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杀神

作者:猪象书名:杀局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17/06/20 04:03:26字数:9284

“什么?”杨安志顿时睁大了眼:“张震,你疯了?”心急之下他连敬称都没顾得上用。Δ』 』』

胸前的伤口还在流血,衣服贴在身上粘腻腻的,张震顺手抹了一把,回头看看,县衙大门已经有些摇摇欲坠,破洞还在扩大,黑色的门板上,断裂处黄白的木纤维显得分外扎眼。

陈步文和几个民壮用力推着大门,陈步文更是连脑袋都顶在了大门上,闭着眼龇着牙,手背上的筋条条突起,两条胳膊因用力过猛而微微有些颤抖。

饶是如此,大门还是开始渐渐向里打开,几个顶门的条凳有些被震倒在地,有些杵在地上的边角被磨平,正随着外面的推动向后滑着。

见此情形,张震顾不得多做解释,只在杨安志的肩膀上拍了一下,道:“按我说的做。”说完跑了两步纵身一跃,手已经攀上了墙头,继而胳膊一撑,人就站到了墙头上。

站在墙头上向下看,县衙大门外这一段街道上密密麻麻的全是人,尤其在大门口处更为拥挤。离大门不远,正对大门的地方,稍微有些空隙,在那里几个人环围着一个头领模样的人,借着火把的火光,那头领模样的人赫然是东子。

张震看着东子,东子若有所觉,也朝张震看过来,脸上有微微的错愕,很快又变得怨毒。

张震人在高处,光线较暗,只有东子看见了他,黑虎帮其他人却注意到,仍叫喊着拼命往大门处挤。

“诶!”

张震扬声唤了一句。

声音清亮,中气十足,虽然不是太响,却将满场的嘈杂都给镇了下去。

下面的人纷纷抬头,寻找声音的出处,很快有人看到了他,朝他这边靠过来。一会儿的功夫,他脚下就聚集了一大群人,有人呼喝着让他下来,还有人拿弓指着他。

东子站在原地,神情阴沉的看着他,片刻之后,忽而又邪魅的一笑,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舔上唇,慢斯条理的用右手卷了卷左袖口,然后举起左胳膊来,朝张震勾了勾手。

“张震!你、你要干什么!”

一个清咤的声音骤然从后面响起,张震身子一晃,躲开了一只射过来的箭矢,然后扭头看去,就见吴小染扔了正搬着的桌子,直直的看着自己,英气的眉毛紧蹙,一脸担忧和焦急。

张震抬了抬眼,见甬道尽头大堂门口,台阶之上有个人影孤独的站立着,由于隔得太远,光线又不好,他看不清那人是谁,只能看到一个细削的轮廓。

他知道,她是薛琪。

张震在她的身影上停留了一刹那,然后将视线拉近,看着吴小染,轻轻的一笑。这个笑容里没有温情的安慰,没有情绪的压抑,也没有视死如归的慷慨,就是简简单单自然而然的一个笑容,然后自然而然的抽出了后腰上的砍刀,自然而言的回了一句:“我要开杀戒。”

言罢,回过头来,看着眼前一群凶神恶煞的面孔,脚尖一点,纵身跃下,只留给了吴小染一个背影。

张震刚一落地,也不用等东子下令,马上近前一人挥着刀朝他砍来。张震身子一侧,让开了砍过来的刀锋,同时将手里的厚背砍刀向下一拉,然后左手推着刀把贴着那人的胸口向上一顶,厚背砍刀并不锋利的刀尖直接刺进了那人的下巴。

那人捂着下巴,手里的刀在空中无力的挥舞了一下,然后双膝一软,栽在地上。

紧接着左右又有两把刀砍过来,张震横举着厚背砍刀架住了其中一把,一脚飞起,踹在了另一个人的胸腹间,那人双臂张开,直接向后飞去,砸倒在后面的人身上。

先前的人刀被架住,还没来得及收回,张震左手一拳飞快的打在了他的喉结上,那人脑袋一震,嘴巴张开,喉咙出两声“呃呃”的声音,然后眼球上翻。

张震拳头刚打出去,身后忽然一阵风响,急回头一瞥,见后面一个人拿了根齐眉棍朝自己拦腰扫过来。张震揽住被自己击中喉咙,还没倒下的那个人,脚尖一碾,两人便换了身位,这一棍直接打在了那个人身上。

拿棍的人不管不顾,只将自己手里的齐眉棍抡的呼呼有声,棍子太长,张震想往后退,后面又都是人,情急之下索性屈起小臂,硬吃了他一棍,然后右手往前一送,直接将砍刀捅进了他的胸口。

那人身子一晃,向后退了一步,手里的齐眉棍脱了手,“砰通”一声掉在地上。

张震飞快的将砍刀拔出来,猩红的鲜血立即从他胸前的伤口处喷出来,淋了张震一手,还有不少血点飞溅到脸上,热乎乎的带着人体的温度。

拔刀的功夫,张震飞快的朝周围扫视了一眼,目光所及前后左右全都是人,自己顷刻之间连杀三人,可其他的那些帮众丝毫没有畏怯的意思,反而更加凶悍起来,在火把的照射下显得越狰狞可怖。

只这微微的停顿,旁边一片呼喝之声,又有四五把刀同时砍过来,张震将手里的厚背砍刀用力朝其中一人身上投掷过去,砍刀扎进了他的肋下,他立马拢着胳膊歪在地上。张震继而向后退了半步,让开一点空间,后退之时前脚脚尖在地上一勾,地上掉落的齐眉棍已经被带了起来。张震一把抓住齐眉棍,两手在棍上一滑,握住了齐眉棍的两端,然后将齐眉棍平举至身前,架住了四把刀。

张震身体前倾,脚蹬地面,顶着前面四个人跑了好几步,然后用力一推,那四人几乎向后仰倒,又被他们后面的人扶住。张震推开了四人,立马转身,单手持棍向后转圈疾扫,跟上来的几个人立即被扫倒在地,周围一尺见方的地面顿时一空。

但很快又有更多的人围上来,张震又将齐眉棍挥出去,这一棍打着了三四个人,但他们后面的人多,齐眉棍的去势很快被阻挡,度也就慢了下来,接着齐眉棍的另一端被好几双手拽住。

张震夺了一下,没有立即夺过来,这当口又有人从左侧朝自己脖子砍过来。张震索性松开了齐眉棍,飞的朝挥刀的人贴近,用肩膀挤住了他的胳膊,他这一刀也就没能砍下来。

张震左手攥住他的衣领,向前一推,直接将他推到了县衙的院墙上,右手握拳,向后拉开,一记迅猛锐利的崩拳中平直入,正打在他的心口处。“咔擦”一声脆响,那人胸骨顿时断裂了好几根,胸口中拳处向里凹进去一块,连带着后面的院墙都震了一震。

那人目光变得呆滞,很快就失去了神采,张震松开手,那人的身体便向下滑倒,委顿在地上。

那人身体还没有完全歪倒,张震忽然后背一痛,一刀划在他的背上。此时光线实在不好,周围声音又杂乱的很,张震刚打死一个人,防备不及,终于中了一刀。

好在这一刀伤口不深,只是浅浅的划开了一层皮肉,背后还是一片温热湿润,鲜血顿时流了出来,将身后的袍子染的通红。张震立即转身,背靠院墙,就看见前方一人立刻挺刀直捅自己胸膛,刀尖上还沾着血迹。

张震脚下一顿,身子硬生生向旁边闪开,让开他的刀锋,然后用力捉住他的手腕,往回一拧……他的手肘直接被折断,张震握着他的手腕,带着他断裂的小臂,转过刀尖捅进他肚子里,然后将刀拔出来。

他肚子里鲜血喷洒而出,腰向后弯,没断的那只手捂着肚子就惨嚎着蹲在了地上,张震一脚踹在他的额头,将他踹倒在地,顺势就夺了他手里的刀。

黑虎帮惯用的刀是一种方头的开山刀,长近两尺,直背直刃,木头的把手缠了麻绳,用起来倒是十分趁手。

张震将手里的开山刀舞了个刀花,后背离开了院墙,腰杆直的如一杆大枪昂然而立,冷冷的看着周围的人。

地上已经留下了好几具尸体,重伤的人还在惨嚎不止,张震浑身沾血,面色清冷,在人群之中如一尊杀神。

周围的人开始有了几分犹豫,左右看着自己的同伙,手里的刀一晃一晃,却都不肯上前来。

“怕个屁!他就一个人!给我上!砍了他重重有赏!”这时候不远处的东子忽然开口,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拿了一把开山刀,带了几个身材更显剽悍的汉子朝这边过来。

张震面前的几个人见状,胆气重新硬了起来,又挥着刀砍来。张震盯紧了最近的一个人,横过刀面架住他的一个劈砍,然后一脚踹在他裆下,那人立即扔了刀,两腿并拢捂着裆部一阵兔子跳。与此同时,右边也有一把刀砍过来,张震躲都没躲,反而迎着刀顶上去!

刀锋贴着张震的肩胛骨切了进去,鲜血很快喷了出来!就在他的刀砍中张震肩膀的时候,张震已经反手一刀从他的脖子上划了过去,他脖子上立即张开了一道口子,浓厚的血浆成片溢流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