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 热烈欢迎

作者:叫天书名:崇祯聊天群类别:历史穿越更新时间:17/09/27 07:02:02字数:6646

看着那名锦衣卫校尉远去,再转头看看队伍中的那些厂卫,张凤仪叹了口气,转身面对马祥麟低声说道:“夫君,算了,给锦衣卫指挥使一个面子。”

见马祥麟似乎还不想听的样子,便又提醒道:“他是陛下的心腹,之前印象也不错。如今他既然已发话了,终归得给点面子。”

其实在她心底,还是有点怕锦衣卫指挥使的,这种程度的权贵,哪怕他夫君家如今得圣宠,她也不愿去得罪。

马祥麟见妻子再三劝说,恼着脾气哼了一声,算是同意了。

张凤仪见他总算同意了,便转身对身边的亲卫一摆手,吩咐他们去照搬。

谁知范永斗等人却很不配合,极力扭头,摆明了不想戴头盔。

张凤仪一见,秀眉一扬,顿时怒喝道:“还想着害我夫君,来啊,给我掌嘴,直到他们戴上头盔!”

一听这话,范永斗等人不敢再动了,因为他们知道,就算他们再不愿意戴,除了多挨几个耳光,是改变不了戴头盔的结果。

虽然有了这么一个插曲,可马祥麟的心情还是不好。领兵走着,慢慢地离京师越来越近了。

他突然发现,似乎城门那边军卒林立,没有任何闲杂人等。

到达城门,马祥麟看清除了京营军卒在戒严外,还有一名锦衣卫千户带着手下等着他们。见到他时,那名锦衣卫千户抱拳一礼道:“我家大人说了,人是马宣慰使押解而来,就由马宣慰使继续押解到锦衣卫诏狱门口再进行交接。”

马祥麟一听,眉头一皱,正猜着那刘兴祚是什么意思时,那锦衣卫千户又真诚地说道:“马宣慰使,辛苦了!”

说完之后,他手一挥,所有人都闪到两边,让开道路。同时他带头双手抱拳,领着手下躬身致礼。

“……”马祥麟看得纳闷,这是什么意思?表达善意么,可为何之前要那么说,在城门下又不进行交接,反而要自己再押解去锦衣卫诏狱?是不想让锦衣卫招惹众怒?

他没想明白,可看他们恭敬地样子,他也不在乎了,自己做的事自己承当,也没什么。

这么想着,马祥麟便不再多想,双脚轻轻一踢马腹,当即领头进入城门洞,踏入京师城内。

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一进入城内,在京营军卒隔离的通道之外,竟然有无数的人站在那里。人数之多,密密麻麻,根本就数不过来。而且是男女老少,富人穷户什么阶层的都有。

一看到他出现时,那些百姓纷纷跪下磕头,而警戒的京营军卒则纷纷用军中礼节敬礼致意。扑面而来的感激之意,如此隆重的场面,让刚还生气的马祥麟一下变得不知所措,惊讶地任由战马驮着他前行。

当他往前一步时,便又有百姓和军卒跟着磕头的磕头,敬礼的敬礼。这种情况,继续让马祥麟呆滞,也让张凤仪等人都呆了。这样的场面,就算打了大胜仗归来,怕也不会遇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想着,马祥麟忽然听到身后有动静,回头一看时,却发现那些跪过他的百姓已站了起来,手中不知何时掏出了泥块,脸上全是愤怒,纷纷砸向那些囚车,同时大声喊着:“砸死你们这些奸细!”

“通虏的晋商断子绝孙!”

“害死我老丈人一家,还有我小姨子,砸死你们这些狗娘养的!”

“……”

雨点般的泥块砸过去,大部分砸在囚车栅栏上,还有不少砸在头盔上,发出“梆梆梆”地声音。可就算这样,也还是有很多泥块砸中他们的身体,砸得范永斗等人的身体因为疼痛不断地扭着。

直到这一刻,马祥麟忽然明白过来。城门处的锦衣卫,这里的京营军卒,还有这些百姓,之所以对自己敬礼和磕头,是感激自己抓来了这些人。

锦衣卫指挥使刘兴祚早就知道有这一幕,因此事先通知自己,是真为了自己能交差,否则这些奸人要是没有头盔保护,这条街都不用走完,脑袋肯定要被砸得稀巴烂了。

惹众怒的不是自己,而是这些奸人。这种民情之下,还有那个官员会这么没有眼力,敢冒如此之汹涌民意弹劾抓捕通虏奸人的功臣!也就是说,自己只要保证他们不死,就压根不会有事!

如此一想,马祥麟忽然又有点后悔,路上应该再多“照顾照顾”他们才好的。

范永斗等人则和他的心情完全相反,原本还想着豁出去,怎么也要马祥麟这西南蛮夷付出点代价,可没想到,这一进城,他们竟然被京师百姓如此“热情”地招待。

这一刻,当他们听到京师百姓那些愤怒地控诉时,忽然之间恍然大悟。原来什么都不问,直接把他们抓来,是因为通虏的事情。

其实,之前也不是没想过这个原因,可这雷霆一击实在太意外,打击面太广,几乎是把宣府一地的大小将领和乡绅巡抚都抓了,范永斗等人就有点懵了。

在他们的意识中,边关商人和将领勾结走私一事,不要太正常!既然是走私,是给蒙古人还是女真人,又有什么区别?朝廷也不可能因为这事,就想把他们全抓了。最多抓下个别人,意思一下,或者花钱消灾而已。

但如今的他们,已联系前后明白过来了。在朝势力因为各种名目被抓或者罢官,这些其实都是障眼法,最根本的原因是朝廷动了真格,因为通虏一事,要把他们一网打尽。

一想到朝廷竟然从之前就做了如此之大的布局,还借着白杆军这个土司军队勤王之时,利用这支军队和宣府重镇没有丝毫瓜葛的关系,突然派遣出来抓捕,这中间是一环扣一环,可谓煞费苦心。范永斗等人不由得心如死灰,知道这次,是绝无任何翻身的可能了!

这一刻,范永斗等人精气神似乎一下被抽干,绝了希望,就如烂泥一般,也不扭身躲避了,任由泥块砸身上。最多就犹如被砍了脑袋的蛇,偶尔扭动一下而已。

1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