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贫穷的雇主 上

作者:谢凡书名:月盾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5/09/27 16:47:25字数:9408

马库斯囔囔道:“不会吧,我们真的要去清除植物吗?就算是攻击人的也...”

菲德打断了他,对厄内斯特说:“还有其他事情需要注意的吗?”

“没有了,你们只要在限定的时间内解决掉那些攻击人的植物即可,”他身旁的那个势利眼欲言又止,但是厄内斯特没有给机会他说话,“你们就按照这份任务公告写的地址去寻找雇主,他会指出任务目标,到时候如果完成了任务,记得回来这里。”他说完便让那个势利眼跟随自己一起回去柜台工作。

那个势利眼一边跟在厄内斯特身后一边低声说:“可是他们还没登记...”

“等他们有命回来再说吧,才十四个人的佣兵团,哼哼。”厄内斯特低声回应势利眼,站在身后的菲德他们并没有听到。

“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要接这个任务...”马库斯一只手挠着自己那橙色的头发说到。

“不说了,副团长这个决定肯定有他自己的想法,我们先离开这里吧。”

本来计划从佣兵之屋离开后,就要到佣兵市场了解一下招募佣兵的事宜,但是现在菲德已经接受了这个“并不需要很多人手”的任务,看来招募新兵的事情也可以暂时放在一旁了。

珂丝一直拿着那份任务公告在看,格瑞夫提醒道:“妹妹,这一次你就不要去了,反正本来兵监就不需要执行任务的。”

“不...不行!那种会吃小动物的植物我还没见过呢!怎么可以不去看看?”其实珂丝只是想呆在菲德身边,她又不好意思说出口。最开始的时候,她以为兵监是一个经常可以呆在团长、副团长身边的工作,没想到后勤事务既复杂又繁琐,实在没想到会变成自己一个人留在大后方处理事情,而伙伴们则到外面做任务。

菲德并没有出言阻止,现在在他脑里只想着那些类似肉食花的植物。难道教皇国附近的那些会攻击人的植物并不是肉食花?按理说即使是相对巨大的肉食花也没听说过需要出动佣兵的,普通的农户和猎户只需要带个火把就可以把那些躲在地底里的植物烧得一干二净了,这次一千五百金币的报酬实在高得有点意外,要知道他们马铃薯佣兵团的初始资金不过四千金币,所以这个任务必须拿下。

“如果只是据我所知的那种肉食花应该不会有危险的,我们先回去通知他们吧。”菲德说完后便和三人一起回到租住的屋子里。

“会攻击人的植物吗?随便!随便!反正我的黄金斧头从来不会过问它要砍的东西是什么!”马修斯早就蓄势待发,他已经好一段时间没有和人交手,早就手痒痒了,恨不得马上参与到奥古那帝国的内战当中。

“可是那些会攻击人的植物会不会把人给吃掉啊?既然羊和猪都被吃掉的话...”小队长鲍文听了菲德介绍的肉食花后,表示有点担心。虽然他看上去双手短小,但是身材魁梧的大男人没有理由会害怕植物才对。

“不管怎么样,我们明天一早就出发。”

次日一早,众人都已经整装待发,准备往圣光城城西的任务地点出发。这一次是全员出动,十四个人都一起参与这次的任务,看上去也是十分奇怪,一个叫马铃薯的佣兵团,所有人员都是由官职的佣兵,菲德自己都觉得很不可思议。

城西的目标地点离圣光城有十千米,一路上经过的地方大部分是农家,这些农户是教皇国粮食储备的主要来源,可以看到有教会骑士团的人在圣光城附近的主要通道巡逻。

而接近到那个目标地点的时候,居住在附近的人显然少了,并且那里的地形也从平原变成了林区。

一个老农坐在一只耕牛上面,挡住了一个三岔路口的指示牌,老农的脸上写满了忧心。阿维从“国王”上跳了下来,十四个人里就只有他一个人骑着马。他拿着任务公告向对方走了过去,询问任务的目标地点该如何走去。那个老农看着菲德一行人都拿着各式武器,身材又多是魁梧高大,马上就表示自己就是雇主。

他从耕牛身上下来说:“你们就是那些帮助我的佣兵啊?快快!这一边来!”

菲德看对方的穿着打扮并不像是能够付得起一千五百个金币的雇主,不过既然他说他的那个地方就有这种攻击人的植物,那应该就是他。

众人跟随着老农,而老农也在路上大声说:“那种植物会从地底里窜出来,能窜那么高,”他跳了起来,想用双手比划比划,“我们村子里的人都没有办法,那些植物已经偷偷吃掉了我们的牛和羊,甚至明目张胆地把一户人家的小孩子吃掉,就在他们家的房子底下窜了出来!”他越讲越激动,而且脸也涨红了,看来具体情况真的很迫切。

一行人来到了一个小村落,那里只有五、六户居民,但是菲德他们连一个人都看不到。

“就是这里,我们的人都已经撤了出去了,谁都不知道那些植物会不会再从地下里窜出来,如果我在拉屎的时候突然钻出...”

菲德在老农喋喋不休的时候,开始注意到了这个小村庄的情况。残旧的土屋里都摆放着一些最穷的人才会用的物件,圈起来的地方也不大,可见这里豢养的牲畜并不多。菲德看到这些后,开始怀疑对方并不是真正的雇主,只是一个想借他们力量去消除植物的老农民罢了。

除了菲德外,格瑞夫和范也已经注意到这一点。

那个老农看见为首的菲德停下了脚步,他连忙想过来拉对方的手,不过被菲德躲开了,“你们还愣着干嘛?快跟我来,那些植物就在那一片地方里,而且它们还会在泥土地里移动!”

范双手交叉摆在胸前,冷冷地说道:“你根本就不是雇佣佣兵的雇主吧?”

老农顿时哽咽说不出话,格瑞夫也说道:“刚才我已经看到了那个路牌,显然被人转动过,我们要去的目的地应该是在另一个方向,为什么你要欺骗我们?”

其他人也恍然大悟,不过作为首领的菲德还没有表态,努尔和马库斯兄弟他们都以菲德的话说了算。

皮肤黝黑的老农意识到自己的谎话被拆穿了,他急的快要流出眼泪来,但是却没有说一句反驳的话,只是紧咬着牙。

就在这时,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从村庄十多米外的地方,传来了一阵阵震动,这不寻常的震动应该就是那些攻击人的植物所引起的。

“戒备!”独眼马库斯对其他人喊道。

范则悠闲地往后走去,“喂,我说你们啊,我们又不是来帮这个老骗子的,要是现在离开还来得及,没必要在这里白费力气。”

“长者”富兰克林也附和道:“是啊,就算帮了他也不会有报酬吧?不如往后撤吧...”

但是冠军格斗士却拿出了两把长剑说道:“虽然我也痛恨骗子,不过现在离开可能已经太迟了。”他已经摆好了迎战的姿势,这个姿势是他在竞技场多年悟出的战斗姿势,能守能攻,不过他从来没有碰到过除了人类以外的敌人。

珂丝看到菲德还没有做出决定,也拉了一下他的手臂说:“马铃薯啊!就当是可怜可怜这个老人家吧,反正我们都来了...”

公爵之女话音刚落,那个激动得说不出话的老农身后就已经窜出了一条两米多高的黑绿色植物茎条,那茎条的顶部裂开成数片花瓣一样,而裂开部分的中心位置竟然有一条如同枪尖一样的尖锥,只不过那尖锥是血红色的。

“啊!”珂丝吓得跌倒在地,她用手指着那条绿茎植物,根本就不像是昨天菲德对自己说的什么肉食花。

阿娅娜早就已经把一支箭搭上了短木弓上,瞄准着那条窜出的绿茎。

那条绿茎对着老农的身后飞插了过来,而一个身影马上冲了过去,一剑砍在了绿茎植物的茎部,可只是砍入了一点点,并没有把整条半米粗的茎条砍断。那露出了血红色尖锥的头部马上往植物体内缩去,而剩下的部分也在第二下挥剑后砍断在地。

老农本来已经吓得向前扑倒在地,这时他才回过头来,看见这群佣兵里那个不起眼的少年站在了那段断掉的茎条旁边,少年手上的骑士剑还在微微颤抖。

“喂,你个白痴,谁让你去出风头的?!”大鼻子范也看清楚了是阿维在一瞬间跑了出去,救下了老农。

一部分人也马上走了上前,看看那段被两剑砍断的绿茎条,发现那里留下了一个沙洞,而且茎条的表皮很粗糙,但是里面的芯部分已经消失不见了,估计是那条缩了回去的血红色尖锥。

阿维还站在老农身后,他双手握住骑士剑,但是剑身因为手臂的颤抖而随之抖动,他的脸上还掉下了很大颗汗珠。

“阿维...”珂丝被格瑞夫扶了起来,她看着这个勇敢的少年,又看了一眼菲德,一时不知道说什么话好。

菲德并没有走过去,其实他刚才打算在最后时刻才抽出“噤声”挡下绿茎植物的攻击,因为那样才可以看清楚老农在最危险时的举动,还能找到绿茎植物的弱点,只不过阿维抢先了一步,救下了老农。现在看来,这个老农确实只是一个普通的穷苦农民,假如继续帮助他,可能真的一点报酬也不能获得,但起码这并不是一个人为设置的陷阱。

菲德对于自己的谨慎举动并没有后悔,因为现在的他不单是菲德,还是一个佣兵团的副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