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2章 胜负一招神剑天诛

作者:乔吉书名:无敌大魔主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7/05/24 19:17:56字数:8416

齐大教主说干就干。 『 『 趣ww w. b.

因果的线条是如此的清晰,一个全又完整的世界呈现在齐晨的面前。

这是我们常规世界之外的另外一面,虽然不为人所熟知,却真实的存在。以往,只有佛门最绝顶的修士能看到这常规世界的暗面。

枪尖抖动起来……几乎是无意识的行为,连齐晨自己也没有意识到。

但是在秦绫罗看来却又是另外一幅光景,猩红长枪的律动暗合某种规律,而且给秦绫罗的心灵以极为深刻的压迫感。

这一刻,秦绫罗甚至觉得呼吸都十分困难,好像是有一条毒蛇缠上了她的脖子。可是齐晨明明没有展示多么渊深不可测量的法力,也没有用出那传说中法天象地的神通。

交手之前,秦绫罗的内心之中已经有一点浓重的迷茫。

两人交手不过一瞬间。

胜负也在这一瞬间之内产生。

除去招式,更加比拼的是心灵。

两人都有太上忘情的境界,按理来说几乎已经是凡人境界的巅峰。不过齐晨毕竟有大魔神的玉牌在灵台,现在已经不能算凡人,和帝释天这样的神族一样,算是天人。

交手这一瞬间,时间似乎被人为地拉长。

齐晨似乎看到璀璨星河,乃是秦绫罗将自身的曈术运用到了极致。

秦绫罗的曈术到底起了作用,齐晨也有一瞬间的错愕、失神。

但是,无关胜负。

因为齐晨的猩红长枪已经按照既定好的因果擦着秦绫罗的身子飞过去。

秦绫罗的肩膀上几缕丝飘落……

震惊、不可置信,这样的表情出现在秦绫罗的脸上。

若不是齐晨刚才收手,她已经被一枪穿心而过了。

两人的交手,并不像别的人间大圣那样惊天动地。但是这其中的凶险有过之而无不及。境界上也出许多。

比较起来,那些法术、剑招都是体力活。

而齐晨和秦绫罗的比拼则是技术活。

齐大教主错愕瞬间,马上又是降服花神的手法如法炮制,秦绫罗没有修炼过剑法之类的玩意,论肉身和招式,哪里会是齐教主的对手,齐教主轻松就制住秦绫罗的周身大穴。之后齐晨又将秦绫罗也揽入怀中,这下齐大教主总算是得偿所愿,左手抱着花神,右手搂着青帝,好不欢喜快活,正好看一场好戏。

“左拥右抱,坐拥双美,真是人生巅峰。”齐晨哈哈大笑。

怀中的两个美人可不像齐大教主这样潇洒快意。

花神若做出生气的表情,齐晨便在花神的脸蛋上亲一下。

秦绫罗若做出惊慌的表情,齐晨便在秦绫罗的脸蛋上亲一下。

秦绫罗反应极快,很快就现了齐晨的恶趣味,对花神道:“花神何必烦恼,只需当做被狗舔了一下就是了。能有多大忧愁?”

齐晨再亲过去,秦绫罗眼睛都不眨,真的完全不放在眼中了。

秦绫罗所言极是,你越当一回事,齐晨就越能体会到调戏的快感。

你若是无所谓的态度,齐晨便也调戏得索然无味了。

“太上忘情果然是索然无味!”齐大教主忧愁之中,木老目光略微投转过来。齐晨怀中抱着的两个女子,不论哪一个放到外面,都是绝世高手,罕逢敌手。

可是和齐晨对战,竟然如同捉小猫咪一样轻松写意。强弱不过相对而言,区区凡人怎么会达到如此凡脱俗的无敌境界?难道是有什么大机缘?

木老真是想不明白。

此时,段柔道:“木神若是再观察别人,休怪我的剑光无情了。”

木老只能收敛心神,大敌在此,他也顾不得别人了,木老道:“你既然已经得了纯阳剑穗,目的已经达到,又何必执着于与本神动手呢?”

段柔道:“当年木神神通盖世,先师一直念念不忘,数次提及。因此我当年便定下了主意,有朝一日一定要来青洲找木神验证剑法。”

齐晨啧啧点头,“原来还有这么一段故事。”

段柔长剑一横。

这血神剑十分了得,有进化的异能。和齐晨在魔界封神大殿相争的时候,刺中了齐晨一剑之后,齐晨再用红莲业火,便奈何不得血神剑。

若是吸收了仙界正神的血液,又会生出来什么变化呢。

只见段柔的脚下生出白色的电光,出滋滋的声音。

来青洲之后,齐晨还是第一次看到段柔用这手段。一旦用上这手段,段柔的度将会达到一个没有人能与之相提并论的层级。

好像一座高大山峰,其余绝世高手包括齐晨,只能站在山坡。而段柔独自一人,傲立山巅。

“段柔决意要出全力了。”齐晨小声道。

秦绫罗看得出神,不过也不认为段柔能击败木老。

花神此时已经被齐晨解开穴道,道:“那又如何!魔头岂能战胜正神?自古邪不胜正……”

一接触到齐晨的目光,这话便再也说不下去了。事实胜于雄辩。她这正神还被大魔头揽入怀中了。

花神只能无可奈何地哼了一声,算是揭过去。

齐晨知道她们小看了段柔,但是并不出言反驳。因为一旦目睹段柔的剑术之后,她们惊讶的表情一定非常好玩。

只听段柔道:“天诛剑法一共三十六路,请指教。”

话音还没落下,剑已经逼到了木老的身外,狠狠地刺在木老的护身气罡之上。护身气罡被攻击之后自动反击,可是这反击没到,段柔早已经退到另外一边,剑又刺下来……

只见到一个奇怪的景象:许许多多的段柔将木老包围……

而木老的护身气罡不断地激荡,变化成流星锤的模样。

倒不是段柔使出了什么分身法,而是度太快,凭空造出许多残像。

这等快剑,惊讶得秦绫罗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若是她和段柔相争,如果让段柔如此近身,必死无疑。

花神更是不可置信,“区区凡人、区区凡人……”

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木老在段柔剑术漩涡的中心,压力之大,简直难以想象。就是当年段柔的师父,也不及段柔度这般迅捷。

齐晨开怀道:“两位美人儿,你们现在知道我们魔界的大魔神不好惹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