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章 事有蹊跷!

作者:纵马昆仑书名:奇门圣医类别:言情都市更新时间:15/12/21 16:59:52字数:12360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杨红军就有些怕刘连了,虽然刘连还是以前那个样子,但气势却变了,就像脱胎换骨一样,充满了底气和自信,让人不敢小觑。

尤其是上次在杨晓宁的学校,见识到刘连对欺负杨晓宁的同学家长的教训,杨红军才见识到刘连的另一面,处事不惊不乱而霸气无疑。

而现在,被刘连的气势所摄,杨红军眼皮跳了跳,心里突然有些后悔跟刘连说这么多。

他能感受到刘连的怒火,杨晓光是他亲儿子,当时他就把杨晓光打的几天下不来床,而刘连可没有那个顾忌,万一……

想到这点,杨红军脸色都变了。

杨红军嘴唇颤了颤,嗫喏道:“他……他去上班了……”

“上班?”刘连眉头皱了起来。

杨红军赶紧道:“事情发生后,我……我把他打的几天下不来床,他也知道闯了大祸,好了以后,我让他把原来那工作辞了,跟着你姐夫跑运输,白天你姐夫跑,晚上他跑,现在出车了。”

刘连一愣,随后古怪的看向杨红军:“你把他推我姐夫那儿,你就不怕他把我姐夫再给坑了?”

“不……不会的。”杨红军赶紧摆手道:“他给我下了保证,他一定好好挣钱还账。”

刘连冷笑道:“他的保证……他的保证要是能算数——”

说到一半,刘连看到母亲的目光,心里叹了口气,忍住没继续说了,问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杨红军看了看刘连,犹豫道:“明……明天上午……”

说完,杨红军道:“三……三儿,小二是不对,但我跟你保证,我们一定尽快把钱挣到。我……我——”

杨红军还没说完,就被刘连打断道:“放心吧,我不会把他怎么样。”

刚刚看到母亲的目光,刘连的心就软了下来。沉声道:“钱的事儿你们就不用担心了,我这儿还有钱,十来万不算什么,明天等他回来,我再好好问问他。”

听到刘连的话。陶慧芝又露出担忧的神色,道:“你……你这还没毕业,哪儿来那么多钱?”

陶慧芝的担忧很正常,刘连还没毕业,就挣了这么多钱,当母亲的很难不想歪,生怕儿子走上错路。

“放心吧妈,这钱都是我自己挣来的,你应该知道,只要能救命。就算要再多的钱人家也愿意出,我挣钱很容易。”刘连道。

陶慧芝和杨红军愣了愣,虽然刘连说的道理很对,但他们还是有些不太相信,刘连的医术能达到救命的水平。

刘连就算医术再高,一个还没毕业的大学生,能高到哪儿去,上次救了朱正泰的儿子,他们只认为是巧合,但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巧合。

可是。现在刘连这么说了,他们也没法怀疑,总不能非逼着刘连说他在做什么违法的买卖吧。

陶慧芝道:“三儿,钱的事儿不用那么急。他们说,一年内还清就好,这个摊位也是他们给找的,现在生意还不错,一天下来也能挣个五六百块钱,你叔他的手艺不错。已经有一些回头客了。等以后生意越来越好,恐怕不用一年就能把账给还清。”

刘连看了杨红军一眼,没想到杨红军竟然还有这一手,不过随后他注意到母亲话里的信息,眉头一挑:

“他们?他们是谁?”

“就是……就是小二欠钱的那些人。”陶慧芝道。

刘连心里一动,双眼眯了起来:“他们有这么好心?不会这其中有什么猫腻吧?”

“不……不会吧?”

陶慧芝迟疑道,她对这些经验不多,并没有想到太多,只是对杨晓光恨铁不成钢。

而杨红军虽然经历的事情多一些,但接触的也都是些普通人,这种赌场的事情他却从来没接触过,也不清楚。

但刘连就不一样了,奇门中三教九流的人都存在,各种各样的花样把戏,刘连见的太多了。

开始他还没怀疑,再加上怒火中烧,而现在冷静下来,刘连就觉得这事有蹊跷。

按说杨晓光就算再不是东西,家里的情况他应该是知道的,而且以前家庭条件不好,他就算好赌,也不可能一上来赌那么大。

如果……背后没有人推波助澜的话,有十万块钱在手里的底气,一般情况下他还是赢面大一些。

但偏偏他输了,还一下子输那么多。

而这就涉及到赌徒的心理效果了,玩牌的人都知道,如果自己手里有钱,有底气,玩牌的时候心性就沉稳一些,不会太过盲目,又不会太担心输钱而束手束脚。

运气来了就猛下注,运气差了就少下一点,毕竟风水轮流转,不可能谁一直运气好下去每次都赢,也不可能谁一直倒霉下去每次都输。

而杨晓光不仅把十万块钱输进去了,还倒欠十来万,杨晓光就算再不是东西,他难道是傻子?

开始输多了,恐怕还会想着砸钱捞回来,但当输到一定程度了,也会意识到有问题了,那个时候,还会再继续送钱?

可杨晓光偏偏就一输到底,刘连现在越想越觉得这件事有问题。

不仅如此,连杨晓光输的钱数都有猫腻,十来万,对于他们这样的家庭虽然是很大的数字,但不会到崩溃的程度。

会不会连这输的钱数也是对方有意为之?

更何况,对方竟然介绍他们开店,一个开赌场的,什么时候操这么多心了?

综合这些,刘连现在已经有很大的把握,肯定这次杨晓光输钱有内情。

“我家的主意也敢打,真是活腻味了!”刘连心里已经动了真火。

而这一切,都因为今天他看到母亲的劳累。

对于杨晓光,碍于母亲,刘连顶多教训他一下,但对于那些人,刘连就没有这么好的脾气了。

这一世,刘连不会再像上一世的优柔寡断!

“你们放心吧,这事我会解决的。”

刘连道。随后看向杨红军,道:“那个店你们明天就别去了,明天过后,那些欠账就没了。你们也不需要那么操劳。”

“可是,要是一天不出摊的话,违约金就不是个小数目,当初签了一年的合同。”杨红军道。

“这不是自己开店做生意吗,自己想开就开。谁还能管得着,怎么还牵扯到违约金了?”刘连狐疑道。

“因为……因为每天的收入,他们就要抽成,不营业他们就没法抽成,当然要扣违约金。”杨红军道。

刘连眼神沉了沉:“还是赌场的那些人?”

“嗯。”杨红军点了点头。

“这抽成算在还账里面吗?”刘连虽然这么问,但心里已经有了预感。

果不其然,杨红军摇了摇头,一脸的苦闷:“抽成是抽成,跟还账没关系,他们说这摊位是他们给找的。要想做就要抽成,要是不做,一年还不上钱,就要小二两条腿。”

刘连眼里寒芒一闪即逝,对于这些人的做法,刘连已经是打心底的恼怒了。

“交给我,我来解决,你们明天不用过去。”刘连不容置疑的口吻道。

“可……可是——”杨红军还想说什么,刘连打断道:

“没有可是,要是愿意的话。就相信我,不愿意的话,我现在就回龙潭县去。”

听到刘连给出的选择题,杨红军一怔。脸色纠结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道:

“好,我听你的。”

杨红军之所以这么选择,并不是完全相信刘连,更多的,还是相信今天跟刘连一起的那个人——朱正泰。

在杨红军想来。就算不行,摊位的事情,只要刘连找朱正泰,以他的人脉关系和能量,解决起来应该不算难事。

而他却不知道,现在的刘连早已不是当年的刘连,惹到他头上,那无疑是太岁头上动土——活腻了。

随后,刘连就回房了,而杨红军和陶慧芝却是一夜无眠,到清晨的时候,终于抵不过困意才昏沉睡去。

至于杨晓宁,她现在已经长大,杨红军说的那些她也都听懂了。

这个夜晚,她也辗转反侧,忍不住为这个家而落泪,为自己那个二哥感到心痛,同时又为小哥而担心,就这么迷迷糊糊的,她也是到清晨才睡着。

刘连夜晚并没有睡,但也没有修炼,心不静,自然无法进入那种状态。

并不是现在刘连心性不行,而是关心则乱,一闭上眼,他就想起今天看到母亲那辛苦的样子,还有越来越多的白发。

躺在床上,刘连睡了个觉,但到七点的时候就醒了。

洗漱之后,刘连在院子里打了套拳,打完之后,刘连感觉心气儿终于顺了下来。

八点多的时候,陶慧芝也醒了,虽然她并没有睡多久,但多年养成的习惯却改不了了,再加上心里有事,睡眠自然很浅。

看到母亲脸上难掩的疲倦,刘连走过去,帮陶慧芝揉了揉脑袋。

按揉过后,陶慧芝立刻感觉舒服多了。

“三儿,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陶慧芝问道。

“没事儿,我现在学了武术,基本每天都会早起练拳,习惯了。”刘连擦了把额头的汗道。

以刘连现在武道上明劲的修为,就算去跑一万米也不会出一滴汗,但他刚刚打的拳却不一样,几乎调动了全身的肌肉,那效果自然不言而喻,此刻刘连已经能敏锐的感觉到,自己气海内的真气又多了一丝。

没过多久,杨红军也起来,虽然他以前没有早起的习惯,但因为有事,却并没太多的困意。

上午刘连哪儿也没去,一个人躲在屋里,看弟弟刘璟的修炼心得,时间过得很快。

到中午快吃午饭的时候,杨晓光才回来,但当看到屋里的刘连时,脸色僵了僵,有些不自在。(未完待续。)