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马车里说春秋

作者:纳楼兰书名:天都赋类别:科幻小说更新时间:18/11/01 20:20:38字数:4768

许多初入天都的年轻子弟,在亲眼见到仰慕已久的道门圣山后,无不肃然起敬。站在天符山脚,幻想着通过入门试便可入两殿修行,难免心驰神往。

作为道门年度盛事,朝廷自然不会缺席。赶上今日并非大朝,难得半日闲的景佑皇帝领着文武百官之首的太师大人,在晨雾缭绕时就早早登了山,现居高临下歇脚于枝叶繁茂的扶桑树点星台。

至于那些朝堂命官王公大臣,过半数也是换了常服,或是陪同准考的族内晚辈,或是清闲领着婆娘凑个热闹,又或者揣度陛下凌驾的圣意而无奈追随于此……正式开考之前,这些人与普通考生一样,全都挤在山脚。

好在道门两教诸多弟子教徒以及执事教典各有分工,连同云麾将军顾长亭奉旨从钟山神刀营调遣而来两百甲士维稳秩序,圣山脚下的非凡热闹才不至于拥乱……

苏寒山几人来的晚了些。

出现在山道时,无可避免的吸引了山脚两旁整齐有序的人堆与马车里许多目光。

常言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通过那些心窗,南朝太子爷李天下看到许多赞美的词汇。英俊潇洒,风度翩翩,惊艳才绝,闭月羞花等等诸如此类对他们一行五人的修饰字眼,顷刻化作数不尽钦佩仰慕的目光加持己身。

笼罩的光环驱散了春寒的凉意,将方才的不愉快抛诸脑后,李天下闭目享受这幻想中暖洋洋的感觉,觉得很舒服。

非常惬意。

早已习惯瞩目的苏寒山自然不会搭理这些目光与背后的议论,他转头看着白衣李天下,无奈说道:“真的准备好了?”

似是无形之中感知到许多鸡蛋菜叶暗中瞄准了自己,颇有觉悟的李天下适可而止,收敛了那副任谁瞧了都会有踹上几脚的冲动的神情,悠然说道:“无非就是看看图写写字画画符,粗鲁一点也不过刀锋对剑芒。这种道门考核的水准,在三岁能文七岁能武的本太子爷面前,谈不上难度。”

苏寒山说道:“每届道门入学试所考内容均有不同,但有一点,以武道修为强弱来判定过关与否的方式从未出现。你虽有小宗师的修为,对道门符修而言却是门外汉,谨慎一些总没错的。”

李天下突发奇想:“要不你与补天教三院的院长大人打声招呼?堂堂九皇子殿下,又是补天教未来掌玺人,但凡开口,本太子爷入青莲殿还不是易如反掌?”

苏寒山诧异望着后者,见李天下始终没个正行的模样,无奈说道:“你当我没说。”

言谈间,有位跛脚道童下了马车,径直朝五人走来。

苏暖暖最先瞧见,唤了声哥哥。

苏寒山举目望去。

初见那道童模样便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于是回想。苏寒山想起北归途径罗浮山文殊院时曾遇到的江湖老相师。

这道童正是那相师身旁侍奉的弟子,不免心中狐疑。

辟邪执礼:“见过殿下。”

苏寒山回礼:“道兄有礼。”

辟邪说道:“家师欲请殿下一叙。”

苏寒山抬首望去,见马车车帘撩起,老相师正自朝这方看来。自罗浮山一别后,心中疑问颇多的苏寒山顿了顿:“道兄先请。”

……

苏暖暖唤道:“哥哥。”

李天下说道:“没事,甭管他。”

楚南诏不解:“你们认识?”

李天下点头。

苏暖暖也随之点头。

黄裳儿呆愣刹那,满脸茫然。脑中凌乱的信息开始飞快闪过,犹如春风翻书,让她恍惚想起罗浮山的经历。正要说话,忽而诧异地看着苏暖暖:“暖暖也认识?”

苏暖暖理所当然地说道:“是小师叔。”

……

马车里,苏寒山与钦天监老祭酒南怀子相对而坐,一双慧光内敛的眼眸忍不住打量着苍容老者,沉默良久。

他没有率先开口,倒不是出于默契与对方比拼定力。他想着既然这位老先生主动相邀,应该早就做好了坦白一切的打算。那么心中诸多疑问说与不说,都已无异。

反正他会得到所有的答案。

身着星宿图案道袍的南怀老先生捋须,他理解苏寒山警惕的心理。

面对一个将自己看透,而自己却连姓名也不知道的对手,这种谨慎是最正常的表现。

车厢里的沉默持续了好一会儿,亲手教出苏唐太师的老祭酒开始执君臣礼:“钦天监祭酒南怀子,见过九殿下。”

简简单单的字眼飘在耳畔,苏寒山心生讶异。

眼前这位年岁上百的老者竟然是太师大人的授业恩师?也太不可思议了些……

老祭酒露出笑容:“罗浮山初见,老臣隐瞒了身份,望殿下恕罪。”

苏寒山回神,将对方搀起:“祭酒大人言重了。罗浮八问至今记忆犹新,让寒山受益良多。”

南怀子正襟重新端坐:“不瞒殿下,臣今日冒昧请殿下移步,就是为了那第八问。”

苏寒山随口说道:“春秋当兴多少年?”

老祭酒点了点头:“这个答案依然在赠予殿下的画匣中。”

苏寒山说道:“可那画匣却无法打开。”

老祭酒说道:“要打开画匣,只有一种方法,而且是唯一的一种方法。”

苏寒山颇为好奇:“愿闻其详。”

老祭酒似在怀念说道:“那匣子出自三百年前秦王朝某位太史令之手,其中所藏,正是一句关乎战国春秋寿命的谶言。前半句战国三百载,如今已得验。”

苏寒山半信半疑地看着老祭酒。

不可否认,十六年来还是初次聆听这堪称天机的惊人之语。便是江湖上,也从未流传过这种说法,以及有关画匣的存在。

这种情况,就仿佛你游荡街巷,突然冒出一个人告诉你生命将尽,然后亲手扭断你的脖子一样。除非这位钦天监老祭酒拥有举手投足毁灭春秋的能力,然后狂言说战国三百载,春秋甲子年,否则难以令人信服。

苏寒山并非三言两语便可蒙骗的痴儿,自然不会听信人言,说一就是二。

老祭酒南怀子通晓星象堪舆八卦,是苏唐帝国负责传达天道意志的使者。他很清楚方才所言对春秋来说意味着什么,凭着只言片语就欲使人信服,着实荒唐。

老祭酒继续说道:“那位太史令正是祖师爷。”

苏寒山微惊,依然没有说话。

老祭酒说道:“臣说这些,不是为了让殿下深信。因为无论是谁听了这番言论都会觉得荒唐,臣也不例外。唯一证明的方法就是寻到打开画匣的钥匙。”

苏寒山想起画匣表面的凹槽机关形状,问道:“敢问先生,钥匙可是一幅图?”

老祭酒南怀子点头说道:“据祖师爷说,是一副出自秦王之手的江山入画图。殿下只要寻得那副图,便知春秋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