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战之转机

作者:反转本能书名:命运逆转之夜类别:其它类型更新时间:19/05/16 01:15:55字数:8322

士郎,那个只注视着自己的少年,就要消失了。

少女的脑海一片混乱,难以思考。

她痛恨着、高喊着,斥责着眼前完美的王。

但她也深刻地意识到,做出牺牲决定的人,也是她自己。

成为王的莉雅,一次又一次重复这样的牺牲。

但是,不要是士郎。

她几乎忘记了一切,她想要放弃一切,只要怀中的少年醒来。

眼前少年微弱的呼吸,就像看着自己与这世界唯一的联系在摇曳着崩断,即将撕裂。

与士郎的记忆纷涌上心头,冲击着她的大脑。

她无法集中精神,连亚瑟王的离开也不曾注意。

——我要带士郎离开,离开这里。

意识混沌地,她背起少年,向着回家的方向奔跑。

离开这里,我会带你离开这里。

我要保护你不再受伤。

就像少年曾对她说过的话,许下的诺言。

“不行、快逃啊Saber……!”

在神代的英灵面前,用身体保护了自己的士郎。

“要救女孩子哪需要什么理由啊!”

即使差点丢掉性命,士郎仍然如此天真地说道。

努力想要阻止战斗,不让自己受伤的少年。

如此弱小的他,却为阻止战斗、阻止伤害而产生战斗的欲望。

“——我有能做到的事……一定有,不管你怎么说,我不会躲在Saber后面。”

剑道场中,无论承受多少失败也不会放弃的少年,在巨大的实力差距下从未放松手中的竹剑。

希望拯救所有人的少年,目光明亮地望着自己,认同自己的骑士之道。

士郎也想成为守护他人的骑士,少年想走上她所走过的路。

“……我不是个合格的Master,一次次让你费心救我,现在因为我的失误,还不得不让你面对这个失败的结局。对不起,我没能帮助你获得圣杯。”

在伊莉雅的城堡中陷入绝境的少年,并没有扭曲她的意志,用她来交换和平,而是悲伤地道歉,歉疚没能帮上忙。

“可恶,给我放开Saber——!”

在与Fighter的战斗中,身负重伤的少年如此高呼,投影出了她的圣剑。

最后,满身伤痕的少年喜悦的笑起来,欢喜他能够有保护她的能力。

不知不觉间,两人的距离在缩短,彼此不自觉的靠近。

一个渐渐只注视着对方,另一个在安宁中为不得不离开而悲伤。

“绝不是没有意义!只要经历就不是没有意义!”

少年大声呼喊着,只为了将自己的心情传达给她,想要告诉她,即使是名为Servant的道具也有意义存在,想要告诉她,她在少年心中有多么重要。

同样不知不觉间,少年在她心里的也占据了越来越重要的地位。

少年与她是那么相像,连犯下的错误也一模一样。

毫不顾惜自己的生命,只为心中重要的目标而战。少年则把守护的目标变成了她,把自己的性命交给了她。

狂妄得让她气恼,悲伤得让她流泪。

“可我是为了你才出现的啊——!”

“……并非我召唤了你,你才出现在我身边。而是我一直在等待着,与你命中注定的重逢,所以我才会出现在这里……”

少年的牺牲,甚至不只是一次短暂的圣杯战争,经历了许久的时光后,他依然选择了回来,选择了守护她。

“因为我后悔了……”

“……要说放手的话,我告诉自己没错……唯独不能玷污你的荣耀,这样告诉自己不要后悔,可我还是后悔了。你的命运、不该只有死亡。上一次,我没有能力保护你。这一次,我一定要做到——!”

“我心里的Saber、我梦想的Saber一直都在这里,绝不会有错,因为我所看到的Saber、占据我灵魂的Saber,就是正在我面前的你。”

士郎的声音犹在耳边,清晰得让她精神战栗。

但她没能保护好士郎。

黑泥在森林里聚集,向着她、向着她背负的少年涌来。

焦躁愤恨的浊气从胸臆吐出,少女挥斩圣剑,在黑暗的世界劈开一条安全的通道,背着昏迷的少年朝着森林之外飞奔。

背后还能感觉少年的体温以及微弱的心跳,只要离开这里,士郎就好起来。

带着心如火焚的心情,少女如此安慰着自己。

少女眼前又浮现出少年带着关切与悲伤的笑容,毫不迟疑地对她说道。

——我的Saber就在这里。

少年坚定地将她的身影印在心底,决心永远与她站在一起。

从未有过的炽热感情,让她无所适从,而现在少年即将死去的模样,更让她心如刀绞。

作为骑士的她,又一次没有完成守护的誓言。

在这个世界一直与她站在一起的少年、甚至想要保护她的少年,濒死的模样是对她最大的嘲弄。

这一次,我一定要救你。

用尽所有的力气,向着前方奔跑,一定要把士郎带到安全的地方。

蓦地,钢铁锐器的声音在身边响起。

手腕翻动,无形之剑将来袭的兵器挡开,莉雅充满杀意的眼睛看向旁边的袭击者。

“给我……滚开!”

黑色的lancer挡下莉雅将他逼退的攻击,又追上莉雅奔驰的脚步。

“Saber,清醒一点吧,不要连我们的说话也听不到。”

还有敌人吗?莉雅漠然地向Lancer后方扫视一眼,随后继续向前奔跑。

那局促不安的圆桌骑士不是敌人,也不可能威胁到她,她连搭话的心思都没有。

“莉雅小姐,请等一下,亚瑟王需要您的帮忙!”

她曾经的近卫骑士贝狄威尔,一直追逐着想要唤醒saber,却被焦心士郎的莉雅一再无视,在临时伙伴Lancer毫无敬意的招呼下,他终于能对Saber说上话。

“请让我来保护卫宫先生,现在亚瑟王需要您的剑。”

圆桌骑士一次又一次重复后,莉雅终于不满的回应。

“为什么还要找我,我不是你们的王,如此多的圆桌骑士,为什么还要找我。”

“因为只有您的剑才能决定战争的胜利,有你的存在才是完整的亚瑟王。”

“为什么我们做到这种程度还不够?我失去了石中剑,连王都不是,那家伙为了成为亚瑟王,连自己的意志都放弃了,为什么还是不够?为什么不能放手让我离开?”

“石中剑是王的身份证明,您的剑是胜利的证明,这次敌人非比寻常,我们大部分骑士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只有您才能帮助亚瑟王。”

莉雅听着曾经的战友一边称呼着她为莉雅小姐,一边恳求她去帮助亚瑟王。难以言表的情绪从胸口涌上,最后变成了自嘲悲凉的笑声。

“这就是我们的命运吗?真是可悲可笑……”

怎么说都只有凄惨,连最后想要救的人也要为了国家的未来而牺牲,自己决意付出这么多,还要被要求牺牲更多。

看着自嘲中透着癫狂的莉雅,Lancer无奈地摇摇头,真是拖拉的家伙,身为一个王,想做什么就做呗,何苦追求这么麻烦的目标。

如果不是他的黑暗之躯比其他英灵更害怕那黑泥之潮,他早就离开了,何必跟着贝狄威尔蹭胜利之剑开辟的安全道路。

站着说话不腰疼的Lancer突然意识到什么,他回头看向朝他们涌来的黑潮。

空气中充斥的恶意在某一刻静止下来,带着无限吞噬渴望的黑泥好像被一脚踩痛神经的蛇,所以注意集中在某个方向,马上就要弹跳起来。

“这是、发生了什么……?”

~~~~~~~世~~界~~需~~要~~分~~割~~线~~~~~~~

时间稍稍回转,主动冲入扑天盖地的黑潮前,红衣双马尾的少女自信满满地说道。

“我有战胜Avenger的方法。”

宝具的光辉围绕少女发生接连不断的爆炸,将扑面而来的黑泥阻断,Archer无法接触这包含世界所有之恶的污染物,只能用最纯粹的能量冲击拦截黑泥。

樱的脸色变得僵硬,双手紧张的攥成拳头。

她想说这不可能,在这片她都无法想象的可怕黑潮前,她的姐姐不可能有解决的办法。

但背负着远坂家族声誉的远坂凛,如果没把握绝不会说这样的话。

“以令咒宣告,遵从圣杯之戒律,Servant Avenger——”

小小的红色少女昂起头,向着从天空覆盖下来的黑潮宣告,樱在她的身后听着这句话,神色茫然。

“从我号令,于此具现成形——!”

什么?她要用令咒号令别人的Servant?紫色的少女难以置信地看着这狂妄的家伙。

然而,下一刻,她的脸色刷的变白。

运动的黑泥、扑面而来的黑泥停滞了。

颤抖着,发出无声的呐喊,将身体卷在一起。

“怎么可能?”

姐姐怎么可能号令敌人的Servant。

或者,这Avenger真的是敌人的Servant吗?

在被污染的黑武士倒下的战斗中,诞生了3名新的Servant,这些从原型分裂的暗之Servant,真的能毫无理由的存在吗?

暗之Saber一直在士郎的身边,依然认士郎为Master。暗之Lancer第一次出现打倒了他的原型。

令咒是Master与Servant联系的证明。或者暗之Servant存在的前提就是需要拥有自己令咒,或者取代原型成为令咒的对应Servant。

士郎一定有一枚令咒被夺走,Lancer原型则被取代。而构成暗之Servant的魔力来自樱的黑暗圣杯而非天圣杯,使他们与真正Master的联系被覆盖。

然而,暗之Servant的令咒仍然属于真正Master,Servant Avenger、她的学长,也有一着一枚属于姐姐远坂凛的令咒。

“不要——!”

紫色的少女尖叫起来,想要阻止她的姐姐,旁边的Archer轻松地压制下少女的反抗,樱绝望地看着眼卷动汇聚的黑泥。

像是一幅纯黑的水墨画倒转回绘画之前的空白,从高高的天空看下去,可以看见浸染了整个世界的黑色回退为一点,留下空白纯净的世界。

墨迹集中的一点,就在红色少女的面前,在痛苦的嚎叫中,黑泥之团中伸出一双挣扎的手。

像是破壳而出,Avenger痛苦夹杂着茫然的脸探出黑泥,第一眼,他看见了号令她的凛,然后是被Archer牢牢控制住的樱。

最后一点茫然消失,耀眼的神采在Avenger的眼瞳中绽放,最后的黑泥随着他的具现融进了Avenger的身体。而他做的第一件事是向樱伸出手,然后前进。

“快逃啊,学长——!”

樱整颗心都在那视线中燃烧,她从来不知道自己能发出这么大的声音。

已经迟了,在退潮的黑泥之后,一直战斗的亚瑟王与他的圆桌骑士随着黑泥变化,将具现成型的Avenger包围。

太阳骑士高文第一个举起剑,冲向那完全没发现自己被包围的敌人。

亚瑟王向着敌人周围的地面挥斩,划定封锁敌人的界线。

“啊——!”

轮转胜利之剑与它的复制品狠狠地撞击,Avenger发出不成词句的嘶吼,被太阳骑士挡住前进的脚步。

为什么?要阻拦我保护樱?

这毫无意义的一生,定下拯救世界的目标,结果没能拯救任何人。

那么在重来之后,我只要选择拯救一个人,拯救那个从未拯救过的人,拯救那个只为他而活的人。

一定要打倒任何阻碍,一定要拯救那个人,一定要证明,自己的人生,可以拯救哪怕只有一个人。

我要为她而活——!

复制之剑的攻击愈发狂乱,想要击碎眼前的阻碍。

再没有如镜面般充满钢铁美感的战斗,只有将武器一遍又一遍捅进敌人的身体。

然而鲜血飞溅之前,敌人挥动武器的手毫不停顿,阻碍的脚步毫不动摇。

背负着被复制品刺穿的身体,给予敌人同样的伤害,再被诅咒反馈等量的伤害,双倍打击下,圆桌骑士高文仍然在不屈地战斗,怒目圆睁,声吼如雷。

这犯下诸多错误的一生,到死也没有机会赎罪的自己,竟然能再一次战斗在亚瑟王的麾下。

这一次,我要用尽我的全部——!

不求王之宽恕,只求献出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