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雾松林

作者:TS张小新书名:灵魂乐曲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6/07/08 14:48:58字数:8974

虽然已几近入秋,天气相比于夏日要凉爽许多,但正午时分的太阳光依然强烈,炙热的光线照射下来,将整片大地的温度都提升了许多。

在这样的阳光猛烈照耀下,就连蒙帝欧斯都觉得非常难受。他泯了泯干裂的嘴唇,回头望了一眼同样快被晒得虚脱的浓缩和洛沫。

除了刚碰面时说了一些话,后来三个人几乎没有任何交流。蒙帝欧斯与浓缩的目的都是前往雾城圣都,洛沫本来打算返回水城的,但浓缩说了风翼知道夜凌新的大概方位以后,也改变了注意,决定跟着他们一起去看看。她心里有些愉悦,暗想:如果能够邀请夜凌新到水城做客,不知道那家伙会激动成什么样,说不定连自己的城都会抛弃呢!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笑了笑。不过没想到这正好被回过头来的蒙帝欧斯看见。蒙帝欧斯面带疑惑地问了一句:“你笑什么?”

浓缩也转过头看着她,眼睛里也满是不解。

“我……我在想……”洛沫急忙解释,“我在想我们水城的圣皇,听说夜凌新还活着,她应该会很高兴的。”不过很快她就脸色煞白地低下头,不敢再看蒙帝欧斯与浓缩。

外面一直传言蒙帝欧斯暗恋着水城圣皇捷琳卡,而众所周知的是夜凌新与浓缩的妹妹索兰蒂的关系,自己这一解释,反而越描越黑,同时得罪了两个人。

蒙帝欧斯并没有像她想象的那样大发雷霆,他“哈哈”笑了几声,爽朗地说:“我这个兄弟啊,不但实力令人望尘莫及,就连这个……这个女人缘也是常人难以相比啊。”

看到蒙帝欧斯的反应,洛沫有点回不过神来,良久她才深深地舒了一口气,暗想:看来传言都是假的呢。无论如何,蒙帝欧斯没有生气就最好了。她尴尬的看了眼浓缩,浓缩只是对她淡淡地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不过嘛。”蒙帝欧斯突然又开口,让洛沫刚放下去的心瞬间又提了上来。“这个谁都知道,夜凌新他喜欢索兰蒂,他们之间的感情那可是……怎么说呢,反正夜凌新为了她那可是什么都做得出来,你们的圣皇,虽说眼光不错,可惜最后难免落得个自己难受啊。”

“额……”这个问题她当然明白,就算是捷琳卡自己也十分了解这个后果,但是捷琳卡也是一根筋到底的女人,就算清楚得不到宁愿伤心也不愿放弃。而身为她唯一能够知心的姐妹,洛沫为了让她哪怕只是一时的开心,做什么都在所不惜。

接着又是一阵沉默,三个人都各自满怀心事,又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突然,浓缩停下大喊了一声:“等等。”

蒙帝欧斯与洛沫停下来,莫名其妙的望着她。浓缩的脸上满是惧惊之色,好像遇到什么非常恐怖的事情一样,她颤抖着说:“前面就是雾松林了。”

“原来是这事啊。”蒙帝欧斯拍了拍手,面带微笑的说:“那正好,很久以前就听说过雾城雾松林的名头,据说是与风城的风穴,我圣光城的圣梯齐名的神奇地域呢。”

“浓缩姐姐。”洛沫问道:“这雾松林是你们雾城天然的屏障,据说里面凶险万分,我们进去以后需要注意点什么呢?”

浓缩点点头,说:“雾松林里面一年四季浓雾弥漫,而且变幻莫测,林子里面的格局也像是不断变换的迷宫一样随时都改变,最可怕的是里面有着许许多多不可预知的陷阱,那些陷阱几乎都是致命的。虽说迷雾并不能阻碍我们迷雾师的视线,可是那些陷阱却是难以察觉,甚至在雾城的古籍上有记载,说里面的陷阱也是不断移动,令人防不胜防的。”

“这么恐怖?”洛沫有些担心地问:“也就是说里面的危险就连你也不一定能全部发现么?”

“别说我了。”浓缩摇头答案:“当年星云之所以大闹雾城,就是因为在里面吃了亏。连他那么厉害的人都在里面弄得灰头土脸,更别说其他的任何人了。我们迷雾师也顶多只是在相对安全的外围活动,松林内部几乎没人敢进去。”

听她这么说,蒙帝欧斯的兴奋劲顿时消散,随之升起的是满满的担忧之情。他对于这些富有传奇色彩的地方虽然满怀着好奇与期待,可是如果连星云那样的人进去后都讨不了好,他就不得不重新审视眼前的危险了。虽说星云很可恶,但要说在实力方面,他还是清楚自己与对方的差距的。

本来他们是想要超近路尽快到达圣都,可没料到一片不起眼的林子却成了最大的阻碍。蒙帝欧斯环顾了一下四周,说:“没有其他的路绕过去么?”

浓缩摇摇头,说:“雾松林面积非常辽阔,要想绕行,至少得走上大半天才能避开它,而且别的路到圣都的距离也非常远。”她满脸愧疚,继续说:“也怪我当时心里都只是仇恨,没有想那么多,否则如果我们向西边多有一段路,从雾北市过去的话说不定反而更快,也更安全。”

蒙帝欧斯沉思了一会儿,说:“我们一路上都没有发现他们留下的痕迹,说不定他们就是走的雾北市那条路,也说不定他们很快就会到达圣都的,绕远路可能追不上他们了,我决定继续前进,就从这片林子里穿行过去。至于你们……”

“我们也一起,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洛沫接口喊道:“虽然我们的力量与圣皇您相比不值一提,不过应该不至于扯你的后腿。”

蒙帝欧斯笑着说:“别这么说,既然大家在一起,就得互相照顾。”

三个人走了没多远,果然出现了一片深林,放眼望去几乎全都是高大的松树。蒙帝欧斯向两边瞄了几眼,发现视野内能看到的地方,都是这片林子。正如浓缩说的那样,要想避开这片林子,不知道要走多远才行。

雾松林也并非他们想象的那样迷雾环绕,相反的,在他们所能看见的范围内,一点雾都没有,里面的情景清晰可见,甚至松树上窜来窜去的可爱小松鼠,树梢上鸟窝里叽叽咋咋叫个不停的雏鸟,都印入眼帘。

即使如此,他们还是放低了速度,小心翼翼地往里面走去。

刚进入林子里,一股凉风瞬间扑面而来,将方才炙热的感觉完完全全的驱散了。阳光被树枝层层分解,等散落到他们身上时,已没有炙热的感觉,相反的,混合着微风,反而带有一种凉爽却又不失温暖的舒适感。

蒙帝欧斯低着头,看着掉落地上厚厚堆积的焦黄的松针,很想躺上去舒舒服服地睡一觉。他想起曾经自己还不是圣皇的时候,那个时候星云,夜凌新这两个实力令所有人超乎常人的人还没有出现,他只是个刚刚收获圣骑与圣器、即将成为顶级圣光师的人。

在其他的城,顶级圣术师是非常受万人敬仰的存在,而在圣光城,顶级圣光师的威名虽然也受人敬仰,不过那也只是这一个群体而已,若是单独某一个人的话,只怕没有人会在乎你是不是顶级圣光师。

那个时候的蒙帝欧斯就是如此。他是高级圣光师时没有多少人知道他,他成为顶级圣光师后依然没有人刻意去了解过他。好在他也不追求虚名,这样反而落得个自由自在,不会走到哪儿都需要刻意乔装。那个时候的他最喜欢独自在一些深山老林里游行,累了就睡在林子里,树叶铺垫的大地有时候比家里的床更令人放松。

他不由得在心里深深的叹了口气,感慨时光如流水般逝去,再也无法找回。曾经心里最热切的梦想,就是想要用生命守护圣光城,而现在他却阴差阳错的成为了这座城的圣皇,而自由,也因为这被“剥夺”得差不多了。

蒙帝欧斯猛然从回忆中醒悟过来,看见浓缩肩上站着一只灰色羽毛的鹰。浓缩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说:“我怕那些陷阱会不断地变换位置以至于我们防不胜防,让风翼在上面盯着地面上的危险,说不定能帮上我们。”

蒙帝欧斯伸出大拇指,呵呵一笑,“好主意。”

风翼振翅一跃,猛扇几下翅膀,瞬间就穿过枝叶繁茂的树梢,飞行在雾松林之上。

洛沫抬头看着上面,说:“我有点担心,虽说这些茂盛的松针对于圣骑的感知能力来说并没有多大用处,可是如果里面真的浓雾弥漫,风翼它能不能看得见下面的情况?”

浓缩回答说:“无论如何,总得试一试。”

就在这时,天上突然阴暗下来,巨大的力量猛地向下袭来,洛沫与浓缩都满脸惊讶的望着上面。刚刚才飞上天空的风翼不知何时已变得巨大,它不断地嘶鸣着,然后俯冲下来。三个人完全没有搞懂它为何会有如此怪异的行动。

因为风翼的缘故,树林中无数受惊的鸟儿纷纷扑腾而起,向着远空逃离而去。强烈的力量就连地上的许多动物都开始“逃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