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专案组打个埋伏

作者:卓牧闲书名:超级警监类别:言情都市更新时间:15/07/27 10:16:37字数:10486

韩处长在电话里说得很清楚,九点半左右到,并不意味着九点半一定会到。♀

谭雁冰等人睡了两个半小时,起来后又等了半个小时,处长大人仍不见踪影。想打电话问问,请被江主任和夏副主任狠批了一顿,差点要他为凌晨五点那个电话写检查。

“处长该来的时候肯定会来,不要你们催。从接手案子到现在才20个小时,排查仍在继续,你们急什么急?他把手机号码告诉你们,是对你们的信任,不是让你们有事没事催问他什么时候来,更不是让你们半夜三更打电话影响他休息的。”

居然敢在凌晨5点打电话,夏莫青非常生气,江慧如话音刚落,便指着窗外说:“处长就在对面律所,可能正在跟白主任、艾琳律师、施律师她们研究案子。我们的案子重要,涉案金额上亿美元的案子同样重要,余省长、康副省长、法制办严主任那么重视,能去打扰他吗?”

“小魔女”都没催过她师傅,更不会那么早打电话。

谭雁冰意识到闯下一个“大祸”,耷拉着脑袋小心翼翼地说:“江主任,夏主任,我错了。等处长来了我向他检讨,向他道歉。”

“检讨道歉就不需要了,处长大人大量不会放在心上,但你们自己必须放在心上。”

江慧如平复了下心情,循循善诱地说:“可能你们心里多多少少有些想法,认为人命关天,认为这个案子很急。事实上确实很急很,不过不急在这一两天。东靖市局增派那么多警力巡逻。发动各社区搞治安联防,凶手再疯狂也不敢顶风作案。

我一个外行都能想到。处长一样能想到。让刑侦局和东靖市局先查,等他们把该查能查的查得差不多了,再根据他们的调查进行分析研判,这才是我们‘801’应该做的事。

去东山协助侦办了一起案子,就忘掉我们是做什么的了?我们是省厅积案清查领导小组办公室,不是现发命案侦查领导小组办公室。如果不管什么案子都上,那要刑侦局、刑侦支队、刑警大队、刑警中队做什么?”

生怕他们不明白,夏莫青关上门解释道:“破获这起命案对我们没什么,说夸张点就是锦上添花。对东靖市局就不一样了。隐瞒命案不报,如果再不打个翻身仗,怎么跟厅里交代?给他们两天时间,让他们先查,破了皆大欢喜,破不了我们再真正接手,给人家留个余地,人家才能配合我们即将开始的第二轮清查。”

接下来的清查部里会派人来全程观摩,可以说第二轮清查才是“801”所有工作的重中之重。

至于东靖这起案子。根本没什么好担心的。

有处长在,这样的现发案件破获率高达100!只要凶手没潜逃,落网是早早晚晚的事。凶手要是早潜逃了,现在全面接手也不一定能够将其抓捕归案。

谭雁冰明白过来。连忙点头道:“我知道了,我太急,忘了我们主要工作是什么。”

“你们以后是要独当一面的人。不管遇到什么事要沉住气。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那这几个月就是白培训了?”

……

她俩考虑得太远太多。韩均根本没想这些,之所以没来只是不想破得太快。不想被别人看成怪胎。

不过有一点她们猜中了,东靖市局增派那么多警力巡逻,他同样认为凶手这几天不太可能顶风作案,所以能稍微缓缓,给东靖市局一点时间,看他们在齐兆友提供的新情况下能不能锁定凶手。

但一些准备工作是要做的,跟艾琳、白晓倩、施玲稚讨论完itc将于下个月初裁的“337”调查,在律所吃完午饭,才带着宝玉来到警务室二楼。

“不好意思,让各位久等了。”他大大咧咧坐到指挥中心最中间的位置上,点开笔记本电脑道:“开始吧,谁先来?”

让新人先发言是“801”的惯例,谭雁冰不假思索地指了指常乐坤。

眼前一切让常乐坤想起去年协助江城市局办的外国留学生被杀案,一时间竟失神了,在李思进提醒下才不无紧张地汇报道:“几起案件中,最后一起伤者甘小龙的手机最好,通过正规渠道在专营店买的,有发票有序列号,打开了定位。案发后第三天,专案组就安排技术人员追踪手机位置,经过十几天努力,终于在昨晚查到手机下落。”

太先进了,以前总感觉这个功能太鸡肋,没想到关键时刻能帮上大忙。

韩均下意识摸了下口袋,暗想回头让这帮小子研究研究去年刚买的这个手机,把那个什么定位打开,以后要是丢了能够通过同样方式找回来。

“看来专案组给我们打了埋伏,这么重要的情况到现在才通报。”

“处长,他们不算打埋伏。”

常乐坤点了点鼠标,调出一份材料:“手机不开无法锁定其位置,凶手作完案后就关机了,之后断断续续开过几次,每次时间很短,每次位置不一样,直到昨晚10点才正常开机。确定其位于sh后,专案组当即派抓捕组连夜出发,在sh市局刑侦总队协助下于今早8点12分找到持有人。”

“不是凶手?”

“不是。”

常乐坤指着刚调出来的照片介绍道:“持有人姓吴,专门捣腾二手手机,他是昨晚跟几个同行一起喝酒时以2800元从同行手里收的,正准备翻新一下,配个盒子和充电器,当新机出售。

办案人员顺藤摸瓜,于一小时前找到那个同行,发现第二个持有者也是从别人手里收的。‘803’立即调取交易地点的监控视频。正组织图侦专家协助分析,估计很快就能锁定到卖手机的那个人。”

居然跟“803”扯上关系。韩均感觉很好笑,低声问:“第二个持有者应该知道卖手机的那人长什么样。年龄大概多大吧?”

“知道,年轻男子,20多岁,圆脸,短发,左眉边有颗痣,听口音应该是徽省人。”

难道是凶手的儿子,或者是凶手的同伙?

韩均正猜错那人与凶手什么关系,常乐坤接着道:“据第二个持有者交代。卖手机那人穿一双白色运动鞋,样式跟凶手留下脚印的鞋相似,身高跟痕迹专家推测得差不多,专案组认为他很可能就是凶手。”

通过脚印推测身高太不靠谱,别说韩大处长知道凶手大概年龄,就算不知道也不会这么轻易认定其是嫌犯。

“断了的线又接上了,就算不是凶手,也可以顺藤摸瓜找到凶手,这是好事。还有吗?”

“李思进。”

“哦。”

在谭雁冰提醒下,李思进接过连忙道:“第二指挥部在刑侦局杨局督导下从昨晚一直排查到现在,统计了一份前科人员、在逃人员和失踪人员名单,东靖专案指挥部正组织交叉比对。工作量很大,最快要到后天才能有结果。

东靖昨晚排查出四百多名可疑人员,排除掉一百多名。两百多名正在查证。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在大排查中抓获一个涉嫌故意伤人的逃犯。破获两个盗窃团伙和一个卖淫团伙,包括酒驾在内。共羁押60多人,起获一批赃物。”

韩大处长忍俊不禁地笑道:“搂草打兔子,每次排查总能抓到一些倒霉蛋,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就这些?”

“暂时就这些,我们通过凶手作案时所穿的鞋,通过甘小龙的手机到昨晚才正常开机,分析凶手年龄应该不会太大。”

思维发散得有些过,真当自己是福尔摩斯了,韩大处长紧盯着他双眼道:“说说理由。”

李思进调出一张照片,指着中间的液晶显示屏分析道:“这是一款很流行的运动鞋,县级以上城市都有专卖店。价格不便宜,零售价450元左右,学生买得比较多,30岁以上的人很少买;另外凶手对电子产品应该比较熟悉,不然绝不会作案后立即关机。”

听上去有几分道理,不过太武断了。

韩均摸了摸下巴,没再发表意见,抓起鼠标道:“回办公室继续跟进,继续分析,我看看这些尚未排除掉的嫌疑人资料,有什么事叫你们”

“是!”

没有,居然又没有!

东靖市局排查出的两百多个可疑人员中没凶手,韩均倍感意外,一不作二不休,立即调看第二专案指挥部统计的前科人员、在逃人员和失踪人员资料。

一份一份认真看,一直看到下午3点,同样一无所获。

专案指挥部手里有两起命案现场和一起抢劫伤人案现场周边监控视频,凶手可以避开三个四个摄像头,但避不开所有摄像头。

一交叉比对就能比对出来,怎可能不在可疑人员名单里,看完六百多张尚未查实身份的监控截图,韩大处长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

东靖不是海滨市,外来人员管理极严,一个在东靖生活过一年以上的人不可能不办理暂住证。海东同样如此,不管凶手是什么地方人,只要在两个地方呆过,他就应该在名单中。

韩均百思不得其解,想了想之后突然问:“夏主任,你们说凶手有没有可能在调查范围之内,但又被专案指挥部给排除掉了?”

“这么大案子,排除任何一个人都要仔细推敲的,我感觉这个可能性不大。而且我们办过那么多案子,专案组要么没查,只要查过基本上没出过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