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九章 蓝色光点

作者:打眼书名:仙宫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19/08/08 10:06:40字数:16

随着时间的推移,所有人都开始按捺不住了。

那冰洞的最前方,有三个黑色的通道向前延伸,众修士不用猜也知道,这三个通道通往的方向,想必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可能是天材地宝,也可能是灵丹妙药,或者是功法秘籍。

并非是在场众人贪得无厌,而是根据周边情况猜测而来的。

不说别的,单是整个冰洞内的坚冰,触手微凉、温而不寒、凉爽怡人,而且坚硬程度少说也在上品防御法器之上,几乎等同于下品法宝的防御能力。

可谓是冰中极品。

眼前偌大的冰洞全是媲美下品法宝的坚冰,如此大的手笔,且又建造出了一处独立的空间,若说此地没什么天材地宝,没什么灵丹妙药或者功法秘籍,恐怕根本无人相信。

短短百丈的距离就能抵达通道,然而谁也不敢轻易尝试。

众修士皆是谨小慎微地向前迈步,沿着光滑如镜的冰面,犹如蹒跚的老者一点点地向前挪动,不过在此期间,仍然有人不慎触碰到了什么东西,随后瞬间变成一块冰块。

众修士先前见识过化作冰块的后果,此刻根本没人敢再上前营救,生怕动了冰块而为自己带来祸端。

仅仅前行了十来丈的距离,冰洞内已经多出了七具冰雕,其中正派修士占了五人,血月教教徒只有两人,明显要比正派修士少上许多。

并非是血月教教徒的运气颇佳,而是他们为了减少人员伤亡,特意排成一排,循环打头阵,徐徐向前推进。那两个化为冰雕的血月教教徒,只能说他们倒霉了。

至于正派修士,因为本来就不属于一个宗门,甚至有些还是不入流的小门小派。如此一来,正派修士们就成了一片散沙,各个宗门独来独往,以至于向前推进之时,突然化为冰雕的概率大大升高。

由此可见,在巨大利益的引诱下,还是有人甘愿走在前面,以求获取更多宝物。

叶天远远地跟在血月教教徒和正派修士的后方,看见一具又一具冰人怵在原地一动不动,他缓缓地凑到一个冰人身旁,手中的天火神剑直接朝他砍了过去。

“哗啦”一声,整个冰雕立刻化成了冰渣,散落一地。

走在前方的血月教教徒和其它门派的修士,顿时心下惊惶,停住了脚步,回头看着叶天手中的天火神剑以及脚下的一堆碎冰,岂会不知叶天方才干了什么?

只是众修士都畏惧叶天手中的天火神剑,不敢对他如何,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向前走。

就在此时,其中一个走在最前面的修士蓦地化为了冰人。

不仅如此,在那个化作冰人的修士脚下,猛地散发出璀璨的蓝光。整个冰面莹莹点点,跳动雀跃,每一个蓝点接触到的修士,立刻就会化作冰雕,霎时间,众修士深吸口气,吓得连连后步,脚步踉跄,颇为狼狈。

那蓝色的光点仿佛有生命一般,欢呼雀跃地冲向距离它最近的一个又一个人。

不多时,血月教教徒又有三人化为了冰雕,其他门派的修士则有十五人身陨于此,但蓝色光点丝毫没有停止,继续向其他人冲了过去。

就算叶天身处在最后方,仍然有蓝色光点盯上了他,朝其袭来。

叶天面色阴沉,手握天火神剑,感觉不到蓝色光点中有任何气息,不过他很清楚自己要做什么,若是无法弄明白蓝色光点为何会攻击众修士,恐怕在场之人谁也逃不掉。

天火神剑散发出滔天的气势,直接刺向其中一个蓝色光点。

汹涌的火焰迅速在天火神剑上燃烧,不过转眼间,那蓝色光点就被天火神剑散发出的赤红火焰淹没。与此同时,那些追逐其他门派修士和血月教教徒的蓝色光芒,纷纷聚在一起,落到了两侧冰墙的灯台之上。

灯台上,陡然亮起了幽蓝色的光芒。

偌大的冰洞立即被照亮,看起来美轮美奂,不过那些跳动着的淡蓝色火焰,使得众修士望而生畏,刚才那么多人惨死的景象还历历在目,这看似不起眼的淡蓝色火焰不可轻易招惹。

此时此刻,冰洞的格局也在发生一场变化,随着地面一阵晃动,众人脚下的冰面开始移动。不多时,冰面上升起了两排全部由坚冰制成的塔型灯台,而在塔型灯台的中央部位,都有一块闪烁着蓝光的方形冰块。

众修士看到这一幕的刹那,内心久久都无法平静。

只见那方形冰块中,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天材地宝和灵丹妙药存于其中,而且方形冰块的造型看起来更像一个个盛放丹药的盒子,只不过整个盒子完全由坚冰打造。

一名血月教教徒早已按捺不住,伸手抓向了方形冰块,顿时一股寒冰之气弥漫开来,致使冰洞内的所有人都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

随后众修士才发现,那名血月教教徒已然变成了一具冰雕,刚才的寒冷气息,正是从他冰冻的身体上散发出来的,并且他的身体还在持续不断的散发着寒气。

少许,塔型灯台中央的方形冰块就消失不见了。

“此物如此诡异,到底是什么东西?”一名正派修士登时骇然失色,不由得向后退了一步,身体一不小心触碰到一个方形冰块,整个人瞬间就被寒冰封住了。

无独有偶,一股寒冷的气息从这个人身上传来,冰洞内部的气温持续下降,冷如骨髓的冰寒,即使是筑基巅峰修为的叶天,也不禁打了个寒颤,如坠冰窟。

不仅是他,众修士同样冷得浑身打起了哆嗦。

有的人忍受不住,施展凝火术来取暖,却发现,冰洞里面凝火术根本无法凝聚火焰。有些财大气粗的修士干脆掏出了火符,然而火符产生的火焰一闪而逝,丝毫没有产生任何温度。

如此诡异的情况,众修士马上反应过来了。

无论是血月教教徒,还是其他门派的弟子,修行之时都曾学过五行相生相克的道理,凝火术与火符都无法在冰洞里使用,那就只能说明一个道理,此地没有五行中的火元素。

正因为如此,才致使众人无法使用凝火术与火符。

刚才触碰到塔型灯台中的方形冰块的二人,身体不断地散发着寒气,冰洞里面的温度也在持续降低,那些忍受不了的修士们,试着用法器攻击这二人的身体。

然而无论他们如何攻击,二人身上的寒冰始终坚不可摧,甚至有不少人法器破损。

叶天见众人瑟瑟发抖,感受着手中天火神剑传来的温度,毫不犹豫地挥起手中的天火神剑,斩向其中一个被冰冻的修士。

“镪!”

金铁交鸣的声音响起,却见坚冰之上闪过一道火星。

围观的众修士满怀期待地看向天火神剑劈砍的地方,却是失望地发现,这诡异的坚冰就连上品法宝天火神剑也无法伤及分毫。

严寒还在持续,一些修士开始通过服用丹药来抵御一二。

与此同时,叶天感受到天火神剑的温度随着冰洞的气温降低,正在逐渐减弱。若是天火神剑没了温度,冰洞里面的所有人,只怕都要被冻成冰雕,永远地留在这里。

叶天可不希望自己就这般陨落于此。

他望着塔型灯台之中,一块块闪烁着淡蓝色光芒的方形冰块,通过透明的冰层可以看到其中的天材地宝、灵丹妙药、功法秘籍等各种各样的宝物。

不过先前二人的悲惨下场,致使众修士都不敢乱动塔型灯台中央的方形冰块。这难得一见的机缘,却要牺牲众人的身家性命,以至于他们宁愿忍受寒冷,也不敢觊觎方形冰块中的诸多宝物。

叶天目光深邃,仔细观察着每一个方形冰块,渐渐的他发觉,所有的方形冰块上面都散发着一道若有若无的气息。

这道气息并非是什么天材地宝,也不是灵丹妙药,更不是功法秘籍,而是冰洞两侧冰墙上面灯台之中,正在跳动着的淡蓝色火焰,也正是先前这些蓝色光点,才导致众修士寸步难行,甚至被彻底冰冻。

叶天终于明白,冰面上出现的塔型灯台中央的方形冰块,里面显露出来的天材地宝、灵丹妙药、以及各种功法秘籍,全部都是假象,也是莫大的诱惑。

而真正存有宝物的地方,极有可能就在通道的尽头——三处通道的入口。

只不过想要通往三处通道的入口,至少要越过百丈长的冰面,而在冰面之下,是否还存在刚才出现的蓝色光点,谁也无法确定,尤其是两排塔型灯台突然出现在冰面后,更让所有人不敢轻易尝试。

温度还在持续下降,炼气期的修士此刻已然奄奄一息,筑基初期的修士也冻得瑟瑟发抖,出气多,进气少。

至于筑基中期与筑基后期的修士,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毫不夸张地说,如若没有离开这里的方式,或者通往对面三个通道的办法,在场众人只怕都要被冻结成冰。

少顷,上品法宝天火神剑,叶天都已经无法感知到它散发出来的温度。

叶天双手搓在一起,旋即取出一颗丹药吞入腹中,感受着一股暖流在体内瞬息而过,然后活动一下筋骨,目光看向通道尽头。

他很清楚自己的现状,不搏一把定然会死,搏了可能会死,也可能会有新的机遇。

在这种没有选择的困境下,叶天深吸口气,提起天火神剑,迈步向冰洞的另一个尽头走去,其他修士见到叶天向前行去,略作迟疑,旋即纷纷跟了过去。

五丈、十丈、十五丈……

叶天终于越过了方才血月教教徒和其他门派弟子走过的最长距离,随着他多迈出一步,冰洞之中悬挂着灯台的淡蓝色火焰立刻跳跃起来,旋即迅速冲了下来。

不只如此,还有冰面两侧出现的塔型灯台,中央那块方形冰块同时就像有韵律的呼吸似的,明灭闪烁,一下又一下。

冰洞内的气温,瞬间降得更低。

炼气期与筑基初期的修士,望着叶天疾驰的身影,最终永远停格在那儿,化为了一座座冰雕,而他们的目光中,还带着无尽的期许、后悔与渴求。

那些紧跟在叶天身后筑基中期以上的修士,此刻拼尽全力,尽快逃离这恐怖的冰洞。

叶天走在最前面,每当有蓝色光点落下来,他就会用天火神剑的剑脊挡上去。

上品法宝的天火神剑,尽管在冰洞的严寒下已经没有温度,可在灵力的催动之下,仍会散发出灼热的火焰,燃烧掉落在剑脊上的蓝色光点。

叶天与冰洞另一端的距离,正在逐渐拉近,而跟在他身后的修士却是越来越少。

待叶天艰难地出现在另一端,回头望去,那些血月教教徒与其他门派的修士,一共余下不过寥寥十余人,短短的百丈距离,当真是九死一生。

叶天面色苍白,额上豆大的汗珠一粒粒地渗了出来。自己一路上使用上品法宝天火神剑斩向蓝色光点,外加上抵抗冰洞的严寒,体内的灵力几乎都要耗尽了。他不敢多作停留,吞服了几颗恢复灵力的丹药后,直接朝中间的通道走了进去。

追在叶天后面的十余人,见他进入中间的通道,纷纷避开他的选择,以免与其起了冲突,遂进入到另外两个通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