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再见埋霞山山神庙与魂衣被夹

作者:上善又水书名:听女儿给我讲诡故事类别:言情都市更新时间:15/09/18 01:17:16字数:5192

当我再次醒来,魂魄自己处在游离状态,我依然躺在原来的地方连动都没动,但是曹骏和我的身体都消失了,不用猜了趁我昏迷上山来背走我和曹骏的铁定是王瑜!他看不见就不会让青稞帮忙看吗?把我的魂魄捡回去也好!

好像青稞伤的不轻啊,但我现在又该何去何从呢?等爷爷或曹骏醒来救我?不过想想自己背上都快被曹骏扎成马蜂窝了,就算画符也没有意义了,新旧符相互叠加只能是越加越乱,我不仅回不去,后背还容易破相,那现在要做的岂不是要在后背上的伤养好之前都在在埋霞山上做孤魂野鬼了?

虽不知道魂魄昏迷了多久,但是马上就鬼节了,跟着野鬼们吃到七月结束都不会饿死,虽然魂魄状态基本不会饿,但我还想吃,可现在的问题又来了,我一个生魂想触碰阳间的祭品就要找真正的孤魂野鬼做引路人,他吃我才能跟着吃,不然想都别想,但现在让我上哪里去找这么个孤魂野鬼当我的引路人呢?

好麻烦,还是先下山吧,也许山路上能碰上也说不定,但当我站起来想下山时才发现自己的魂衣居然被地面夹住了?开玩笑吧,如此倒霉的事情怎么就让我碰上了?难道是泥泽在变成山路时把我也算计进去想要吸收了我?想到这里我就开始忍不住害怕。

爷爷曹骏全昏迷,估计我的身体也被王瑜以救治为名带到了医院里,现在祖宅里也必定是空无一人,就算我回去也是跟那些精怪们混到爷爷或曹骏回家,可现在魂衣被地面吞噬这就是埋霞山想留下我的征兆,随后再把我的双脚也吃了,然后我就真的成死魂了!还跟孤魂野鬼混呢,我自己先成孤魂野鬼了,王瑜!这个不靠谱的,我是彻底记住他了!以后就算见了也要当不认识这群人!有他们插手的事情到头来倒霉的必定有我,不是整个韩家一块跟着倒霉!而且他们还想把曹骏拐走,都打的他差点毁容现在居然还有脸动不动就出现说曹骏是特别处的人,不行等能回去了一定要让爷爷威胁曹骏!看曹骏究竟是选做人民的公仆去特别处呢还是做个孝顺的好徒弟留在韩家继承家业!就这么决定了,但现在还是要回归到本质的问题上面去!我要怎么把魂衣从地缝里拽出来而又不伤到自己的魂魄!

(科普一下可能有不明白魂衣和魂魄关系的,其实魂魄也是害羞的,所以魂衣其实也是魂魄的一部分,是每个鬼魂离体后最先学会的第一个幻化术,因为没有样本可以比较基本最先幻化出来的魂衣都是死时穿的那件衣服,或者更省事懒的直接就将死相留在魂魄上一点也不爱美还四处吓人,不然也不会衍生出这么多灵异作品了,其实应该感谢一下那些不爱美的魂魄,他们大部分是把力量都存积着有的是为了终有一日为自己报仇雪恨,有的则是把力量卖给鬼差让鬼差去搞什么因果报应,借鬼差之手报仇!当然在阴间其实都是以丑为美,你死了又没太强大的力量自然是越丑越被众人害怕尊敬,扯远了,其实这魂衣撕扯的感觉大概就是冬天把自己的舌头贴在室外铁块上的感觉,你拽吧肯定掉层皮,你不拽吧冻的舌头疼。)

“小家伙,你遇到什么事情了?在这里躺好久了为什么不离开,今天是七月半,大家都去抢吃食了,你不去吗?”就在我躺在地上愁眉不展时我终于听到有能看见我的人发出声音了,但是当我抬头望去时什么人都没有周围一片空旷,只有无尽的野生绿色植物将我包围。

“别欺负我只是个孩子,我活着的时候眼神可好了铁定能看见你,就算我现在死了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其实我很害怕被别人知道我是生魂不然会有想念人间的鬼魂去找我的身体借机鸠占鹊巢,我就真的要成死魂了,还不如一开始就装死魂来的轻松,但我现在确实害怕极了,现在都是魂魄状态了,怎么可能还见鬼啊?我和鬼是同类不能我看不见他们了呀?越是看见久了突然让你看不见了,那种未知感才是让你害怕的存在。

“你在害怕?我是不会害你的?是因为你的魂衣被夹住了不忍心抽出来吗?”又是那个声音,我打量周围什么都没有。

“我……我怎么会害怕呢,我从一出生就能看见你们,早就见怪不怪了,呵呵,现在是不是因为你太丑了而不敢现身啊?放心,大家现在都是同类了,我的死相也不一定比你好看到哪里去!真的,你快出来吧。”可能是我说的话太过生硬了,让她觉得我这是真害怕了,居然没有搭理我,她反而自己先笑了起来,声音很近,就像贴在我的耳边。

在我确定声源后我慢慢转头,一张离我脸很近很近的脸突然出现,几乎就是贴在我的脸上“啊!啊!”我之所以连叫两声,是因为第一声是见到她本人被她那白的透明能看穿她背后风景的脸吓了一跳,第二声尖叫是因为我习惯性的后退居然把自己的魂衣从地里面扯了出来,我快疯了疼的我整个魂魄都在打哆嗦,甚至眼泪都快凝聚到眼眶了。

“冷静,深呼吸……来跟我做,深呼吸,把眼泪收回去,控制住,你想着一点都不疼……”

“怎么可能不疼!你不疼我疼!”虽然我被曹骏带的嘴上得理不饶人但我还是按她说的努力控制不让自己抽搐,深呼吸把眼泪硬憋回去。

“现在好点了吗?”她的声音明显比刚才更柔了,还有点委屈的感觉,是因为刚才我太凶了,她在自责她吓到我了吗?

“阿姨,你可千万别哭,你看我现在多好,活蹦乱跳的一点事情都没有,对不起,我刚才不该对你凶。”毕竟我是晚辈都要跟这个魂魄道个歉,万一她能带我离开这里也不错,只是她太透明了,不是散魂重新凝聚的,就是命不久矣,怎么看她都像坚持不了多久的样子,难道是趁着鬼节出来完成什么未了遗愿?那我现在会不会打扰到她?

『又水出品,必属水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