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二章 女扮男装

作者:打眼书名:仙宫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19/06/10 20:02:35字数:7812

叶瞳虽然对韩涛动了杀念,但百年阅历,两世为人,睿智与谨慎并存,所以叶瞳现在做事喜欢谋而后动。

“师姐,前面那两只龙狮鹰上,还有十几人,咱们不清楚韩涛与他们的关系,也不清楚他们的实力,冒然出手,实为不智。”叶瞳眼底精光闪烁,继续说道:“咱们先别动手,探查清楚韩涛与他们的关系,在知彼知己的前提下,再除掉韩涛也不迟。”

“没问题,只要咱们不跟丢,早晚都能杀了他,看他们的样子,恐怕也是去参加那个东魁部落首领女儿比武招亲。”秋墨想了想,觉得叶瞳说的有道理,当下点了点头。

“应该是!”

叶瞳冷笑了一声,他不是睚眦必报的性格,但韩涛对他杀意太强,如若不能及早的除掉,将来终究会成为麻烦。

交代了昌明一声,叶瞳乘坐的龙狮鹰与前面那两只龙狮鹰保持着相同的距离,当前面那两只龙狮鹰降落在一个草原部落的时候,昌明驾驭着龙狮鹰故意在半空中盘旋一圈,也在另外一个方向落下。

没有人招呼,也少有人关注。

东睦部落的族人虽多,但此番到来的人数,将近是东睦部落总人口的两倍,这么多的外来人,东睦部落的人根本照顾不过来,因此他们只是在平坦的草地上,摆放了大量的桌椅,上面摆满各种美味佳肴,水果和点心。

叶瞳与秋墨行走在人群中,目光却时不时的朝着韩涛所在的方向看去,发现他正站在一片小湖泊的树下,和那十几位修炼者有说有笑,但警惕的眼神,却经常朝着周围扫视,仿佛生怕有人害他。

“这小子还真是够警惕!”

叶瞳借助别人做掩体,躲避韩涛警觉的目光,皱了下眉头,叶瞳觉得这么下去不是办法,万一被韩涛发现,恐怕想要悄无声息的把韩涛击杀,就不太现实了。

“害人害多,心里就有鬼,也会觉得别人会害他,警惕属于正常。”秋墨心中杀意不减,不知道为何,那韩涛想要杀叶瞳,比得罪自己还要让秋墨感觉难受。

“师姐,你负责盯着他,我去找个人少的地方,戴个面具。”叶瞳心中一动,开口说道。

“在这种场合戴面具,不是很合适吧?”秋墨一脸疑惑的看向了叶瞳。

叶瞳微微一笑,没有再解释,而是转身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片刻之后,当叶瞳戴上百变谱,重新出现在秋墨面前的时候,连衣服都换了一身。

“美女,一个人?”叶瞳的声音从秋墨身后传来。

“你是谁?”秋墨转身看向叶瞳,打量几眼后,黛眉微蹙,尽管她觉得这身形有些熟悉,却没辨认出是叶瞳,心中顿时把面前的男人归类到登徒子一类人中。

“别人都称呼我为帅哥。”叶瞳的模样神态很是欠揍。

“滚!”秋墨脸上露出厌恶神色。

“师姐,我就是换了张脸,换了套衣服而已,你不会这么快就不认识我了吧?”叶瞳改回正常的声音,干笑了起来。

“你是怎么办到的?这张脸,简直跟真的一样。”这声音……秋墨面色一呆,重新打量了叶瞳一番,才哭笑不得的说道。

“这是大长老送给我的百变脸谱,能够改变样貌。”

“你少骗我,我师弟我还能认不出来?说,你到底是谁?竟然敢冒充我师弟,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秋墨已经能够确定,眼前之人就是师弟叶瞳,但她玩心滋生,故意绷起连冷哼了一声。

“很多男人对美女没有抵抗力,而我不一样,我根本就不想抵抗,但美女想抵抗。”叶瞳哑然失笑,摇头说道。

“噗……”秋墨曾经蹭吃烤肉的时候,听叶瞳讲过这个笑话,但现在听来,还是有些忍俊不禁。

“师姐,韩涛去哪了?”和秋墨说着话,叶瞳朝着韩涛之前所在的地方看去,发现那里已经失去了他的踪影,心中不由一凉。

“咦,他去哪了?”秋墨闻言,急忙朝着韩涛刚刚所在的方向看去,令她面色一变的是,湖畔的树下已经失去了韩涛的身影。

不可能啊,这才多大会功夫?

秋墨快步来到湖畔树下,扫视扫视周围人群,却没发现韩涛的踪迹,她不甘心的朝着其它地方找了一番,最终却还是一无所获。

“都怪我!”秋墨脸上露出自责的表情。

“师姐,这不怪你,是我影响到你对他的监视,另外,他赶到这里,想必就是为了东魁部落首领女儿比武招亲的事情,如今比武招亲还未开始,他应该不会离开,咱们再四处转转,能找到最好,如若暂时找不到,咱们就等擂台比武的时候,相信他会登台比斗的。”

叶瞳冷笑了一声,在宗门内他或许对韩涛没有什么办法,但在此地,只要韩涛出现,叶瞳相信他逃不出自己的掌心。

“身为法蓝宗弟子,他愿意娶一个小型游牧部落首领的女儿?你是开玩笑的吧?”秋墨对叶瞳的话倒是有几分质疑,在她看来,法蓝宗弟子的身份已然是尊崇无比的了,岂会看得上这些世俗之人。

“传闻这东魁部落很富有,就算韩涛是法蓝宗弟子,但为了得到更多的修炼资源,也不会错失这种机会,以他的心性,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叶瞳摇了摇头,相比看人,秋墨要比他差得远了。

“希望他会出现在擂台上吧。”秋墨开口说道,不过心中并没有太多期望。

广袤的草原,一望无际绿草蓝天,微风拂过,带来习习清凉,东魁部落之所以临时居住在这里,一方面是要筹备首领女儿的婚事,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里有着湖泊,也有面积不是很大的树林。

对草原上的游牧部落来说,水草丰盛才是最适合他们生存的地方,尤其是水源,在他们眼里非常重要。

叶瞳和秋墨静静站在湖畔树下,扫视着周围经过的人群,他们所处的位置,距离最近的帐篷也有数千米,但帐篷边缘,便是一个临时搭建的大型擂台,占地面积足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

“师弟,你看到那几栋阁楼了吗?不是说游牧部落经常在草原上游荡,他们迁移到别处的时候,是怎么携带楼阁赶路的?”秋墨有些好奇的打量着过往的人群,她修为虽高,但这么多年一直都在法蓝宗潜修,对于俗世并不是很了解。

“我观看过典籍,上面有对游牧民族的记载。”

“这种游牧民族擅长建造各种便携式楼阁,比如他们换地方的时候,就把楼阁拆掉,装进空间锦囊里,等到了另外一个可以驻扎的地方,便会把那些材料组装起来,很快便能组装成一栋栋楼阁。”这样的事情,叶瞳只是搭眼一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当下笑道。

“原来如此。”秋墨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丝赫然之色,道:“我以前也经常看书,却发现对一些事情,还没你了解的多。”

“读万卷书,等于是行万里路,我看的典籍很杂,正巧咱们说的内容,我在上面看过。”

“这种谦虚的性格,真怀疑你不是年轻人,而是一个大智若愚的老者。”

“得了,师姐,你就别夸我了,要不然我就要飘起来了。”秋墨的话让叶瞳心中一动,看来自己还是有必要多藏拙一些,更多的还是依自己这具身体的本能去行事,如此才像是一个少年人。

两人正说着话,忽然,几道身影飘然而至,为首那位身穿白色战袍,踩着银色战靴,背着一柄长剑的俊俏青年含笑招呼道,而他身后,则是两个婢女打扮的秀美女孩。

“东魁水月?”

“东魁小星?东魁小蛮?”

叶瞳神识一动,通过生死簿看到眼前几人的姓名,令他诧异的是,这几人竟然是东魁部落的人,而且眼前这个俊俏青年,竟然还拥有着一个女性化的名字。

不对,叶瞳忽然神色一动,观察此人的面相,喉咙,甚至是对方的耳垂,叶瞳可以啃定这是一个女扮男装的女人。

“有点意思!”叶瞳笑了笑,开口说道:“几位有事吗?”

“你们也是来参加东魁部落首领女儿比武招亲的吗?想必修为突破到先天境界了吧?”东魁水月的眼睛盯在了叶瞳的身上。

“他们是来参加比武招亲的,而我纯粹是过来凑热闹的,东魁部落首领的女儿,那种天之骄女,我可不敢所有奢望,对了,你还未回答我的问题,有事吗?”叶瞳摇了摇头,心中有些哭笑不得,自己新换的这一副面孔难不成有吸引女人的加成?

“没事,我就是随处闲逛,想结识些来到这里的青年才俊,其实我已经找过很多人,也结识了很多人,但大部分人对我……好像都抱有敌意,而你却很奇怪,不但没有对我产生敌意,反而笑得还很古怪。”

东魁水月唇红齿白,带给人一种很亲切的感觉,并不像她所说的那样会让人反感。

“姑娘倒是目光如炬,不简单啊!”叶瞳懒得和对方周旋,开门见山的点出了她的伪装。

“啊?”东魁水月后退两步,眼神里滋生出几分警惕。

“师弟,你是不是糊涂了?这明明是个俊俏小哥,哪里是什么姑娘啊!”一旁的秋墨却是愣住了,由于修炼功法的原因,长相阴柔的男人在法蓝宗并非罕见,所以秋墨没有认出东魁水月的性别。

“是不是,她说了算啊!”叶瞳淡淡的说道。

东魁水月惊疑不定的打量着叶瞳,她是个极有主见的女子,今日是给她比武招亲,因此东魁水月便女扮男装,看看有没有能令她一见钟情的,如若有,她会做出别的选择,可如果没有,她会趁着擂台比斗,大摆酒席之时,悄无声息的逃离这里。

只可惜,东魁水月倒虽然发现不少看着顺眼,而且修为境界不错的青年才俊,但如若能让她一见钟情的,却还没有发现。

另外,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任何一人能看破她是女扮男装。

不过,现在有了,眼前这个青年虽然模样长得不算非常好看,但看着挺顺眼,只是还不知道他的修为境界如何?

“你的眼力不错,只是不知道你的修为境界,达到何种程度?”既然被对方看破,东魁水月干脆也没有再隐瞒,当下开门见山的问道。

“我实力很一般。”叶瞳收起那份笑意,语气冷漠的说道。

“师弟,你是怎么看出来的?”秋墨听着两人的交谈,脸色很是古怪,被叶瞳提醒之后,秋墨也看出几分端倪,面前的这人确实是个女孩。

“我有一双能洞察男女的眼睛。”叶瞳岔开了话题,看向了东魁水月,明知故问道:“对了,这位姑娘,东魁部落首领的女儿,叫什么名字?”

“你不知道东魁部落首领的女儿,又为何来此?”东魁水月闻言皱起了眉头。

“我都说了,我们只是来凑热闹的,并没打算登台参加比武招亲,来之前,自然也没打听东魁部落首领他女儿的姓名啊!”叶瞳轻轻摆了摆手,心下有些自责,自己闲的没事问那么多干嘛,这岂不是给自己招惹是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