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7章 福地洞府

作者:有时糊涂书名:天苍黄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7/08/16 17:17:24字数:17310

绕过山脚的村子,天色已经渐渐黑下来,三人依旧不紧不慢的向山上走去,纯阳子没有驭剑飞行,而是与柳寒一样慢慢走上山顶。

到了山顶,柳寒将准备好的绳索绑在一块岩石上,然后才对纯阳子和青灵说道:“就在下面。”

青灵看看四周,最后看着夜色中的紫竹院,问道:“那边是什么?”

“那就是紫竹院。”柳寒说道,纯阳子也看着紫竹院,月色中,紫竹院的殿宇楼阁,黑乎乎的,看不清,可依旧可以看出其巨大的规模。

“师叔,师兄,”柳寒说道:“紫竹院在这个地区的影响很大,我去看过,院内有道众大约三百多人,后山有多少人还不清楚,师叔,这真要动手,势必惊动朝野,会不会因此引发我宗与朝廷的冲突,还请师叔考量。”

纯阳子微微点头,但没有回答,他深深的看着紫竹院,好一会才转头看着悬崖下,下面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清,远处则是水色一遍。

“这崖高大约三百尺。”柳寒解释道,他早已经发现,这个时代的尺比他过来的那个时代要短些,至于短多少,他不清楚,因为前代的那个尺有多长,他也不清楚。

纯阳子站在崖边,深吸口气,将神识放出,他的神识可比柳寒强大太多,这一释放出来,方圆百米之内都在他掌控之下,不过,这神识可以探查四周,但无法感应到是否有灵气存在。

没过多久,他的神情微变。

“咦!”

青灵神情顿时兴奋起来,柳寒也暗暗震惊,显然,纯阳子显然发现了水底的那东西,这神识之强超乎想象。

从杀手营算起,他见过的神识最强的便是总教头,可总教头的神识也没这么强,崖下洞穴中的那东西神识同样很强,似乎不弱于总教头,可即便他们站在这崖上,也不可能用神识探查水底。

“有点意思。”纯阳子说着,手上忽然出现一把短剑,纯阳子并没有飞身跃下,他单手捏了剑诀,呵斥道:“去!”

短剑脱手而出,在空中一个转折,划出一条白线,飞入崖下,一头扎入水中,柳寒连忙到悬崖边往下看去,下面黑乎乎的,完全看不清。

柳寒努力将神识下探,到了水面,再深入了大约两三尺便再无法下探了。

水不停的翻滚,就象沸腾的开水一样,一道灵气冲天而起,青灵忍不住大喜过望,忍不住叫道:“好充沛的灵气!”

纯阳子同样掩饰不住的露出一丝喜色,他的神情轻松,神识紧紧锁住短剑,这把短剑可不是普通的短剑,是他的本命剑,经过他上百年的滋养,锋锐无比。

“斩!”纯阳子轻斥一声,神情一松,一道白光从崖底飞上来,没入他的身体,他伸手一招,一堆黑乎乎的东西飞上来。

一粒黑色的圆球落在他手上,柳寒忍不住向前跨了一步,好奇的看着,纯阳子微微一笑,将黑色圆球抛给他。

“这就是妖兽内丹,是炼药的佳品。”纯阳子微笑着说道:“下面的妖兽是只蟹精,已经修炼到三品了,再过十来年,就能跨过那道门槛。”

“这妖兽的品级是怎么划分的?”柳寒打量着内丹,这内丹握在手上还有些微烫,黑乎乎的,外表光滑,里面气息充沛,不过,这内丹好像在变化,正迅速向内收缩。

“内丹离体后,会收缩变小,”纯阳子显然很兴奋,就冲刚才冒出来的灵气,下面这块灵脉的灵气就不弱于山门:“有些野兽占据福地,经过修炼成有了内丹,这种有了内丹的野兽便是妖兽。妖兽的划分与我们人类不同,是按照品级来划的,从一品到三品,相当于炼体阶段,四品到六品相当于筑基阶段,七品到九品,相当于结丹期,十品以上到十二品,嘿,我都没见过。”

“这是三品妖兽,已经快要突破到四品了,”纯阳子接着讲解道:“若他突破了,恐怕今天还要花上一番力气。”

纯阳子对柳寒很满意,这妖兽不是他能对付,若贸然行动,今天恐怕就无法站在这了。

当然,更满意的还是这块福地,灵气充沛,这样的福地恐怕满天下都难找了。

这小子真的是宗门福将!幸亏当初留下了他!

“这个给你。”纯阳子说着扔过来一瓶丹药,柳寒一把接过来,打开瓶盖,一股清香扑鼻而来。

“这是三清丹,对你现在修炼很有用。”纯阳子说道,柳寒再度大喜,这世上,还没有一种对上品宗师有效的丹药。

“上次那种丹药还有吗?”柳寒抬头看着纯阳子傻傻的问道,纯阳子微微皱眉:“那种丹药对你已经没效了,你要那种做什么?”

“师叔,您是知道我的事的,为了报仇,我收了些手下,其中有已经破镜,进入宗师境界,我希望他们的修为越高越高,将来报仇时,才能助我一臂之力。”柳寒诚恳的说道。

纯阳子微微点头:“原来如此,好,我给掌门师兄去信,让他带一些丹药过来。不过,你的执念太深,对修炼不好。”

柳寒深深叹口气,凉凉的,带着丝丝水分的空气吸入体内,这股空气中,没有灵气,灵气已经消散。

“师叔说的道理,我都知道,可....”柳寒咬紧嘴唇,纯阳子叹口气,拍拍他的肩膀,青灵却笑道:“师弟,找到仇人没有,要不要师兄给你助拳。”

柳寒摇摇头:“还没有,不过,我感觉已经快了,到时候,一定请师兄助拳,”柳寒说道:“师兄知道我是怎么发现这里的吗?我被一个大宗师追杀,不得不跳入江中,以龟息之法,躲在水底,被水流冲到崖底,感觉到灵气的存在,这才发现这里的。”

“大宗师?”纯阳子脸色板起来,柳寒是清虚宗的人,什么人敢追杀他:“你没有报宗门的名号吗?”

柳寒摇头,解释道:“师叔,这是俗世,我要报了宗门名号,万一他给我捅到宫里,我就只能入宫了。”

纯阳子这才想起,他们是在俗世中,微微点头:“以后有需要的话,给宗里传信。”

“那是自然。”柳寒毫不犹豫,他可没有什么非要亲手砍下对方脑袋这样幼稚的想法,当然,若是可以,他自然会非常畅快的砍下他的脑袋。

不过,今天,他明显感到纯阳子和青灵对他亲密了一些,看来在此之前,他们并没有将他看着同门。

当然,现在不一样了。

柳寒将妖兽内丹还给纯阳子,纯阳子拿出个玉盒,将内丹收起来,然后又拿出个黑乎乎的石环交给他。

柳寒翻来覆去看着这石环,石环并不大,有点象戒指,可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是什么石材。

“这是用宗门内的黑曜石做的,是师叔亲手作的,这叫储物环,是储物袋的一种。”青灵给他解释道。

“这怎么用?”柳寒心念一动,直觉告诉他,这玩意很有用处。

青灵笑了笑,当初他也不知道该怎么用,所有新人都是一样,他笑呵呵的说:“输入一道元气,然后神识锁住要拿的东西,那东西自然就出来了。”

柳寒闻言向石环输入一道五行元气,果然神识一下便进去了,里面的空间并不大,也就两个平方左右,里面有七八个盒子,他按照青灵教的法子,神识锁住一个盒子,果然,一眨眼的功夫,盒子出现在空中,他伸手摘下。

打开盒子,里面什么都没有,仔细看这盒子,居然是玉石作的,拿在手上,凉凉的。

“这盒子是给你准备的,”青灵又说道:“你没有动下面的千年药材,做得非常正确,这些药材一旦摘下来,必须用这种玉盒保存,如此方不至于丧失药性。”

“里面的盒子都是?”柳寒怀着点期待问道,青灵笑了,点头,柳寒有些失望:“师叔,师兄,有没有什么法宝类的武器,我把他扔出去,立马能取对方首级。”

“你呀,”青灵大笑,摇头说:“有那些符箓就够了,那些法宝,就算给你,你也用不了。”

“不可能。”柳寒坚决不承认,青灵正色道:“真的,你的修为太低,法宝要发挥作用,需要将元气灌注于法宝之内,以你的修为,一次便能将你的元气吸干,以后你要捡到什么法宝,千万不要轻易使用。”

“捡到法宝?”柳寒略微惊讶,青灵点点头:“数万年以来,有无数世外高手陨落,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几件法宝,或许某一天,你可能捡到他们留下的法宝,到时候,你千万别用。”

柳寒连忙答应,纯阳子也说道:“青灵说得不错,以你的修为,用不了太高级的法宝,低等法宝,经过这么长时间,灵性早已经消散,也就不能成为法宝,所以,你捡到的法宝,若还有灵性,那一定是上品法宝,这种法宝,你用不了。”

“明白了,谢谢师叔,”柳寒略微沉凝,便又说道:“师叔,能不能教我制符箓?”

“制符必须有元气,所以,制出的符,威力大小,与你的修为也有关,你的修为越高,制出的符威力越强。”纯阳子说道,然后看着下面黝黑的深潭:“我们下去吧。”

说完,纯阳子腾空而起,柳寒身不由己跟着升起来,他先是大骇,随即稳定下来,纯阳子带着俩人向下落,柳寒就觉着比坐飞机还平稳,脚下虽然空荡荡的,可没有失力,就这样飘在空中。

快到水面时,纯阳子挥手下划,水面突然分开,三人直接落到水底,柳寒四下看看正要开口,纯阳子已经带着俩人直接向洞口走去。

到了洞口,柳寒这才发现,这洞口不大,还不到一个窗户大小,他们三人都无法钻进去。

纯阳子点点头:“就是这里了。”

说着,本命剑离体而出,短剑翻飞,削石如泥,没一会便将洞口扩大到一人高左右,灵气喷薄而出,柳寒心里纳闷,这样下去,这灵气不久消散浪费了。

可没想到,纯阳子又拿出几十支小旗帜,迅速在洞口布置了一个阵法,柳寒压根没见过这阵法,但灵气被锁住了。

等纯阳子布置完后,才率先步入,洞并不深,里面灵气充沛,他们先是在水底,走了几步后,出现一个石阶,三人上了石阶,走了几步后,出了水面,出现在眼前的是个平台。

平台不大,很小,三个人都站不下,柳寒只能站在水里,纯阳子四下看看,笑了笑说:“我说嘛,这样的福地怎么可能是一个螃蟹占据了。”

说着,他的本命剑再度离体,向角落的一个石块劈去,石块应声而落。

随着石块断裂,在整个洞穴慢慢发生变化,身后和两边依旧,正面的石壁却露出一个石门,纯阳子没有去推,而是先让本命剑在头上盘旋,而后袍袖一抖,石门慢慢打开,一股蒙蒙光影射出,整个平台立刻亮起来。

浓厚的灵气扑面而来,这股灵气比清虚宗的灵气更浓,纯阳子抑制不住欣喜,但却没有立刻进去,过了一会,待灵气慢慢充盈后,才划燃火折子走进去。

柳寒站在洞穴里,这洞穴显然是大厅客房,光亮来自洞顶的五颗夜明珠,这五颗夜明珠将整个洞穴照亮,在大厅两侧还有四个小洞穴,大厅正对面有一张石椅,石椅上有一具骷髅。

纯阳子看着那具骷髅,良久,轻轻叹口气,神情有无尽的惆怅。

很显然,这具骷髅在这不知多少年了,多半是修仙破镜失败,以至于寿元耗尽,不得不坐化于此。

“这位前辈多半是散修。”纯阳子叹口气,柳寒和青灵闻言先是微怔,随即明白,这位前辈将洞府修得如此严实,多半是为了躲避紫竹院,而且死在这里,居然连个收尸的晚辈都没有,也就只能是散修了。

三人在洞府内四下寻找,找到几样法宝,可惜法宝灵性散失,变得呆板,毫无生气,纯阳子借此机会再度给柳寒讲解了一番法宝的问题。

在左边的洞**,青灵还找到一些丹药,可惜这些丹药同样因为时间太久,一打开瓶盖便碎成粉末。

在另一个洞穴中,有些竹简和玉片,这些竹简和玉片都是些功法,纯阳子看后忍不住再度叹息。

“这位前辈应该是结丹期前辈,收藏的功法都很精妙,可惜了。”

柳寒对这些不感兴趣,他四下张望,每个洞穴都去看看,可惜,没有找到对他有用的东西。

“这里怎么没有窗口?这空气是从那来?”柳寒四下张望,没有看到窗户,可站在大厅里,丝毫不感到气闷。

纯阳子淡淡的指了下左上方,果然,在那有个洞窟样的东西。

“那也有个小阵法,将整个洞口挡住,估计是担心被紫竹院发现,用以遮挡。”纯阳子的语气中同样有股说不清的惆怅。

“这位前辈应该是大变之后到这的,那个洞口封住了灵气,前辈的修为惊人,于阵法,制药,制器,都有涉猎,唉....”

柳寒没注意纯阳子的话,他好奇的四下打量,随口说道:“这法宝都坏了,那阵法怎么还能起作用?”

“这你就不懂了,法宝是炼制成的,这阵法呢,是靠洞里的灵气支撑,只要灵气存在,这阵法就不会破。”青灵从小洞穴里出来。

“师叔,这灵脉保存很好,灵气充沛,不过,进出好像有问题。”

“这有什么问题。”纯阳子说道:“这样挺好,咱们叫隐世仙门,最好少张扬。”

“师叔,师兄,我已经托人去买下这块山,”柳寒说道:“到时候,咱们重建一下,花不了多少功夫。”

纯阳子知道他有钱,微微点头,没有说什么,青灵依旧在四下张望,这洞穴稍微打扫下便能住人。

“外面的竹节草,师叔,要不要去采些。”青灵的神情中有股跃跃欲试的欲望。

纯阳子摇摇头:“先不急,咱们先把这位前辈葬了。”

说完,纯阳子对着那具骷髅拜了三拜:“前辈,我们闯入尊府,还请前辈谅解,唉,修仙之道,越来越难了。”

柳寒和青灵也对骷髅拜了三拜,然后俩人上前将骷髅取下来,柳寒将衣服脱下来,将骷髅包起来。

纯阳子带着俩人飞上悬崖,就在旁边的树林里挖了个坑,将骷髅埋下。

做完这些后,纯阳子取出一张传声符,对着上面说了几句,然后将符扔出去,符一溜烟的飞走了。

纯阳子转身再度看着紫竹院,目光中露出深思。

柳寒目光一闪,心说,有这样的强助,不用更待何时,便上前提议道:“师叔,这紫竹院后山乃禁地,不知道是不是还有仙门中人,要不,咱们去看看。”

“紫竹院已经在仙门除名,”纯阳子说道:“这种事断不会假,不过,既然要在这安置洞府,这紫竹院早晚要去看看,不急。”

说到这里,他转头看着柳寒:“那个追杀你的大宗师,你查到下落了吗?哼,敢追杀我清虚宗中人,好大的胆子。”

柳寒苦笑下:“师叔,我躲他还来不及呢,这段时间,我都不敢以真面目进城。”

“那就找出来,我去会会他。”纯阳子淡淡的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