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6章 一百分的逼

作者:李闲鱼书名:超品透视类别:言情都市更新时间:17/06/01 18:00:16字数:11594

艾哈姆德的父亲被摁在了一张凳子上,夏雷就坐在他的旁边,一手端着咖啡,一手抓着他的脖子。

门口,一个狙击手将一支俄制狙击步枪的枪管从人群之中悄悄的探了出来,然后锁定了夏雷的脑袋。

艾哈姆德的姐夫不动声色的点了一下头。

这是一个默认开枪的指令。

夏雷忽然说道:“我没有杀你们,那是因为我还没有生气。如果你让那个狙击手开枪,我就真的生气了,那个时候可别怪我心狠。我会先拧断你岳父的脖子,就像是那支k47一样。然后我会一拳进你的脑袋打碎,就像是这只杯子一样。”

说完,他的手一捏,手中的咖啡杯啪一声碎了,杯子里的咖啡和陶瓷碎片洒了一地。

艾哈姆德的父亲奋力吼出了一点声音来,“放下……枪!”

他的女婿体会不到他此刻的恐惧感受,被这个少年抓着脖子,他感觉他的脖子就像是甘蔗一样脆弱,每一秒钟他都在承受死亡的煎熬!他一点都不怀疑在狙击手开枪之前这个恐怖的少年会像拧断甘蔗一样拧断他的脖子!

艾哈姆德的姐夫回头骂道:“混蛋!谁让你们举枪的?都把枪放下!”

所有的枪都放了下去,那个潜伏在人群之中的狙击手也收起了他的狙击步枪。

夏雷的视线移到了艾哈姆德的父亲的脸上,“你的儿子确实是我打伤的,你想怎么为他报仇我能理解。”

“他的余生都会在病床上躺着!”艾哈姆德的姐夫愤怒地道:“你这叫打伤吗?你的行为简直就是谋杀!”

夏雷看了他一眼,“你那么激动干什么?我没打死他就已经够客气的了。”

“你……”艾哈姆德的姐夫顿时被气得说不出来了。

夏雷说道:“如果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恐怕已经被艾哈姆德和他的同伴打死了。如果我被打死了,或者说是一个普通人被艾哈姆德打死了,你们恐怕不会把他怎么样吧?对你们来说死一个普通人或许和死一只猫一只狗没什么区别,可在我的眼里每一个善良的生命都非常珍贵。所以,为了避免艾哈姆德以后伤害到别人,我就先把他打残了,我有做错什么吗?”

这样的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一本正经,大义凛然的样子,尤斯娜和扎依雅等姑娘们觉得好笑,艾哈姆德的父亲和姐夫却快被气炸了肺。

“你不可能永远这样掐着我的脖子吧?”艾哈姆德的父亲用沙哑的声音说道:“放了我,我向真主起誓,你今晚不会受到任何伤害,你也会得到一个公平的审判。”

“我知道你想骗我松开你的脖子,然后你的人就会向我开枪。我其实并不怕你们开枪,我只是担心你们伤到这些姑娘们。还有,我不需要什么公平的审判,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法官能审判我。”夏雷说,语气淡淡,透着一丝不屑的意味。

一个叙利亚姑娘悄悄的往酒店咖啡厅的另一个出口移动。

“别走。”夏雷出声说道。

那个叙利亚姑娘的身子顿时打了一个哆嗦,脚步就像是灌了铅一样停了下来。

夏雷说道:“不要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他们在外面还有人,你离开这里就会被捕,我要再救你出来就很麻烦了。这两个家伙已经疯了,他们会将怒气发泄到你们的身上。你自己想想吧,你实在要走我也不拦你。”

本来有好些姑娘都准备离开的,可一听到夏雷的话,她们都不敢走了。

“你究竟想干什么?”艾哈姆德的姐夫愤怒地道:“这事就算闹到你们的大使馆,闹到你们国内去,你也得承担相应的责任!”

夏雷冷冷地看着艾哈姆德的姐夫,“相信我,我很想杀你,而且只需要一秒钟我就能杀你。你之所以还活着,那不是因为我仁慈,而是我一直在克制的原因。所以不要一再挑战我的底线,你输不起。”

艾哈姆德的姐夫的视线忽然移到了尤斯娜的身上,还有她身后的扎依雅和十多个姑娘。突然间他的眼眸中便闪过了一丝疯狂的神光。

夏雷说他一再挑衅他的底线,对他来说夏雷又何尝不是一再挑衅他的底线?

“举枪!”艾哈姆德忽然抬手指着尤斯娜和十几个姑娘所在的方向,“瞄准她们!”

哗啦!

所有的枪都举了起来,对准了尤斯娜、扎依雅等十几个姑娘们。

“放了我岳父!然后投降!”艾哈姆德的姐夫厉声吼道:“不然我下令开枪杀了她们!”

“她们没罪,她们是无辜的。”夏雷说。

“她们和你这样的魔鬼在一起本来就是一种不可饶恕的罪,我给你三秒钟!”艾哈姆德竖起了一根手指,“一!”

“你已经成功跃过了我的底线。”夏雷松开了艾哈姆德的父亲的脖子,然后站了起来。

艾哈姆德的父亲慌忙从凳子上起来,跌跌撞撞地往他的女婿身边跑。他的身体肥胖,可这个时候的动作却相当敏捷。

全副武装的军人从门口一拥而入。

艾哈姆德的姐夫突然拔出了手枪,指向了夏雷的头。

“你们在干什么?”一个声音忽然传进来。

剑拔弩张的场面顿时滞了一下,还有军人回头去看。也就在这点时间里,一个穿着灰色西装的阿拉伯男人从门口挤了进来。他的身后还跟着两个随从,一个拿着摄像机,一个拿着一只话筒,还有一台电子设备。

叙利亚国家电视台的头牌闻节目主持人萨伊德赶来了。

本来打算一枪轰爆夏雷的脑袋的艾哈姆德的姐夫极不甘愿的放下了手中的枪,然后回头看了他带来的士兵一眼。他的士兵也都放下了枪,当着国家电视台闻主持人的面用枪指着一群女大学生的头,这样的事情曝光出去对谁都没有好处。

“哈桑少将,怎么回事?”萨伊德一脸的惊讶,“发生了什么?”

哈桑,这是艾哈姆德的姐夫的名字。

“没什么,抓捕一个罪犯而已。”哈桑说。

“阿拉曼先生,你也在这里。”萨伊德的语气很客气,“谁是罪犯?”

阿拉曼,这是艾哈姆德的父亲的名字。

“还有谁,这个小子!”阿拉曼指着夏雷的鼻子,愤怒地道:“他差点杀了我的儿子,医生告诉我就算能治好,我的儿子下半辈子也会在病床上度过。可恨的是,他刚才当着我们所有人的面杀了艾哈姆德的朋友,甚至还差点杀了我!”

萨伊德的视线这才移到夏雷的身上,看到夏雷的脸庞和五官特征的时候他顿时愣了一下,张开了嘴巴却说不出话来。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可他知道站在眼前的少年是谁。这个国家没有网络,可作为叙利亚国家电视台的头牌闻主持人,他却还是有条件上网的,自然也就看过很多关于夏雷的报道。另外,他收到的邮件里也有夏雷的照片。而且这里就只有夏雷一个华国人,他要采访的不是这个少年是谁?

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就在他赶过来的这点时间里“神奇小子”居然打残了阿拉曼的儿子,还当着哈桑少将和一大群军人的面杀了一个大学生!

“萨伊德先生,很高兴认识你。”夏雷露出了笑容。

萨伊德哪里还顾得上跟夏雷打招呼,他的声音微颤,“夏、夏先生,他们说的、说的都是真的吗?”

夏雷点了一下头,“是真的,都是我干的。”

“啊?”萨伊德的下巴顿时掉在了地上。就在刚才他还抱着一丝希望这是一个误会,却没想到夏雷居然一口承认了,这还采访个屁啊?

“萨伊德先生,你都听见了。”哈桑的声音冰冷,“把他给我抓起来!”

两个荷枪实弹的战士跟着就走向了夏雷,枪口始终对着夏雷的胸膛。

“等等!”萨伊德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紧张地道:“你们不能抓他。”

“为什么?”阿拉曼的脸上满是怒意。

“他、他是夏重生,希望之星药业公司的老板,他、他还是夏雷的弟弟,他在华国是极其重要的人物!”萨拉姆的声音虽然有点发颤,可还是将心中想说的话完整的表达了出来。

艾哈姆德的神色顿时变了。

“我管他是谁,我儿子现在还躺在医院里!我要他付出代价!”阿拉曼突然夺下了刚刚走过身边的一个战士的k47步枪,枪口一抬就对准了夏雷的胸膛。

“不要——”萨伊德的声音。

“去死吧!”阿拉曼哪里还控制得住他自己的复仇欲望,他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砰砰砰……

k47颤动,一梭子子弹飞向夏雷的胸膛。

夏雷没有流血,没有倒下,所有的子弹都悬停在了他的身前。阿拉曼端着一支k47对着他疯狂射击,却像是隔着一堵透明的墙在向他射击一样!

咔咔咔!

k47转眼间就打空了弹夹。

疯狂的阿拉曼突然就冷静下来了,打空了子弹的k47从他的手中滑落,砸在了他的脚背上,可他却仿佛没有感觉。

所有人的眼睛都无法眨动了。

诡异和恐惧的因子在这处的空间里快速蔓延,然后又开始侵占每一个人的神经。

夏雷耸了一下肩。

叮叮当当,所有悬浮在他身前的弹头全都掉在了地上。

他无意装逼,可总人逼着他装逼,而且还是一百分的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