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七章【相认】

作者:炉中火暖你我书名:美利坚仓储捡漏王类别:科幻小说更新时间:19/11/03 07:56:04字数:2417

妮可这个单身母亲非常的坚强,可是自从看到克里森贝尔这个父亲之后,那一身坚强的铠甲立刻就承受不住。见到亲人的情绪爆发,心态崩塌下来,让妮可这个坚强的母亲,瞬时间就变成了一个受委屈的女儿,扑到自己的父亲怀里面失声痛哭寻求安慰。

情绪爆发是有一个时间段的,哭也哭累了喊也喊累了,父女两个这才在门口站起来,妮可反应过来之后看到了,亚当斯这个老板刚要行礼,可是没想到被亚当斯这个老板给制止了。

妮可听到亚当斯这个老板站在门口一通乱说,就把这个单身母亲弄得更加的迷茫了,眼前这个东方帅哥到底是谁呀?自己好像不认识一个东方朋友。

有的时候人情绪波动太大,会造成大脑短路的,妮可就是现在这种状态,大脑已经短路了,傻愣愣的看着杨念中,不知道说什么好,不知道他是谁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而边上的克里森贝尔一看到自己的女儿傻傻的样子就更加的心疼了,从后面走过来拍了拍妮可的肩膀,指着杨念中说道。

“傻丫头,这是你弟弟,你们都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

妮可一听到自己父亲这么说,看着杨念中的时候,眼神从迷茫变成了专注,仔仔细细上上下下打量杨念中,在杨念中的脸型啊,身材方面看到了一丝克里森贝尔的影子,但是五官和克里森贝尔相差很大。

可是自己父亲既然这么说了,那么杨念中这个弟弟是绝对错不了的,妮可这个女孩子从生下来就开始吃苦,母亲就不要他,然后外婆去世小小年纪就,辗转生活在多个寄养家庭。

什么样的苦都吃了,什么样的罪都受了,什么样的难听的话都听够了,挨打受气的那是常事儿,察言观色那是他的生存手段。

他第一眼看到杨念中,就感觉到很迷茫,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但是又想不起来,一听到自己父亲克里森贝尔解释,妮可才知道这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

这让从小无依无靠同样是单亲,独生子的妮可看到自己的弟弟杨念中的时候,情绪一下子就迸发了出来,拉着杨念中的手,一边观察他的脸一边流眼泪,嘴巴哆哆嗦嗦的,就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杨念中看到姐姐,妮可这个表情这个动作什么都明白了,杨念中也是单亲独生子家庭,能够见到自己的兄弟姐妹,杨念中也很高兴。

更何况这是个姐姐,是个女孩子又受了这么多的苦,现在两个孩子得了白血病还没治好呢,一想到这杨念中眼泪也下来了。

什么叫血浓于水?杨念中和妮可只是见了一面,就感觉到对彼此之间有难以割舍的亲情,让双方产生了情感上的纽带。

越看越感觉到对方是自己的亲人,面对亲人的时候,哪怕你是杀人魔头也会心里柔软的像一团棉花一样,亲情是在这个世界上最能温暖人的情感。

所以妮可才会感觉到这么激动,杨念中才会感觉到这么心疼,姐弟两个互相拉着对方的手,就这么看来看去看个没完没了。要把对方的五官烙印在自己脑海当中,让自己一辈子都忘不掉,如果按照血统来计算的话,这可是一对亲姐弟呀。

两个孩子对彼此的感觉这么好,让克里森贝尔这个当父亲的那叫一个感动,拍了拍两个孩子的肩膀,客厅向客厅方向指了指,无奈的说道。

“妮可你是姐姐坚强一点,大卫咱们赶紧进屋,有什么话咱们回到房间里面再说,站在门口时间太长了,会让左右邻居看笑话。”

杨念中这才反应过来拉着你可一边往屋里面走一边抹着眼泪说道。“对对对,听克里森贝尔的,咱们回屋回屋。”

几个人这才进入到客厅,进入到客厅的时候,杨念中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两个一模一样的小男孩,规规矩矩的坐在那里。

互相手拉着手,但是两个小男孩身上穿的衣服明显过多跟个棉花包似的,脑袋上还戴着羊毛帽子,虽然热的直流汗,但是不敢脱下来。

嘴上还蒙着一个巨大的口罩,而一看口罩的厚度,杨念中就知道这两个小家伙带的可不是一只口罩,要不然不可能这么厚啊,都鼓出来了。

杨念中看到这两个小家伙,心马上就一疼了,这可是自己的亲外甥,不到三岁多的年纪,就被病魔折磨成这个样子。这么暖和的房间,还穿的这么厚,还带着这么多口罩,为什么呢就是怕病菌感染,让稳定的病情再次突变,那时候要了得白血病的两个孩子的命的。

杨念中也是当父亲的,一看到这两个小家伙这么乖巧的样子,杨念中那叫一个心疼啊,但是杨念中不敢有过多的情绪变化,和意外的举动怕吓坏两个小家伙。只是向两个小家伙笑一笑,露出善意的表情,然后招呼跟在后面的克里森贝尔,还有拉着自己的姐姐妮可坐在沙发上。

而这个时候跟在后面的亚当斯可明白自己的位置,这是一家人要诉说情感,他这个外人在场不太好办,所以告诉一声赶紧到厨房去给杨念中烧水沏茶。

一家人坐在沙发上喝了口茶,克里森贝尔这才开始向妮可详细的说明了一下他和杨念中到底是什么关系?妮可和杨念中又是什么关系。

将近半个多小时之后妮可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同时心里面暖呼呼的,杨念中这个从来没有见过面的,同父异母的弟弟听到他的遭遇之后。

居然动用自己的关系,让自己的保镖亚当斯装扮成一个有钱人,聘请自己这个单身母亲来到纽约当保姆,就是想把自己和孩子接到纽约来生活,杨念中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照顾他这个姐姐和两个小外甥。

妮可并不是一个傻女孩啊,他在听克里森贝尔这个父亲,话里话外的意思再结合亚当斯这个杨念中保镖头子,身份想结合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那可是真正的有钱人。

以前他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女孩,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相爱的男人,没想到对方是个小混混,除了吃喝玩乐之外别的一概不会,除了犯罪之外,没有任何谋生手段。

可是妮可已经陷入到所谓的爱情的漩涡当中,不可能挣脱而去越陷越深,最后爱情的结晶一对双胞胎降生了,可是孩子还不到一岁的时候查出来了,患有白血病也就是说血癌。

这个病是在美国这样的世界头号强国发达社会,那也是挺头疼的,不光治疗费用极其高昂,又想让两个小家伙康复起来,必须得进行骨髓移植手术,必须得用他们父亲的骨髓才能救两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