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高山流水

作者:区小弟书名:堕道记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7/03/12 13:21:33字数:12050

片刻,大堂外响起锣鼓笙箫,激昂喜悦动人,明显在演奏祝寿曲目,锣鼓声后,鞭炮的爆裂声不绝于耳。

一切平息之后,黎淼音从内厅中走出,走到首席上,看向来拜寿的众人。

拱手抱拳,笑道:“诸位能来,是老夫的荣幸,这杯酒,我敬诸位。”黎淼音端起桌上的酒盏,高高举起,面向众人。

众人见状,不敢丝毫怠慢,纷纷举起桌上酒杯,面向城主,齐声喝道。

“谢城主。”

黎淼音一笑,丝毫不含糊,仰头,一杯酒一干而净,众人紧随其后,将酒尽数吞入腹中。

“大家坐。”黎淼音放下酒杯,向两侧站立的众人挥挥手,率先坐下。

见黎淼音坐下,众人才开始纷纷入座。

辛阳被刚才的一杯酒呛的不行,急忙坐下,灵儿在辛阳一旁坐下,靠在辛阳身旁。

“大家随意。”黎淼音笑道,开始品尝案桌上的饭菜。

大厅的过道中,有着数位红衣舞女,从大厅外迈着莲步走进大厅中,尾随其后的,有着数位抱有木琴的琴师,向众人行礼后,开始演奏,数位舞女在大厅上翩翩起舞,舞姿动人。

宴会在这欢愉的气氛中缓缓进行,城主不时与坐席上的众人谈论,坐席上的众人,三三两两交谈,或是谈论着助兴的舞蹈,或是谈论其他。

宴会进行到大半,众人差不多吃饱喝足,神态有些慵懒意味。

城主挥挥手,众舞女停下,聚集到一起,静候在一旁。

“大家前来为老夫祝寿,老夫自然要表示谢意,老夫献丑,亲自弹奏一曲《高山流水》,也算为大家助兴。”城主笑道。

众人皆目露期待,《高山流水》可谓名曲,众人或多或少有所耳闻,此曲之难,非焚音师不可奏响,而黎淼音闻名的,便是那焚音师身份。

“高山流水?”辛阳嘀咕,对于乐曲,辛阳没有什么涉猎,自然不明。

“此曲需灵力弹奏,其对音律节律的把控,非常人能及,在焚音师中,也算是一首难曲,今日能听见,也算是一幸事,好好聆听。”辛风转过头,向身后的辛阳解释。

辛阳点头,目光投向黎淼音。

立刻有两位下人上前,将黎淼音的案桌挪移到一旁。

黎淼音面相众人,温和一笑,手掌一挥,灵光闪烁间,无数鲜血从他的掌心挥洒而出,浮动在空中,不仅没有丝毫血腥之气,血液更是在隐隐跃动,如同蕴含天地间古老的韵律。

众人看见此幕,皆是目不转睛,看到那浮于空中的血液,有着羡慕之情。

“凝!”

黎淼音言语轻柔,浮动在其面前的血液,瞬间凝为琴状,血红色尽数收敛如琴中,浮现在外的,一片银白。

“地品焚音琴!”看到黎淼音手中的地品焚音琴,辛阳有些羡慕。

成为焚音师,本就不易,更何况是凝聚地品焚音琴,琴身与这天地似为一体,有着一股道不尽的玄妙,而这其中玄妙,唯有焚音师能懂。

“献丑了。”黎淼音抚着手中的焚音琴,很是爱惜。

黎淼音的双手浮现出灵光,十指灵动,丝毫看不出岁月残留的痕迹,手中的淡淡灵光,随着其在焚音琴上的舞动,触动琴弦间,不断注入到焚音琴中。

化为悠扬的琴声,响彻其整个大厅,众人一听,猛然感觉四周空灵起来,而因酒意有些慵懒的睡意,立刻被这比玉器撞击还清脆动人的琴音抹去,浮躁的情绪,回复到宁静,化为一潭深水,在这琴音中,难以掀起丝毫涟漪。

本来聚集在一起的舞女,听到琴音,踏着节点,再次长袖飘飘,婆娑舞姿,在大厅上忘情演绎,如同仙女,伴着灵音入世。

辛阳不禁闭目,沉醉在悠扬的琴声中,所有纷扬的思绪,在此刻都静止住,所有的感知,唯有这焚音琴的琴音,辛阳眼前,浮现出片片青山,薄薄的雾气,广袤而空灵,悠远而静谧,与世无争,没有丝毫尘烟喧嚣。

在那连绵的青山之中,有着一股清泉,叮咚叮咚,流过茫茫平野,淌过无尽山川,与鱼儿为伴,花朵为邻,让人的心不由沉浸其中。

听到琴声,灵儿脸上有着淡淡笑意,靠在辛阳身上,安静可人。

琴声持续了一刻钟,缓缓消散,众人才从那高山流水的意境中脱身而出,看向黎淼音,眼神中掩饰不住羡慕与钦佩,能够成为焚音师,且还拥有如此造诣,多少人梦寐以求而不得。

琴声虽停,那余音却在众人耳边久久回响。

“好!”

忽然有人忍不住赞叹,一石激起千层浪,大厅中,顿时响起如雷霆雷霆般不绝于耳的掌声,众人的掌声皆是由心而发。

黎淼音和蔼一笑,挥手间,焚音琴重新化为血液,悉数融进他的身体之中,随后黎淼音向众人抱拳,拍了拍手。

有数位侍女,手捧酒壶,缓缓走进大厅之中,隔着老远,众人都能闻见一股酒香,清新凝神,不由双阳放光。

“今年老夫用焚音泉酿造了一些桃花酒,如今拿出,与诸位共同品尝。”

众人一听,神色中难掩激动,焚音泉酿酒,这得多么奢侈,在座的诸位,唯有城主一人能够做出此事。

“谢过城主大人。”众人抱拳一谢。

侍女随后给每人的酒杯中斟满,顿时大厅上,弥漫而开淡淡的桃花香。

辛阳看着清酒,即便不会饮酒,也不由沉醉与酒香之中,一旁的灵儿,迫不及待,直接将自己的那被酒,一下吞进了小口之中,被呛得咳嗽起来。

辛阳一笑,这小丫头根本不知道这酒有多贵重,一滴一千弥冰币,多少人喝得起?辛阳端起酒杯,深深嗅了嗅,缓缓将酒饮入口中。

一股清凉,伴随着酒香,在口中氤氲而开,有着平心静气之效,让辛阳不禁陶醉,落下喉咙的瞬间,因为是酒,终归有着点点辛辣,不过丝毫不影响酒的美感。

“酒师傅喜酒,肯定想要尝尝。”辛阳看着空空的酒杯,轻声嘀咕一句后,不由摇头惋惜,这焚音酒贵重,城主能够拿出来与大家共品,已经不易,又怎会有多余的可供辛阳带走。

辛风慕珊听到辛阳的轻声嘀咕,相视一笑,心中欣慰,能够在这种时候不忘辛天,足以见得辛阳对情义很是看重。

“诸位,如今酒过三巡,寿宴也差不多,今日我看,每家族中,来的青年俊杰不在少数,不妨让他们比试比试,也算助兴。”城主笑道。

众人点点头,这已经几乎是城主寿辰的惯例,不过给自己家族后辈一个展示的机会,说不定能够得到城主青睐,若是如此,就赚大发了,另外还有焚音泉精的赏赐,自然不会拒绝。

在场的所有青年俊杰,目光中流露出火热和战意,能够走进这大厅给城主祝寿,显然都是族中天骄,心高气傲,自然想在同辈中一展身手。

“好,那众人随我移步到城主府的试炼场中,去看看这些小家伙的手段。”城主笑道,起身,带领众人,走出大厅,前往试炼场。

片刻,试炼场呈现在辛阳面前,中间是一擂台,其下摆满坐席,上有茶水点心。

辛阳等人随大长老入座在辛府的阵营中,一会儿,众人皆纷纷入座。

城主扫视过众人,温和笑道:“谁愿上去打响这开局一战?”

“鹰影镖局,肖远之。”话音落下,一道身影落上擂台,想城主和众人抱拳行礼。

“鹰影镖局?”辛阳在天风城中转达这几日,还是有所了解,鹰影镖局在天风城中,算得上大势力,长年运镖,少有失手,镖局大当家名叫肖青山,肖远之便是肖青山的独子,绝非等闲之辈。

“振坤武馆,方宇。”

一道身影落上擂台,向众人行礼,二人的目光交汇间满是战意。

辛阳咋舌,果然有胆识上这擂台之人,都不是什么善茬,振坤武馆,在这天风城,也算家大业大,方宇就是馆主方坤的长子。

“相传鹰影镖局与振坤武馆有些过节,第一场对上,都有些要压对方一头的意思。”辛风知道辛阳所知有限,转头给辛阳轻声低语。

辛阳恍然,难怪那二人战意这么强,原来是有过节。

看着擂台上的二人,城主爽朗笑道:“果然是青年才俊,血气方刚,天风城有尔等这些卓越后辈,何愁不能壮大繁荣?”

见城主赞誉,二人皆抱拳回礼,姿态谦卑。

城主点点头,又温和道:“既然是助兴比试,就点到为止,不要伤了和气,坏了雅致,你二人都是我天风城中的俊才,未来的前途皆不可限量。”

城主说完,示意二人可以开始,二人眼中的战意再次迸发而出。

辛阳瞥了一眼,想来城主知晓天风城中的局势,才这般说道,辛阳眉头一皱,想起什么,看向辛风。

“父亲,那辛府在天风城中,可与谁有过过节?”

辛风点点头,收敛起笑意。

“你看那。”

辛阳顺着辛风的目光而去,看到一方人马,目光隐约看向自己这边,不过其中没有多少善意,辛阳皱眉,之前的他还未曾发现,经辛风这么一点,才看出端倪。

“那是刘府,算得上天风城中的老牌势力,势力比我们辛府,可谓在伯仲之间,当初辛府来天风城中发展,给刘府的生意造成了冲击,若不是上面有城主府压着,刘府早就翻脸了,不过多年来,辛府与刘府却是积怨颇深。”辛风摇头一叹,向辛阳解释。

辛阳明悟,生意上的事,虽然讲究公平竞争,可涉及利益,谁又愿意分出一杯羹供他人享用。

“在外有城主府压着,可是这比试,却是公平,听闻今年刘府中有着几位晚辈有所突破,等会他们定不会放过这次机会,必然借此打压我辛府锐气。”辛风摇头,有些许担忧。

辛阳明悟,如果这般,倒是不用自己找对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