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陆晨归来

作者:飘风虎牙书名:血诡世界类别:其它类型更新时间:16/11/29 17:06:58字数:8458

其中实力最差的都有道王后期左右,剩下许多穿着黄色道袍的人士,修为貌似更高,完全看不出具体的修为深浅,但仅仅站在这里,就带给人一股强烈的压迫力!

“涵涵。”突然,一道温和的声音响起,仿佛一股暖流,淌遍周身,所有的危机、担忧通通消失不见。

“哥——”陆梦涵娇声说道,可是全身酸软,声音低的犹如蚊子。

这下六名围困陆梦涵的家伙心中却是倏然狂震。

别说对面这二十几人的实力如何,单单能够开的起飞行器,那就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除了这世界上的一些老怪物外,想都别想!

“你妹妹在我手上!”胖子经过短暂的错愕后,赶紧反应过来,意识到手中的“天鹅肉”来帮手了,他立刻单手掐住陆梦涵的脖子,用来当人质。

现场一片安静,时间仿佛凝滞了一样。

陆晨没有说话,神色沉静,淡然看着前方。

胖子以为自己的手段起效,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

可就在他嘴角高高翘起之际,突然!脸上的表情却僵在原地!喉咙里咕哝着什么,却吐不出一个字。

紧跟着,身后一道娇瘦的身影倏然出现,杀气森然。

这,居然是顾月月!

她擅长暗杀,拥有隐身突袭的能力,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胖子的身后,杀人如同探囊取物。

“咕噜——”胖子那带笑的头颅此时倏然坠落!在地上滚动了几下。

至死,这家伙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小命就已经不保!

围困陆梦涵的其他五人全傻了眼,被这股气势震慑,不知所措。

“涵涵过来。”陆晨招手,这丫头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已经犹如吸铁石般被拽了过来。

她甚至没缓过神来,等再看去,自己已经到了哥哥陆晨的身侧。

“不、不好!”剩下的这五人顿时慌了神,人质被救,己方失去了唯一的筹码,他们瞪大眼睛,却毫无办法。

眼下几人在对面这青年时,发现其身上逐渐升起了一股强烈的杀气。

尽管对方神色平静,但对于几个长期在外的猎鬼小队队员来说,却敏感的察觉到,那平静的背后是滔天的杀气!

“嘚嘚嘚……”他们全都颤抖起来,牙关禁不住的磕碰。

惹到了不该惹的祖宗,他们心中后悔不已,可世间就是没有后悔药可吃。

“走,回家。”

陆梦涵只感觉陆晨摸了摸自己的头,瞬间,一股清流自后脑顺着脊柱直接淌遍周身。

那是真气,强大的真气!

现在这小丫头早已不是当年,见识也更多,在感受到陆晨释放出的力量后,心中惊骇至极。

阵阵能量犹如波涛般流淌在身体之中,持续不停,带来强烈震荡。

经脉好似沐浴在雨水的滋润下,迅速扩张,跟着将所有毒素悉数排了出去。

“嗯?”陆梦涵全身一震,感觉清凉起来,尝试抬手,居然丝毫无碍。

仅仅通过真气洗涤,自己竟然恢复了!

小丫头心中狂震,她能够感受到这种迷幻药绝不普通,否则以自己强悍的体质不可能受对方所制。

但哥哥居然能轻易的将这药效化解……

陆晨此刻带着她转回身,朝自己的别墅走去,突然,身后传来齐声的惨叫!

在场剩下的五人,在此刻头颅悉数飞上了天。

他们甚至不知道对手何时出手,怎么出的手,便全部魂归天外。

“想不到重安市已经乱成了这个样子……恐怕其他城市也好不到哪里去……”清云道长在陆晨身旁沉重的说道,堂堂道尊期强者,眼中却已经没有任何活力。

哀莫大于心死,人类在遭遇逆境时,自己就会害死自己。

这二十九个人迈步来到陆梦涵的住所,此时,虽然修为境界陆晨不是最高的,但却俨然成为了带头人。

推开别墅大门,屋内黑漆漆的。

他们迈步来到厨房,伸手将橱柜整体向右一拉!

“轰隆——”瞬间,一道合金大门出现在下方,这是别墅的地下防空洞,每套房子的入口都不一样,最大程度保护购买者的安全。

陆晨伸手按动密码,将合金门打开,淡淡光亮出现在里面,几人立刻迈步而下。

“这里还有自备的发电机?”小胖子徐拓宇哑然,他们刚离开疯子肯特大学没多久,那时的陆晨居然就有了这种财力?

虽然几人实力强,却没将精力放在挣钱上的。

几名同伴同时有种感觉,自己越来越看不透这位奇葩同伴了……

向下走了四十多米,再次出现了一座合金门,将这道门打开,瞬间出现一座客厅。

“涵涵回来了?”

里面坐着三个人,正是陆方恒、陆正清以及胡凤娇,他们看门被打开,全都兴奋的站起来。

结果却发现,进来的除了陆梦涵外,居然还有陆晨,以及其他大量的人马,加起来足足有二十几人!

他们浩浩荡荡,气势雄浑。

这幅景象让陆正清以及胡凤娇全看傻了,而陆方恒在见到长孙回来后却是心中狂喜。

老头颤巍巍的站起来,尽管老态龙钟,但眼神中的光芒却仿佛年轻了十岁。

“孩子,回来了……回来了……太好了……”

这下旁边的陆正清才反应过来,他讪笑着朝陆晨说道:“大侄子,回,回来了?”

那尴尬没法掩饰,因为当初他们夫妇俩的态度,现在却住到陆晨买的别墅里,依赖对方生存。

如果没有这套房子,自己在重安市买的破屋,那里早就在社会的混乱下,彻底沦陷。

“嗯。”陆晨轻轻点头,态度平淡。

对于大伯,他没有什么喜恶,对方常年不在家,交集甚少。

要不是上次妹妹陆梦涵被陷害住院,自己恐怕没有与大伯交流超过一分钟的经验。

但胡凤娇却完全不同了,这女人尖叫一嗓子,迈步冲过来,伸手为陆晨掸土,神态夸张。

“哎呦!大侄子你可算回来了,这么久没你的消息,你可不知道我心里多着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