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三章 雪女之血 15

作者:小爱的尾巴书名:安德鲁的咒怨类别:其它类型更新时间:16/12/10 21:26:02字数:15016

小鬼。

那个诧惊询问的声音,是小鬼的,因为听到小鬼的声音,阴歌当即扭过头朝着身后看去,这一扭头,竟然真在门口看到悬飘在那儿的小鬼。

呆飘在那儿,此时的小鬼瞧着已是愣了惊,傻傻的僵在那儿,看着转过头的阴歌。因为完全无法相信竟然会在这儿看到阴歌,以至于阴歌转过身,小鬼仍然愣在那儿。

就那样呆呆的看着,半晌之后小鬼才惊喃说道。

“阴歌,你怎么会在这?”

阴歌,这个明明跟自己说觉着天冷,哪里也不想去,就只想呆在暖气房里的阴歌,怎么会出现在这儿。g市非常的冷,那不管处在哪儿都能将人冻僵的寒冷,别说是身为人类的阴歌,就算是小鬼。

也扛不住的。

小鬼虽然已经成魂多年,可不知是不是因着窃取过临的鬼灵,还是其他旁的什么缘故,对于寒冷,虽然不会给小鬼造成多少直接的影响。不过他却本能的抗拒着寒冷,甚至可说是非常的不喜。

只要是冬季,小鬼都打心里讨厌着,所以他会跟来g市,出乎众人的预料。g市这一次的委托,小鬼为什么会跟来,阴歌曾经问过,只不过临当时的回答,听上去也是凌磨两可。阴歌当时只听到临说,小鬼是为了探究跟由才随着她一块来的。

探究跟由。

这个小鬼究竟有何跟由探究?

说真的,就算是小鬼自己,到了现在也没弄清个所以然来。他只是想知道,为什么恐惊着,为什么每当那个时候,他总会莫名觉着恐惊。那种因为至恐直接从灵魂的深处透溢出来的恐惧,小鬼一直想要弄清楚,他为什么会如此抗拒着那份恐惧。

因为这一件事一直刻记在小鬼的灵魂深处,乃至于当得知安德鲁接了一单来自g市的委托时,那一刻小鬼的心里腾溢出一种感觉。自己得跟来,不管如何,自己必须跟过来,因为只有跟过来,自己才能探清那从灵魂深处溢出的恐惊,究竟是何跟由。

全然不知为何,就是因为心里头这样想着,所以小鬼跟着临来到这被冰雪覆盖罩笼的g市。g市很冷,小鬼非常的不喜欢,然而最让他觉着不喜的是处在这种城市里,就连空气中飘散而来的风,都带着让他无法承隐的恐惊。无时无刻的恐惧,仿佛一双无形的手不停的扯撕着他的灵魂,一点一点,慢慢的撕扯开来。

小鬼害怕,非常的害怕,就是因为害怕,所以他知道,那困扰了自己多年的跟由,就藏在g市。

每逢暴雨连连的时候,那种感觉便会增加,虽然小鬼一直想出去探个究竟,然而心底的恐惧一直抗拒着离开安德鲁的房间,所以从来到g市起到刚刚,他一直藏缩在安德鲁的房间,从来没踏出半步。不踏出,是因为恐惧越来越强烈,他不敢踏出,可当恐惧真的笼积到一定的程度时,就算在如何的恐惊。

对于这一份恐惧,小鬼也会想着探寻。

当恐惧累积到一定的程度,这一份恐惧,也不只是单纯叫人不敢探究的恐惧。今天,就在今天,在那随时都可能将他的魂魄撕扯裂开的恐惧下,小鬼离开安德鲁的房间。因为他想探询,所以他离开了。

一开始,小鬼找过阴歌,毕竟心里头是恐惊的,所以小鬼想让阴歌陪着,然而阴歌却拒绝了。阴歌的拒绝并没有让小鬼放弃,心中的探寻反而更加强烈,就在内心的纠思之下,小鬼最终离开了酒店。

冷。

外头真的非常的冷。

不知为何,这一次的小鬼竟然不觉得这样的冷多叫人讨厌,或许是在g市的这几天里,那种恐惧已经麻痹了身为鬼的其他感知,所以今晚的他,才不觉得这样冰冻的夜有多寒冷。离开酒店,顺着那一份恐惊的感觉,小鬼步步朝着这儿飘来。

当来到这座废弃的中学前,小鬼知道,那刻印在灵魂里的恐惊,源于这儿。

说不出的恐惊,光是站在外头,他就吓得魂魄都要散了。可就是这样的恐惊,最终还是叫小鬼压了下来,动了身,而后进了这儿。

步步前来,点点逼近,就在小鬼找到恐惊的来源并且走到门口时,他怎么也想不到第一个看到的人,竟然会是阴歌。

就算现在,小鬼也不敢相信阴歌会在这儿,完全无法相信,以至于小鬼整个人愣处在那。愣,自是必然,可就算惊愣也不过一会儿的事,很快的小鬼回了神,就是这一回神,他的视线直接扫到阴歌身边的人。

有的时候就只是一扫,根本不需要旁的,心中一直困刻的事也就清了。就是那一眼,看到阴歌身边那个如了临一般披罩着黑色斗篷的男人,小鬼的魂魄开始不受控的揪扯着。

一下接着一下,恐惧直接从灵魂的最深处溢了出来,就是这狂溢而出的恐惧,小鬼瞪着眼看着应天,说道。

“是你,是你这个,大魔鬼。”

大魔鬼,这突然窜出来的小鬼,居然说自己是魔鬼。小鬼这奇怪的称呼难得让应天有了兴趣,正了色打量起门口的小鬼,应天倒是没有开口询问,不过就是这正了色的打量,直接让小鬼的身体打了颤。

因为恐惧颤僵了身子,就在小鬼僵颤着身子朝后退飘数步时,小鬼的视线在两人身上来回巡视,随后恍惊说道:“你们,你们两个,阴歌,你居然跟这个大魔鬼在一起。”

仿佛知道了什么,那话中明显带了不敢相信,然而事实就那样摆在面前,就算再如何的不敢相信,它也仍是事实。那一刻像是明白了什么,因为明白,小鬼是惊的,不过惊吓之下的小鬼更多的却是恐揪,因为意识到阴歌跟应天在一起意味何事时,小鬼再也不敢靠近,而是一步一步向后飘去。

飘颤着身子,因为害怕,连着声音也打了颤,小鬼惊恐说道:“阴歌,你居然,你居然跟这个大魔鬼是一伙的。不行,我得回去和安德鲁说,我得和临说,我得马上回去。”

因为小鬼的存在,阴歌的确愣了,可在听了小鬼这一番话,并且看到他想穿墙逃离时,阴歌急忙喊道:“别让他逃了。”

阴歌的话刚刚落下,应天的手跟着抬了起来,手刚抬起,小鬼的身体就好像被什么东西吸住。一点一点从墙壁里吸了出来,就看着应天无意挥了手,下一刻小鬼的魂体被重重甩摔在墙上。

魂体,按理来说应该不会再感觉到疼了,然而面前的这个男人,竟然让他又一次感到痛苦。

痛。

就好像印刻在灵魂深处让他恐惊到现在的痛。

这个奇怪的小鬼,显然叫应天有了兴趣,灵力操锁将他困在那儿免得穿墙而过,应天看着阴歌,说道:“这个小鬼,你认识。”

“是!”

“既然认识,那你知不知道,这个小鬼为什么管我叫魔鬼?我认识他?”

对于小鬼,应天完全没有印象,不过也是,这要一个区区的游魂,他怎么可能记在心里。不过小鬼跟应天之间的渊源,阴歌恰好知道,因为当初入住洋楼的时候临就已经探清了跟由。虽然具体的情况,当时临并没有明说,不过阴歌是个聪明的女人,聪明的女人有的时候一点便通。

应天的询问,叫阴歌微微顿了一下,也就微微的轻顿,阴歌说道:“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二十几年前,你曾经在h市给一位富商看过风水,当时你用一个不过十岁的孩童,旺了那一家的财运。”

二十几年前的事,如此遥远的事,应天哪会记得。本来应当是记不起来的,却因为阴歌这一番描述,应天记起来了。点着头,而后应了声,应天说道:“当时的确有过这一件事,因为难得知道一个有趣的法子,所以顺带就试了一下。怎么?难不成这个小鬼,就是当年的那个孩子?”

“虽然是不是,我也不清楚,不过目前看来,应该是。这个小鬼很奇特,虽然是地缚灵,却又跟普通的地缚灵不一样,而且他还有一点更加奇怪的独特之处。”

“怎样的独特之处?”

“他好像可以感知到某样东西的存在,你制造出的那些委托,第一单的时候德鲁就捎上这个家伙,可是每次只要妖怪出现,甚至都不需要靠近,这个小鬼就能感知得到。就好像,就好像那些妖怪的身上会自然散发着什么,而那散发出的东西,只有这个小鬼闻得到。”

这个小鬼的确是自己一手创出的,此事应天已是记起,不过他还真想不到这其中竟然还隐了这样一件事。每当自己所创的妖怪出现,这个小鬼就能感知察觉得到?妖怪,小鬼所能感知的自然不是妖怪身上的妖气,而是自己残附在妖怪身上的灵气。

对于自己的灵力,这个小鬼竟然能感知得到,这对于应天而言可不是一件能让他开心的事。应天喜欢将一切都掌控在鼓掌中,而想完美的操控一切,最重要的当然是不能叫别人探寻到自己。

然而面前的这个小鬼,这个小鬼,竟然能感知到自己的灵力。

看来夜路走多,免不得也是要翻船了。这个小鬼究竟为什么能感知到自己的灵力,如今应天也是清了,他实在没料到自己的老师手上,竟然还有如此危险的存在。于自己而言不利的,对于应天而言都是不可留的,所以在看到小鬼出现在门口时,应天就不打算让这个魂体离开这儿。

离开。

他当然不可能让小鬼离开,不过如何让小鬼无法回到安德鲁和临的身边,法子倒也是多的。

因为看到阴歌和应天在一起,小鬼已经在心里认定阴歌跟他是一伙的,对于找到灵魂深处恐惊的跟由,如今看到阴歌跟他在一起,小鬼哪还能相信阴歌。蜷缩在那儿,惊恐瞪看着阴歌,小鬼不停喊道。

“阴歌,你居然,你居然和这个大魔头是一伙的。我要和安德鲁说,我回去要和安德鲁说。”

“你给我闭嘴。”

小鬼的话,搅得阴歌心烦,因为心里头怒了意,她直接压着声让小鬼闭嘴。那压下的声音,吓得小鬼直接闭了嘴,却换来应天的应语。

看着小鬼,在移了眼看着阴歌,应天说道:“他好像说了要将你我的事告诉安德鲁。”

“你我能有什么事,别瞎说。”

“你我当然没什么事,不过到底有没有事,可不是你我说了算,而是别人怎么看。”

自己和应天在一起,如果这一件事让安德鲁知道了,那么自己跟安德鲁之间。

便绝不会再有可能。

安德鲁。

阴歌不甘心自己付出这么多,最后什么都没换得,所以今天这一件事,说什么都不能让安德鲁知道。

绝对不能。

今天的事不能让安德鲁知道,可小鬼刚刚又瞧在眼里,因了如此,阴歌看向小鬼的眼中,明显暗了。

暗下的神色,其中到底藏了何意,彼此皆清。小鬼虽然还是个孩子,不过成魂二十来年,对于危险也有所感知。当看到阴歌那看着自己的眼神暗了色,小鬼的身体也颤抖了。抖颤着身子,看着应天在阴歌耳边轻喃了什么,待那轻喃的话落后,阴歌动了。

朝着小鬼一步一步走了过去,每上前一步,那眸眼之间的暗,都加深半许。究竟应该如何抉择,阴歌心里头已有断思,应天觉得自己也不用继续处在这儿。看着走过去的阴歌,随后往后退去,就在阴歌快要走到小鬼跟前,应天消失了。

消失的身影,下一刻人已到了中学外头,仰抬着头看着这一座废弃的学院,在看过这一座废弃的校园后,应天朝着林木处扫了过去。夜幕之下,雪女虽已消失,不过这冰封的世界仍未散化,所以那所谓的林木,事实上不过是一片冰封的银雕。就是这一片而下的银装素裹,叫应天斜了眸,也是瞥了一眼后,应天消失了。

直到应天消了身影,君以诺这才从所藏之处走了出来,此时的他面色沉凝,就好像看到什么绝不可能再见到的事。

君以诺。

当时的君以诺就在那。

而对于这一件事应天显然是知道的。

等着他将那一幅画带回那个房间时,那个声音直接笑着说道:“真没想到,你这人的心,竟然如此的坏。”

“坏?会吗?”

“坏?难道不会吗?”

“呵,既然你喜欢,那就坏吧。不过我可不觉得自己这样有何不对,毕竟早晚,他都得知道的。”

反正这一件事早晚君以诺都得知道的,既然如此,还不如早一点在他心里埋点疑思,免得到时候一鼓作气直接出现,反倒让他承受不来。

应天,便是如此,也是因为他一直都是如此,所以对于他刚刚的话,那个声音也只是呵声一笑。直接呵了一声,而后不再道言,而是岔开话题,那个声音问道。

“对了,东西带回来了。”

“当然!”

话音落下,手也跟着抬了起来,就在手抬起时,那卷画轴摊开。画上大雪封飞,一个身穿纯白和服的美艳女子处在其中,明明眉眼皆是绝艳,只是那一张脸,却冷冰得仿佛能凝结世间一切。

摊开了话,而后细细量审,在看了这一幅画后,应天说道。

“还差一点,就剩下最后的一点,事情也快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