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童年

作者:我爱小米蛋书名:灵动万境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7/03/08 20:05:30字数:9774

吾天语此时被这小鬼缠的不行,脑袋四周周,就如同出现了一群的蜜蜂一般,不停的嗡嗡嗡。

虽然对磨砺吾念方面,他可真称得上手狠手辣。但磨砺只是为了吾念有更好的锻炼,平时生活上,他则是对吾念疼爱有加的。

甚至大部分时候,吾念都利用他稚嫩的小脸,楚楚可怜的表情,来笼络人心,特别是母亲青梳。经常因为对吾念的疼爱,而对吾天语报以娇怒。

面对吾念这一招,吾天语除了无奈的苦笑外,到也别出他法。

记得吾念出生不足两岁时,吾天语就开始把他往河里扔,美其名约,游泳的孩子长得好。

虽然吾天语亲自然是陪同左右,但在外人看来,一个不到两岁的孩童。每天被父亲一次又一次不停的扔入河水中,根本不给一丝多佘的休息空间,直至累到完全无法游动,甚至溺水了,才捞上来施法唤醒,自然是彼为残酷。

直接后来,吾念甚至都练就了躺在水面上睡觉的本事。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这一切都是被逼的。

三岁开始,吾念除了游泳锻炼外,还要跟在父亲身后每天开始奔走数里,往返于镇上与家中。

四岁开始跟着搬运木材,五岁开始学习劈砍木材,六岁就开始独自伐木。

七岁时除了伐木外,吾天语开始和吾念玩一些所谓的竞技的游戏,两人用一些木棍之类的当作武器,你攻我防的。

不过相比那些伐木枯燥的锻炼,这到成了吾念最有兴趣的一件爱好了。但如果没有之前那些乏味的体能力量锻炼,这竞技游戏,也根本就更不可能进行了。

虽然吾念在这游戏中从未赢过,也不可能赢过。但是吾念似乎颇为喜欢,总是缠着吾天语陪其练习。

虽然也从未学过什么武学功法,但在实战的对练磨砺中,吾念的身形与战斗手法,都在潜移默化的改变着,不停的进行着精简,有效的晋升。

但是村子的人对吾天语锻炼吾念的方式,却都不以为然。

吾念也从镇上居民口中得知,父亲本不是镇上的居民,也是在大约十一二年前来到此地的。

来到此地后也并未在镇中定居,而是在小镇的北方不远数里的地方,建了这么一座木屋居住。

平时就靠为镇上的居民砍伐木材,换取生活所需。起初还有人问其来自何方,但他也只是含糊的随口说辞一下,似乎并不愿意讲述太多。

但他对镇上的居民都很友善,而且经常帮助驱赶捕捉一些进攻镇子的野兽。与镇民相熟之后,也就慢慢没有人在寻问什么了。

而吾念八岁后,吾天语有一天突然拿出一把黑色短剑,其造型奇特,剑全身漆黑。

剑柄长尺许,剑身长两尺,宽七寸,厚足一寸。通体刻有奇异花纹,晶转流光,颇为不凡。

却此剑未开剑锋,更重量惊人不知为何物所造。足有数百斤之重,随便扔在地上,咣叽一下就在地上砸出一个凹坑。

从此吾念每天就有了新的任务,就是学会使用这把黑色短剑。

起初他只能拖着剑柄,吃力沿着地面不停的拖动。

过了没多久,吾天语家门外数里的地方,就被吾念拖得寸草不生。

每天都可以看到一个小男童,拼命拖着一把黑色的短剑,如老牛耕田一般疯狂的拖拽着,奔跑着,尘烟滚滚。

九岁后随着力量的疯狂增进,开始尝试双手慢慢的把其握正,保持站立不动的姿势,拼尽全力的小脸,每次都鳖的通红。

而且坚持的时间,也从最初的瞬息之间,慢慢的点滴的增加着。

现如今虽不能运用自如,但鼓足全力,也可以勉强的做几个简单的劈砍动作。

当然吾念还无法卸力,每次都会挥动短剑,都会在地上砸出一个大坑。

吾念此刻向父亲讨要的,就是这把黑色的短剑。

虽然每天吾念都会用这把短剑锻炼数个时辰,凭借其惊人的重量,增强自身力量的增长。

但每次一累得趴倒在地后,父亲都会马上把短剑收起,并不允许吾念把其带出家去。

用吾天语的说法是,吾念现在还没有资格拥有这把短剑。

但越是得不到的,对吾念自然也就越有吸引力,开始想尽各种办法,让吾天语把这把黑色短剑给予自己。

“好吧好吧,可以给你,但现在只允许你在家附近一里的范围内使用它。当然,你真正能轻松的挥舞它的时候,就可以随时把它带在身边了。”吾天语只能不食言的变通一下,轻笑着说道。

吾念听后眼珠滴溜溜一转,心中细细一揣摩,脸上的表情有些欣喜却又鄙夷起来。

‘哼,老爹真的好奸诈,明明说给我了,又不许我带出去走远。这分明还是和之前没有差别啊,但想想确实也没有其它的办法了,总算可以把他背在身上了。而且不能走远,又不带表不能在老爹不知道的情况下走远啊。’

心中想通之后,吾念一副乖巧的模样双手一伸,就接过了父亲递来的黑色短剑。

只见这似乎在父亲手中轻若无物的黑色短剑,到了吾念手中却猛然的沉了一下才拿稳。

吾念默默的注视着这早已熟悉无比的黑短剑,嘴角还是掩饰不住的有喜悦之情缓缓流露。

“来,这个剑鞘给你,日后你可以把剑背在身上方便携带。”

吾天语一边说着,一边把一个不知何种兽皮所制的剑鞘,递给了吾念。

剑鞘全身黑色兽皮所制,摸上去丝丝温凉之感透指传来,让人觉得极为舒适。

鞘身开口处银色丝环相扣环绕,正中位置有一颗拇指大小的黑色晶石,鞘口背面两条细长的皮制绑带低垂而下。

吾天语这时双指轻轻的指向吾念眉尖,转瞬之后同样一指鞘口的黑色晶石,精芒一闪而逝。

吾念惊讶的望着眼前的一切,虽然不知为何,但他幼小的心中已经隐隐肯定,这黑色短剑,肯定是一件宝贝。

“现在这把短剑放在鞘内,只有你才可以拔出,一般人是无法轻易拔出的,而且只要插入此鞘内,原本短剑的重量,也会化为无物。”

‘真的是宝贝啊,竟然这么神奇,老头子不会是耍我玩吧,我得试试。’

虽然听着很玄妙,不可置信,不过吾念还是一脸兴奋的把短剑放在了鞘内,拔进拔出的试了好几下。感受到那突然消失与出现的惊人重量差后,才然后满意的冲吾天语笑了两下,背着短剑就跑了出去,找母亲炫耀起来。

‘哎,这小鬼还真不好糊弄,希望这么早给他没有错。’

吾天语望着吾念跑出去的身影,若有所思的回想着,刚才那稚嫩的小脸,打量着自己狐疑的表情。

叹了口气,微微摇着头,脸上充满了无奈又温暖爱腻的笑容。

吾念在得到黑色短剑后的日子里,除了和父亲去伐木还有去小镇时,把它放在家中。

其余大部分时间都将其背在背上,但是父亲见此,却另外给了他一套普通铁制的剑鞘出来,让其将之前的剑鞘收起日后使用,这日后也不知是等何时。

这铁制剑鞘坚实,但并没有将重量化为无物的神奇效用。

吾天语也意俗凭借着惊人的重量,使吾念锻炼出更为强劲,超出于常人的身体强度。

当然,起初吾念还不大适应终日所负的沉重的重量,一天下来也是疲劳无比,头一沾床,就能马上昏睡起来。

但这一切的阻力,在少年的梦想之下,都不是阻力。

要问哪一位十岁的少年,能低挡住脑海中,自己背负宝剑的英勇神姿。

甚至很长一断时间内,都能在河岸镇北边的一座丘陵上,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肩负短剑,面朝黄昏,久久的仰首站立着,颇有传说之中的剑侠英雄之风。

吾天语和青梳见了,也只是相视的默笑不语,毕竟谁心中能忘却,那最单纯最美丽无忧的童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