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极限疯狂

作者:反转本能书名:命运逆转之夜类别:其它类型更新时间:16/07/30 04:07:22字数:13616

战斗进行至第三回合。

Saber也熟悉了Fighter的战斗方式,将战斗拖进了持久的消耗战。

Fighter的武技很强,但没有武器使他的攻击杀伤力不够,只要不被他抢近身,不让他攻击到自己的要害就行。

但Saber很清楚,这也是她失败的前奏。

体内的魔力很快就会消耗殆尽,到那时,不用对方动手,她就会从这个世界消失。

但是很奇怪,自己的动作虽然还能很流畅,分明觉得马上就会倒下,但总有魔力让她继续战斗。

难道是士郎……

再一次从Fighter的身边跃开,退出对方的攻击范围后。Saber侧过头看了后面一眼。

在最危险地时候也没有离开Saber的少年,现在正双手扶着膝盖,摇摇晃晃。

士郎进行一定在使用魔术,让他体内的魔力活化,然后提供给自己,Saber瞬间明悟。

但Master现在的状态不佳,再不停地使用魔术的话,身体会承受不住的。Saber心中焦躁起来。

要保护Master,就必须打败眼前的敌人。可她现在的力量,已经无能为力。

唯今之计,只能使出最后一张牌了。

“Fighter,注意了——!”

怀着对眼前敌人的敬意,她专注地持起剑。

不愿意使用卑劣的手段对付可敬的对手,所以她才提醒对方。

不违背自己的原则,她才能保持自己最纯净高昂的战意。

将所有力量倾注于那一击。

“风啊——!”

执起无形之剑的少女,在对手面前闭上了眼睛。

忘记敌人,心灵一片空明。

用心倾听,感受那包围着自己的风。

围绕着身体、围绕着剑。

从周围向中间积聚,变成风的领域。

在领域被触动的那一刻,Saber张开了眼睛,眼里只有凛然的战意。

少女在风的中央,向前方的敌人,高高举起了剑。

将给予自己无穷力量的风挥出,化为破敌的刃。

——风王结界

包裹着Saber的剑的空气被解开,露出那黄金的剑身。

卷起的风向眼前的敌人袭去,缠绕着对方的身体。

Saber执起爱剑,刺向风的中心。

“啊——”

空气被挤压,发出爆炸的声音。

Saber带起那股风暴前进,直到碰上障碍的树木。

风撕扯着粗大的树干向四周卷去,树干摇曳着枝叶飞舞,终于随着风四散平静下来,露出中间的Fighter。

“啊、哈,好厉害啊——!”

Saber的心沉了下去,那让她耗尽的魔力,几乎马上就会倒下的攻击,仅仅刺入了对方的左肩。

尽管还有魔力在Fighter的伤口肆虐,但Saber透剑身能感觉到,对方那极具压迫性的强悍身体,不断排出魔力,挤压着Saber的剑。

Fighter不但避开了致命的伤害,而且还在缓缓地恢复。

那家伙的身体,远远强于一般的Servant。

那是历经多少年的不懈锻炼,才能获得如此强悍的恢复力。

“嘭——!”

Saber再次被Fighter的拳头击飞。

Fighter兴奋地抽出还留在他身上的剑。

“哇啊——好漂亮的剑,简直是艺术品一样。该值多少钱呢?”

一边盘算着黄金之剑的价值,Fighter一边信手将Saber的爱剑丢下,向无力地倒在地面的Saber走去。

“唉,看来你都站在没有余力了。虽然有些不好意思,我还是请你回英灵的地方吧。为了圣杯被打得这么惨,也没什么意思对吧。”

“咳、咳,Fighter你这家伙,果然没有真正的愿望吧,才一点都不渴望圣杯呢。如果能像你这样简单地生活的话,也不错呀。”

承认着自己的失败,少女无力地躺在浅浅的草地上,圣绿色的眼睛茫然看向天空,深邃的夜色中,洁白的月光洒在少女的身上,少女感觉魔力构造的身体已经阵阵发冷。

体内使用的魔力消耗光了的话,**就会以人类的方式接近死亡,然后分解成魔力的光,彻底地消失在这个世界中。

发冷的感觉,已经是身体最后的警告,然而Saber对此无能为力。

即使有着很多状况,但自己确实失败了,对方也是一名优秀的战士,输在了公平的战斗中,所以再不甘心也要坦然接受。

“对不起,这一次——我又失败了……”

向着心中的某个目标道歉,女孩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自召唤以来,遇上了很让自己担心,但其实是个让自己能安心的好Master。

面临过许多的困难,虽然自己很努力。士郎也一直在帮忙,但我还是让他失望了。

对不起,让大家都失望了……

真的很不甘心啊……

不愿意软弱地闭上眼睛,Saber平静地看着Fighter出现在她的视线里,举起了夺命的拳头。

然后——

“啊——”

Fighter突然消失了,身边传来人扑倒挣扎的声音。

那是什么——

Saber努力地侧过头,看向旁边地面翻滚着的两道身影。

“你这家伙——要疯了吗?”

是Fighter气急败坏的声音,他好不容易才挣脱对方的纠缠,站起身来向那道身影狂吼。

另一道身影——竟然是士郎。

见到此景,有什么东西触动了Saber的灵魂,少女茫然的眼睛渐渐亮起光彩。

~~~~~~~世~~界~~需~~要~~分~~割~~线~~~~~~~

世界一片血红,闪亮的只有那道正在陨落的星光,点燃了我大脑。

无法思考,耳边是谁发出嘈杂的喊叫。

沸腾的血液将痛苦向全身。

关节、肌肉、骨髓,无处不痛。

因为太过于痛苦,我反而无法分辨痛苦的来源。

心脏鼓动着要将胸腔胀破,将血液、灵魂都挤出来。

“啊——”

我不禁嘶吼起来,伴随着耳边的嘈杂声。

某个东西,要从身体里出来。

在我的身体沉默了多年的黑色的某物,尖锐地刺穿身体,挤了出来。

血肉向内挤压,变成它出来的力量。

关节痛苦扭曲,肌肉缩成一团。

不知何时,我已经倒在了地上,颤抖着的身体蜷缩起来。

耳边的声音渐渐清晰,那是Saber痛苦的惨嚎。

被切断、被穿透、被劈开、被锤击、被挤压、被撕扯、被扭曲……

是谁的记忆,像钉子扎进脑海,迫不急待地展现。

像是陪伴了Saber无限次的轮回,每一次都亲眼看到她承受着痛苦死亡。

每一次都无法拯救那梦中的少女。

现在,她在哪里呢?

我茫然地转动着眼睛,然后在鲜红的视界中,注意到那躺着的身影。

蓝色、金色的光,将我身体引爆。

“碰——”

我飞了起来,狠狠地撞倒某个东西。

那个,是敌人。

不需要思考,手脚自主开始运作,指甲抠进皮肤,关节锤击身体,牙齿咬进肌肉。

“你这家伙——要疯了吗?”

对方艰难地扯开我正在撕咬的头,连连锤击下去,终于将我摆脱,像死狗一般掷在地上。

我摇摇晃晃地立起身,耳边还有着可怕的声音延绵不绝。

“吵死了——给我闭嘴啊!”

我捂住耳朵大喊,然后注意到自己的手。

黑色的、如符纹般的线条出现在皮肤上,蔓延全身。

鲜红的、血液随着裂开的皮肤游走。

肌肉深处有着,刺穿了我的刃。

如剑一般的刃编织我的骨头,扎进我的肌肉。

黑色蔓延着覆盖了我,侵蚀我的神经。

那就是,在我体内潜伏的异物,终于现出了它的真身。

然后,痛苦消失了——

并非真正的消失,仅仅是我的痛苦神经已经被关闭。

体内涌动着无限的力量,似乎以这具身体,我能完成任何事。

眼前的世界恢复正常的色彩,Fighter立在眼前的身影变得清晰。

这一辈子,我从来没有感觉这么好过。

“小子,你要干什么,准备插手Servant之间的战斗吗?”

“我、要、拯救、Saber。”

顺应心底发出的声音,我沙哑地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