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田家

作者:乐天知名书名:异界之英雄纪元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5/10/10 22:35:44字数:8996

田豹的话还真是没有客气,他在这里确实是属于地主的行列,这个感觉来到了田家之后就更加强烈了。

占地辽阔,背山面海,极尽气派,门客三千,仆人无数,田家在这南靖楼之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整个田家大宅的结构就像一座摩天大厦,而他们也不是生活在山体外部,而是在山内开凿出一个桃园洞天。

徐止戈几人步入这田家大门,就算是见多识广的雷奥也不仅赞叹。

在走过一段长路之后,他们就走进了大山之内。山内是圆柱形的,最中间的广场上方镂空,直通山顶峰,碗口粗的阳光从山顶直直照射下来。而广场四周则是各式各样的房间和殿堂,这些建筑也偎依着山壁层层拔起,连绵了不知多少层。光是这打通山脉就要耗费巨额资金,而田家大宅要花费的金钱和时间细算起来简直骇人听闻!

田豹要回去复命,蒋震自然就成了导游的不二人选。毕竟他曾经在田家之中也呆了不少年,算是半个田家人。

走过了大门之后,徐止戈就一直处于叹为观止的状态。

光是各种布局建筑都让人看得眼花缭乱,大开眼界。而一路走来,蒋震也非常乐于给徐止戈几人介绍这府邸之内的各处景物来历。例如什么出自圣大陆的园艺大师负责设计建造出来的小花园,还有从北辰天狼山上挖出的极品天狼石所打造的石凳,专门从荒州北疆边境运送过来的星楠木雕刻而成的蟠龙柱。

“这个……真是让人难以想象!虽说新大陆之富庶我们早已有所耳闻,但是这亲眼一看,确实是让人难以想象!”宇文士感觉自己有些口干舌燥,他来自沙洲,那里偏僻荒凉,何曾能够见识到如此奢华的美!而这个仅仅是一个地方势力而已!一个不算是特别强大的地方势力就已经有如此财力,那么那些老牌地方势力呢?王国呢?甚至是传说之中至少传承了十代的古国呢?又该是何等的底蕴?

“别的不说!大开眼界倒是真的!”林奎也赶着感叹了一句。

这一路走来,徐止戈简直都在怀疑这个看起来面无表情的铁面人是不是有心在炫富,虽然人家没有说什么价值几何之类的话,但是这种你猜猜要多少钱的隐形炫富可是比直接炫富更加让人无语。

“几位,客房到了,请恕我失陪了。”

将徐止戈几人带到了看起来像是世家门阀般建筑的房间之后,蒋震就离开了。

而徐止戈几人则是静坐在房间之内,商议着自己的事情。

徐止戈一开口就问道:“蓝岚,你还记得你藏宝的位置在哪里么?”

“让我再看看吧。”蓝岚有些无奈,“几百年春秋,山水都被人改造得一塌糊涂,我能够记得住个大概就已经很不错了,想要轻易找到又谈何容易。不过如果能够找到一两个标志性的东西,我想应该会比较简单一点。”

“能不能透露一下,你到底藏了什么好东西?我这有点心痒痒的啊……”林奎在一旁凑过来压低声音笑道:“说出来让我们开心开心?”

蓝岚斜眼看了他一下,“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反正绝对不会让你们失望就是了!”

“呵呵,那我就期待咯……”

林奎不再打听,他自己也清楚,无畏号上边的人对自己都有些排斥,或者说是戒备。这也是因为他们并不是同伴,而是合作者的缘故,既然是合作者,那么大家还是保留一点秘密比较好,就算是自己不也是没有对他们坦诚相待不是么?

徐止戈这边风平浪静,而田豹那一头却是暗潮汹涌。

在得知自己的弟弟差点被人截杀,田家长子田虎顿时拍案而起,怒声道:“那些个兽人杂种向天借胆了么?连我们田家人都敢动?难道不怕我们立刻出手,杀进大草原,灭了他们的部族?”

三子田彪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有些皱眉道:“二哥,你不觉得这一次的事情很古怪么?按说,你的来回道路都是将军帮你制定好的,基本上就没有几个人知道,半兽人那边又是怎么知道的?这其中必定有鬼!”

“我也想过是不是有内鬼出卖了我。”田豹沉声道:“但是仔细想一想,似乎也没有什么好处啊!我这一次出去又不是去跑货的,就算他们抓住了我又能怎样?勒索么?况且他们行事凶残,一整艘的飞空艇都给打掉了,看起来像是想要夺命多过绑架!”

“会不会是你得罪了什么人?”田虎闷声道:“半兽人那边也是出了名的只要给钱什么都干,会不会是你在外头得罪人了,然后有人买起你?”

“应该不会!”田彪琢磨道:“如果真的要截杀的话,我觉得他们肯定会派出更加万无一失的手段,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让二哥轻易回来。你们也应该知道,从迷雾海角到南靖楼,这中间可是相隔颇远,足够他们部署还几次刺杀了!”

“这话也有道理……”

田家三子在下边争论不休,而端坐在上方的田家家主田猛则是闭目养神,沉思不语。

“当时飞艇上边还有什么人,这一次跟你回来的又是些什么人?”

闭目养神的田猛突然开口说话,让田家三子回过神来。

“这个……当时就只有我和蒋震还有一些随从,哦,还有两个圣大陆的法师。”田豹说道:“至于另外那些,则是我的救命恩人。在危急关头,是他们出现就了我一命。”

“真的是这么凑巧么?”田猛的声音有些深沉。“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好好款待他们确实是应有之义,就怕……引狼入室啊!”

“父亲大人的意思是,他们和半兽人是一伙的?”田彪失声道,随即又想了想,说道:“也不失这一种可能!不然真的是很难解释得通这一切为什么会这样……”

“三弟!”

田豹拍案而起,“他们是我的恩人!救了我一命!你哥哥的命是他们救回来的!懂么?”

田彪苦笑出声,“我自然知道他们对我田家有恩,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啊二哥!”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到风声。”田彪复又说道:“大草原的那一位史诗级的英雄已经开始闭死关寻求突破了,要是让他成功的话,那么大草原的地位绝对一跃千丈,从地方势力直接攀升到王国势力。半兽人一族立马就可以压我们南靖楼一头。但是现在摆在兽人面前的问题就是,那一位闭了死关,没有天大的事情他绝对不会出来,而他一消失,大草原那边很难避免会陷入实力的虚弱期,所以他们为了避免被我们蚕食,自然会在暗地里用一点小手段,制造我们南靖楼的不安稳,让我们无心吞食他们的势力!”

田彪的这一套分析下来有理有据,让人信服,就连田豹也不得不承认,这个确实是相当接近真相的分析。

“但是,无凭无据!就光是靠我们的猜想难道就要失礼于人?”田豹有些苦恼地说道:“他们都是相信我才和我一块回来的,难道我要因为一些猜想就把他们赶走么?那样整个南靖楼的人会怎么看我田豹?我有何面目再见救命恩人?”

田虎站了出来,叹道:“二弟!多事之秋,不可感情用事啊!这几日我们好好招待他们,当然,暗地里边不能放松对他们的警惕,过了几天,再随便找个由头,送上一份谢礼,再请他们离开吧。”

“大哥……”田豹还想要再争些什么,但是最终还是长叹一气,“就按照你们说的办吧。我好累,先下去休息一下了。”

看着二儿子离开的背影,田猛无声叹息,然后看向剩下的两个儿子,“这几日,你们要好好招待几位贵宾。过后,再献上大礼!不可失礼于人,知道么?”

“明白!”田虎和田彪恭敬拱手,送父亲出门。

“三弟,这几天就麻烦你多看着点咯。”田虎沉声道:“外边的事情就由我来看顾,和半兽人那边的交涉,我让二弟去,家里边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如果有必要的话……你权宜行事!”

说到最后田虎的眼神之中闪过一丝的果决。田家三子之中,三子田彪能谋善断,次子田豹重情重义,但要说到果敢决断,当属长子田虎。

田彪点了点头,说道:“我晓得了。”

“那就好!”拍了拍兄弟的肩膀之后,田虎率先走出大殿。

整个偌大的大堂之内,唯独剩下田彪一人端坐在椅子上,脑海之中不断反复琢磨着整件事情的始末。这是他的个人习惯,但凡有一些难以决断的事情发生,他总是会一个人独处,然后一一个看客的身份将整件事从头再想一遍,看看会有什么遗漏。

过了好一会儿,田彪张开眼睛,喃喃自语道:“看似难以置信的事实往往隐藏在最不可能的表象之下!要说有嫌疑的人可还不止那几个突然出现的外来人,蒋震,蒋教习,难道这件事情里边也有你的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