既然如此爽快,在下也不敢再有托辞,那就这样定了。”叶天爽快的说道。

叶天说罢,就将先前准备好的储物袋放在那灰袍老者跟前,那灰袍老者用神识一扫,确认无误之后,就将那掌柜招呼过来,拿着装满五百枚上品灵石的储物袋递给叶天,就转身离去了。

“道友,莫要忘了十日之后来这里取那炼制元阳造化丹的材料。”那老者留下这一句话后,已经寻不见其踪迹。

待那掌柜送走叶天后,就返身来到了这处宅邸内的一间密室中。

只见那灰袍老者跟早已经立在屋内,旁边还跟了两名修士,修为也是不俗,都是筑基后期。

那掌柜见状,立刻毕恭毕敬的迎了上去。

“回禀长老,那炼丹师已经送走,要不要派人跟着他?”那掌柜俯身向那灰袍老者询问道。

“不必了,先前都派人去追查过,却是一无所获,由此可见这人的手段是十分高明的。”

那灰袍老者说道此话之时,眼光有些不悦的扫向身旁的两人,那两人连忙做出低头之状,显然是先前追寻叶天的行踪失败了。

“那炼丹师想来应该是用什么奇门异术来更换了自身的容貌,并非普通的易容之术,所以这人的真实身份仅凭你们怕是极难找寻到的。我先前用神识扫过这人,他的真是年纪倒是不大,却已经有了筑基巅峰的修为,倒也是非同小可,他方才在店铺内所展示的样子,绝非是其真面目,竟是让老夫也有些琢磨不透了。”那灰袍老者意味深长的说道。

“长老,小人有一拙见,既然这人的修为不高,长老何不直接用神识将其下落查出来,再行之后之事呢?”那掌柜低着头问道。

“这炼丹师身份不明,而且他还带着憾灵神木,身份甚为可疑,但是此时贸然用神识探其下落,必然会引起此人的怀疑,那憾灵神木固然无比珍贵,就连你们都怀疑会此人的憾灵神木是从上清教那里弄出来,老夫如何能想不到。不过眼下本家那边不知道要做什么大事,一直催促这边多收集一些用来筑基丹药。这炼丹师的出现,倒是解了燃眉之急,所以暂且先放弃追查此人下落,等他交付了下一次的元阳造化丹之后,再行打算。”

“一切全听长老吩咐。”那掌柜连同旁边二人一同恭敬地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