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5章 抽丝剥茧

作者:有时糊涂书名:天苍黄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7/09/16 18:03:01字数:13104

柳寒从光滑的伤口上看到了飞剑符的影子,看到了隐世仙门的痕迹,如果换一个人,那怕他知道隐世仙门,也无法从伤口看出端倪,若不是时间过得太长,只需看一眼便知道,方震的死因。

不管是飞剑符还是其他灵符,杀敌伤敌,在伤口处都会留下一层薄薄的灵气,当初他杀了史平,还在最短时间里,将伤口削去一层,也就是那一次,他看到了飞剑符伤口的样子,与方震和五护卫的伤口一模一样。

“看来方帮主没有对你说过,”柳寒叹口气,郑重的说道:“方帮主绝不是死于一场普通的暗杀,甚至可以说,萧澜不是主谋,另外那人才是真正的凶手。”

方夫人还是不明白,她没有修为,对江湖上的事了解不多,不过,她明白了,杀害方震的人来历特别。

“我没到现场看过,可从伤口情形推断,可以有两种方式,第一种,他先受到萧澜偷袭,然后进行反击,可对手的实力超过他想象,所以,他走不了;

第二种,他正与凶手作战,萧澜在后面偷袭;但这种情况,有个问题很难解释,一旦动手,方帮主会迅速发现对手是隐世仙门中人,这时他应该采取防守动作,而且,无法解释,他的刀是如何碎的。

所以,我倾向于第一种,方帮主先受到萧澜的偷袭,临死反击,可对方的修为超过他的想象,所以,刀碎了。

再看其他五人,这五人都是一剑削首,这五人既然能从漕帮数万弟兄中挑选出来,必定是帮中精英,修为自然不俗,可他们没有丝毫抵抗力,就一剑削首。

如此说来,就剩下两个理由,对方出动很多人,可问题是,我查看了他们身上,没有其他伤痕,这很难说对方出动了很多人,”

“对,我听说了,现在打斗痕迹不多。”方夫人插话道,她看着柳寒的目光愈加明亮,神情却十分凝重。

“既然如此,那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凶手只有两到三个,修为均在宗师以上,”柳寒说到这里,再度摇头:“还是不对,我知道一种战阵,五个武士修为的人,就可以抵抗下品宗师的攻击,即便无法伤敌,也可以自保,所以....”

柳寒太头看着方夫人,一字一句的说:“敌人只有两个,一个是萧澜,一个是另外一人,这个人来历不凡,修为更是不凡,他能一边与帮主交手,一边杀死另外五位兄弟,在他面前,五位兄弟甚至来不及反应便死了。”

方夫人倒吸口凉气,方震的修为在宗师以上,对方居然能一边对抗方震,另外还能抽身杀死五位近卫。

这修为实在匪夷所思!!!

柳寒喝了口水,看着渐渐发白的天幕,院子里弥漫着淡淡的花香,他心里有些感慨,难怪青灵压根不将世俗人放在眼里,一个宗师,一方豪杰,一代枭雄,就这样消失了,其他普通人的命运可想而知!!!

方夫人呆呆的看着柳寒,心情十分复杂,难怪当初方震将帝都的事交给他,可惜方震无法完全信任他,限制了他的才干发挥。

“那隐世仙门是什么?”方夫人皱眉问道。

柳寒微微摇头:“夫人不是我不告诉你,是因为我也不知道详情,隐世仙门这四个字是我偶然听说的,后来在大漠上,我亲眼看到过一次,我当时躲在沙堆后,当时两个隐世仙门的人拼斗,使用的招术,我压根就看不明白,就看见一把剑一把叉在空中拼斗,他们并不象我们这样拳脚相加,就站在那,那把剑和叉在天上飞来飞去的,就象两个人在斗来斗去。”

柳寒长叹一声,方夫人目瞪口呆,她聪颖,心思缜密,可对江湖事,见闻太少,而且手无缚鸡之力,没有江湖经验,那知道什么隐世仙门。

“夫人,我还有个问题,”柳寒迟疑下,直率的看着方夫人问道,方夫人没有反应,依旧在震惊中。

半响,方夫人才醒悟过来,有点慌乱的问:“你说什么?”

“一般这样的行动,背后都有目的,他们显然不是为了消灭漕帮,只是想对付方帮主,那么,我可以猜测,帮内肯定有人与他们呼应,夫人,最近帮内是不是有什么波动?”

方夫人听后,悚然一惊,她慢慢平静下来,略微思考便点点头:“柳兄弟猜测不错,自从退出帝都后,特别是风雨楼与王许两家开战后,帮里有很多人要求重新返回帝都,先夫坚决反对;此外,这次朝廷在扬州进行盐政革新,帮里也有些人希望能趁机买下些盐田,插手盐务,可先夫也反对。”

柳寒眉头微皱,心中叹口气,方夫人接着说:“先夫认为,不管风雨楼是胜是败,北上,重返帝都的时机都不成熟,本帮退出帝都,并不是打不过风雨楼,而是因为宫里要我们退出;至于盐号,先夫认为,扬州的盐业控制在陆虞和淮南王手中,我们若插手盐务,势必引起陆虞两大门阀和王爷的警惕甚至不满,对我帮反而不利。”

说到这里,方夫人深深叹口气,柳寒明白了,漕帮内部也有矛盾,可这些矛盾是不是那人杀害方震的原因呢?

他拿不准,漕帮中有那些人与方震意见相左呢?他叹口气,微微摇头。

“怎么啦?”方夫人很敏感,立刻问道。

柳寒苦笑下:“我对漕帮还是不了解,唉,夫人,今天的话就到这里,你不要轻易相信外人,包括方少帮主,特别是关于隐世仙门,这四个字都不要讲,嗯,我建议你找时间与少帮主谈谈,至于其他人,暂时不要碰。”

方夫人微微点头:“多谢柳兄弟。”

柳寒起身施礼:“夫人,时候已经不晚了,在下告辞了。”方夫人秀眉微皱,想要招呼,可抬头看到天色,天色已经渐渐明,便没再开口挽留。

柳寒没有惊动其他任何人出了后院,路上汇合了叶秀,俩人悄无声息的到了林淮的茶摊,此刻天色已明,林淮的摊子在卖茶的同时也卖点糕点和早餐,包括包子和小面,但只卖到午时,午时一过,便只卖茶,谁也不知道他这怪癖是怎么养成的。

叶秀不知道带为何要上这里来,她默默的吃着面条,老实说,江南的口味与北方的口味相差很大,刚到时,她很不习惯,现在已经渐渐习惯了。

林淮倒没察觉什么,他只是小心的打量着叶秀。

“方震死得蹊跷,”柳寒擦擦嘴:“我想知道宫里在漕帮的布置,我需要些情报。”

林淮点点头,方震的死,震动江南,宫里不可能不关注,已经有命令传来,让查明方震的死因。

“你把这个发上去。”柳寒将写好的纸条递给他,林淮依旧默不作声的接过来,迅速放在。

“说说吧。”柳寒端起茶杯随意的说道。

“没有,”林淮随口答道:“我的人只在盐业商会和刺史府,他们都没反应。”

柳寒微微皱眉,方震是什么人,宗师修为,威震江南,掌控漕帮数万帮众,控制了彭城以南的运河水道,这样的人的死,居然在官场和商场没有引起波动。

“不对,”柳寒摇头说:“刺史府没有什么反应正常,可盐业商会没有,这有点不正常。”

林淮点点头:“您说的是,他们的盐大部分是由漕帮运出去的,不应该没反应。”

“有一种可能,他们已经与漕帮达成协议,知道自己的利益不会受到影响,另外的可能便是,你的那个内线,已经暴露。”柳寒神情冷漠,淡淡的揭露出事情的本质。

林淮想了想,摇头说:“我可以肯定,他没有暴露,前段时间,盐业商会对顾玮的拍卖的对策,还报来了。”

林淮说完后,再度摇头,很肯定的说:“没有暴露。”

柳寒想了想,点头承认林淮的判断。

“我需要漕帮内部情报,”柳寒叹口气,很奇怪,顾硕留下的名单中,居然没有漕帮内部的人,这只有一个说明,宫里在漕帮的内线,是单独的体系,不属于扬州内卫管辖,当然,这也有另一种可能,宫里在察觉扬州内卫出事后,在漕帮新部署的人手,没有交给顾硕。

林淮耸耸肩,他的主要任务是潜伏待机,手下的两个人还是自己发展的,而且严格的说,还是违反了宫里的命令。

由于发展了两个下线,林淮手头一直比较紧张,直到前段时间,柳寒来了后,给他一张三千两银子的银票,让他给手下补贴点。

“消息几天能到?”柳寒又问,林淮想了下:“如果宫里接到消息,立刻发出来,五天左右,如果,...,那我就不知道了。”

“五天?”柳寒沉凝下,微微摇头:“太慢了。”

林淮没有答话,这实际上已经很快了,柳寒示意下叶秀:“她叫云姑,过几天,她会来与你联系,你把东西交给她。”

“好。”林淮没有问为什么,这是一个老内卫的基本素质。

叶秀从头到尾没有开口,只是低头吃面,吃完后,便默默喝茶,此刻才抬头看着林淮,林淮冲她点点头,她也点头回应。

柳寒丢下几个铜板起身走了,叶秀依旧坐在那喝茶,过了会,才起身离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