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五章 再见神技

作者:顿墨书名:修罗的旅程类别:其它类型更新时间:18/01/08 10:06:26字数:10638

碟魔潜到水底后就沿着水路前进,潘多拉星的水底跟陆上一样植被非常的丰茂。而且完全是和地球上不同的生态系统,但刘璃丝毫没空欣赏美景。

因为他已经单独联系了燕南,并让他亲自发来了一份幸存部落的坐标,以此来验证紫衣新发来的坐标是否准确。

他边操作边开口道:“其实索菲亚大人,你不想想如果真是宏信害我们,哪会还跟我们保持联系啊。”

“那你的意思我们自己看错坐标,这怎么可能?”

“我们当然不会搞错坐标,但是也未必是宏信害我们,你刚刚说了我才知道还有铭扬这个看燕南大人不爽的东西在,我觉得可能就是这货害了我们,但是肯定是瞒着宏信的说不定连紫衣也瞒着呢。”

绿帽对刘璃说的话不住点头,非常明显是表示支持。

“管他是谁,还不都宏信那个混蛋的人。那个老渣滓看一眼,就知道是硬不起来的东西。”

刘璃自誉已经是口无遮拦的人,但没想到索菲亚发起了火来,说的脏话更加的劲爆。正所谓三人行必有我师,古人诚不欺我。

刘璃操纵碟魔沿着水路逼近幸存部落,本来以为离开水后,怎么也得经历几场战斗才能抵达营地。但事实完全不是,他们离开水面后直接升空,直到降落在幸存部落竟没遇到任何敌人。

这个部落跟之前的那个草原营地一样,有着大量乘客在其中盘踞。而这些乘客自然也是营地一直存在至今的重要原因,这里本来就是山地纳美人的部落。非常幸运的是病毒爆发之后,这个部落的感染者非常少。

所以他们不仅清理了所有的感染者,而且还保住了自己的家园树。当然这主要是因为他们的家园树,本身生长在巨大孤立的秃岩之上,只有一条索道链接外界。

碟魔在靠近家园树的时候,刘璃就拿出了一个非常古怪的应该是叫长杖的东西。这东西其实就是,兽骨制成的满是装饰品的东西。

但它却有着非常神奇的功效,这是草原部落的外交礼仪用品,亮出这个东西一般就不会遭纳美人的攻击。

而刘璃之所以能得到这个,完全是因为他让宏信忽悠草原幸存部落的领袖,他们出使山地部落并不是为了私人目的,而是为了联合纳美人剩余的力量。

当然最后估计宏信还是靠着个人亲密度才得到的这些外交使节杖。

山地幸存部落由于保住了家园树,而且聚集的纳美人数量也众多,所以他们不想草原幸存部落那样对待乘客那么客气。

所有的非纳美人都不得前往家园树的,而家园树周围的区域则无所谓。刘璃是因为携带着草原部落的使节杖才特殊被允许,降落在了家园树上。

三人从离开碟魔的那一刻起,就被无数的张开的弓箭指着。刘璃早就带上了可以自动把语言翻译成纳美语的机器,他开口:“我们带来了草原幸存者的消息,他们委托我们向你们酋长传达重要的信息。”

有着使节之杖见到酋长那几乎是可以肯定的,刘璃被一路带进了家园树中。不同于电影山地部落的家园树议事厅不再地面上,而是在树身中。

也不知道是这树被开出了这么个洞,还是本来就长成了这样。总之议事大厅是在树身中,一个外伸的露天平台上。这样的议事厅风景当然独好,可问题是这时候外面到处都是丧尸兽。这样的议事厅不怕开会到一半,招来飞龙丧尸聚餐吗?

纳美人虽然是看似原始的部落,但却是有着独特文化的集体。在正式的家园树集会上,参加人员的数量,职责,所站的位置以及所有一切的细节都是非常有讲究的。

刘璃三人被情进平台,站在最高位置的强壮纳美人却没有酋长该有的装饰物,全身都是战士打扮。

不过山地纳美人的打扮可是跟丛林纳美人有着巨大的不同,酋长的身上有着大量的兽骨装饰,称其为骨头护甲都不为过。

“天空人,马族的骁骑让你带来了什么消息。”

说话前不自抱姓名,这是典型的不尊重,这个酋长对他们的态度由此就可以看得出来。刘璃知道这时候最好的办法,是散出一把艾娃之种类似的东西,然后直接把个人亲密度提升上来。

可问题是他没有艾娃之种,这东西又不是蒲公英,说弄来就能弄来。所以刘璃只能发动了自己的天赋神技:忽悠!

“山地之子的领袖,向艾娃祈求我能在心中能看到您!”

纳美人彼此打招呼的这个我看到了你,并不只是单纯的说视觉上看到了对方,而是感受到了对方并且尊重对方以及愿意从对方的角度去思考。

所以刘璃刚刚那段话是个非常好的马屁。

“。。。。。在艾娃的指引下,我们都该看到对方。信使,到底传递来了草原上的什么信息?”纳美人其实心底都很单纯,也就是俗称的好骗,这才一句话对方的态度就转变了。

“山地之子的领袖,这场灾难让所有人都陷入了磨难。而我们甚至失去了向灵魂树祈求的权利,但草原部落的祭祀发现了,水下的世界是没有出现那些狂徒的。所以祭司们终日将自己浸泡在河流中,终于他们接到了艾娃指示。”

刘璃这个谎说得怎么都能得一百零一分,拿来骗乘客说不定都能成功,何况是纳美人。

壮硕的领袖从高台上下来:“在水中接到了艾娃的指示!?是神迹吗?”

“象征神迹的死神骑士已经从草原向着灵魂树出发了!”

“死神骑士!所有的野兽都疯狂了,还有死神兽可以被骑乘!?为什么不是末影骑士!”

“我无法领会艾娃的意图,但他的旨意通过祭祀传达的非常清晰。所有的野兽都变疯狂了,所以纳美人要寻求新的力量来应付即将面临的战斗。”

“新的力量!?什么意思,我们除了手中的弓和矛已经一无所有了。”

“艾娃的旨意是当猛兽没法与勇士并肩时,就寄希望于植物”

“什么,植物,植物怎么帮助战斗”

刘璃看的出来,所有平台上的纳美人都疑惑了起来。只不过碍于山地纳美人的规矩,除了领袖没有人出声疑问。

刘璃直视山地人领袖的那黄金色的双目:“艾娃的旨意是让你们成我艾娃之子!”

“什么东西?”

“也就是艾娃之泪!”

这话直如晴天霹雳直接砸在了平台上,刘璃甚至都能感觉道气氛的转变。大多数人的目光是惊诧,极个别是愤怒,更多的是迷茫,不是每个人都知道艾娃之泪是什么的。

刘璃知道在这时候是至关重要的,忽悠不忽悠的成,很可能就靠这时候的表现了。

“最早的艾娃之子并不是魔鬼,他只是个骄傲的可怜人,他天生不能跟野兽沟通,所以连最普通的猎手都无法成为。如果是你骄傲的领袖,如果是你面临这样的命运,难道不会抗争吗?!

你难道就心甘情愿成为连配偶都没资格拥有的可怜人。你愿意吗?强大的灵魂都是骄傲的,艾娃之子只是不甘心低人一等的生活。

所以他选择了离开,选择了去流浪,去当时大陆上最危险的地方,中央山脉的无人区!

他本该跟所有人一样,独自在中央山脉中被数之不尽的危险取走性命,然而他没有,不仅没有,他还成为了艾娃之子。让枝蔓在身上生长,让植物与他融为一体。

尊敬的领袖,我谦卑的请问,如果没有艾娃的庇佑,一个走投无路连野兽都无法驯服的人,是怎么缔造出大陆最强部落的?!

如果这一切不是艾娃的安排,他是怎么做到那一切的。从一个连配偶都不能拥有的可怜虫称成为击败所有人的灵魂树大祭祀,如果他不是艾娃之子,是怎么完成这一切的?!

也许他的继任者疯狂了,做了很多伤害其他部落的事,但那也是千百年之前了。现在那些狂徒和狂兽才是真正的魔鬼,是你们纳美人的魔鬼,也是我们的魔鬼。

因为在它们的心中只有占据和毁灭,它们才是真真正正的艾娃之敌。为母亲击败敌人,不正是一个儿子该做的吗?难道你们不愿意为了艾娃献身?不愿意为了神成为艾娃之子?”

索菲亚和绿帽完全傻啦,这还哪是那个看见燕南就跪下抱大腿的刘璃啊?这简直光芒万丈的艾娃拥护者啊,如此的口才不在太平间担任复活死人的工作简直屈才。

别说是纳美人,谁听得都觉得热血沸腾。这一张好嘴,不建个邪教啥的是可惜啦。刘璃都不需要看周围纳美人的反应,因为耳中已经响起了没有声调的提示声:“获得石峰部落战士长哈卡的关注,有望与其开启亲密度。”

按道理来说,刘璃肯定是应该缠着那个叫哈卡幸的存部落领袖,先跟它开启个亲密度再说。但问题是刘璃又不是刷亲密度的,是来完成任务的。而且经过他那三寸不烂之舌的鼓噪,相信有的是机会把这里的纳美人拖进任务中,所以到时候一切连任务带亲密度都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