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热闹晚餐

作者:反转本能书名:命运逆转之夜类别:其它类型更新时间:16/07/30 04:07:03字数:15218

这时,玄关传来了门铃声。

“卫宫学长,在家吗?……我进来了啊。”

是樱,虽然我给过她家里的钥匙,但她每次来都会按门铃,真是有礼貌的孩子,但也太客气了不是吗。

樱的声音停止了我与Saber的争论,我走向玄关迎接。

“啊——是樱啊。”

远坂低声说着,一瞬间她有些慌乱,跟着我也站起来。

Archer有趣的看着远坂的脸色。

随着门打开的声音,樱出现在门口。

“你好,学长……”

说话间,樱蓦然露出一副错愕呆滞的表情。

她看到了跟着我的远坂。

“欢迎光临,樱。”

我想要把樱迎进来,樱却完全没有听到我的话,她只是与远坂对视着,两人都抱着无言的紧张感。

“远坂、学姐?”

脸上充满了为什么,樱带着胆怯地抬头看着远坂。

“啊啊,这个,说来话长……”

我想要打破这尴尬的气氛。

“不会很,只是我在这里住下来而已。”

远坂非常干脆地打断我的话,只把重点说了出来。

“……学长,这是真的吗?”

樱求助的眼神转向了我,一时间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危急!

比早晨更大的危急情况出现。

我犹豫着不知道如何回答时,在后腰拧动的两根手指为我作出了决定。

“哎……从、从重点来说是啦,因为发生一点事情,远坂要暂时住在我家……”

“这是我跟士郎决定的事喔。因为屋主士郎已经同意了,所以已经就定下来了。这意思你懂吧?间桐同学!”

“懂是指什么?”

“虽然你以前好像在照顾士郎,但暂时没有必要了,来了也只会麻烦,不来也是为了你好。”

樱低着头不说话,像结冻了一般的寂静之后,樱小声地,可是清楚的说了。

“我不懂!”

“咦?什么?”

“我说,我不懂远坂学姐所说的事。”

“等一下,樱、你——”

出现了远坂计划外的情况,她一时找不出话来。

“打扰了,学长,厨房借一下喔。”

樱鞠了个躬进到家里,不理远坂地往客厅走掉了

远坂只是呆呆的地站着。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那样的樱,第一次见她清楚地表达出自己的意见。

——真是出乎意料的强硬表现。

“Archer,你是故意要看我的笑话吧。”

良久之后,远坂狠狠地说着。

“我只是问问,你对在这里将要面对的情况有准备没有。”

Archer出现在远坂身边,坏笑着说道。怎么看都不怀好意,我终于看到远坂体验Archer的恶劣了。

“啪——!”

在远坂还想说话时,玄关的门被狠狠地拉开。

“士郎,我来吃晚饭了!还带了鱼呢!”

藤姐带着开心的笑容,右手高高拎着一条青花鱼,以兴奋的声音宣布自己的到来。

“啊咧?远坂同学为什么在这里?”

她终于注意到远坂的存在。

“因为从今天起她要在这住一段时间……”

我发现这段话不管重复多少次都是一种痛苦的折磨。

“这位是……”

藤姐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她陌生的Archer身上,没有听到我的解释吧。

——糟糕!

Archer现在还穿着他那红色的武装。

黑色皮质的紧身甲胄,鲜红的外套,张扬的展示着Master的勇武不凡。

这根本是人们正常时间绝不会穿的幻想风格的服装。

我感觉自己头又大了一圈。

“初次见面,藤村小姐你好,我叫Archer。”

Archer彬彬有礼的向藤姐行礼。

——虽然他一直表现得很恶劣,但也有正常的时候啊。

……等等

下一刻,我发现原来是不正常转移到另一人身上了。

“初次见面,你、你好,我叫藤村大河,你就我大河就可、可以。”

大名鼎鼎的冬木之虎,我们的老虎小姐,轻声轻气地、文质彬彬得像只小猫的回礼。

~~~~~~~世~~界~~需~~要~~分~~割~~线~~~~~~~

晚餐是由樱准备的,她第一次表现出强硬的风格,拒绝了我的帮助独立完成了这份晚餐。

美味可口、又充分考虑到某人的食量作出的饭菜,是她在厨艺上多年修行的完美体现。

“来,学长,远坂学姐也要吗?”

伸出饭碗的樱,又变得跟平常一样。

远坂原来希望樱能够离开我家,避免将她卷入圣杯战争,结果适得其反。

不知道她与樱晚餐前说了什么,但两人之间的紧张感变淡了。

总之表面上是这样。

“……嗯。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

远坂稍微思索了一下,接下了樱手上的饭碗

我与樱都不是很多话的人,刚加入卫宫家晚餐的远坂也一样,吃饭很安静。

但卫宫家的晚餐从没安静过,像往常一样,安静的气氛完全另一个人破坏怠尽。

“Archer,尝尝樱做的美食吧。”

藤姐把一块鸡肉送到Archer的碗中,眼睛笑得只剩下了一道缝。

老虎居然也开始跟别人分享自己的食物了。

“谢谢,味道很好。”

换下了武装,穿着一件深灰色衬衫配黑色西裤的Archer,礼貌的向藤姐表示感谢。

褪去英灵武装的男人,不再恶劣地吐槽时,更像是一个初次到别人家做客的普通人。

当Archer声明穿的衣服是为了COSPLAY展,听到远坂有急事后,没来得及换就匆匆赶来时,藤姐热心地从家中找出切嗣以前的衣服,两人身材相近,衣服也很合身。

也许让藤姐想起了切嗣吧,她对Archer更亲切了。

“Archer的头发是染白的吗?好酷啊。”

“……算是吧。”

Archer用了个模棱两可的词。

——作为一名英灵,有太多的让自己头发变色,染发这种普通方式反而是最不可能的吧,Archer可不像是街头混混等级的人物。

“Archer现在做什么工作啊?”

“我是个自由职业者,因为爱好旅行,所以没有找上班族那种稳定的工作。”

藤姐还在执着着试图了解Archer,也难为Archer能把自己身份掩饰得这么好。

在Archer解释中,远坂由于家里需要装修,不得不来我家借宿,Archer作为远坂的监护人,本着对少女的保护心理一同过来,远坂则在旁边偶尔为Archer圆话。

真奇怪传说中的英雄能对这些日常的生活概念如此了解,作为Saber的Master,我很了解自己的Servant对现代生活的脱线程度。

想到Saber,我不禁回头上下检视跪坐着我左边的Saber。

少女坐姿端正、背脊挺直,从脖颈向下形成一道美丽的弧度。

柔顺的金色秀发盘在脑后,下面露出细细的颈子。

来自西方的少女熟练地用筷子优雅地夹起食物放入嘴中,吃到自己喜欢的就满意的眯起眼睛,轻轻点着头。

突然意识到,美丽的女孩如此现实的出现在我身边,不知不觉我脸上发热。

~~~~~~~世~~界~~需~~要~~分~~割~~线~~~~~~~

晚餐在藤姐制造的热闹氛围中结束,藤姐依依不舍地告别Archer回家,樱则与藤姐一块回去。

Saber与我站在院子里,目送女孩离去后,她重提起之前的话题。

“关于柳洞寺的魔女,你还坚持你的做法吗?”

Saber的眼睛带着毫不动摇的决意。

伤痛是胜利必须承担的代价,这就是女孩的信念。道理我也明白,可我不能容忍让一个女孩去承担这份代价。

不知道Saber因为什么理由拿起剑,让一个柔弱的少女承担战斗与伤痛的责任。

这是不应该的,她却勇敢地接受这一切并坚持贯彻,这更让我生气。

“Saber,在你的伤好之前,我不允许你进行任何战斗,更不用说没有任何谋略的参战。”

我冷冷地回答。

“那在战斗上不会有问题,不需要因为在意伤势就延后战斗。”

Saber的战斗意志不曾稍减。

“那么对Lancer时呢?最佳状态的你也没有取得胜利。”

面对少女无谓的信心,我只想把她的气焰狠狠地压下去。

然后,本来以为会立刻回嘴的她,屏息了一下子。

“你说这话未免太卑鄙了,士郎。”

“总之,我们还不能出击,明白吗?”

明明还有其它说法的,为什么我只能用使她露出那种表情的话呢?

我为争论作出结语,心里却为刚才的话后悔。

“我知道了,既然Master这么说的话。”

Saber用平稳的声音回答,然后离开。

说服了Saber后,我决定留在仓库休息。

远坂在卫宫宅的别栋睡下了,Archer继续他的侦查行动,

想起Saber就睡在我的房间隔壁,心里就因为困扰而睡不着,我只好继续在仓库锻炼魔术然后睡下。

临睡前——

黑色的华美之刃又出现在我眼前,手中还残留着它的冰冷触感。

真是美丽得让人着迷,带着这样的想法,我躺在仓库中陷入了睡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