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四章 韩涛出手

作者:打眼书名:仙宫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19/06/11 17:02:01字数:7080

当初穆无天火烧珍药坊,差点就要了叶瞳的性命,但叶瞳却并不恨穆无天,心中反而对穆无天隐隐有些感激。

如若不是穆无天放的那把火,恐怕叶瞳现在也没办法融合体内的神魂,只能寄宿在这具身体之内,而迟早会压制不住体内的毒素,到时连叶瞳的魂魄怕是都要跟着烟消云散。

“师弟,接下来怕是要变得有趣多了。”秋墨嘴角噙着笑意,一脸兴奋的看着擂台上的苍梧,在法蓝宗她可没有机会这样观看世俗招亲。

“嗯。”叶瞳点了点头,道:“先天八重境界强者出手,恐怕先天七重以下境界的修炼者,都失去了参加比武的信心,如若再有人上场,便是高手与高手的对决。”

“当然,在师姐面前,筑基后期以下的修者都是低手,低手。”忽然想到了秋墨的修为,叶瞳不由苦笑了一声说道。

“你觉得,今日会有先天九重境界的强者出手吗?”秋墨闻言笑了起来,特别在强者这个词上加重了语气,确实,在筑基期修者面前,先天境界的修为,那只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师姐,就别拿我开玩笑了。”想到自己也是先天九重的修为,叶瞳不由摇头苦笑。

秋墨哑然失笑,正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便看到另外一道身影出现在擂台上,这是一位穿着黑色战袍,背着宽厚长剑的青年,他的模样很帅气,还拥有着一双蓝色眼眸,随着他的出场,不少女人的眼神都纷纷亮了起来。

擂台上,战斗开始,苍梧的实力很强,但对手也不弱,两人到最后几乎打成了平手,虽然苍梧技高一筹,但他也为此身受重伤,在那位帅气青年败走的时刻,苍梧只能无奈的放弃了继续比斗。

在苍梧败走之后,又有数十位先天境界的高手登上擂台,而后面登上擂台的,修为境界几乎没有人再低于先天六重,很显然东魁部落的女婿对先天修炼者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距离擂台不远处的一栋阁楼上,东魁部落首领东魁宇文脸上挂着笑意,正和几位东魁部落的长老评价着擂台上一位位青年才俊的表现。

“父亲!”身穿红色长袍,头戴金枝凤冠的东魁水月,出现在几人身后。

“水月,我们给你举办的比武招亲,你可还满意?”东魁宇文转过身,打量了东魁水月几眼,满意的点点头。

“当然满意,但父亲也别忘了您答应我的事情,最后的胜利者,如若败在我的手里,那我就不用再嫁给别人。”东魁水月淡淡说道。

“当然不会忘记,但眼前这种局面,恐怕今日你比嫁不可了。”东魁宇文哈哈一笑,权当女儿是在说玩笑话。

“父亲何出此言?”东魁水月扬眉问道。

“已经有先天八重境界的高手出手,相信很快就会有先天九重境界的高手登台,而你只是先天八重境界,你觉得能战败先天九重境界的高手吗?”

“如若先天九重境界的高手,已经在擂台上身受重伤呢?”东魁水月语气十分平静。

东魁宇文神色一愣,脸上的笑意如潮水般退去。

是啊,如若真发生这种情况,恐怕自己筹划的嫁女计划,就要以失败而告终了。

擂台上,随着实力越来越强的高手登台,比斗愈发的激烈,随着一位青年被打出擂台,胜利者,那位先天八重境界的高手,也已经是遍体鳞伤。

“还有谁?”

胜出者的面目有些狰狞,眼底的杀意更是毫不掩饰,此刻擂台赛已然是打出了真火,众人下手也不在留情。

“散修韩涛,愿与你一战。”群人中,又有一道身影腾空而起,冲上擂台之后,直视对面青年说道。

“来吧!”那位青年持剑看着韩涛,眼中射出杀意。

“散修韩涛?”

擂台不远处的叶瞳,眼中爆射出一道寒光,他之前寻找韩涛,却始终不见他的身影,现在看来,他推测的没错,韩涛此番来到这里,果然是为了比武招亲来的,不过,他明明是法蓝宗弟子,竟然隐藏身份,看来他所图的不仅仅是东魁水月。

“师弟,这家伙很卑鄙。”秋墨给叶瞳传音道。

“他明明是法蓝宗弟子,却隐瞒身份参加这次的比武招亲,恐怕就是为了东魁部落的财富吧?你说,要是我现在出面,揭穿他的身份,他还能不能继续参加比武?”秋墨开口说道。

“他当然能继续下去了,而且法蓝宗弟子的身份,甚至还会引起东魁部落首领的重视,也会令其他修炼者们忌惮。”叶瞳摇了摇头,看了眼擂台上的韩涛说道。

“那不是反倒帮了他?”秋墨一愣说道。

叶瞳点了点头。

“要不,咱们等他输掉比斗,身上受伤的时候,直接过去干掉他?”秋墨恼怒道。

“众目睽睽之下杀了他,消息会以极快的速度传递回宗门,到时候咱们残杀同门师兄弟的事情,会引起宗门高度重视,甚至有可能会令咱们受到严厉的惩罚。”叶瞳不会干这种伤敌一千自伤八百的事情。

“那怎么办?如若他真成了东魁部落的女婿,咱们再想杀他就更难了。”秋墨皱了下眉头说道。

“先让他蹦跶,等会我便亲自登上擂台。”叶瞳冷笑了一声,他在这个世界仇人不多,而韩涛却是叶瞳必杀的一个。

“你要登台与他比斗?”秋墨闻言愣了一下,叶瞳上去后是可以击杀韩涛,但万一后面无人再敢登台挑战,那该怎么办,难道,叶瞳真要留下来娶那东魁水月为妻?

“没错,正大光明的击败他,击杀他,不过,在此之前,我需要你帮我办件事。”叶瞳眼中满是杀意,他观韩涛此人鹰视狼顾,是奸雄之姿,今日要是不能斩杀,说不定会给自己留下祸患。

“何事?”秋墨不解的看向叶瞳。

“你去找昌明,问他愿不愿意做这东魁部落的女婿,如若他愿意的话,等会我击杀韩涛,就让昌明登台,我故意输给他。”

“你觉得可能吗?昌明的实力不强,就算你故意输给他,恐怕也会让很多人对他进行挑战。”秋墨哭笑不得的说道。

“挑战就挑战啊!就算是输了,也没什么损失。”叶瞳表现出无所谓的模样说道。

“也对啊,这招婿原本就没昌明什么事。”秋墨沉思片刻,愈发觉得叶瞳这个办法不错,因此跟叶瞳打了声招呼,她便从树上跳下,去找昌明。

擂台上,韩涛心里很是得意,眼前这个对手已经受伤,所以他爆发起来,压制的对方连反击都做不到。

“滚吧!”韩涛不愿意拖延时间,尽管他猜测后面登台的人不会有很多了,但为了防止意外,他还是决定速战速决。

“噗……”

对面那位青年的一条手臂,被韩涛斩掉,在对方遭受重创的时刻,他手中的长剑化作层层叠叠的剑浪,朝着青年席卷而去,如若此刻青年不愿意退去,恐怕就会死在韩涛手里。

“我认输。”那青年面对死亡的威胁,最终还是做了妥协,跳下擂台后,心里对韩涛如此狠辣而产生了恨意。

“刀剑无眼,咱们还都是先天八重境界,如若不全力以赴,我没办法战胜你,所以斩掉你一条手臂,还望你不要见怪,速速用断续膏,重新把手臂接上吧!”韩涛虚伪的对着青年抱了抱拳,并且捡起那条断臂丢给对方说道。

那青年没想到韩涛竟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迟疑片刻后,还是对着韩涛点了点头,然后拿着断臂迅速离开。

“还有人愿意与我一战吗?”韩涛看向其他人,傲然说道。

一道魁梧的身影,出现在擂台之上,对方胡子拉碴,面貌粗狂,神似“大叔”的青年。

“怎么称呼?”韩涛眯起双眼,询问道。

“我是乌托卡,今日将战胜你的人。”大胡子青年冷笑道。

“今日的规矩,想必你也清楚,任何参与比武的修炼者,年纪不能超过三十岁,而你……”韩涛摇头说道。

“我年纪还未到三十,符合参加比武的要求,别废话,你战是不战?”大胡子最反感别人议论他的年纪和样貌,随着长刀被他拔出,愤怒喝道。

韩涛迟疑了一下,眼睛看向擂台边缘东魁部落的一位老者。

“你来自哪里?年纪多大?”那老者打量了乌托卡几眼,开口问道。

“我今年二十一岁,就是模样显得老成了一点,还有,我来自紫阳城乌家。”乌托卡沉声喝道。

紫阳城乌家?在场的人闻言都是一愣,那可是一个很厉害的家族,不过,乌托卡这模样,真的是二十一岁?长得是否太着急了些?

“既然你符合要求,那就动手吧!”老者犹豫了一下,点头说道。

乌托卡没有说话,直接朝着韩涛扑去,他也是先天八重境界的高手,而且力量很强,两人刚刚交手,韩涛就吃了力量方面的暗亏。

“断剑!”韩涛依旧决定速战速决,直接施展一品战技,爆发出强大的攻击力。

四周围观的数万人,纷纷流露出惊讶神色,其中不少人更是辨认出韩涛施展的战技来源,议论声渐起:

“断剑,法蓝宗的一品战技,这家伙怎么会法蓝宗的战技?难道他之前说谎,其实是法蓝宗弟子?”

“没错,断剑战技是法蓝宗绝不外传的战技,除了法蓝宗弟子可以修炼之外,其他人根本就没资格学习。”

“法蓝宗距离这里很远,怎么会有他们宗门弟子出现?而且,堂堂法蓝宗弟子,竟然参加比武招亲,这家伙脑子没坏掉吧?还是他考虑着最终获胜,不但能够抱得美人归,还能得到东魁部落的大笔财富?”

“乌家虽然也不错,但根本没办法与法蓝宗相提并论,这还真是欺负人嘛!”

“……”

韩涛没有理会周围的议论,也没有因为身份暴露而产生丝毫的恼怒情绪,因为他动用断剑战技的时刻,就已经做好准备,要把真实身份透露出去,这样的话,就能够起到震慑作用,成为最终获胜的幸运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