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七十八章 燃血骑士(求订阅)

作者:无境界书名:无限之至尊巫师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8/03/18 12:03:01字数:15236

凯恩离开观景台,玛丽娅就在庭园边缘静等着,见行过来的凯恩的神色,就知道他又被气到了。

沉默的跟随凯恩离开,玛丽娅扭头目光冷冽的看了仍在观景台的两个女人一眼,心道:“只会拖累人的家伙,有机会应该舍弃掉……”

主仆两人向着主楼行去,来到正门附近时,正好赶上爱丽丝的车架抵达。

如同凯恩想的那样,爱丽丝的两个舅舅是带着帮手来的。

马车尚未停稳,当先推开车门跳下来一名野性十足的男人,须发跟海根有的一拼,但更不讲卫生、以及不修边幅一些。一口烂牙、一身鱼腥味。

紧跟着下来的风格更加杀马特,鼻环、耳环、唇环、眉毛上都坠着一个环,黑眼圈,红色的草窝头,配上那身油腻的皮衣,扮相跟玩死亡金属摇滚的歌手很相似。

“黑巫师……”凯恩很容易就联想到了地牢里关的那三个,心说:“这也挺好,自己送上门凑齐了。”

“麻瓜!”须发浓密的野性黑巫师挖着鼻孔,不屑的冲凯恩吼:“滚到一边去,麻瓜。”

凯恩充耳不闻,继续向内走。

正门这时已经打开,弗兰的妹妹、妹夫和一众仆人迎了出来。

野性黑巫师见凯恩不理不睬,顿时恼了,用鼻屎弹凯恩,吼道:“嘿,贱种,说你呢,从这里滚开,是不是想死了?”

凯恩当然知道,这些人在斯波尔丁小镇吃了亏,自然清楚弗兰有普通人朋友,此番本就是来无事生非的。

若是换个时间,他或许还会讲个战术策略什么的,可他不久前才跟邓布利多不欢而散,心中正是火大,这些人在这种时候挑衅,那就是作死。

他抬起左手,并食指和中指顺时针绕了绕圈。

玛丽娅顿时就有了反应。

就见她宛如漏气的蒸汽机般,浑身喷溢出红色的光芒,拧身吐气开声,冲着那野性黑巫师就是一掌。

这是隔空的一掌,就见绯红色的光芒如狂风般、定向性非常强的吹向野性黑巫师。

随着‘嘭!’的一声闷响,黑巫师如同被千万根钢针射穿,又如同使劲抖湿漉漉的床单般,无数的血液以雾气和血滴的方式从他背后透体而出。

瞬间死亡,被自己的血液将身体射成了窗纱。

杀马特风的黑巫师也算是战斗经验丰富,在玛丽娅出拳时就已经从袖子里甩出了魔杖,可还是晚了。

打完轰血一击的玛丽娅滑步上前,左手劈斩。

‘咔嚓!’

杀马特黑巫师施法到一半的动作僵住,表情也僵住,一道红线斜着出现在其脸上,下一刻,连同半个脑袋和身子,错开滑落。

这时,第三个下马车的黑巫师本来一条腿落了地,见情况不对,立刻给自己施展悬浮咒,抢占高处、并获得攻击视野。

然而他刚上天,杀马特黑巫师就死了,而等他的的‘钻心剜骨’施放的时候,玛丽娅已经挥动了她的右臂。

同样是大开大合的动作,但这次的她手中的武器,借助了野性黑巫师喷散的血雾,隐约能看到,是一把刀刃带齿,略微弯曲的长刀。

这裹挟了鲜血的长刀在空中劈出优美的弧刃,并且像是甩墨水笔般,带出一片血色光幕,瞬息之间,光幕便化作了艳亮华丽的火焰。

那黑巫师直接被血焰斩击劈成了两半,燃烧着血洒长空。

‘锵!’玛丽娅手中的舔血和啄魂两把刀的长柄相合,构成奇兵斗剑枪,在合枪的过程中,以啄魂破掉了‘钻心剜骨’。

随即身子360度旋转,整个人带着残影突向马车。

骑士的冲锋斩。

这一击极其猛烈,车厢内的黑巫师刚给自己加持了铁甲咒,对着玛丽娅释放出统统石化,玛丽娅的气势重击就到了。

对于处于破法状态的玛丽娅而言,这种程度魔法毫无意义。

轰!整个马车都在战击的蓬勃力量下向着前方呈现出锥形爆破的情形,那黑巫师连替命的挂件都被爆了,仍旧只是免了一死,整个人吐着血倒飞了出去。

玛丽娅提着武器一步步走过去。

那黑巫师艰难的起身,对着玛丽娅施法。

噗!噗!连续两个法术,都被玛丽娅轻松的直接用武器破成一团魔法光华。

哧!一刀入心,黑巫师被钉死在地上,嘴中溢出黑血,眼神黯淡,歪头死去。

玛丽娅拔出斗剑枪,手臂一振,斗剑枪发出嗡的一声金属鸣音,现场所有的血液都变成了火焰,熊熊燃烧。

在众人惊惧的目光中,玛丽娅踏焰而回。

片刻之后,第二辆马车中,一名老者打开车门,从斜后方对着玛丽娅“阿瓦达索命!”

毒绿色的光芒飞射而出,玛丽娅也几乎是同一时刻拧身突刺。

骑士的枪突刺。

同样带着残影,速度快的不可思议。

毒绿色的光影竟然直接被爆做一蓬绿色的光焰消散,而后就听‘咔!’的一声,斗剑枪的前刃刃齿中、带着红白之物,透铁板的车厢而过。

‘吱呀!’

牙酸的声响中,玛丽娅拔出武器,连带着将老巫师还在抽搐的尸身从车厢中脱出。

‘嚓!’握柄一拧一挑,原本捅穿头颅的刀直接将脑袋豁成两半。

用这种残酷的方法起出武器的玛丽娅望了眼车中抖成一团的三人,冷道:“黑巫师……”

‘锵!’斗剑枪重新恢复成两把刀,血液污秽震落,刀身刀柄重新隐于无形。

高级破法、魔法器物隐匿,这都是亚兰血裔的优势,本来做刺客也挺好的,但凯恩不需要刺客,玛丽娅就成了很有特点的类法术骑士。

寻常人连她的兵器长短都估算不出来,中程、近程都十分强力手段,若是再提升级别,就能常态使用‘轰血一击’那样的情绪力量+天赋异能的气势打击,20米外就能让目标沸血、燃血,属于变化系的类法术,极难防范和抵御。

玛丽娅收刀离开,她能感觉的出来,车上那两名男性巫师已经完全失去了战斗意志。

“哇!”等玛丽娅走出去一段路,爱丽丝?卡雷特才大哭出声,魔力鼓荡。

嘭!车床玻璃爆了,连训练有素的马也受了魔力刺激,当场惊了,一通鸡飞狗跳。

爱丽丝魔力血脉觉醒了。

晚到一步的邓布利多和劳拉看着纷乱的场面,满地的尸体和火焰,目瞪口呆,劳拉失神的问邓布利多:“Elder,凯恩在这个时空收的侍童,怎么这么厉害?”

“应该是一早就预言术发掘的稀有血脉。当然,即便如此,也强悍的过分了一些。”他心里说:“凯恩弄出来的,怎么一个两个,尽是施法者克星。”

夏洛特站在窗前,几乎全程目睹了这一切。她眼中泛着异彩,微微叹气:“少了几个可用的躯壳,可惜了。”

而人在西馆的潘蜜拉则眉头紧蹙,她没想到弗兰的盟友竟然这么可怕,一个随从都凶悍成这样。

紧攥拳头,指尖深陷肉中,破皮出血而不觉。潘蜜拉神情逐渐变得狰狞,她做出一个对她自己而言,都极其危险的决定……

由于猩红山庄神奇的吸音效果,外面的动静弗兰并没有及时听到,他是接到仆人的报告后,才匆匆下楼的。在一楼的大厅中,正好迎面碰上凯恩。

凯恩语调温和的道:“科尼兄弟请来的黑巫师,被我送去众灵之地了。相信这会让两人明白礼仪的重要性,尤其是在别人家。”

科尼(Kearney)是凯尔特人姓氏,有‘士兵’的意思,凯尔特人的主要宗教信仰是德鲁伊,讲究万物有灵。人死后,灵魂就会前往众灵之地,或者说灵魂栖息之地。

弗兰自然是清楚科尼家族的情况的。这个家族虽然是纯血,却并不被其他纯血巫师家族尊重,盖因他们总是跟一些蛮巫、巫毒人士往来,并且也使用妖术,这在纯血巫师看来,就好像放着堂皇大路不走,非得走阴森小道,自甘低贱。

弗兰现在主要在意的是‘黑巫师’。“科尼兄弟请了黑巫师?”

凯恩点头“没错,就像你猜测的那样,跟前夜在斯波尔丁小镇的旅店搞袭击的是一个类型风格。其头目应该是个所谓的大师,头被破坏了,但身体还完好,足够查证了。”

“泰德,你又帮了我一个大忙。”

“我也是考虑到死几个邪恶者,有助于树立侯爵府的威严,索性将其都打杀了。”

弗兰点点头“我去处理下,回头聊。”

“嗯。”

等弗兰出了正门,才知道情况有多惨烈。

刚才听凯恩温言慢语,让他产生了一定的误解,以为就是几具尸体,哪里知道竟然是要内脏有内脏、要脑浆有脑浆,火焰燃烧,腥臭四溢,还有破碎的宛如被巨人践踏的马车和受伤的马匹,简直就是中古时代的屠城现场。

强作镇定,弗兰从袖中魔杖,对最后被杀死的那名老年黑巫师使用恢复咒、清洁咒、石化咒。

恢复咒可以让死状不那么狰狞,清洁咒去除脏污,石化咒则是常用的‘尸体保鲜’法。弗兰同意凯恩的说法,留一具尸体用于作证据,长期使用黑魔法,其身体上会有相应的魔法反应,并不难查。

这时惊马已经被拉住,科尼兄弟,兄长拜尔德阴沉着脸抱着脸上泪痕未散的爱丽丝,弟弟巴里则脸上惊惧未退,向这边走来。

看到弗兰,巴里惊惧的情绪顿时化作愤怒,加快了步子,并且抽出魔杖,咆哮道:“弗兰?卡雷特!你竟然……”

弗兰对科尼兄弟又恨又惧,在霍格沃茨时,就被这两人搞出的心理阴影。

巴里的气势汹汹,引发了他的恐惧和忧虑,傀儡守卫由此被激活出现。

傀儡守卫的好处之一就是吃伸展咒和缩小咒,不用怕弄坏,而空间容器对于侯爵府而言也不算多么难得,弗兰如今也是傀儡随身携带。

傀儡守卫一出现,一个挡在了弗兰身前,另一个探手一把捏住了巴里的脑袋,巨大的力道自指端传递,狼人虽然收缩、但质地仍旧堪与钢铁媲美的指甲轻易就刺破了巴里的皮肤。

巴里被狼人一只手提离地面,仅仅靠脚尖艰难的支着地,恐惧再度成为他的主要情绪,他对狼人能否捏爆他的脑袋没有任何质疑。

傀儡被设计的这么给力,让弗兰胆气大壮,他横跨一步,探出身子,对科恩兄弟道:“我不是瑞恩,不要在猩红山庄做失礼的事,更不要做出威胁斯卡布罗侯爵的举动,这是为你们好。”

随后他让傀儡放开巴里。

巴里连忙后退了几步,被人一把顶住后背,巴里见是拜尔德,顿时镇定了许多。

拜尔德单臂抱着叉腿骑坐在他腰间的爱丽丝,目光越过魁梧的狼人,阴沉的对弗兰道:“你既然继承了爵位,自然也就清楚了卡雷特与科尼家的古老约定,你怎么说?”

弗兰闻言脸上微微变色,看了看周遭:“这件事我们可以稍后谈。”

巴里叫嚣:“这话让我觉得,你与历代的斯卡布罗侯爵也没什么差别。”

弗兰神色不快,看了看周围,没跟巴里继续吵,而是让仆人们尽快收拾,老巫师的尸首则被他收取。

这做法引发了巴里的反感,正要发作,被拜尔德拉住,顺着拜尔德的指点,巴里才看到,光线相对黯淡的大厅中,玛丽娅目光灼灼的盯着这边,那眼神让人联想到鹰的凝视。

巴里又怒又怕,那模样让别人都替他尴尬。

弗兰顺着其目光也看到了玛丽娅,顿时心中了然。

“力量,一切都是围绕力量。可惜我没能早点意识到。这次,我要抓住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