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六章 天火神剑

作者:打眼书名:仙宫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19/08/06 17:02:05字数:16

猛然,血月教教主感到身后一股强大的灵力突然乍现,几片巨大的海浪围在一起,好似如同一个水行的巨大漩涡,将血月教教主包裹了起来。

那血月教教主早有防备,一感觉到不对,立刻腾身而起,那包裹他的滔天巨浪也是紧跟而至,那滔天巨浪至下,那马脸道士却是跟在下面,就此准备去拿地上的紫金葫芦。

叶天看见这一切在眼里,也是暗叹这马脸道人本领不小,究竟是用了什么障眼之法,居然能将那血月教教主都给糊弄过去。

这血月教教主跟马脸道人二人狗咬狗,自是再好不过,叶天自觉赢的概率就会大一些,但是那马脸道人却是心中另有盘算,径直去取原本落在地上的资金葫芦了。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叶天是断然不能让着马脸道人给捡了便宜。

叶天从储物袋中顺手掏出一张神行符篆,用在自己身上,身形顿时轻便了许多,之后就扬起天火神剑,直奔那马脸道人而去。

那天火神剑虽是至强的法宝,因为持有人施加了印记,非凌天宗弟子无法驾驭,因此在叶天使用的时候,有了诸多限制,诸多法宝的功效发挥不出来,只能当做是一柄威力强大的火剑。

不过即使如此,那天火神剑在叶天手中也是威力惊人,只见一轮巨大的火轮在那些傀儡之中旋转盘旋着,火光所过之处,全是一股烧焦的气味,跟扬撒在天空的灰烬。

而天上的血月教教主此时也是双手合十,一轮血月朝着身下的那马脸道人斩去,那马脸道人看到头顶的红色血月,也是赶忙闪躲,那血月好似如同天降陨石砸落在地上,一阵惊天巨响,大地也随之颤动起来。

那马脸道士看到那血月教教主还有空当攻击,又是抬手招出一道滔天巨浪,从那血月教教主脚下奔涌而出。

在那马脸道士跟血月教教主斗法之时,全然忽视了一旁的叶天已经从众多傀儡之中杀了出来。

刚刚施放过海潮术的马脸道人,见叶天已经好似踏着一圈火轮持剑袭来,方才刚刚被血月教教主打破的护体,此时却是始终不能结起来。

只见那天火神剑在叶天手中犹如活了的火龙一般,一道炽热的火焰从中飞出,冲着马脸道人单薄的护体光罩飞去,不过转瞬间的功夫,马脸道人的护体光罩已经破碎。

与此同时,一柄飞剑紧随其后瞬间冲向马脸道人的丹田。

马脸道人看到那柄飞剑,整个人的面色已经气得铁青,不过为了性命,马脸道人硬生生的将自己的身体横移一步,那柄飞剑直接在他左边小腹洞穿,脱出一片血雨。

刚刚经历了一次九死一生,马脸道人感受到小腹处传来的巨大绞痛,想到刚才若非自己强行挪移了一步,现在自己的金丹怕是就要破碎了。

马脸道人看到叶天已经拿到了资金葫芦,转而又去寻那血月教教主了。顾不得心中那么多疑虑,也顾不得身上的创伤,立刻化作遁光朝远方逃出。

停在空中的血月教教主,刚刚破了那马脸道人围绕在自己周围的海潮术,就已经看见叶天杀至自己的身前,身形速度竟是比先前快了许多,想来应该是用了神行符给自身加速了。

不过血月教教主对此却是不屑一顾,在强大修为的面前,即便是那叶天用上十个、百个符篆,来提高自己的实力,怕是也没有什么作用,除非那符篆的刻画之人有着比自己更高的修为。

眼见已经闹的差不多了,血月教教主此时觉得已经到了收手之时,一轮血月立刻形成在胸前,朝着叶天袭去。

二人相距的距离本就是十分接近,在这种距离之下是断然无法躲避的,就是强行开启护体的机会都没有。

两人只能在此选择硬碰硬,究竟是那血月教教主的血月斩厉害,还是持着天火神剑的叶天厉害。

血月教教主势在必得,即便是这叶天学了那叶家先祖遗藏的功法,毕竟二人的修为差距是摆在那里的,区区筑基后期就胆敢和结丹中期抗衡,当真是螳臂当车,以卵击石。

不过这叶天一项诡计多端,不像是这种会选择拼死一搏,硬碰硬的人,此行此举难免让人生疑,但是接招在即,容不得血月教教主有半分分心。

却不想叶天忽然将天火神剑一收,冲击而来的剑势,以及天火神剑上散发出来的滔天火光,顿时落到了叶天的身后。

这一切的变化也是让血月教教主疑惑万分,这叶天到底想干什么,居然准备收去剑势,硬抗自己的这一记血月斩,当真是想死不成。

血月教教主的一切想法都是在电光火石之间,他实在是想不出叶天为何要做出这样举动,也想不出叶天究竟还有什么后手。

那血月斩直接轰击在叶天身上,空中又是一阵轰鸣之声,一团烟尘内,叶天的身体丝毫没有受损,虽然模样显得有些狼狈,但其冲劲丝毫不减,原本侧在身旁的天火神剑此时直接挺刺了过去。

一时间空气中的温度都徒然升高,大量的灵力伴着耀眼的火光奔涌而出,环绕着叶天形成了一个火球。

整个剑势方一攻来,那血月教主顿时感觉眼中所能看见的画面动向要比先前快了许多。

血月教教主避无可避,如若不是方才察觉了叶天状况十分不对劲,提前运用了那闪着红光的铜灯护住自己,这才避免了被叶天手中的天火神剑的全力一击给击中。

那血月教教主的护体光罩瞬间被叶天破开,那铜灯法宝也是因此受损,受到那天火神剑奔涌而出的火势来犯,一些火焰已经进入到了那血月教教主肉身之中,顿时整个人的体内变得炽热难捱。

血月教教主咬着牙顶住身体内的火烤之感,浑身灵力全部向外散出,直接将筑基后期的叶天震退开来,紧接着自己立刻化作一团红色迷雾,从天边逃遁而去。

叶天方才靠着镇岳龟山图硬抗了那血月教教主一记血月斩,直到现在浑身都在颤抖不已,感觉整个肉身都受到了极大的压力,各种酸痛之感随之而来。

刚才那一击功亏一篑,还让血月教教主逃离,不禁让叶天觉得有些惋惜,不过想到以对方结丹中期的修为,也不可能轻易那么死掉,不然自己就要成为史上第一个能再筑基中期斩杀结丹中期的神话之人了。

叶天这边看见刘子毅摔落在地上,只是体内的灵力耗尽,晕厥过去了,倒是没有特别大碍,只要休息一段时日,很快就能恢复如初。

那些躲在远处观望的其他门派弟子和血月教教徒,看见此时胜负已经分,而那少年居然能击败血月教教主,于是立刻一哄而散,叶天也没去管他们,距离那么远,对方根本看不清自己是谁。

而那马脸道士虽然已经逃远,但叶天想他身受重伤,断然难以逃脱自己的追击,就顺着那马脸道士逃脱的方向追了过去,不过手中却是拿着那紫金葫芦。

尚未追出多远,叶天就在一处险峻的山谷中发现了盘膝静坐,正在调养伤势马脸道士。

“你!你!你怎么追来了!”马脸道士见到叶天突然出现颇为诧异,开口喝道。

因为马脸道士先前见到叶天夺走天火神剑,如今紫金葫芦连同里面的千足地龙的内丹一起又被叶天夺取,马脸道士根本不会想到对方会追上来。

不管怎么说,马脸道士也是结丹期修士。原本修为实力还在叶天之上,加上手中的诸多法宝,未尝没有拼死一战的机会。

根据马脸道士一贯的作风,往往这个时候对方得了好处,绝对不会再去追他杀他,反而是要选一个僻静的地方吞服内丹,炼化天火神剑和紫金葫芦。

只是叶天这般奇怪的所作所为,完全超出了马脸道士以往做事的认知。

说起来也怨不得叶天,因为天火神剑和紫金葫芦连同里面的内丹,全都是从刘子毅夺来的,而当下的刘子毅已经晕厥,对外界所发生之事全然不知。

所以叶天才心中扬起一丝贪念,他想把这两个东西留为己用,可又没办法摸出上面刘子毅留下的神识烙印。

只因为前一世那个叶瞳给这个身子打下的基础太差太差,以至于叶天到了这个世界,多数的战斗全部都是靠着智取,或是叶家先祖的传授之物,才能够获得胜利。

所以为了日后避免再出现如此情况,哪怕是一些下作之事,叶天也是决定去做了。正所谓吾日暮途远,故倒行而逆施之。

这千足地龙的内丹虽然原本意料的要差上一截,但是依旧不失为一件能极大提升功力的宝贝,叶天也是早就对此有了想法。

而那柄上品法宝天火神剑,叶天初见就十分的喜爱,天火神剑自带强大的玄门天火,加上自己已经修炼出剑心,通过《诛仙剑诀》如果可以控制两件,乃至两件以上的上品法宝,威力又是何等了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