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八章 鹬蚌相争

作者:打眼书名:仙宫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19/06/09 20:07:12字数:6788

嚣张跋扈,狂妄霸道。

这条南城门外的宽阔道路,仿佛就是那几骑人的后花园一般,哪怕引起众怒也浑不在意,叶瞳注意到,紫墨麒麟兽奔腾的队形很有秩序,隐隐把一位头戴紫金冠,身穿银色铠甲,手握银色长枪的英俊青年护在中间。

“训练有素啊!”叶瞳伸手拉住秋墨,闪身躲到路旁,冷眼相视,事不关己,叶瞳也没有多管闲事的心思。

“唰唰……”当那些麒麟兽路过叶瞳等人身边的时候,拔剑声忽然齐刷刷响起,肃杀之气在这片城门外弥漫,变故就在这一瞬间发生了。

以海人为首的那群人,忽然从普通的路人,转变成充满杀机的狠人,他们瞬间散开,扑向城门外的数十位官兵,猝不及防之下,那数十位毫无防备的官兵,在短短十几个呼吸间,便被收割掉性命。

散开,重聚,那伙人横在道路中间,锋利的兵刃对准呼啸而来的十几位骑着紫墨麒麟兽的修炼者。

叶瞳面色一变,他发现除了那伙行凶的高手之外,道路两旁最起码超过百人,也纷纷取出武器,朝着骑紫墨麒麟兽的十几人扑去,他们散发的气息都很强,其中最起码有十几股气息,足以令叶瞳忌惮,这说明,那十几人全都是筑基期修道者。

“师姐!”叶瞳眼底闪过一丝异色,以他的修为,可不足以在这些争斗中自保。

秋墨眯起双眼,瞬间抓住叶瞳的手臂,另一只手抓住昌明的肩膀,朝着后面暴退,按照眼前这些动手之人的修为,如若留在原地的话,一旦他们发生厮杀,势必会受到波及。

周围,不止他们在后退,那些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吓住的路人,也纷纷朝着后面退去,不明所以的厮杀,他们不愿意掺和进去,更不想受到波及。

“贼子尔敢?”那个头戴紫金冠,身穿银色铠甲的青年,举起手中的银色长枪,厉声怒吼。

然而,上百位突袭者一言不发,但出手却极其狠辣,即便那些骑着紫墨麒麟兽的高手经过严格训练,一个个实力也都不弱,但忽然被如此多的强敌围杀,很快便有七八人被击杀,就连他们身下的紫墨麒麟兽,都倒在血泊之中。

危急时刻,紫墨麒麟兽上剩下的那些高手,忽然纷纷从随身携带的空间锦囊里取出弩箭,射杀扑来的突袭者。

“弩箭?威力好强!”千米之外,拉着叶瞳已经经退到安全地带的秋墨,面色忽然一变。

“我曾经多次见过弩箭,威力根本与他们使用的弩箭无法相提并论,我怀疑这些弩箭被特意炼制过,不一定是法器,但很有可能是宝器。”叶瞳始终关注着远处的厮杀场面,听到秋墨的话后说道。

“弩箭?宝器?”秋墨闻言愣了一下,如若真是宝器级别的弩箭,那可真是杀人利器了。

“富龙,南明城城主之子,传闻连三宗两殿都看不上的修炼天才,自幼生长在军营之中,十二岁开始便随军征战,十九岁便突破到筑基期,如今二十五岁,据说他已经突破到筑基中期。”昌明忽然喃喃说道。

“你说的是哪个?”叶瞳心中已然是有了几分答案。

“那位头戴紫金冠,身穿银色铠甲的就是富龙,他身边的那些高手,应该就是他的麒麟军亲卫。”昌明抬起手臂,指向厮杀的地方说道。

“那你知不知道围杀他们的那些人是谁?敢在南明城袭杀城主之子,对方的胆子可不小啊!”叶瞳看着那些海人,他并不认为很容易分辨的海人就是这次袭杀的幕后主使。

“不清楚。”昌明摇了摇头,他只不过是个小人物,叶瞳称呼一声大哥都是抬举了他,昌明如何能知晓这些事。

“咱们要不要帮忙?如若咱们救下南明城城主之子,就能让那南明城城主欠咱们一份天大的人情。”秋墨的眼睛忽然一亮,那些袭杀的人修为都不如她。

“我不喜欢那个富龙。”叶瞳冷笑了一声。

“为何?”秋墨不解的看向叶瞳。

“纵然他在修炼方面天赋异禀,就算他是南明城城主之子,但他们行事风格太过于嚣张跋扈,仗着在他们的地盘上,就骑着紫墨麒麟兽横冲直撞,别人躲避速度慢一点,就会遭受皮鞭之苦,这样的人该有此劫,你我何必去破坏别人的好事。”叶瞳摇了摇头。

“嗯,你说的是,这些人也不是善类。”秋墨闻言点了点头。

富龙此刻很愤怒,他做梦都没想到,在自己的地盘上,竟然有大规模的敌人出现,而且猝不及防之下还杀了他那么多的麒麟军亲卫,这些人都是他亲手训练出来的高手,曾经与他驰骋疆场,并肩作战,关系非常亲密。

“你们还等什么?给我把他们斩尽杀绝。”富龙从紫墨麒麟兽上一跃而起,那杆银色长枪化作道道枪影,把几位朝他冲来的强敌逼退,碾转腾挪之间,枪尖刺穿一位敌人的喉咙。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两道闪电般的身影从远处激射而来,短短几个呼吸间的功夫,便已经闯进厮杀的战团中。

这是两位身穿灰色长袍的老者,他们披散着满头的白发,手中长剑寒光点点,每每从那些突袭者面前扫过,都能收割掉一条条人命。

“等你们很久了。”

城门内,一只闪电虎狂奔而出,它背上坐着的那位身穿黑色战袍,戴着黑色面具的魁梧男子,冲出城门的那一刻,已经腾空而起,他的脚尖点踩虚空,快速出现在那两位白发老者面前。

“筑基后期?”

两位老者面色大变,他们都是筑基中期境界,虽然擅长合击之术,但想要击败一位筑基后期的强者,恐怕也很难做到。

“你是谁?”其中一位老者怒吼道。

“想杀你们的人,交出血罗盘,倒是可以饶你们一命,否则今日你们必死无疑,我说的没错吧!臭婆娘?”戴着黑色面具的魁梧汉子森笑说道。

此刻,城墙上十几颗硕大的头颅,鲜血淋漓的被人丢了下来,紧接着,一位身材妖娆的蒙面女子俯冲而下,森寒的长刀瞬间把一位麒麟军亲卫劈成两半。

“哪来的那么多废话,血罗盘咱们势在必得,这些南明城的小鱼小虾也必须斩尽杀绝。”妖娆女子冷哼道。

又一位……筑基后期的强者?此刻,不仅两位白发老者面色惨变,就连拥有着筑基中期修为的富龙,心底都滋生出一股寒意,这第二波人的出现,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起!”忽然,随着一声嘶哑却低沉的声音响起,方圆数千米之内的区域,被激活的阵法笼罩。

手握权杖,浑身笼罩在黑袍里的老者,杀气腾腾的站在城墙上,却没有立即出手,而是一番讥笑。

“此处距离城主府足有数十里地,沿途还有咱们安排好的人烧杀抢掠,制造混乱,两刻钟内不会有城主府的强者赶到,但你们还是杀快点,阵法内的这些人虽然可怜,也一并除掉吧!省的将来被他们认出来。”

“什么?”被阵法笼罩在内的修炼者们,数量足足有数百人,听到那位被黑袍笼罩的老者的话,纷纷面色大变。

“嗯?出手竟然如此狠辣?”叶瞳和秋墨,也处在阵法之内。

叶瞳眼底泛起寒光,他冷静观察阵法,发现这只是一个困阵,并不具有攻击力,但这提前被布置好的阵法,自己想要破掉,两刻钟内是做不到的。

“想把我们一并杀掉,你们还没这么大的能耐,其他人都给我听着,人家都要杀你们了,难道你们不知道反抗吗?随我们一同杀死这些混蛋。”数百位受到牵连的人中,三道身影冲向厮杀的战团,其中一人厉声喝道。

“杀!”

能做刺客的人,大多都是死士和刀尖舔血的狠角色,此刻率先尾随着三位筑基期高手扑去,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哪怕最终被杀,也要让那些混蛋付出惨痛代价。

“杀!”又有不少人尾随而上,一时间杀声震天,就连那阵法似乎都变得不稳起来。

城墙上,那位浑身笼罩在黑袍里的老者,面色微微一变,心里暗暗后悔提前说出把阵法之中的众人斩尽杀绝的话。

“黑幕遮天。”

老者举起手中的法杖,顿时一股股黑雾从法杖内飘出,而四面八方也有黑雾渐渐弥漫开,融合之后,整个天色都暗淡下来,那些冲杀过来的修炼者,纷纷停住脚步,露出忌惮神色。

不过,那三位筑基期强者没有停下,他们穿过黑雾,与那些袭击者厮杀在一起。

“咱们动不动手?”远处秋墨攥起拳头,沉声问道。

“黑雾有毒,你们小心些。”叶瞳的注意力,已经从厮杀的众人身上,转移到飘散的黑雾上面,他心底隐隐有股不好的预感,就在他准备回答秋墨的时刻,忽然像是意识到什么。

城门外。

富龙发现有人帮忙,悬起的那颗心终于落下不少,可是叶瞳的喊声,却让他面色再次大变,长枪刺穿一位袭杀者的胸口。

“冲出去,离开黑雾笼罩的区域。”富龙厉声喝道。

“桀桀,晚了。”

“年轻人,心思缜密,还有几分见识,真是可造之材,可为了杀人灭口,你得死啊!可惜,可惜啊!”城墙上,浑身笼罩在黑袍里的老者怪笑几声,目光落在叶瞳身上,用那嘶哑的声音说道。

“服下它,做好战斗准备。”叶瞳取出两颗丹药,快速塞进秋墨和昌明手里。

“现在就出手吗?”秋墨虽然修为远高于叶瞳,但对敌经验却是没有那么丰富,此时脸上已经露出了紧张的神色。

“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