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私奔被家长抓住的倒霉孩子

作者:墨景行书名:将军养成手记类别:其它类型更新时间:16/07/02 08:38:49字数:7368

有书则长,无书则短。

转眼间又是两天过去了,靳濬晨经常找她问一些关于蔷薇的事情,靳天音也知道并接受了一个素未谋面的姐姐的存在,和靳濬晨一起缠着她讲蔷薇的英勇事迹。只有靳少鸿一如往常,没有丝毫改变。

父子俩争执的第二天,夜陌就引导着靳濬晨和本源签订了契约,顺利打开了第二道基因锁,以后就可以借助契约使用能力了。他很好奇地每天做许多数学练习题,然而夜陌无情地告诉他,能力这种东西只有在生死一线的时候才能更进一步,例子可以参照夜陌时空跳跃耗尽能量打开第四道基因锁的过程。

做数学题和在战场上计算飞船轨道、运行速度、军队布局压根就不是一个量级。

在第二天晚饭的饭桌上,夜陌提出了离开。

“我的能力需要在极度危险的情况下才有可能突破。”夜陌如是说,“我现在虽然有空间跳跃的能力,但是因为当初是随机跳,所以无法确定联盟所在宇宙的坐标,如果跳跃很有可能又跳到另一个平行宇宙去。还不如就呆在这个宇宙,以联盟如今的空间技术,找到这边来只是早晚的事,我得在军部派人过来之前好好提升一下实力。”

靳濬晨闻言问道:“你打算去哪里?”

夜陌笑笑:“去自由星系,当个佣兵。在联盟的时候军部规矩一条一条的,简直累得慌,这次就试试无拘无束的自由佣兵吧。”

“确实,佣兵很锻炼人。”靳少鸿沉吟道,“你先收拾行李吧,明天早上再走,反正也不差这一会儿。”

“我也是这么想的。”夜陌说着,表情忽然变得很郑重,“靳叔叔,谢谢这几天你们一家对我的照顾。”

靳少鸿摆摆手:“谢什么,你爸爸和我当年可是过命的交情,照顾一下侄女有什么好谢的。行了不说了,赶快吃饭,吃完我给你准备点路上要用的东西。”

饭后,夜陌呆在房间里擦拭黑曜,给生物枪灌入足够的精神力。一会儿,靳少鸿推门进来,夜陌将东西一股脑儿地扔进空间枢纽站起来:“靳叔叔。”

“紧张什么,坐。”靳少鸿道,将一个大盒子递到她手上:“我知道你带的有军用食品,不过那个毕竟没有家里的饭好吃。”说着,他从包里摸出一张蓝色的卡放在盒子上:“你初来乍到,肯定只带了联盟币和能量晶石。这边用的货币和联盟不一样,卡里有些钱,我已经设为无主状态了,一会儿你扫个瞳膜就可以使用了。联邦科技没有联盟发达,提纯的能量晶石就不要拿出来了,会引起政府的注意……”

夜陌看着那张薄薄的卡,没有矫情地收了下来:“谢谢靳叔叔,我现在的确需要钱。”接着,她从空间枢纽里摸了几颗五彩斑斓的能量晶出来,晶莹剔透一看就是纯度高的好货:“这东西在这里也没什么用,给您留几颗吧,再不济也能给小天音当玩具。”

靳少鸿哭笑不得:“拿高纯度能量晶石当玩具……你也真敢想。”

两人又闲叙了一会儿,夜陌把靳少鸿送到了门口。在门口,靳少鸿有些犹豫地皱着眉张了张口,最后几经踌躇才开口道:“小陌……能不能把天羽的影像资料给我发一份……”

“我不是个好丈夫,也不是个好父亲……我对不住她们娘儿俩……”

夜陌抬头问他:“如果回到当初,你还会那样选择吗?”

“会。”靳少鸿毫不犹豫地斩钉截铁答道,“两个人的命,和二十万人的命,我只能选择后者。”

“蔷薇敬重您,却永远不会原谅您。”夜陌叹道,将两份文件发给了靳少鸿,“我理解您,和我无法……并不矛盾。人心自有一杆秤。”

靳少鸿叹了口气,什么都没有说,转身离开。

————————————————————————————————————————————

夜半,所有人正在酣睡之时,一个人影悄悄地摸进了夜陌的房间。夜陌睡觉一直比较浅,在那个人影刚刚摸进来的时候她就已经醒了过来。人影还在蹑手蹑脚地朝着她的床走来,而被子下,黑曜已经牢牢地握在了手上。

要知道,夜陌睡觉一直有一些比较奇葩的习惯,譬如习惯把战斗服穿上睡觉,又譬如压一把武器在枕头下。

人影走到夜陌的床边,正向夜陌伸出邪恶的爪子的时候,她一个翻身滚下了床,制住了来人的右胳膊,将锋利的黑曜搭在了来人的脖子上,把力量控制在‘再使一点点劲就会割破其喉管’的程度上,压低了嗓子道:“谁派你来的?”

“……是我。”他弱弱地答了一句。夜陌闻言松了一口气,放开了他的右胳膊,拿下了黑曜:“你这么晚来干什么?晚上睡得迷迷糊糊的,磁场也分辨不大清……下次小心我杀人灭口哦。”

靳濬晨也压低了声音:“已经四点了,我们出发吧。”

“四点出发?”夜陌抿了口桌子上的冷水,“等等,还有我们?你什么意思,说清楚。”

靳濬晨于是清了清嗓子:“我觉得,我也有必要和你一起。能力在生死关头才有可能突破,我可不想一辈子借助契约使用能力。”

“靳叔叔同意吗?”

“他要是同意我就不会这个点儿来找你私奔了。”

夜陌听见“私奔”这词儿呛了一下:“咳……咳咳……你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吧,用词能不能准确一点?”

“四点零五了。”靳濬晨说,“今天有一趟四点半出发的去往自由星系的载客舰,你确定还要再浪费时间?”

夜陌思考了一下:“总觉得不太好啊……像是小孩子离家出走的戏码?”

“我给爸爸留了信的,他应该能理解我。”

“你也知道是‘应该能’啊。”夜陌叹了口气,“东西收拾好没,准备走了。”

“当然。”

两人趁着夜色悄悄摸摸地出了门。靳濬晨一边开大门一边转头庆幸道:“还好没被爸爸发现。”

夜陌此时狂朝靳濬晨甩眼色,眼睛都快眨抽了。他看着夜陌直眨眼睛还奇怪地问道:“唉,你的眼睛生病了吗?”

夜陌眼睛眨得更欢了。

忽然,一个浑厚声音从靳濬晨身后传出:“别眨了,这小子没眼色。”

靳濬晨听见这个声音,一(浑)脸(身)镇(冷)定(汗)地转过身去:“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