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 筑基巅峰

作者:打眼书名:仙宫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19/08/07 10:01:54字数:16

不过叶天现在对于这些法宝,只能想一想罢了,因为那天火神剑上面的神识烙印除不掉,最终这把上品法宝还会被它的主人召回。

“当然是看上你手中的宝贝了。”叶天目光落在马脸道士的手腕上,那一对金铃正泛着光芒。

“那要看你有没有命来抢。”马脸道士自认为叶天是最多不过结丹期初期的修为,虽然他此刻伤势未愈,只有抢占先机出手,才可能会有胜算。

“山来!水起!”马脸道士抬手一捏,沉声喝道。

只见叶天头顶立刻化出一座不大不小山头,猛然砸下,同时叶天的脚下积雪瞬间汇聚,最终凝聚成巨大的浪潮,携着毁天灭地的气势扑向叶天。

马脸道士一出手,已经是拼命之态,转眼间就将手中的宝物运用到了极致。

山势之强,绝对比先前对付刘子毅的山势强了数倍,浪潮之猛,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可以说,马脸道士此刻心中还在觊觎叶天手里的天火神剑和紫金葫芦。

“算算时间,这颗内丹的毒素差不多也要引导除尽了。”马脸道士看着被山势掩埋,浪潮覆没的叶天,毫不掩饰拉其心中的想法。

马脸道士自认为方才自己是被这个人偷袭,如今正面对战,虽然自己受伤,但是毕竟自己要比他的修为高出不少,结果也是犹未可知。

只要自己能抢到那个紫金葫芦,吞下里面那颗内丹,眼前这个油头粉面的小子一定会被自己斩杀的。

只要能得到这颗内丹,马脸道士就能借助它突破元婴后期。

山势之下,浪潮之中。叶天持剑而立,面对重重的压迫丝毫不惧,反而眼神神采奕奕,充满了浓浓的斗志。

两面夹击之下,镇岳龟山图瞬间涨大数倍,直接将叶天护在其中,无论是下落的山势,还是汹涌的浪潮,尽数都被镇岳龟山图抵挡住。

与此同时,叶天手中的天火神剑忽然涌现出玄门天火,紧接着一股能量涌入其中,正是叶天修炼剑心悟出的杀伐之气,随着这股气势涌入天火神剑,叶天挥手砍下。

天火神剑中迸发出一道玄门天火,直接将那落下的山势瞬间劈碎,涌动的浪潮更是从中间直接分成两段。

“这…”

马脸道士愣愣出神的看着崩塌的山势逐渐消散,分成两段浪潮轰然跌落,受到法术反噬的马脸道士‘噗’一口鲜血喷出。

脸色惨白的马脸道士,身上刚被被压制住的伤势变得更为严重,小腹处的伤口,鲜血犹如小溪流水,止也止不住。

“你是何处学来的剑法,怎么会如此之强?”精神萎靡不振的马脸道士,一脸不甘的问道。

“废话多,安心受死把!”叶天冷冷说道。

《诛仙剑决》可是叶家先祖耗费数十天才领悟出的剑法,而且凭着《诛仙剑决》叶家先祖纵横天下无敌手,只用了短短十年的时间就踏碎虚空,破空飞升而去。

由此也能看出,《诛仙剑决》只要突破到剑丹期,它的威力必然会再次提升一个台阶,这种一次可以控制多件法器的功法,怕是整个天下,甚至乃至不能知晓的仙界,也会有不少人对其有觊觎之心。先前那血月教教主,不会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修行之人毕生所有,不就是为了踏破虚空,飞升而去?

《诛仙剑决》既然可以让叶家先祖有所顿悟,在十年内飞升仙界,难保其他人不会有这样的想法!这也是为何叶家先祖留下的遗藏,已经被多方势力觊觎已久,甚至这些人等的就是叶天的出现。

不过叶天自认事在人为,剑已出鞘,难避其锋,何来那么多纠结烦恼,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管它什么他人窥窃,只管潜心修行,来一人就斩一人!

反而是马脸道士还有着奇怪的想法,为何叶天这样的一个看似有些奇怪的修士,会掌握威力如此强横无比的剑法,甚至其中含有一股非常强大的剑意。

经过刚才逃走时一路深思,马脸道人终于弄明白,那股进入自己体内的能量,并非是灵力,也不是诅咒,而是剑法修炼到一定境界,领悟出来的剑意伤害。

因为先前在抢夺紫金葫芦的时候,马脸道士就留意到叶天只有筑基后期的修为,当时以为叶天在隐藏自己的实力,此刻看到他一直没有御空飞行,才算明白对方真的只有筑基后期修为。

古往今来,任何一个到了筑基期都只会借助法器自身的威力攻击,从来没有任何一人领悟到什么,然而眼前之人完全超出了马脸道人对筑基期修士的认可,一个筑基期修士竟然修炼出来剑意,当真是天下难觅。

不待那马脸道士多想,叶天挥手向着马脸道士劈下,只见天火神剑激射出一道凌厉的剑芒,直逼马脸道士而去。剑芒所过之处,就连空间都扭曲变形。

“去。”马脸道士见叶天出手,立刻祭出双手上戴着的一对金铃。

“铛,铛,铛…”

金铃响一次,就会荡起一层音波,即便是在天火神剑剑芒下,音波仍未停止,甚至音波所过之处,空间也跟着扭曲变形。

音波形成巨大的阻力,拖延了剑芒的速度。

表面上看来金铃已经占据了上风,实则不然,因为每次金铃碰撞发出声响,金铃上面的颜色就会变得暗淡些许。

金铃撞了不到五次,原本金光闪耀的一对铃铛,此刻已经变得暗淡无光,上面灵力更是失去大半。

“妈的,我不甘心啊!”耳中响起马脸道人的传音,叶天方才发现马脸道人的躯体正在迅速腐朽,从他躯体的头顶迅速向全身蔓延开来。

叶天收起天火神剑,走向前捡起失去马脸道士控制最终掉落在地上的那对金铃;暗淡无光的铃铛,此刻只剩下微弱的灵力,显然已经严重受损。

“也不知要多少年,才能恢复好。”叶天打量着这对做工精致的金色的铃铛,只见其上分别写着一个‘山’字,一个‘水’字。

山水铃!

挺不错的名字,就算没了灵力也算上好的饰品。

收起这对山水铃,叶天来到腐朽成白骨的马脸道士躯体旁,自他的腰间摸出一个看似陈旧的储物袋,脸上带着浓浓笑意离去。

叶天走了数十里,路上避让了几波势力,方才在一处山谷中停下来。

此时他将紫金葫芦从怀中拿了,那紫金葫芦收缩自如,叶天刚一打开葫芦口,就见一团灰色的烟气三处,说明内丹里的毒素全部清除,现在正是服用内丹的好时机。

取出内丹,叶天立即屏住呼吸,凝神静气的打坐起来。看着已经变得透明的内丹,叶天没有任何的犹豫,张口就将内丹吞入腹中。

内丹入口就化作精纯的灵力逸散在叶天的四肢百骸,庞大的灵力突然涌入身体,叶天顿感浑身一震通畅之感。

《九转先天引星决》自行运转,内丹中精纯的灵力瞬间就被牵引着流转叶天到叶天的周身,每一寸皮肤,每一个毛孔,每一处经脉,不消片刻,那些在叶天体内不受控制,左冲右突的灵力很快就平复下来。

几个呼吸的功夫,叶天竟已经彻底吸收了内丹的所有灵力,实力更是再上一层楼,已经精进到了筑基巅峰。

顿时叶天感觉到自己的丹田处隐隐出现了一个内丹的轮廓,而丹田处能融入进去的灵力,又增加了。

即便是那《九转先天引星诀》未能提升境界,叶天也能清楚感觉到自己肉身的变化。

“这内丹果然是是世间罕见的灵丹妙药,不外乎先前那么多人来抢夺此物,如今这副身体不但百毒不侵,筋骨血脉也比之前强了很多,如果一一盘算的想来,应该全拜那位神秘男子所赐。”叶天很清楚,从他到这个世界以来的几乎所有的际遇,大抵都是当初那位神秘男子,通过神秘的手法改天换地一手安排操纵的。

其中叶天最不明白的,就是那么多人恰好出现在叶家遗藏附近,是不是也是那神秘男子的刻意为之?

尤其是那唐芸笙,在地宫之中,身上有许多不能解释之事,若是如此,那神秘男子又是怎样的想法?如果不是,唐芸笙出现在这里,实在是太过巧合。

还有这唐芸笙的真实身份到底是谁?跟自己的身世或者那什么人又有什么联系?

种种疑惑,叶天也是百思不得其解,索性也就不再去思索这个问题,反正他已经寻回了自己的身份,当务之急应该是怎么处理天火神剑和紫金葫芦的气息。

因为它们都留有刘子毅的神识烙印,叶天不过是筑基巅峰修为,实力上就让他无法彻底抹除天火神剑和紫金葫芦上面的神识烙印,如此以来,叶天思索一番还是决定带回去。

恰在此时,北方一座高山上的积雪忽然从中裂开,接着整座冰山崩塌下来,不一会,叶天都能感觉到整个大地都在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