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所托非人】

作者:李唐王书名:重修上一世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6/08/11 16:11:34字数:7524

“你果真认识徐敬棠?!”

郑世白的目光死死盯着袁来,仿佛要将他看个通透。

袁来一怔,点了点头,道:“认识又怎么样?”

郑世白脸色变幻几次,深吸了一口气忽然将剑插在地上,伸手从怀中掏出了一个手掌大小的锦袋,他用满是血迹的手抓着它,仿佛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低声道:

“我不知道你到底是谁,也没时间和你说更多,既然你说你认识徐统领,那我且信你一次!这个东西于朝廷有大用处,如今后有追兵我自衬逃不出去,但是这东西决不能被他们得到!等会儿我将他们引开,我只求你一件事,将他交给徐统领!或者任何一个羽林卫的人,我可以告诉你这次这五百骑跑到霸城就是为了这东西,你将它交给徐敬棠就算是立了一大功!奖赏少不了你的!你要是想偷看我也不拦着你,不过你看了就知道这东西对你个人用处极小,如果你是个聪明人应该会知道什么叫做‘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郑世白一口气说完,咬着牙将布袋塞到袁来手中,然后用一种噬人的目光道:“你可明白?!”

袁来脸色变幻数次,点了点头。

“那好,他们追的是我,我这就去将他们引开。如果……如果你见到徐敬棠,就跟他说,就说……“郑世白狠狠拔出剑,转身道:“就说我为朝廷尽忠,请陛下不要忘了我的功劳!!”

说完郑世白身上血肉猛然崩裂!所有压制伤势的元气全部回归于经脉,他浑身气势一盛,轰然向另一个方向奔逃而去!

袁来站在原地停顿数息,而后将布袋塞进怀中,急匆匆继续奔跑,跑了一阵便调整吐息,将所有的元气波动都压制到最低,钻进一片树丛后站定不动。

而后他又将心跳调整成极为缓慢的速率,这样他的生命气息就变得飘忽不清起来,这是最简单的一种隐匿的办法,李青绾曾教导过他。

袁来隐没在黑暗里忽然听到远处一声大吼,那吼声是嘶哑的,也是决然的,那分明是郑世白的声音,而后就只见黑夜里蓬勃燃起一团明亮的火球,那火球点燃了一片片树木和花草,那迅猛燃烧的速度绝非自然火焰,而是修行者用元气催动而生发出的,火焰腾空,顿时引得数道寒气向那里冲去,袁来隐隐听到轰隆炸响之声,那是修行者之间的战斗,这不由让他对一身惨相的郑世白刮目相看,这样的伤势下竟然还能爆发出如此强盛的战斗力量,即便只是最后一搏或者生动形象地说是困兽犹斗,但窥一斑而知全豹,可想而知郑世白全盛之时恐怕也实力着实不俗。

轰隆战斗声很快就被数道寒气压制下去,最后消失无影,只有那火焰越燃越大,也亏得此处花园面积很大,竟然渐渐点燃照亮了这一片天空,火光向袁来藏身之处蔓延,他便只能再次奔跑,等终于看到一片墙壁时候他一跃而出,这一侧竟然就是街道,袁来刚刚站稳便看到数百骑羽林卫骑兵纵马从另一条主道杀将而来,黑暗里可以听到战马嘶鸣和刀剑碰撞的声音,那浓郁的军中血气传递而来让袁来后背一凉!

羽林卫终究是来晚了!

不过这场突起的战斗却远未结束,羽林骑兵强横地直接冲垮了墙壁,践踏了无数花草冲入火光所在之处,而当他们的马蹄踏入这花园,刘姓军官便借着火光看到那爆发战斗之处已经是一片凌乱空无一人。

他脸色一变,大吼道:“西门!西城门!立即进发西城门!”

此处没有郑世白的身影,只有血迹,那便说明郑世白是被对方所擒,而此处这一片大乱对方必然不敢留在城中,只会从最近的西门离去。

战马萧萧,刀鸣瑟瑟,黑暗里数百骑迅速调转方向奔西门行去,平地上骑兵速度极快,几乎是一眨眼间就消失在袁来眼前。

袁来定了定神,摸了摸怀中的物件,立即以自己最快的速度返回西苑,而当他到达西苑的时候却发现这里也已不复安逸,宾客们皆惊恐地远远看着那冲天的火焰,一整个花园被点燃其火势凶猛,不少仆役以及被惊醒的百姓都开始试着去扑灭火焰。

而更让他们震惊的则是黑暗里不时出现的黑衣人影,以及主路上奔驰而过的百位骑兵!

当火焰暴起的时候徐敬棠便立即从座位上站起,而后就匆匆告罪向西苑外奔出,而韩擒虎目光闪动却没有跟上亦没有阻拦,而是在一片乱纷纷中悄然离去。

等袁来回到西苑的时候正看到谢采薇三人急匆匆向门口走来。

谢采薇急忙问道:“怎么回事?”

“神仙打架。”袁来吐出四个字,然后拉着几人重新来到一边不显眼处,他看了眼不远处被火焰映红的天,长叹了口气。

“行了,和咱们无关。”他安慰道。

“你刚刚是出去了么?”谢采薇低声问道,雪白的小脸上挂着一丝担心。

袁来点点头,看了看四周没有人注意他们,才低声道:“我刚刚看到了在路上绑住咱们的那个人,所以追出去看看。”

谢采薇立刻瞪大了眼睛。

“追着追着就追丢了,然后我就遇到了一个人。”袁来吸了口气道:“郑世白,你知道这个人么?”

“郑世白?他是西北边军龙骧将军账下的一员军官,我知道。”

谢采薇立即回道说:“前几个月我听哥哥说了一件事,里面正好提到了郑世白这个名字,所以我才记得这个名字的。”

“什么事?”

“说是龙骧将军向京里上折子说他发现郑世白是一个邪修宗门的人,并呈献了不少证据,而后说他在西北军中危害地方,偶然身份败露在捉捕过程中打伤多位军中将官,后被申屠将军亲自出手诛杀了。”

“诛杀了?”袁来眨眨眼。

“折子上写的是已经诛杀了。”谢采薇缓缓说道。

折子上写了,但是未必是真的,只不过从官面上看郑世白其实已经是一个死人。

“显然,他逃出来了。”

袁来笑了笑,眼中闪烁光彩:“不过现在是死是活就只有老天知道了。”

一直傻站着的呦呦忽然惊叫道:“你们看!”

她指着的是西门外,霸城外,在夜幕里一道湛蓝色的光彩高高跃起超过了城门高度,而后就是一声大喝,那湛蓝色的火焰里包裹着一个人影,他在暴喝声中如陨石般坠落!

那姿态袁来是熟悉的。

“徐将军出手了?”

ps:郑世(失)白(败),开头就注定做了无用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