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这次赌局我坐庄

作者:猫四眼书名:重生唐伯虎类别:历史穿越更新时间:16/07/17 03:26:35字数:13518

“我们还是老规矩,玩色子,比大小如何?”

“好啊,既然二位大哥都同意,我没什么意见。”唐非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比赛规则很简单,二两银子一把,押点数,会出现大、小和豹子三种结果,押对者做庄,豹子点,底注翻倍。虽然这样的赌局在这个赌场中不算是大,但是运气不佳的话,一天输上个一二百两也不成问题。

三人的这场赌局引来了众人的围观,而随着赌局的开始,喧闹的场子内开始安静了下来。“二位大哥,我们怎么个赌法?”唐非眯着眼睛看着二人问道,眼神中散发着深邃的光芒。

李万权看了唐非一眼,目光瞬间转到了张福安那里,张福安尴尬的笑

玩色子赌大小,这样的赌法,对大多数人来讲,靠的完全是运气,当然,唐非除外。自幼学过几年魔术的他,虽然在这方面没研究出什么名堂,但是论起眼疾手快来,也没有人会是他的对手,对于这次赌局,唐非充满了信心。

对局开始,本着知己知彼的原则,唐非并没有利用自己学魔术时练就的手速在色子上动手脚,但是他的运气不错,虽说是二两银子一把,但是经过了七八次之后,唐非从张福安和李万权那借的二十两银子转眼成了四十两。有人赢,必定会有人输,当二人再连续输了两次之后,之后的情形却完全不一样了。

“唐兄,今晚上的手气这么好?”张福安一边摇着色子,一边同唐非聊着天。

“输了半辈子了,今天老天终于是站在我这边了。”唐非意味深长的说道,那份感慨,就像是一个快要寿终的老者。

“老天爷?哈哈,我不信命的。”张福安将色盅使劲摁在桌上,双手上青筋暴起。“这次是大还是小啊?”

“继续大。”唐非甚至没有思考,直接丢出二两银子。

“哈哈,你小子,虽然是受伤后沉稳了许多,却依旧一样的固执。”张福安说道,然后他慢慢的拿起色盅,“连续八次你都押大,我就不信它每次都是大。”

“一一二,四点小。”桌边的小厮喊道。

当人报出这个数时,众人哗然。在别人眼中,这个唐伯虎的确是固执的很,连续八次都开大的概率,基本上是为零的。

当然,这也是唐伯虎逢赌必输的原因之一。

“哈哈,我说了,我不信命。”张福安一把抓起了桌上的银子,很是痛快。而反观唐非,嘴角上扬,眼睛眯成了条缝,看样子很是不屑。

“张大哥,我们来点刺激的如何?”唐非扫视了一眼众人,目光又回到了张福安身上。

听了唐非的话,张福安愣住了,他颇为奇怪的看着唐非,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这样玩始终没什么意思,也委屈了诸位看官了,我们加点码如何?”唐非双手抱胸,翘着二郎腿,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看着张福安,一副我就知道你不敢的样子。

“加码?怎么加?”

“就像是三年前一样,难道你忘了当初怎么赢走我们的酒楼了?”唐非冷声说道。

再看旁边围观的众人,听了唐伯虎的话亦是下了一跳,开始议论纷纷。三年之前,就是在这儿,唐家的酒楼从此不再姓唐。

“伯虎兄,你真的要这样玩?三年前我可以赢你,现在一样!”张福安看着唐非说道。

“怎么?难道张兄不敢了么?有人送钱都这么胆小,以后怎么在这儿混?”唐非没有正面回答张福安的问题,只是笑眯眯的看着他。

“有人送钱我当然愿意,但是唐兄你有赌本么?”张福安用嘲笑的眼神看着眼前的这个唐伯虎,随后从口袋中掏出了几张银票,直接扔在桌上,众人看后,唏嘘不已。

一千两一张的银票,总共五张!

“唐兄若是能凑够五千两,我倒是和你玩玩也无妨。只是今日,唐兄再无酒楼做抵押了。”

这一席话,瞬间让屋内的气氛达到了**。

唐非看了看周围议论纷纷的人群,暗自点了点头,随后站起身形,朝着门口的小厮喊道:“给我拿五千两银子来。”

“什么?五千两?”

“唐伯虎要借五千两?”

“这怎么可能?万一输了,唐家在这苏州城就完全不能立足了。”

众人又开始议论起来。

“对不起,唐公子,本赌场自开业就立下了规矩,赌资外借,不得超千两。”小厮说道。

听着众人的议论,那张福安哈哈大笑:“唐伯虎?你莫不是疯了?要借五千两?你还得起吗?你们家里还有值钱的东西么?”

“对啊!他家业已经被败光了,他怎么还得起五千两银子?”众人那嘲笑般的话语纷纷窜入唐非的耳朵。

此时的唐非,面沉如水,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微微的闭着眼,呼吸匀称,看不出一丝的慌乱。

看着唐非呆呆的站在那,张福安心中隐约出现了一种恐惧,他开始收拾着桌上的银两,想尽快离开这个地方,因为他感觉到,今天的唐非,真的不一样。

“看来唐公子今天翻不了本了,还是等哪天凑够了银两再来吧,我先告辞了。”张福安说着话,然后迈开了步子。

感觉张福安要走,唐非猛然间睁开了眼,“那大家看看,我唐伯虎的命值多少银子?”

“赌命?”

“怎么会有这样的赌法?”

“唐伯虎是不是疯了?”

唐伯虎一言既出,刚才还很是安静的赌场内瞬间又炸开了锅。

“是谁要在我的地盘上赌命啊,站出来,让老夫看一看!”正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一个浑厚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众人听闻此声,皆大吃一惊,纷纷闭上了嘴,自动让出一条道路来。

唐非循声望去,之间一个约莫六十多岁的老者走了进来,老人身后带着家丁八人,各个膀大腰圆,就像那恶神一般。

来人还未到桌前,之间张福生和李万全二人纷纷站起身形,朝老者迎去,显得恭敬异常。

“哎呦,四爷,您老不在这苏州家中享清福,是什么风把您吹到这儿来了?”

那老者见到二人,眉头微皱,“你这是什么话,这本来就是我的地方?难道我自己还不能来么?”老者说道白了二人一眼,却将目光转向了唐非。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这苏州城的一霸,常连松,人称常四爷,这件赌场,就是他开的。

“唐伯虎?”常连松问道。

“正是!”唐非站起身形,冲着老者施了一礼,但是却不卑不亢。

“听闻唐公子在我这件赌场输了都快有万八千两银子了,可有此事?”

“千真万确。”唐非点头答道。

“那今日这个.......”常连松指着桌上的几十两银子问道。

“哦,今日唐某就是想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唐非笑着说道。

“拿回自己的东西没有过错,可怎么牵扯到人命上来了?我常连松虽然开的这赌场买卖不算太正派,但是也断不能让人在这胡来的。”常连松看着唐非说道。

常连松是第一次见到唐伯虎本人,坊间传闻唐伯虎根本就是一个整日醉卧花丛、流连赌场和风月场所的败家子,可是,今日一见面,从身上的气质和谈吐上来看,他很明显的感觉到了此人的不同。这几十年来,他阅人无数,在他看来,眼前的这个人绝不是像传闻的那样不堪。、

“我只是想和张公子赌上一局大的。”

“赌大的?可以啊,开赌场就是为了赚钱,唐公子若是赌钱,我随时欢迎,若是来此捣乱,我也绝不手软。”常连松说道。

而这时,那张福安却也说话了:“你连赌本都没有,怎么赌?”

唐非看了张福安一眼,开口而笑:“我可以从赌场借嘛!”唐非笑道,然后看了看常连松。

听闻此话,常连松笑了,“本赌场有个规矩,借资上限只有一千两。”

“对,这可是赌场的规矩,看来唐兄今日是没有机会翻本了,我看唐兄还是去凑够银两再来吧!”张福安笑着说道,“不过,我看已唐兄的家境和人品,恐怕是没法借到五千两了,哈哈哈!”

面对张福安的冷嘲热讽,唐非像是没听见似的,根本没有搭理他。他缓缓的走到了常连松的近前,开口而言:“本来确实是没有机会翻本的,但是四爷您来了,我就有机会了。”唐非意味深长的说道。

“哦?怎么会?赌场的规矩我都告诉你了,我还能做什么?”常连松说道。

“规矩是人定的,可以改;更何况,常四爷从来都不是一个按规矩出牌的人,不是么?”唐非看着常连松,笑着说道。

唐非心中清楚,尽管大明朝民风淳朴,但是这赌场经营,本来玩的就是暗不见光的勾当,若想遵循常理,这常连松十辈子也赚不了这么多钱。

常连松听闻唐非的话,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了。大家一看这个常四爷面露不善,一个个大气不敢出,生怕会牵连到自己。而反观唐非,却是一副畜生无害的笑容,笑眯眯的盯着面前的常连松,面无一丝惧色。

“哈哈,唐公子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就凭你这一身的胆气,这五千两,我借给你。”常连松笑着说道。

“那就谢谢四爷了!”唐非笑着说道。

“今日赌局,借四爷银两五千,盏茶过后,晚生必双倍奉还!”唐非笑着说道,就好像这银子简单的随处都能捡到似的。

一看这个常四爷恢复了笑容,众人也长舒一口气。在看唐非,虽然面色依旧不改,但是那汗渍,却早已浸透后背,微微闪现出来了。

这次的豪赌,唐非赌的就是常连松的秉性,很幸运的是,自己赢了。

“四爷,今日我和张兄的这场赌局,还烦请四爷做个评判。”唐非说道。请四爷做了这个评判,唐非料定张福安是不敢耍花样的,而这一点,无疑是对自己最有利的。“张兄,四爷虽然精神矍铄、神采奕奕,但是毕竟已年过花甲,过度操劳的话实在是让晚辈们过意不去,咱不如一局定输赢如何,我想张兄是不会反对的吧?”唐非笑眯眯的说道。

本来一开始张福安和李万全还想玩弄些花样再赢唐伯虎点钱,但是二人没想到的是,这一来二去,竟然被唐非逼到了如此地步,更加棘手的是,中间居然还掺进来一个常连松,这边让张福安进退两难了。

“当然,四爷的身体才是最要紧的嘛!”张福安随声附和道。

“那就好,那咱们就别耽误时间了,现就开始吧?”唐非说道。说完,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常连松。

“好,赌局现在开始。”常连松道。话音刚毕,刚刚还围在三人中间的人群自动散开,分成了两派,全部站在了二人身后。“掷色子,赢者做庄。”常连松高声喊道。

听闻常连松此话,那张福安无奈的摇了摇头,随手抓起色盅随意摇了几下,“五点!”一看到自己的点数,张福安心中稍安,唐非若想赢了自己,只能是掷出六点,而这样算来,唐非能赢过自己的概率将会小得多。而一旦自己坐庄的话,心中也会踏实不少。

很不巧的是,唐非摇得是六点。

也许,世间的事情就是这样,自己以为赢定了,可是,却死在了最后一根稻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