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慕容山庄

作者:暮合染书名:琼花不语意相思类别:其它类型更新时间:17/05/14 21:19:18字数:7656

鄢羽婵进屋,便快速瘫倒在床上,吓得屋内正洗漱的两人个哆嗦。心莲迅速收拾完毕,跑到床边。“小宫主,你怎么了,怎么脸色那么差啊,是不是染上风寒了”说着用手探了探她的额头,又摸了摸她的手,“哎呀,小宫主,你怎么那么冰凉啊。”

青玉也担心不已,迅速出去寻来了司离。

昨日只顾着责罚,却忘记了这具身子的状况,本就体弱,又徒步行走了日,没有及时疏通筋骨又被自己点穴,司离眼中闪过懊悔,把过脉后,他对二人说:“你们去问店家要些热水来。”

鄢羽婵虽觉得脑袋昏沉,浑身僵硬,但也知道自己并无大碍,本想埋怨几句,但见司离表情有些内疚,也就原谅了他,“那个,昨天有点困,也没等到穴位解开,就睡着了,不是你的错,你别自责了。”

司离脸局促,这个人真是,也不只是安慰人还是故意的,也没有点女子该有的矜持,他轻咳声,恢复了平静的表情,“能坐起来吗?”

鄢羽婵摇摇头,实在不想动。

“那得罪了。”司离说着便搀扶鄢羽婵坐起来,自己也斜坐在床边,给她运着功。

运完功,吃了些补药,又在心莲青玉的服侍下泡了个澡,羽婵觉得自己又满血复活了,切如常,只是看着司离心里却多了些别的感觉。

等他们出门,才发现,旅店里几乎没什么走动的的人了,除了柜台上个守店的小伙计,连店小二都不见踪影。鄢羽婵和心莲走在青玉身后,司离微落后半步。

“司离,我们参加武林大会,要上去比武吗?”“应当不用”

“那我们去干什么,见世面?”“嗯”

“那如果有人要挑战我们怎么办”“不会”

“那万别人要硬来呢?刀都劈下来了,你也不还手?”“……”

心莲听着这有趣的问答捂着嘴,不敢笑出声,这个小宫主总是这么可爱,居然把司离堂主问的无话可说,回去定得给白茹姐姐讲讲。前面的青玉,面无表情,只面纱下紧咬的双唇,泄露了她的心事;这几日司离堂主每日都会教她在武林大会上要如何应对,心莲还说当初小宫主找他,还是他建议让她扮作宫主的,原以为堂主对她总有些不同的,原来是自己多想了。

到了山上,看到汇聚了天下各路豪杰和大帮派的慕容山庄时,鄢羽婵再次汗颜了把,这也太大了吧,饶是之前听到心莲形容过这慕容山庄又多么的辽阔,没真正见到,你还是想象不出来。比起他们的蓝凤宫怕是大上百倍不止吧,这简直就是个小型都市了!

慕容山庄大门前,袁晔俯瞰这巍峨景象,不免感叹道:“慕容山庄果真气派,真是百闻不如见!”

“慕容先辈,怎么说也是开国功臣,这山庄自是要雄伟,才配得上他的身份!”不常开口的袁翼笑着附和道。

“嗯,确实应得,咱们在这处转转,等等那只小雀儿。”小雀儿?袁翼看着绕去后山的袁晔有瞬不解,似是突然想到什么,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跟了上去。

司离路不再搭话,只偶尔斜眼像刘姥姥进大观园的鄢羽婵,第次生出无力之感。好容易到了山庄大门前,便见袁氏二人从另条路过来。

真是阴魂不散,鄢羽婵心里腹诽着。几人鱼贯而入,因初出江湖,但自身气质非凡,门童管家正焦急该如何通报时,忽见俊俏但又不失刚毅的男子朝他们这边走来。

那男子见到司离甚是惊讶,虽有耳闻这次蓝凤宫也会来参加,但毕竟没有先例,“司离?你……哦”然后忽然反应过来,看了看他身边的人,最后朝着青玉拱手道:“在下慕容宇枫,蓝凤宫宫主此次前来真是我庄的荣幸,几位,快请进?”又回头对中年男子说,“武钟,赶紧带他们去入座,莫要怠慢。”

待司离等人走过去,慕容宇枫才看见他们身后的两人,顿时俊脸白,惊得差点跪了下去。

袁晔立马朝他拱手笑着说:“在下袁晔,这是舍弟袁翼,同蓝凤宫宫主行,久仰慕容少主大名,特来贵庄打搅,望少主海涵!”

慕容宇枫尴尬的笑笑,忙伸出手说“两位肯来就是看的起在下,又何来打搅之说。远来是客,都是我慕容家的上宾,两位请”。

看着这白青两人翩翩而去,慕容宇枫赶紧擦了擦额头的汗小心跟上。心里叹道,也不知道自己这是走的什么运,第次主持这大会,来的人比以往都多几倍也就算了,就连从不参加这些比武大会的蓝凤宫都来了,不过这更可怕的还是那两位……哎!老爷子,你可不能坑你的亲孙子啊,说好今日就回的,可别变了卦。

擂台四周有很多人,各门各派衣着统还是很好区分的,只是大家相互寒蝉,暗暗较量,让整个场面显得格外乱哄哄的,羽婵想可能逛庙宇,看球赛,或者参加演唱会的场面也不过如此了。

“司离,这大会般什么时候开始啊?我可不可以先出去逛逛?”羽婵不满规规矩矩站在这里,想溜出去看看。

“也就盏茶的功夫便开始了,心莲,好生看着她!”司离有些无奈,还想再安排什么,便听到。

“久仰蓝凤宫威名,奈何贵宫戒备森严,想我活了几十载,到此时才得知贵宫宫主,实乃幸事。”年近不惑之年,皮肤暗黑浓眉大眼,又身正义凌然之人,手持柄玄铁宝剑,拱手说道,“在下清虚剑第十八代弟子,裘天阳,还望会儿能得司离堂主多多指教。”

人群中罕见的静下来,都看向羽婵几人的方向。羽婵也很头疼,疑惑的望着司离。

司离安抚的瞟了她眼,遂拱手道:“谁人不知裘大侠剑术卓群,司某岂敢班门弄斧,此次蓝凤宫只是受邀前来,并未有上场的打算,还请另寻旗手。”

裘天阳面色难堪,在剑阁他的剑术确实称得上数数二,所谓树大招风,难免被同门嫉妒加以口舌,他素闻司离剑术精湛,堪称绝,比他只高不低,他生醉心舞剑,自是不甘别人比他强,关键此人还比他年少,更是让他无法释怀,所以便而再再而三的想要跟司离比场。往往司离都是面若冰霜,置之不理,那傲慢态度,更是让他窝火,本想今日里他在如此,悠悠众口,他不比也不行,可谁知?

在后面暗暗观察了会儿的袁晔,刷的下打开手中的折扇,笑着走向羽婵几人,“在下来晚了,我跟舍弟是同蓝凤宫道的,见过各路英雄豪杰。”

被他这么打岔,众人皆假装忘了刚才的插曲,看着袁晔和袁翼二人又各自猜测着他们的身份。

裘天阳看大家都没有注意到他,也只得默默退场,这次毕竟是代表着整个清虚剑,可不能意气用事。

“不介意我暂时加入你们吧?”袁晔看着青玉,又看看司离。“自是不会介意。请……”青玉缓缓开口,并让其坐在左侧司离旁边。哪知袁晔不按常理,却绕去后面,与羽婵坐在了处。

司离眼眸闪,微微点头,便也不再多言。但此时羽婵心里只觉有千只***奔腾而过,暗叹看来真是被这人缠上了,后面我得低调行事,万不能被人看出破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