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 刘备,你的好日子到头了

作者:堂燕归来书名:三国大气象师类别:历史穿越更新时间:18/04/29 22:20:38字数:4464

朐县,糜家庄。

庄园校场上,杀声震天,气氛肃杀,八百庄丁正操练着阵法武艺。

关羽背负双手,行走在行伍之间,不时喝斥着那些他看不上眼的庄丁。

将台上,刘备看着下面苦练的庄丁们,微微点头,灰白的脸上流露出满意的笑,时不时手捻短须。

一旁的糜竺笑道:“主公,属下这些仆僮可堪一战?”

刘备满意的点点头:“没想到子仲你有这么多家仆,还个个是精壮之士,假以训练,必将是一支精锐。”

“主公满意就好。”糜竺嘴角扬起一抹得意,“我糜氏经营徐州多年,虽算不上海内最富,多少还是有些家底的,这八百人只是部分,还有两千多庄丁门客,尚在赶来的路上。”

刘备在糜竺的建议下,退至朐县之后,糜竺便对刘备全力支持,又是献粮又是献马,还将麾下近三千多的家仆献给了刘备。得到了糜竺的鼎力支持后,刘备终于稍稍恢复元气,又凑起了几千多精兵。

兵马在手,刘备才心安了几分。

刘备呵呵一笑,眼眸中燃起了信心,摸着短须道:“子仲这份情谊,备铭记在他,他日大业功成,备定当与子仲你共享富贵。”

糜竺心下欢喜,嘴上却忙道:“主公乃当世英雄,属下为主公所做的一切,皆是出于真心,万不敢贪图富贵回报。”

刘备微微点头,对糜竺的这番表现,愈加欣赏。

这时,身边的孙乾则笑道:“眼下那苏贼正在下邳与吕布鏖战,料想没有几个月分不出胜负,主公正好趁此时休养生息,操练士卒,等到那二贼杀个两败俱伤之时,我们再挥师西进,一举夺取下邳,收复徐州!”

刘备哈哈大笑,目光望向下邳方向,脑海里已经开始在勾勒着收复下邳,杀败苏哲和吕布的蓝图。

张飞也咬牙骂道:“我倒希望苏哲那小子别杀了吕布,把那个三姓家奴留给我,好让我亲手宰了他,洗刷耻辱!”

糜竺顺势宽慰道:“翼德将军放心,那苏哲虽然兵强马壮,却未必攻得下下邳,翼德将军有的是机会杀吕布,报仇雪恨!”

张飞哈哈大笑,拳头紧握,咬牙切齿,恨不得即刻飞到下邳,把吕布的人头拧下。

刘备也笑了起来,孙乾也笑了起来,一时间四周弥漫着高涨的气氛。

“报~~”

正当这时,斥侯策马飞奔,闯入了校场,连滚带爬的冲上了将台,跪倒在刘备跟前。

“禀主公,苏哲已于数日前攻破下邳,逼死吕布,目下正率大军往我朐县杀奔而来!”

轰隆隆!

一道晴天霹雳,当空轰落下来,瞬间把在场的所有人,都轰到七晕八素。

刘备愕然变色,糜竺愕然变色,张飞愕然变色,在场所有人无不错愕变色,身形凝固在了骇然一瞬。

“这怎么可能,那苏哲怎会这么快攻破下邳?还逼死了吕布?”回过神来的刘备,惊异的喝问,一脸的不信。

左右糜竺等人,则同样是震惊无比,个个脸上都写着“难以置信”字个字。

斥侯便将苏哲如何借助狼烟,突破下邳西门,一举破城,最后再把吕布逼到走投无路,投水自尽的整个经过,如实的报了出来。

沉默。

所有人都张大嘴巴,倒抽着凉气,彼此相望,脸上都写着不可思议,恍然自己耳朵有问题,听错了一般。

半晌后,糜竺才颤声道:“这个苏哲,他的运气也实在是太好了吧,为何偏偏在那等关键时刻,竟会起了西风?”

众人咋舌,百思不得其解。

孙乾则道:“这苏哲乃九奇之首,听闻他有预断风雨的神奇能力,莫非他就是靠着预测到了要起西风,才选择在那个时候以狼烟掩护,进攻下邳西门?”

此言一出,张飞立刻骂道:“他奶奶的,什么狗屁预断风雨,他又不是神,我就不信他有这个神一样的能耐。”

孙乾却摇头道:“翼德将军有所不知啊,那苏哲崛起于寒微,数年间灭刘备,破曹操,杀袁术,连夺兖豫荆三州,如今又灭杀吕布,染指我徐州,靠的不光是过人的智谋,就是他那预断风云变化的能力,这可不是第一次啊。”

张飞也被听懵了,张大嘴巴,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时,刘备已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叹道:“没想到啊,我们还是远远低估了这个苏哲,现下他率大军杀奔而来,看来一场恶战难以避免了。”

一时间,众人的神经顿时紧绷起来。

当下,刘备便下令,速速加固朐县城防,同时日夜操练士卒,务必要赶在苏哲大军杀到之前,把糜家献上的几千仆家,训练成一支可用之兵。

命令交待下去,孙乾却道:“我们虽得了数千兵马,但实力远不及那苏哲,且朐县乃孤城一座,以我们一己之力来抵挡苏哲,实属不易,我以为,主公当速派人往青州,向那曹操求援,请他率军南下来援。”

刘备重重点头:“公祐言之有理,唇亡齿寒,这个道理曹操不可能不懂,他必会率军前来救援。”

当下刘备便修书一封,派信使星夜兼程赶往青州。

一时间,战争的阴影笼罩在朐县,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

朐县以西,郯城。

这座东海郡治所,自刘备败逃朐县后,就在名义上归附了吕布,如今吕布覆没,自然顺理成章的又归顺了苏哲。

苏哲率三万多大军杀抵城下,守城官吏当即开城投降,他兵不血刃就拿下了这座东海治所。

郯城距离朐县,尚有三百里之遥,苏哲决定在郯城暂时做休整,待将士们稍适补充后,再继续东进。

郡府大堂内,苏哲高坐于上,表情肃杀。

大堂各翼,一百多名刀斧手肃然而立,个个杀气腾腾。

脚步声响起,数名亲兵拖着一名五花大绑的武将进入了大堂。

高顺。

这员吕布最后的部将,如今已沦落为了苏哲的俘虏,他打算在征讨刘备的半路上,先处置了高顺再说。

被拖入堂中的高顺,昂首挺胸,面对苏哲也不跪,一赴傲然无惧之势。

苏哲鹰目刃视着他,冷冷喝道:“高顺,吕布已死,我念你也是条忠心的汉子,给你一个机会,归顺于我,助我成就大业,免你一死,不降,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