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北上

作者:足下书名:问心抉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7/04/21 21:39:18字数:9690

凤鸣山庄的三长老,桐下三友之一,凤鸣山庄仅有的几个七阶上段之一,孙渺死了。

楚风不知道孙渺到底是怎么死的,又到底是死于何人之手,但是他却知道,这对于辛南归来说,是难以释怀的事情。

辛南归会怎么做,怎么想,楚风不知道,他也无法知道,因为第二天,辛南归便没有丝毫要再提起这个话题的意思。

小丫坐在楚风的腿上,乖巧地自己用着早饭,毕竟旅舍的桌子对她来说还是太高,坐在凳子上,完全无法够着桌面。

辛南归看着小丫,又看了看楚风,然后低下头,继续吃早餐,似乎还被昨晚的情绪所萦绕,一时无法调整过来。

楚风则看着小丫用勺子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粥,随时提防小丫被呛着。

“奚武哥当真不愿意再回凤鸣山庄了吗?”辛南归终于抬起头,很是认真地问道。

楚风含笑摇了摇头道:“我就不回去了,毕竟……我也是个废人了,回去又还能做什么呢?倒是你们,修行路上要好好保重。”

楚风没有说明自己不能回去的真正原因,因为这对于辛南归来说并不是他所需要了解的事情。

辛南归微微沉默片刻,才道:“既然奚武哥你已经拿定了主意……我也不好再勉强你了。”

楚风点了点头,不在此事之上多作纠缠,转而问道:“紫琼郡之事如何了?”

辛南归微微蹙眉,沉吟了片刻才道:“那一夜有修士与奚武哥所说的那些人斗法,最终大胜,却也惊动了执法者。执法者燕十三因为此事勃然大怒,将附近还残存的一些参与此事滥杀无辜的修士尽数斩杀,并且亲自坐镇紫琼郡,以防此事再有生。”

楚风微微一怔,惊动执法者自然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那夜的动静实在太大,肯定是瞒不住的,因此惊动执法者,使得执法者注意到生在紫琼郡的灭门惨剧,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只是楚风有些怀疑……执法者到底知道多少,是也不清楚幕后最主要的那股势力,还是迫于形势,亦或者出于其他的目的,所以才没有再深究下去。

楚风想了想,便也不愿再想下去,低下头看着吃得嘴边到处都是米粒的小丫,不禁露出几分笑意,掏出手绢为小丫擦了擦嘴,才看向辛南归道:“虽然有些迟了,但是……不至于更坏,也还好吧。”

辛南归点了点头,然后又沉默了一会,道:“奚武哥,我便先走了,你多保重。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来凤鸣山庄找我们。”

辛南归言讫起身,对着楚风微微一礼,楚风急忙放下小丫,起身还礼,再互道一声珍重,便算是就此告别过。

看着辛南归远去的背影,楚风轻轻叹了一口气,又看了看被自己抱在怀里无忧无虑的小丫,不由得笑了笑,轻轻拍了拍小丫的头道:“今天我们在城里逛一逛,再找些好吃的,然后继续旅行好不好?”

小丫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眨了眨,似乎有些难以理解楚风话中的信息量,但是她只是愣了片刻,旋即咧着嘴笑了起来,奶声奶气地道:“好,小丫都听爹爹的。”

楚风有些忍俊不禁,等小丫慢慢吞吞终于吃完了小碗里的粥,才又帮小丫擦了擦嘴,然后背在背上,开始新一天的漫游。

逛街真的是一种极其折磨人的事情,尤其是对于男人来说,无异于是一种严酷到极点的极刑,以楚风的肉身强度,在洛阳城一些有名的景点转了一圈返回之后,也已经筋疲力尽,反倒是乘坐这辆人肉马车的小丫依然精神亢奋,兴高采烈。

楚风返回旅舍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不过对于这座繁华的城市来说,却只是华灯初上,彻夜欢声的开始。

无论到了哪里,无论是对于修士还是对于凡人,夜晚都是纸醉金迷的代名词,都是一个纵情宣泄,寻找快乐的绝好时机。

为什么明明已经属于两个世界的生灵却还有如此高度相似的共性,这的确是一个耐人寻味的问题。

但是楚风却已经没了气力去思考这些问题,在给小丫洗漱,连哄带骗把生命力旺盛得过头的小丫骗上床睡了之后,楚风也已经累得筋疲力尽,躺在床上,舒展开了四肢。

楚风眯上了眼,想要闭目养神一会,但是很不凑巧的是,就在这个时候,他腰间的破凿又鸣叫起来。

楚风怕吵醒了小丫,急忙捂住破凿,一把打开,却不是他所预想的来自楚紫儿的信件,而是来自灵红萝的信件。

泛黄的纸张上又在索要新的功法,这是来自魔焰国的第二次勒索,比楚风所预想的却还要晚了很多。

他们大概是在测试,这种外功是否真的行之有效,是否真的对人无损。楚风微微皱眉,如果他们用来测试功法的对象始终是同一个人的话,自己的良苦用心真的很难以得到实现,在实现之前就会暴露,只会给灵红萝带去麻烦。

所以楚风看着那张纸,沉默了片刻,便起身,找了纸笔,重新写上了一门外功功法。

这一次,楚风没有动什么手脚,他要想办法把这个时间往后拖延,至少拖延到自己寻找到足够的纳灵根,然后去魔界走一遭,看看能否设法搭救出灵红萝。

如果到时确认有可行性,自己再行动,也不算迟。

寄出新的功法之后,楚风把三个破凿又都检查了一遍,与离绾联络的那对破凿,依然没有变化,自己把离绾的那封信保存在破凿之中,以离绾粗疏的性格,自然不会注意到破凿那轻微的响声,和那封信曾经被取出过,然后才被放入。

楚风一想到离绾,一时又有些头痛起来,不知打离若水又有没有想要谋害离绾的念头,只希望离若水对离绾的感情从来没有变过吧。

处理完了这些琐事,楚风也没有了睡意,便拿出了书卷,在油灯下开始读书。

白天小丫太过活泼,楚风不得不时刻关注着,生怕小丫出什么意外,所以根本就没有看书的机会,也只有趁着这个小丫睡着的时间,多多少少看一些书籍,以避免自己的水平倒退。

这一夜过去得很快,快得让楚风不曾注意,便已经响起了鸡鸣声。楚风打了个呵欠,伸了个懒腰,看了看小丫还没有睡醒,自己便先下楼打了热水上来,恰好小丫也睡醒了,在床上不断地滚过来滚过去,在楚风的强迫之下,才不情不愿地坐起身,接受了楚风所给与的洗漱。

一切都打点妥当之后,楚风带着小丫下楼吃了早饭,便将房钱结算了,带着小丫离开了这座古老的城市,开始继续北上。

一离开城市,到了无人之地,楚风便再次踩动脚底下的阵法,不断横移,匆忙赶路,途中遇到镇子城市,便又停下来,进入其中打听是否附近有原本生机勃勃的山林,在一夜之间倏然莫名其妙地变成了荒山野林,草木都枯死了这样的事情。

可惜的是,这样的怪事却几乎没有生,好不容易楚风才探听到一处村落有这样的事情生,但是进入深山之后,现虽然的确是纳灵根长成所致,但是纳灵根却已经被人采走,让楚风倍感失望。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楚风很快就通过采摘的痕迹确认采摘走纳灵根的人并不是修士,而是凡人,所以他拜访遍了附近的村庄,终于在一个年轻人家里找到了这株纳灵根,可惜的是,这株纳灵根已经被这个年轻人当做灵药煎煮之后喂他重病在床的父亲吞服了,纳灵根的效力不仅无法救活他的父亲,反而使得他的父亲受到剧烈的灵气冲击,浑身筋脉都被冲断,伤重不治过世了。

楚风只能长叹一口气,表示了遗憾与惋惜之后继续北上。

这一次北行,又穿越过数十个国家,终于在一个月之后抵达了最北方的人间城市金池。

金池城是凡人所能活动的最北区域的城市,从金池城再往北百余里,便进入了北方冻土,常年冰冻,除了一些皮糙肉厚的动物,和一些世代居住于冻土的北方野人,北方冻土几乎没有任何生机。

就连金池城,也因为实在太过靠近北方,一年之中只有一两个月能够解冻土地,而几乎没有什么居民。

在金池城之内,除了人类驻军之外,便是一些商人,从南边运来北方人尤其是北方野人所需要的物资,在这里交换北方的特产又返回南方进行贩卖。

当然这里作为最靠近寒冰殿的城市,也免不了有相当多的修士在此聚集,只不过修士大多只将此地作为临时落脚点,所以修士之间的贸易只是在城东的一个区域之内,不像其他城市一般,还拥有固定的店铺当然,这些都是修士才能知晓,而不会告知凡人的消息。

此时此刻,楚风则在这片喧闹的市场里,查看是否有自己所需要的东西。

给读者的话:

足下又要出门了,所以未来的几章都是定时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